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夜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離開天陽王的府邸后,翁九和水天奇心情皆無比沉重。

  “陛下若在,定不會任由天陽王如此胡為!”

  翁九憤然。

  水天奇眸光冷靜,道:“在這等嚴重的局勢下,天陽王以皇族安危為重,并無可指責之處,他唯一做錯的,便是不該將元恒和白問晴扣押起來。”

  翁九心中咯噔一聲,臉色變幻,“若讓蘇奕知道,以他那無所忌憚的性情,怕是非仗劍殺進天芒山不可!”

  水天奇也沉默了。

  兩者都早見識過蘇奕的手段,很清楚蘇奕是個怎樣的人,其人看似平淡無奇,可骨子里卻極傲,向來無所畏懼。

  魔族桓氏何等強大,足以讓大夏皇室忌憚三分。

  可蘇奕卻根本不將其放在眼中!

  更別提,自蘇奕進入九鼎城以來,先后斬殺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青乙道宗長老厲妙鴻、天樞劍宗長老周鳳芝……

  若蘇奕真的有所敬畏,又焉可能敢在須彌仙島內,滅殺那十余位皆大有來歷的古代妖孽?

  這等情況下,若讓蘇奕知道,大夏皇室的天陽王,因為那十多個古老勢力的緣故,而扣押了元恒和白問晴,他焉可能會無動于衷?

  “殺進天芒山啊……”

  水天奇眼皮狠狠一跳,以蘇奕的性情,若惹惱了他,還真能干出這等事情處理。

  “這件事,注定因瞞不住的,我們必須盡快想個辦法才行。”

  翁九憂心忡忡。

  今天蘇奕離開天芒山時,就曾叮囑,要讓元恒和白問晴返回青云小院。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他們不去告訴蘇奕,隨著時間推移,蘇奕也會察覺到不對勁!

  “我們去找小主。”

  水天奇眸光閃動,“主上在半個月前離開時,曾專門見過小主一次,更何況,小主身份特殊,誰都清楚陛下最疼愛的便是小主,有她出面,或許能讓天陽王不敢太胡來。”

  “那還不趕緊去?”

  翁九邁步就走。

  天芒山之巔。

  一座簡雅的樓閣中。

  得知翁九和水天奇的來意,夏青沅瞪大一對靈動的美眸,惱道:“三長老竟敢如此放肆!?”

  “殿下,現在可不是生氣的時候。”

  翁九連忙勸慰了一句,“當務之急,是該想出一個法子,千萬莫要讓蘇道友心生誤會。”

  水天奇在一側忍不住說道:“殿下,陛下離開的時候,是否……對您另有叮囑?”

  夏青沅怔了一下,避而不答,道:“三長老不是說,今晚要召集皇室的一眾大人物商討此事么,我先去看看。”

  說著,她起身就離開。

  翁九連忙道:“殿下,蘇奕那邊……”

  “我會親自去找蘇公子好好聊聊的,肯定不會讓他亂來。”

  夏青沅頭也不回擺手道。

  少女那綽約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翁九和水天奇對視一眼,皆一陣苦笑。

  “這件事把殿下牽連進來,也不知是對是錯。若讓陛下知道,怕是非怪責我們無能不可。”

  翁九心緒沉重。

  “但依我看來,由殿下出面去見蘇奕,反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水天奇沉吟道,“別忘了,殿下和蘇奕的交情可非同一般,早在大周的時候,兩人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翁九一怔,情不自禁想起,當初在蘭臺法會上,在陛下的眼皮底下,殿下也不避嫌地坐在了蘇奕身邊,為其飲酒,與其對談,親密無間。

  御景宮。

  深夜,恢弘的殿宇內卻燈火通明。

  中央主座空著,那是屬于當今夏皇的位置,無人敢僭越。

  三長老天陽王夏臨淵也不敢。

  他坐在中央主座下方,儀態隨意。

  唯有當目光掃過在座那些皇族大人物時,夏臨淵心中便會不可抑制地浮現一絲滿足感。

  大權在握,獨攬天下,這等滋味,便是修行之輩,又有幾人不著迷?

  尤其當看到,大長老夏長泓如今也只能屈居自己之下時,夏臨淵內心都不禁感慨,這……就是權力!

  但很快,夏臨淵便皺了皺眉。

  大殿內亂哄哄的,爭吵聲不斷。

  那些皇族大人物們,此刻儼然分成了三個陣營。

  一個陣營以大長老夏長泓為首,認為大夏皇室當遵循當今夏皇的意志,繼續予以蘇奕庇護,不能向那些古老勢力讓步。

  一個陣營以二長老夏云庚為首,認為此次事情太過嚴重,并且禍端也是蘇奕一個人引起。

  大夏皇室要做的,便是明哲保身,斷不能摻合到這次渾水中。

  還有一個陣營屬于中立派。

  支持夏長泓的人少,只有寥寥七八人。

  支持夏云庚的人多,足足有十多人。

  不過,更多的皇室大人物,選擇了中立。

  看到這一幕,夏臨淵當即干咳了一聲,揮手壓下眾人的聲音。

  直至眾人皆閉嘴,把目光齊齊看過來,夏臨淵這才沉聲說道:“吵來吵去,終究無益,依我看,此事就當如二長老所言,以我們大夏皇室的安危為重,斷不能再給予蘇奕任何庇護!”

  大長老夏長泓臉色陰沉,正欲開口。

  夏臨淵搶先道:“事情就這么定了,陛下臨走前,讓我來處理宗室一切事宜,我自當以宗室的安危和利益為重!大長老若不服,等陛下返回時,自可以去向陛下告狀!”

  他正義凜然,神色莊肅,“總之,我這是在為咱們整個皇室考慮,若是錯的,那我寧可一錯再錯,永不改正!”

  二長老夏云庚頓時贊嘆:“這若是錯,我等也愿和三長老一起分擔!”

  此話一出,得到一陣附和的聲音。

  蘇奕,終究只是個外人,誰會愿意因為一個外人,而把一場彌天大禍牽扯到自己頭上?

  見此,夏長泓和其他數位大人物皆默然,臉色很難看,誰都清楚,事情已無可更改。

  “諸位不必擔心蘇奕的態度,這一場大禍是他闖的,自當由他自己來承擔,哪有理由怪責我們大夏皇室不幫他?”

  夏臨淵神色淡漠道,“更何況,面對那十多個古老勢力的威脅,這小子……又有幾天可活?”

  大殿氣氛寂靜,眾人神色各異。

  眼見連大長老都不再開口,夏臨淵心中愈發感慨,權力……真是世間最讓人著迷的好東西!

  想了想,他說道:“明天時候,我會派人去請蘇奕前來天芒山一敘,親自告訴他,我們大夏皇室的態度,想來他若聰明一些,便不敢因此而怨恨我們。”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大殿邊緣角落處,“青沅丫頭,你如何看待此事?”

  眾人目光紛紛都看過去。

  坐席末尾處,夏青沅坐在那。

  當察覺到眾人目光看過來,她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個晚輩,我的意見并不重要,一切全憑三長老做主便是。”

  夏臨淵不由發出爽朗的笑聲,道:“青沅丫頭深明大義,陛下若知道,也定然會無比欣慰!”

  夏青沅道:“既然三長老明天要召見蘇奕,那就由我去通知他便是。”

  夏臨淵笑道:“青沅你是何等尊貴的身份,怎能去為這點小事奔波,派個侍衛前往便可。”

  夏青沅搖頭道:“我和蘇奕交情不淺,他如今遭遇了這等大禍,我雖幫不上忙,可終究不能不表示。”

  夏臨淵一怔,欣慰道:“真是個有情有義的好孩子,那你就去勸勸蘇奕,讓他清楚我們的態度,莫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否則……只會讓他陷入更不利的處境中。”

  夏青沅笑吟吟道:“三長老,我自會向他陳述利弊,至于他聽不聽,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夏臨淵贊賞地點了點頭。

  當晚,夏青沅離開于御景宮之后,徑直前往青云小院。

  已是凌晨,寒風蕭瑟。

  當夏青沅抵達青云小院時,蘇奕剛修煉完畢,正準備睡下。

  “如此深夜,你匆匆前來,莫非發生了什么事情?”

  蘇奕坐在椅子中,若有所思。

  他看得出,夏青沅心事重重,那靈秀白皙的俏臉上愁眉緊鎖。

  “我也沒想到,蘇兄你們才剛從須彌仙島返回,今晚就會發生那么多事情。”

  夏青沅無奈地嘆了口氣。

  而后,少女飛快地把今晚發生在御景宮的事情闡述了一遍。

  聽罷,蘇奕啞然失笑,“些許小事,何至于讓你們皇室那些人緊張成這般樣子?”

  “小事?”

  夏青沅睜大美眸,焦急道,“都火燒眉毛了,這還能叫小事么?”

  蘇奕啞然,擺手道:“你別著急,在我看來那個夏臨淵說的不錯,人是我殺的,其后果自當由我來承擔,大夏皇室選擇袖手旁觀,才是最正常的。”

  說到這,他笑了笑,語氣淡然道,“更何況,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和以后,我可從沒有想過,要讓你們大夏皇室來幫我遮風擋雨。”

  他目光看向少女那充滿擔憂的眸,聲音也變得柔和,“你啊,也不必為此擔憂,一些從三萬年萬古之禁中遺留下來的勢力而已,還不被我放在眼中。”

  夏青沅玉容一陣變幻不定,半響才低聲道:“可是……三長老他……”

  少女低下螓首,不敢去看蘇奕的眼睛,道:“他扣押了元恒和白問晴兩人。”

  “哦?”

  蘇奕深邃的眸微微一瞇。

  猛地,氣氛變得寂靜壓抑起來。

  窗外寒風呼嘯,嗚嗚咽咽,如泣如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