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七章 麻煩大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初冬時節,天寒地凍。

    夜色深沉。

    房間內,蘇奕問:“小烏龜,你是如何對葛謙解釋的?”

    旁邊,元神模糊不堪的玄凝恭敬道:“回稟師尊,弟子只告訴他,要離開一段時間。”

    蘇奕點了點頭,袖袍一揮,一口青銅箱浮現而出,打開箱蓋,便露出其中封印著的一枚魔胎。

    “還記得我曾傳授你的‘鎮魂煉靈訣’嗎?”

    蘇奕問。

    玄凝肅然道:“弟子記得。”

    蘇奕隨口道:“好,你現在便進入魔胎,以此秘法鎮壓其中的活物,他若抵抗,殺了便是。”

    “是!”

    玄凝身影一閃,化作一縷光影,掠入魔胎內。

    砰砰砰!

    青銅箱劇震,其內的魔胎瘋狂掙扎起來,光霞流轉。

    蘇奕負手于背,淡然地看著這一幕。

    直至片刻后,驀地一道凄厲的尖叫從魔胎內傳出:“蘇奕,我陰煞冥殿絕不會放過你!”

    聲音還在回蕩,那震動掙扎的魔胎則變得安靜下來。

    “師尊,弟子已成功。”

    玄凝的聲音傳出。

    “一年內,為師保證讓你能夠在魔胎中重塑道軀,開啟一場全新的重修之路!”

    “師尊,弟子定不會望您失望的!”

    玄凝感激道。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多說,雙手掐訣。

    嗤嗤!

    一道道清光掠出,凝結為一道玄奧莫測的敕令,徐徐覆蓋在魔胎表面,旋即整個魔胎忽明忽滅,如若呼吸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封元敕令!

    一門專門封印魔胎的無上妙訣。

    最終,整個魔胎化作蠶豆大小,被蘇奕張口一吞,進入丹田元府內,被蒼青之種所化的青色光暈籠罩其中。

    做完這一切,蘇奕長吐一口濁氣,正準備打坐靜修,忽地想起一件事——

    今日從天芒山離開時,他就已囑托翁九,讓這一段時間一直待在大夏皇室的元恒和白問晴返回。

    可直至現在,也沒見兩人返回。

    “翁九這家伙,辦事可有些不靠譜啊。”

    旋即蘇奕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開始打坐修煉。

    九鼎城乃是大夏皇室的地盤,有當今夏皇照拂,兩人當不會出事。

    與此同時。

    天芒山。

    一座殿宇內。

    “老水,主上究竟去了哪里?”

    翁九眉頭皺起。

    今日從須彌仙島返回后,他第一時間前往拜見當今夏皇,卻被告之,當今夏皇早在半個月前,便外出游歷,至今未歸。

    旁邊,一向伴隨在當今夏皇身邊做事的水天奇搖頭道:“主上離開時,只說要去找一些神料,用來修復九鼎鎮界陣,至于去了哪里,我哪會清楚。”

    翁九眉頭皺得愈發厲害,“可這都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主上就一點消息也沒有?”

    水天奇再次搖頭。

    見此,翁九不免有些焦灼,“這可怎么辦,蘇奕那小子闖出這等彌天大禍,萬一被那些敵人這時候找上門,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水天奇沉吟道:“主上    離開前,曾交代由皇族三長老‘天陽王’來掌管皇室事務,依我看,天陽王如今怕是也早已了解到此事,斷然不會袖手旁觀了。”

    “天陽王?”

    翁九陷入思忖。

    天陽王,名喚夏臨淵。

    既是大夏皇族的三長老,也是名震天下的天陽王,本身便是大夏皇室的老人,素有威望。

    “走,我們一起去拜見天陽王,看一看他會如何對待此事。”

    翁九起身,就要行動。

    一道匆匆的腳步聲忽地從大殿外傳來。

    緊跟著,一個黑衣侍衛走進大殿,肅然見禮:“卑職丁十六,拜見兩位大人。”

    “丁十六?”

    翁九一怔,“你深夜來見,所為何事?”

    黑衣侍衛丁十六跪倒在地,面露愧色,道:“回稟大人,之前您下達命令,由卑職親自帶人,去護送元恒、白問晴兩人前往青云小院,可卑職無能,未能完成大人的命令。”

    翁九瞳孔微凝,道:“這是何意?”

    丁十六低著頭,不敢去看翁九的眼睛,“卑職之前去接元恒、白問晴兩人的時候,天陽王的手下已提前一步,將元恒二人請走,說是要宴請兩人,卑職便一直在等待,想著等兩人赴宴返回之時,再護送他們前往青云小院。”

    “誰曾想,卑職苦等到剛才,也不曾見兩人返回,于是親自前往天陽王處打探消息,卻被告之,天陽王要留元恒、白問晴兩人一段時間。”

    聽到這,翁九臉色陰晴不定,皺眉道:“天陽王為何要假借宴飲的名義,將元恒、白問晴帶走?”

    水天奇也意識到不對勁,道:“天陽王可根本不認識元恒、白問晴,可卻在今日忽地派人將兩人帶走,此中必有蹊蹺!”

    “走,我們去見一見天陽王。”

    深呼吸一口氣,翁九按捺下心中不好的預感,做出決斷。

    水天奇點了點頭。

    天芒山,一座金碧輝煌,燈火通明的殿宇內。

    一場盛大的宴席剛剛結束。

    賓客都已陸續離去。

    身為東道主的天陽王夏臨淵,一個人坐在中央主座之上,沉思不語。

    他雖然老邁,卻精神矍鑠,即便隨意坐著,自有莫大威勢。

    “大人,翁九和水天奇兩位長老來訪。”

    大殿外響起一道恭敬的稟報聲。

    夏臨淵眉頭微皺,想了想,道:“讓他們進來吧。”

    很快,翁九和水天奇走進大殿,齊齊見禮。

    夏臨淵眼神深沉,道:“兩位深夜前來,莫非是為了蘇奕之事?”

    翁九和水天奇對視一眼,皆點了點頭。

    夏臨淵長嘆道:“這可是一樁無比棘手的麻煩事,處理的稍有不慎,便會讓我大夏皇室遭受無妄之災。”

    不等翁九和水天奇開口,夏臨淵道:“你們可知道,之前我在此宴請的是誰?”

    翁九和水天奇皆搖頭。

    夏臨淵眉梢浮現一抹陰霾,道:“那些賓客,分別來自多個古老勢力,有魔族桓氏、陰煞冥殿、天璣道門、焚陽教……”

    他一口氣報出十余個古老勢力。

    而后,他目光一掃翁九和水天奇,道,“

    他們……同樣也是為蘇奕所惹出的事情而來!”

    翁九和水天奇臉色齊齊一變。

    今日,須彌仙島的行動才剛結束,而在今晚,那些古老勢力就找上門來了!

    無疑,桓少游等人的死,徹底引發了這些古老勢力的怒火。

    “敢問三長老,他們此來,莫非是要聯手對付蘇奕?”

    翁九沉聲問道。

    “不。”

    夏臨淵搖頭道,“他們是要向我們大夏皇室討要一個態度,或者說,是讓我們大夏皇室做出一個選擇。”

    “要么,我們大夏皇室放棄庇護蘇奕,再不插手此事。”

    “要么……我們大夏皇室連同蘇奕在內,就會被他們背后的古老勢力視作仇敵!”

    聽罷,翁九和水天奇的心情悄然變得沉重起來。

    深呼吸一口氣,水天奇道:“敢問三長老又是如何答復他們的?”

    夏臨淵淡淡道:“我很清楚,陛下和你們皆極看重蘇奕此子,可這次的事情不一樣,已嚴重到足以影響到我們大夏皇族的安危。如今陛下不在,便是我,也很難做出一個明確的決斷。”

    說到這,他神色莊肅道:“今夜,我會召集皇族所有大人物,一起商討此事,最遲三天后,便會給那些古老勢力一個明確答復。”

    三天!

    翁九和水天奇心中發緊,呼吸都是一頓。

    “兩位,我希望你們明白,在這等足以危及我們大夏皇室的事情上,千萬莫要意氣用事,首先要考慮的,自當是我們大夏皇室的利益。”

    夏臨淵目光掃視翁九和水天奇,“你們覺得呢?”

    翁九沉默片刻,道:“三長老,這件事自然需要慎之又慎,可若我們做出的決斷,對蘇奕不利的話,等陛下返回時,恐怕就不好交差了。”

    夏臨淵眉頭皺起,冷冷道:“可笑!一個蘇奕而已,的確是難得一見的曠世奇才,可相比他一個人,在此事上,以大夏皇室的安危和利益為重,才是最正確的做法,便是陛下在,也定會如此!”

    頓了頓,夏臨淵語氣淡漠道:“或者說,你翁九認為,非要因為一個蘇奕,把我們大夏皇室拖到這樣一場渾水中,才甘心?”

    翁九臉色驟變,道:“老奴不敢。”

    “我累了,你們退下吧。”

    夏臨淵揮手,下了逐客令。

    翁九內心暗嘆一聲,道:“三長老,臨走前,老奴還有一事請教。”

    “說。”

    夏臨淵面無表情。

    翁九抬眼看向夏臨淵,沉聲道:“既然三長老還不曾真正做出決斷,為何卻要在今日將元恒和白問晴兩人扣押?”

    夏臨淵眉頭微皺,似被翁九質問的有些不舒服。

    旋即,他語氣淡漠道:“今日宴請那些古老勢力的強者時,我曾答應,在我們大夏皇室做出決斷前,不會讓蘇奕擅自離開九鼎城。所以就提前做一些準備,暫時留下了那兩人。你們放心,我還不屑于去收拾這樣兩個小角色,等事情解決了,就會放他們離開。”

    翁九眼睛瞪大,驚怒交加。

    水天奇的心沉入谷底。

    兩者皆意識到,事情麻煩了!

  ps:新的一卷開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