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六章 十月三十 天下皆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我殺的。

  輕描淡寫的三個字。

  可對在場眾人而言,卻堪稱石破天驚。

  尤其是風子都、梅言白、乾云等人,心中都一陣翻騰。

  若讓其他人知道,連冉崇和東郭云都是死在蘇奕手中,又該作何感想?

  想一想,這次前往須彌仙島的三十四位強者,共有十三人隕落,而這十三人全都是被蘇奕一人所殺,這讓誰能不驚?

  此時,翁九眉宇間浮現一抹深深的憂色。

  他作為大夏皇室的人,自然最清楚,無論是死在蘇奕手底下的桓少游等人,還是燕驚云和荊靈真,背后皆站著一個極古老的勢力。

  或許歷經三萬年暗古之禁的影響,這些古老勢力早已元氣大傷,再不復往昔榮光。

  可它們的底蘊、以及所掌握的傳承和力量,依舊堪稱恐怖。

  擱在當今世上,便是天樞劍宗、青乙道宗、云天神宮、摩訶禪寺這等最頂尖勢力,都很難與之比肩。

  像當初,來自魔族桓氏的桓少游,都敢硬闖大夏皇都九鼎城!

  原因就是,有魔族桓氏為其撐腰。

  哪怕最終桓少游被擊退,可大夏皇室也沒有去深究。

  若換做其他一般勢力,怕是早就被大夏皇室滅了。

  一個魔族桓氏,尚且如此強勢,若再加上其他那些古老勢力,那等力量,足以讓大夏皇室忌憚萬分!

  這等情況下,當發生在須彌仙島的消息傳到外界,該掀起何等大的風浪?

  而蘇奕,必然將面臨一場彌天大禍!

  翁九很清楚,就是當今夏皇出手,都根本無法封鎖這個消息!

  “蘇道友,你怎么……”

  翁九長嘆。

  他剛要陳述利弊,就被蘇奕阻止,道:“行了,便是把天捅破了,我蘇某人一力擔之便是。更何況,些許小事,何至于讓你如喪考妣?”

  翁九一呆,這也叫些許小事!?

  不過,翁九沒有再多說,現在人多眼雜,也的確不合適探討這些事情。

  他沒有再耽擱,開啟傳送祭壇,帶眾人一起離開。

  “嗯?”

  也就在進入傳送祭壇,即將離開那一瞬,蘇奕似有察覺般,目光遙遙看向遠處那一個巨大無比的隕星淵。

  不知何時,一縷虛幻似的灰色霧靄,在隕星淵上空浮現,悄然勾勒成一對妖異灰暗的瞳孔。

  瞳孔似一對通往地獄深淵的大門,詭異滲人。

  當蘇奕的目光和這一對詭異的瞳對上,那一瞬,一股冰冷恐怖的力量,如刀鋒般狠狠鉆入蘇奕識海。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識海內的九獄劍微微一顫,這一股冰冷恐怖的力量頓時炸開,被碾碎滌蕩一空。

  而在隕星淵上空,那一對由晦澀霧靄凝結的詭異眼眸,也隨之轟然潰散,消失不見。

  “暗古之禁的氣息?”

  蘇奕眼眸微瞇,“難道說那隕星淵之下,蟄伏著一個能夠掌控暗古之禁力量的生靈?”

  阿蒼曾說,暗古之禁是一種來自域外星空深處的大道災劫,三萬年前,曾和那一場星辰風暴一起降臨蒼青大陸。

  而現在,那隕星淵之下,卻極可能藏著一個能夠動用暗古之禁力量的活物!

  這是否意味著,那生靈極可能也來自域外星空?

“若真如此,那對方之所以會盯上我,極可能是因  為我從那第九星域帶走了蒼青之種。”

  “畢竟,來自域外星空深處的暗古之禁,本就是要毀掉蒼青之源,而蒼青之種則是蒼青之源所剩的唯一一股生機。”

  蘇奕想到這,又想到一件事。

  隕星淵,據說便是被諸多星骸砸出的一個大坑。

  由此推斷,那隕星淵深處的生靈,極可能是當年和那一場星辰風暴一起而來!

  只不過在和蒼青之源的對抗中,這生靈應當遭遇到了重創,不得不蟄伏于隕星淵深處。

  “有意思。”

  蘇奕不驚反喜。

  他對星空深處的事情極感興趣,若能抓住一只來自域外星空的生靈,或許就能打探到不少和域外星空有關的秘辛!

  并且,蘇奕敢斷定,當那一個生靈有機會離開隕星淵時,遲早會來找自己。

  畢竟,自己身上有蒼青之種。

  “這大概就是蒼青之種帶給自己的第一個因果了……”

  蘇奕心中喃喃。

  思忖時,傳送祭壇已啟動,伴隨著一陣晦澀奇異的空間波動,蘇奕等人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蒼青本源……”

  與此同時,一眼望不到底的隕星淵深處,一道干澀沙啞的聲音響起,“我一定會抓到你的……”

  聲音回蕩在無盡黑暗中,很快便徹底沉寂下去。

  九鼎城。

  天芒山半山腰,那一座巨大的道場內。

  傳送祭壇光霞流轉,蘇奕一行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當從祭壇上走下,許多人都不由生出恍如隔世的感覺。

  “和須彌仙島相比,這天芒山上的靈氣都顯得太稀薄了……”

  姜璃感慨。

  天芒山大夏皇室盤踞之地,更是大夏境內一等一的名山福地!

  可見識了須彌仙島的天氣靈氣是何等濃郁之后,再對比天芒山,差距一下子就顯現出來。

  眾人也頗為感觸。

  這一次,他們中不少人都踏足化靈境,實現修為上的完滿突破,一躍從元道之路邁入靈道之路中。

  再加上在須彌仙島中得到的神藥、靈材之物,收獲不可謂不大。

  也絕對稱得上不虛此行。

  便是聞心照、月詩蟬他們這些還不曾踏入化靈境的角色,也都獲益匪淺,在自身道行上大有斬獲。

  唯獨蘇奕最淡定,腦海中想起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也不知道,離開的這一月里,青云小院池塘內的那些靈鯉,沒有了我投喂的月螵,是否還活得好好的……”

  如此一想,他決定立刻就回青云小院。

  “蘇道友且留步。”

  翁九連忙傳音,叫住蘇奕。

  “有事?”

  蘇奕問。

  翁九道:“呃……我覺得,道友現在還是留下來,去見一見我家主上為好。畢竟,這次發生在須彌仙島的事情太過嚴重,總歸得想出一個應對之法,這也是為道友著想……”

  蘇奕揮手道:“好意心領了,不過,些許小事而已,根本無須理會。對了,待會告訴元恒和白問晴,讓他們回青云小院。”

  說著,便負手于背,邁步朝遠處行去。

  聞心照、月詩蟬、葛謙跟隨其后。

  翁九呆了呆,不由苦笑,小祖宗哎!這可真不是小事啊!!

  了,先去見一見主上,將此事和盤托出,由主上拿主意便是。”

  翁九暗嘆。

  不過,捫心自問,他卻極羨慕蘇奕那種縱使天塌地陷,我亦安之若素,視若無物的心態。

  當心境不被外事所困,或許才能擁有如此逍遙自在的風采吧?

  “就是不知道,這一場由蘇奕引起的潑天大禍會何時來臨……”

  曾濮思忖時,忽地說道,“尺簡素,我要立刻回祖地一趟,在此期間,若有針對蘇奕的驚天變故發生,務必第一時間聯系我。”

  少年神色莊重認真。

  尺簡素怔了一下,道:“你這是想看熱鬧?”

  曾濮笑著搖頭,沒有解釋,匆匆而去。

  “等離開這天芒山,我也要看看,那一塊秘符究竟是否如蘇奕所言,能讓我找到那契合自身天賦的傳承……”

  尺簡素心中自語。

  很快,曾濮、尺簡素等古代妖孽陸續離去。

  “姜璃師妹,我要立刻去見掌門,你去嗎?”

  宇文述目光看向姜璃。

  姜璃搖頭,道:“我要先回宗族見我父親。”

  宇文述沒有勉強,輕聲道,“須彌仙島發生的事情,牽扯太大,我們這些小輩,已沒有摻合的能耐,讓那些大人物來拿主意便可。”

  姜璃點了點頭,心頭莫名有些沉重。

  在蘇奕闖出這等彌天大禍之后,必有一場大風暴將席卷而來!

  “蘇奕啊蘇奕,我雖不是你的對手,可你呢……還能蹦跶幾時?”

  李寒燈心中冷笑,“我就等著看,你該如何化解這一場必然會發生的滅頂之災!”

  接下來的時間中,那些當代奇才也陸續離去。

  而在當天,有關須彌仙島發生的消息,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傳了出去,當即在引九鼎城內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那蘇奕竟殺了那么多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

  “這可真是捅破天了……”

  不知多少大勢力為之震顫,嗅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息。

  而隨著時間推移,有關須彌仙島的消息也是傳出九鼎城,像一場颶風般,朝天下各地席卷而去。

  所到之處,掀起不知多少波瀾和嘩然。

  十月三十。

  蘇奕以聚星境修為,于須彌仙島斬殺桓少游、燕驚云、荊靈真等一眾古代妖孽的消息傳出。

  天下皆驚!

  外界風起云涌時,蘇奕已返回青云小院。

如火般的夕陽下,他懶洋洋躺在池塘之畔的藤椅中,拎著酒葫蘆飲酒,偶爾會拿一些  投喂池塘內的靈鯉,身心皆徹底放松下來。

  “酒里乾坤大,壺中歲月長,風花雪月本閑,唯擾攘者自冗。”

  蘇奕自語。

  “蘇兄,烤魚好了,快來!”

  不遠處,響起聞心照悅耳叮咚的聲音。

  蘇奕抬眼看去,便見不遠處火爐之畔,聞心照正在擺放碗碟,月詩蟬則挽起雙袖,露出一截欺霜賽雪般的胳膊,在為火爐架上的烤魚涂抹佐料。

  葛謙則在燒火。

  火紅的爐火、陣陣的烤魚香味,美人一對,如詩如畫,在這夕陽下,平添一股煙火氣息。

  蘇奕悠悠然起身,笑著走了過去。

第六卷“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寫完啦晚上開啟第七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