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殺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暮色中。

  一座湖畔,荷花搖曳,湖水瀲滟。

  蘇奕盤膝而坐。

  四面八方的靈氣如潮水般匯聚而來,而蘇奕的身影就像一口無底深淵,源源不斷地將靈氣吞納體內。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都被濃郁的靈氣沐浴,空靈出塵。

  而在他體內元府中,一團青色光影浮沉,涌動奇妙的律動。

  蒼青之種。

  在修煉時,只需將此神物蘊養體內,便可聚攏十方靈氣,化為己用!

  尤為玄妙的是,當以蒼青之種的氣息契合自身氣機,在修煉的同時,能夠輕而易舉地捕捉到分布在天地間的大道痕跡,從而讓身心皆沉浸在“悟道”般的奇妙境地。

  這一點,完全不是這不是以靈石和靈藥修煉可以媲美的。

  直至深夜。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

  “按照這等進度,當離開須彌仙島時,足可讓我的修為臻至聚星境中期,而對陽之道韻、雷之道韻的參悟,也可臻至圓滿地步!”

  感受著自身修為的微妙變化,蘇奕也不由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擱在外界,要想在如此短時間內實現這樣的目的,無疑很難。

  可在這須彌仙島,天地靈氣濃郁,再加上有蒼青之種相助,讓得蘇奕也擁有了突飛猛進的可能。

  雖然蘇奕向來不在乎修煉速度有多快,可若能在將自身道行錘煉到圓滿地步的同時,還能節省大量的時間,那自然更好。

  不遠處,篝火洶洶。

  聞心照正在和竇蔻低聲交談。

  夜色下,火光映照在兩女身上,襯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美。

  聞心照簡雅清妍,明秀靈動。

  竇蔻則嫵媚嬌艷,肌膚勝雪,渾身散發著驚人的魅惑,稱作絕世尤物也不為過。

  另一側,月詩蟬正在打坐,孑然的身影清冷如雪,籠罩夜色中,眉梢間盡是恬靜。

  至于葛謙,正在煉制防身用的秘符。

  這很符合他那謹小慎微的性情,只要有功夫,就會琢磨該如何把自己武裝到極致。

  蘇奕目睹這一幕,笑了笑,懶洋洋躺在了藤椅中。

  唯歷經世事浮沉者才明白,人間至味是清歡。

  時間流逝。

  五天后。

  蘇奕徹底將陽之道韻、雷之道韻臻至圓滿地步。

  至此,他所掌握的五行、陰陽、風雷三種絕品道韻,皆已圓滿。

  五行為根基,陰陽開天地,風雷動而萬物生。

  在大荒九州之地,也曾有不少堪稱萬年難遇的絕世天才能夠辦到這一步。

  但對蘇奕而言,這僅僅只是開始!

  或者說,掌握這三種絕品道韻,乃是為踏入靈道之路做準備。

  屆時,三種絕品道韻經由錘煉,可融合為一種名喚“元始”的道意,絕對堪稱是靈道路上最至高的道意之一!

  而當在靈道路上再參悟出兩種分別叫“太微”“渾虛”的道意,便能夠和元始道意一起,實現究極蛻變,凝練出一種全新的道意。

  這種道意,乃是前世蘇奕從九獄劍所封印的九重鎖鏈中獲得的一線感悟和線索,名喚元極。

  元之始,靈之極,元極一成,大道歸元!

  便是擱在大荒九州,也從未曾有人在靈道路上凝練出過這等道意。

  而今世重修,對蘇奕而言,在靈道路上凝練元極道意,是他必須要實現的一個大道目標!

  唯如此,才能在同境遠超前世,才能鑄就無雙道基,去圖謀遠超前世的更高道途!

  匆匆又是數天過去。

  蘇奕修為順勢突破聚星境中期。

  他的修為、神魂、道軀皆產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尤其丹田元府中,所凝聚的元力星辰數量,一舉大道九千九百顆,繁密若一方浩大星空,映現元府之內,蔚為奇觀。

  也是這次突破,讓蘇奕意識到一件事——

  能夠在聚星境中實現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大道根基,應該就在所凝聚的元力星辰數量,能否達到九千九百九十九顆。

  九,數之極也!

  十月二十九。

  “蘇兄,明天便是離開須彌仙島的最后期限了。”

  這天,蘇奕剛把玄吾劍重新淬煉了一遍,聞心照湊了過來。

  “嗯。”

  蘇奕心不在焉應了一聲,目光凝視玄吾劍,仔細端詳。

  這些天,蘇奕拿出了許多稀罕靈材,不斷投喂玄吾劍,經由吞靈敕令的煉化,相交以往,玄吾劍的品相已提升了一大截。

  如墨般暗啞的劍身似夜空般剔透神秘,劍鋒氣息內斂,給人一種洗盡鉛華,質樸歸真的韻味。

  可惜,玄吾劍終究只是元道層次的寶物,便是鐫刻有吞靈敕令,內有一頭冥焰魔雀的精魂,當蘇奕踏足靈道層次時,此劍也很難再契合他的道行。

  不過,蘇奕早有打算,等踏足靈道層次后,便將青都道劍視作器胚,將玄吾劍熔煉其中。

  如此,便可將青都道劍煉制為屬于他今世的本命靈寶!

  “蘇兄,我和詩蟬姐姐商議過了,離開須彌仙島之后,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會和你一起應對。”

  聞心照清聲道,絕美的俏臉盡是認真。

  蘇奕一怔,收起端詳玄吾劍的目光,疑惑道:“你們在擔憂什么?”

  他這樣的反應,讓聞心照也怔了一下,禁不住道:“眼下誰都清楚,只要離開須彌仙島,桓少游等人被蘇兄所殺的消息注定隱瞞不住,到時候,桓少游他們各自背后的古老勢力,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不等說完,蘇奕便啞然失笑,打斷道:“些許小事,何須你們來瞎操心?”

  “小事?”

  聞心照一對杏眼瞪大,“蘇兄……就一點不擔心會遇到危險?”

  蘇奕認真想了想,道:“不擔心。”

  聞心照:“……”

  半響后,少女忽地忍不住笑起來,道:“我早該料到,以蘇兄的為人,不會為這些事情煩憂的。”

  “你這叫關心則亂。”

  蘇奕也笑了,“你看詩蟬姑娘,就從不曾這般憂慮。”

  聞心照眨了眨水靈靈的眼睛,笑容淺淺,道:“蘇兄,這你可說錯了,若論最在意你的,必是詩蟬姐姐無疑,她只是向來喜歡把心事藏著而已。”

  蘇奕目光下意識看向月詩蟬,就見少女白衣勝雪,立在湖畔,清冷如雪,空靈如仙。

  旋即,蘇奕又看了看佇足在自己身邊的聞心照,心生感觸般,輕聲道:“都挺好。”

  一句話,三個字而已,卻是蘇奕有感而發。

  被人關心和在意,自然是極好的事情!

  翌日。

  十月三十。

  蘇奕一行人決定離開。

  “蘇道友,這兩幅畫你收著,等四下無人的時候,你再打開來看。”

  臨別在即,竇蔻神秘兮兮地湊過來,將兩幅卷軸遞給蘇奕。

  蘇奕頓時明白,這兩幅畫是竇蔻另一個神魂所畫,當即收起來。

  接下來,他們沒有再耽擱,將須彌符拿出,以修為催動。

  天地間泛起一陣陣空間漣漪。

  須臾間,蘇奕等人的身影便憑空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相似的一幕幕,也在須彌仙島不同的區域中上演。

  這是須彌仙島行動的最后一天,那些還活著的強者,哪怕心中再不舍,也不得不啟程離開。

  隕星淵不遠處,那一座傳送祭壇前。

  時間流逝,一道又一道身影從須彌仙島返回。

  當蘇奕他們返回時,曾濮、尺簡素、佛子塵律、姜璃、宇文述等角色都早已等候在那。

  直至許久,這一個月來一直守在傳送祭壇前的翁九清點了一下人數,不由疑惑,道:“怎么就你們這些人?”

  “道友有所不知,桓少游等人都已罹難,再回不來了。”

  佛子塵律開口,聲音平靜,他把發生在登天道臺上的一戰簡單扼要說出。

  此話一出,場中眾人的目光都下意識看向了蘇奕。

  翁九瞳孔微凝,倒吸涼氣,哪會不清楚,桓少游等九位古代妖孽的死,是蘇奕所為?

  “這小子明明聚星境中期修為,竟然以一對多,滅殺了桓少游等人?”

  翁九內心翻騰,差點懵掉。

  旋即,他意識到不對,道:“還差燕驚云、荊靈真、東郭云、冉崇四人,他們……難道也已遭難?”

  見此,不遠處的風子都沉聲道:“東郭云和冉崇都已殞命,不必再等他們。”

  翁九心中又是一震,這次前來須彌仙島的強者,總共才三十四人,而現在,已確定殞命的,便有十一人之多!

  這完全出乎翁九預料,哪能淡定?

  半響,翁九深呼吸一口氣,道:“那……燕驚云和荊靈真呢?”

  在場其他人面面相覷,皆一頭霧水。

  翁九沉吟道:“那就再等一等,相信只要他們活著,今日肯定會從須彌仙島返回。”

  “別等了,他們也回不來了。”

  蘇奕忽地開口,他有些不耐,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等待上。

  只是,他此話一出,全場氣氛猛地寂靜下來,鴉雀無聲。

  眾人一個個似意識到什么,神色皆變了。

  “難道……”

  翁九艱難地吞了吞口水,目光看向蘇奕。

  蘇奕不屑在這點小事上撒謊,隨口道:“我殺的。”

  翁九:“……”

  在場其他人:“……”

  輕飄飄三個字,卻不亞于平地起驚雷,震撼每個人心神!

  更讓人們沒想到的是,蘇奕完全就沒有遮掩,堂堂正正,自然而然地就承認了,似根本不在意,這件事會產生何等嚴重的后果!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