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四章 時代變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哪怕早清楚蘇奕戰力逆天,可當看到在蘇奕一掌之下,已踏足化靈境的李寒燈直接被抽飛出去時,眾人依舊難以淡定。

  他們都曾親眼目睹蘇奕滅殺桓少游等九位化靈境古代妖孽的一幕幕。

  本該對此習以為常。

  可誰也沒想到,李寒燈這等當代奇才中的頂尖恩物,會連蘇奕的一掌都擋不住……

  噗通!

  李寒燈身影摔在數丈外,英俊的臉頰紅腫,披頭散發,唇角鮮血止不住的流淌,極其狼狽。

  “蘇奕,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打我?”

  李寒燈爬起身,憤怒無邊。

  蘇奕不答,隔空又是一掌抽過去。

  “欺人太甚!”

  李寒燈怒喝,渾身道行全力運轉,全力抵抗。

  沉悶的碰撞聲響起,光雨迸濺中,李寒燈的身影再次被拍飛出去,跌落十多丈外,砸得地面煙塵彌漫。

  眾人看得眼皮直跳。

  和李寒燈的陰陽怪氣故意惡心人不一樣,蘇奕收拾人的時候,根本不廢話,強勢得令人膽寒!

  此時,李寒燈搖搖晃晃起身,滿臉鐵青,狠狠擦拭掉唇角鮮血,道:“蘇奕,為何……”

  又是一掌,將李寒燈直接拍飛出去。

  哪怕以他化靈境的道行,承受這三掌之后,也受傷不輕,一身氣血翻騰,通體筋骨都差點裂開。

  相比這些皮肉之苦,那種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碾壓、踐踏、折辱的滋味,才更讓李寒燈難以接受,羞憤欲死。

  眼見蘇奕又要出手,李寒燈禁不住大叫:“夠了!”

  這位青乙道宗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一位曾名滿天下的當代奇才,再次被一掌拍飛出去。

  當倒地之后,李寒燈眼前直冒金星,再忍不住咳出一大口血來。

  眾人都不禁露出不忍目睹之色。

  太慘了!

  在蘇奕手底下,李寒燈簡直和螻蟻般不堪,任憑蹂躪,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蘇奕!!”

  李寒燈臉色煞白,嘶聲大叫,“我……”

  當說到這,讓人們錯愕的一幕發生了,就見李寒燈低頭,頹然道:“我認栽,我道歉,之前不該信口開河,更不該對心照姑娘他們不敬!”

  眾人:“……”

  這轉變太快,人們一時不由怔住,渾沒想到,李寒燈會認栽的這么快。

  不過,想一想眾人便理解了。

  這等情況下,李寒燈哪怕硬撐著,注定會被虐得更慘!

  聞心照他們內心暗爽,大呼痛快。

  之前李寒燈那皮里陽秋、陰陽怪氣的做派,可把他們氣得郁悶無比。

  而現在,眼見李寒燈被收拾得這般凄慘,那感覺簡直就像大夏天喝了一碗冰鎮酸梅湯,別提多舒服了。

  佛子塵律、塵行等人神色都變得凝重無比。

  這樣一幕,讓他們再次感受到了蘇奕的強大,能夠在輕描淡寫之間,便玩弄李寒燈于股掌之間,這讓他們焉能不驚?

  “為何不逃?”

  蘇奕終于開口,眼神淡然。

李寒燈神色一陣陰晴不定,半響才說道:“若是逃,我懷疑你會直接殺了  我。”

  蘇奕道:“你倒也算有點小聰明,可惜心術不正,只會搬弄是非,難成大器,給你個機會。”

  “滾!”

  一個滾字,充斥毫不掩飾的蔑視。

  可李寒燈卻如蒙大赦,轉身就走,根本不敢逗留。

  顏面已經丟盡,再待下去和作踐自己有何區別?

  對此時的李寒燈而言,先保證能活下去無疑才是最重要的。

  目睹這一幕幕,在場眾人內心又是一陣翻騰,雖然各有感觸,可當看向蘇奕時,目光都已再次發生變化。

  “這是給你的報答。”

  而此時,蘇奕拿出一個玉簡,隔空拋給曾濮。

  “蘇兄,無功不受祿,我可沒幫上多少忙。”

  曾濮剛要推辭,蘇奕道,“心照姑娘他們無事,已經等于幫到我了,收下吧。”

  曾濮不再推辭,收下玉簡。

  而當以神念看清玉簡的內容,曾濮不由倒吸涼氣,眉梢間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震撼、恍惚之色。

  旋即,在眾人驚詫注視下,就見曾濮面朝蘇奕,拱手見禮,道:“多謝道友賜法!”

  聲音帶著難掩的激動。

  眾人都不由吃驚,如今誰都清楚,曾濮之祖父乃是玄骨魔皇。

  而玄骨魔皇在很久以前,便號稱皇境第一煉體修士,實力之恐怖,穩居“蒼青九皇”前三之列!

  而曾濮無疑繼承了玄骨魔皇的衣缽,所修煉的功法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世間頂尖。

  可這等情況下,曾濮竟因為一個秘法,向蘇奕行禮致謝,可想而知,那玉簡內的秘法,必非同小可了!

  蘇奕點了點頭,那玉簡內只是一門由絕武皇開創的煉骨術,談不上多頂尖,可卻是想曾濮這等煉體流的化靈境角色夢寐以求的法訣!

  而后,蘇奕的目光看向尺簡素。

  這個短發齊耳,眉眼犀利的少女怔了一下,主動開口道:“蘇道友莫非有事?”

  蘇奕拿出一個秘符,隔空遞過去,道:“若你想知道,你自身的天賦究竟有多強大,等離開須彌仙島后,可以將這塊秘符捏碎。”

  尺簡素凹凸有致的修長身影微微一僵,俏臉微變道:“道友早看出我的天賦力量了?”

  蘇奕道:“你的天賦的確罕見之極,說是舉世罕見也不為過,但這也意味著,你若無法找到最契合自身的修煉之法,注定很難將一身天賦潛能徹底挖掘出來。”

  尺簡素呆滯在那,內心翻江倒海。

  蘇奕的話,讓她都有種渾身秘密被徹底洞察的感覺!

  “蘇道友的意思是,我憑借此秘符,就能找到契合自身天賦的傳承?”

  尺簡素這渾身透著野性的短發少女,性情利索干凈,如她手中的刀般犀利,然而當說出這句話時,她的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

  蘇奕笑了笑,道:“你自己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尺簡素深呼吸一口氣,如同之前的曾濮一般,朝蘇奕行禮道:“多謝道友!”

  在場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心緒又是一陣震蕩。

  遠處的竇蔻更是情不自禁想起之前蘇奕所贈的那一枚和畫道有關的玉簡,神色也是一陣恍惚。

  這家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似乎……隨時  都能拿出足以讓任何人都拒絕不了的東西!

  而此時,蘇奕心中也輕松不少。

  尺簡素身懷“冥脈陰骨”天賦,無比罕見,乃是最適合繼承鬼燈挑石棺一脈傳承的一種天賦。

  蘇奕之前贈給尺簡素的秘符,乃是出自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老瞎子之手。

  憑此秘符,就能讓老瞎子主動來見。

  相信只要老瞎子見到尺簡素,定不會錯過這樣一個可以繼承衣缽的好苗子了。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里。”

  接下來,蘇奕沒有再逗留,笑著朝聞心照、月詩蟬、葛謙招了招手,而后朝遠處行去。

  今天是十月十三,距離一個月的期限還剩半個月時間。

  蘇奕自不會現在就離開須彌仙島。

  他打算找個靈氣充沛之地,好好閉關靜修一番。

  “蘇道友,我……我可以跟你們一起么?”

  竇蔻忍不住追上來,這嬌艷嫵媚的少女,滿懷希冀地看著蘇奕。

  “隨你。”

  蘇奕雙手負背,悠悠然前行。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隨著竇蔻主動追上來,聞心照和月詩蟬的眼神,都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微妙情緒。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一直不曾開口的佛子塵律,忽地輕聲一嘆,道:“時代變了……”

  “師兄這是何意?”

  塵行疑惑。

  “在進入須彌仙島之前,我們和蘇奕勉強還能算是一類人,但以后……我們和他,注定已不是一個世界的了……”

  塵律聲音有些悵然。

  他是摩訶禪寺年輕一代最卓絕者,是天下最耀眼的佛子。

  可他清楚,從今以后,別說是他,便是整個天下的年輕一代,都很難再去和蘇奕比肩。

  哪怕,蘇奕僅僅只有聚星境修為,可他的實力,早已凌駕于他們這些年輕一代的當代奇才之上。

  一騎絕塵!

  塵律這番話一出,在場其他人也都沉默。

  便是曾濮、尺簡素這等古代妖孽,也不得不承認,塵律所言非虛。

  “蘇道友的確是一個無法常理衡量的逆天人物,到如今,連我也欽佩不已。”

  塵行感慨了一聲,旋即遲疑道,“只是……他身邊的女人似乎太多了一些,大道修行,沉溺女色可不好。”

  塵行是摩訶禪寺戒色最徹底的一個,很早的時候就出家禮佛。

  在他眼里,女人便是粉紅骷髏。

  聞言,姜璃忍不住冷哼:“和尚,蘇道友便是沉溺女色,也能在聚星境中擁有足以讓我等拜服的戰力,而你不沉溺女色,也沒見你有多厲害,又有什么資格說蘇道友沉溺女色不好?”

  不遠處的尺簡素明眸犀利,冷冷道:“和尚,你該不會是對我們女人有偏見吧?”

  塵行頭臉色發僵,頭皮發麻,心中暗嘆,我只是說蘇奕沉溺女色不好,你們難道不該去批判蘇奕拈花惹草風流成性,怎么反倒把和尚我批判一番?

  果然,女人都一樣,直似洪水猛獸,根本就招惹不得啊!

ps:今天白天要出門,今晚第二更有可能晚一些  另外,這一卷劇情很快要落幕了,下一卷會是前期的一個大高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