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二章 美人出浴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蘇奕眼中,蒼青之種有兩種不可多求的妙用。

  首先,這是蒼青大陸世界本源的一股生機,只要在此界修煉,便可憑借蒼青之種的力量,汲取到天地間源源不斷的靈氣。

  尤其當那蒼青之源的力量反哺蒼青大陸,迎來那一場璀璨大世的時候,憑借蒼青之種,足可以奪得一份“天運”!

  為何一些絕世妖孽會被視作是伴隨大氣運而生?

  核心就是,其天賦能夠更容易契合天地大道,從而在修煉中獲得超乎想象的好處!

  除此,既然被稱作蒼青之種,自然是有蛻變和成長的潛能。

  隨著它不斷蛻變,就像一個由世界本源所化的種子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最終會成長為一方完整的“世界”!

  看一看當下的蒼青大陸,實則便是由蒼青之源的力量歷經無盡歲月的變遷,演變而來。

  而在三萬年前,蒼青大陸可是一塊足以承載皇道的浩瀚世界!

  作為蒼青之源的一股生機,蒼青之種在以后的歲月中,必然也能演化成一方世界!

  這樣的機緣,任哪個皇境能不垂涎眼紅?

  當然,蘇奕可沒有被此沖昏頭。

  蒼青之種要想不斷蛻變,可超乎想象的困難。

  一般的力量,根本無法促使其蛻變,只有相當于皇境層次的寶物和力量,才能成為其蛻變的養料。

  除此,還需要耗費無比漫長的時間來孕育。

  一般的修士,哪可能有能耐辦到這一步?

  對當下的蘇奕而言,蒼青之種現在最大的作用,便是能輔助自身修煉,去汲取蒼青大陸的靈氣。

  另外,也可以幫到其七徒弟元恒的重修之路。

  只需將元恒的神魂封印在魔胎中,再以蒼青之種的生機進行孕養,足可讓元恒重塑道體,重修道途!

  而這也正是蘇奕愿意接受這一顆蒼青之種,承擔其因果的原因。

  “倒是這三滴鮮血,稱得上是意外的收獲。”

  蘇奕暗道。

  早在見到阿蒼的第一眼,他就識破這個絕美少女的來歷,乃是一縷極罕見的先天冰魄性靈!

  她天生掌控冰魄神力,乃是先天性靈中第一流的大道天賦!

  而先天冰魄性靈的鮮血,也被稱作“冰魄血金”,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妙用,用以淬煉道基,更有不可思議的助益。

  在大荒九州,“冰魄血金”也被視作最頂級的大道寶藥之一,可遇不可求,便是在頂級道統中,也屬于貴重神物,只有在宗門的重要人物遭遇重傷垂死的險境時,才會動用!

  不夸張的說,若讓皇境人物見到阿蒼,非將其視作獵物擒下不可。

  蘇奕雖索要了阿蒼的三滴鮮血,可同樣補償了她一部針對先天性靈的至高法門,這樣的代價,可遠不是三滴鮮血可比。

  這便是蘇奕所謂的善緣。

  以他的秉性,還不屑于在這等事情上去占一個女人的便宜。

  半個時辰后。

  蘇奕從打坐中起身,目光看了竇蔻一眼,不由搖頭,道:“既然醒了,就別裝睡了。”

  竇蔻睫毛微微一顫,噌地爬起身來,嫵媚嬌艷的俏臉浮現一抹羞赧,道:“我……不是故意如此。”

  蘇奕笑了笑,道:“難為情?”

  竇蔻低聲道:“有點,不過蘇道友放心,此次救命之恩,我定沒齒不忘,以后必會報答!”

  說著,她聲音已變得堅定認真。

  “行了,我救你只是順手為之。”

  蘇奕哪會在意一個少女的報答了,“走吧,先離開這里。”

  說著,他邁步前行。

  竇蔻連忙跟隨其后。

  最初相見時,這少女明眸皓齒,神采飛揚,渾身帶著一絲睥睨和自信,一顰一笑,嫵媚橫生,直似絕世尤物般撩人。

  可此時的她,卻低著螓首,亦步亦趨跟在蘇奕身后,乖巧而溫馴,目光偶爾看向蘇奕時,更帶著感激和崇慕的迷離光澤。

  顯然,蘇奕雖然不在意救她的事情,可竇蔻自己卻很清楚,這次若不是蘇奕,她根本不可能從那恐怖無比的鬼地方撿回一條命!

  而一想到,蘇奕才聚星境修為,卻能在那等兇險莫測的地方如入無人之境,竇蔻心中又焉能不敬服?

  “對了,你另一個魂魄是何種性格?”

  路上,蘇奕忽地問道。

  他還記得,當初第一眼見到竇蔻時,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略一打量,才辨認出來,這少年竟是天生的“一體雙魂”!

  這等天賦可太少見了,在大荒九州針對天賦的評判中,可列入一等天賦的行列。

  擁有這等天賦的角色,往往在修行上有著極恐怖的潛能和底蘊。

  若是再修煉一些契合自身的大道法門,那就更了不得了。

  原因很簡單。

  這等角色一個人修煉,便相當于兩個人一起花費的心血和時間!

  比如,相同的時間下,她一個神魂主修神魂,參悟大道,鉆研道法。另一個神魂則可以主修道行,淬煉修為。

  這樣的修煉方式,修為進度哪可能慢了?

  竇蔻一怔,微微有些不自在道:“我另一個神魂……怎么說呢,就像個白癡,醉心于畫畫。”

  “以畫入道,這怎么能叫白癡?”

  蘇奕有些不解。

  竇蔻嬌艷的臉龐漲紅,結結巴巴道:“她她……她畫的是女人……”

  蘇奕:“……”

  這嗜好,換做男人的話,可視作風流。

  畢竟,美人哪個男人不喜歡?

  可若換做是一個女人,那就很……另類了!

  也不怪竇蔻在談起另一個神魂時,會那般忸怩和不自在,正常情況下,哪個女人喜歡去畫女人?

  想了想,蘇奕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人也如此,這樣的嗜好雖特別了一些,但也可以理解。”

  竇蔻苦笑道:“不是……蘇道友不清楚,她畫的那些畫都有些不對勁。”

  蘇奕頓頓時感興趣道:“哪里不對勁?”

  想了想,竇蔻一咬牙,從袖口中拿出一個卷軸,遞給蘇奕,道:“這是她前陣子畫的,蘇道友一看便知。”

  蘇奕打開畫卷一看,登時怔住。

  畫卷中,勾勒的是一幅美人出浴的剪影,水霧繚繞,美人裸著線條柔潤的雪白背部,將一條豐腴修長的玉腿搭在腳凳上,微微躬身,正在以毛巾擦拭小腿上的水珠。籠罩在煙霧中的臀拱起,只被筆畫勾勒出一半景色,可那種因為彎腰而凸顯的圓潤弧度卻顯得極為驚人。

  這的確是一幅美人出浴圖,畫師妙筆生花,將一位美人最美麗自然的一個動作捕捉,勾勒出一幅活色生香驚艷無比的畫面。

  那淡淡的霧靄,氤氳遮掩在剛剛洗浴之后的美人倩影上,留白之處,惹人遐思。

  這幅畫若是出自世俗畫師之手,不免帶著匠氣。

  可被一個修道者進行描摹時,卻自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旖旎氣息。

  在蘇奕看到這一幅畫時,也不禁晃了一下神,旋即嘖地一聲贊嘆道:“這等畫法,倒的確很罕見,所描摹之美人,極盡妍態,又不失那種天然的風趣,比那些直白描摹的春宮圖可強太多了。”

  竇蔻早羞紅了臉,聽到蘇奕的贊嘆,她愈發尷尬了,細若蚊蚋道:“讓道友見笑了。”

  眼見竇蔻竟害羞到這等地步,蘇奕收起畫卷,遞給竇蔻,道:“這可不是什么不能談論的羞人事情,相反,以畫入道,本就是一種修行之道,強大的畫師,潑墨之間,便可牽引天地之勢,落筆起風雷,是真正的妙筆生花。”

  說到這,蘇奕眸泛追憶之色,道:“我曾見過一個老和尚,尤擅畫道,其畫出的幽冥地獄,如若真實,能夠將敵人鎮壓畫卷之中,遭受幽冥地獄的折磨。”

  他抬眼看向竇蔻,打趣道:“以后你那另一個神魂,或許也能辦到這一步,以道入畫,讓畫中美人顯靈,甚至成為擁有性靈的靈體,那才有意思。”

  竇蔻聽罷,眼神不由有些異樣。

  她忽地發現,在她心中磊落瀟灑,如若謫仙般出塵的蘇奕,卻似乎對此格外感興趣,連話都變多了,侃侃而談,毫不避諱什么。

  “男人……都如此么?”

  竇蔻暗自嘀咕。

  “對了,這幅畫所畫的美人是誰?”

  蘇奕忽地問道。

  畫卷中只是一道朦朧在水霧中的背影,并看不到容貌。

  “呃……”

  竇蔻觸電似的噌地收起畫卷,霞飛雙頰,一副窘迫無比的樣子。

  “是你啊。”

  蘇奕眼神古怪。

  怪不得自己之前點評此畫時,這少女會害羞成那般樣子,原來她就是那畫中美人……

  旋即,蘇奕忍不住重新打量了竇蔻一番。

  這讓竇蔻渾身不自在,汗毛倒豎,暗自后悔,剛才怎么就一時糊涂,把這幅畫給拿出來了。

  蘇奕看出了竇蔻的窘迫,笑了笑,道:“放心,你這個秘密我不會告訴別人。”

  想了想,他取出一枚玉簡,在其中鐫刻了一番,遞給竇蔻,道:

  “這是一門和畫道有關的修煉心得,留在我手中也沒用,反倒可以幫到你的另一個神魂提升畫道造詣,也算物盡其用,拿去吧,”

  竇蔻一呆,連忙道:“道友救我性命,已讓我感激不盡,我哪還能……”

  “拿著吧。”

  蘇奕打斷,將玉簡塞給竇蔻,而后負手于背,繼續朝前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