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章 善緣、種子、因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你說阿蒼是故意讓你傷到的?”

  灰雀眼神變幻不定,旋即嗤笑道:“你一個聚星境小角色而已,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

  蘇奕沒有理會這賤鳥的嘲諷,掌心一松。

  那一縷金色鮮血掠向那一株掛滿星骸的古樹,悄然消失不見。

  蘇奕見此,若有所思道:“說說吧,當時你為何要故意讓我刺中?”

  灰雀沒好氣道:“阿蒼,千萬不要理會這自作多情的家伙,他……”

  不等說完,就見一縷晶瑩的綠霞垂落,化作一只晶瑩纖細的手掌,輕輕拍了拍灰雀。

  與此同時,一縷冷幽清冽的聲音響起:“小雀,讓我來說。”

  灰雀頓時沉默了。

  蘇奕則訝然道:“莫非,這蒼青之源已誕生了一縷意識?”

  “道友誤會了,我和小雀一樣,皆是誕生于蒼青之源內的一縷先天性靈,而非蒼青之源自身的性靈。”

  那冷幽清冽的聲音,似泉水般叮咚作響。

  而后蘇奕就看到,那星骸古樹上漫天綠霞交織,凝聚成一道虛幻般的少女身影。

  少女身著云霓裙裳,一頭雪白柔順的長發,絕美的容顏在淡淡的煙霞霧靄中若隱若現,平添一份神秘驚艷的氣息。

  她裸露一對如玉似的赤足,背后映現出一道渾圓皎潔的冰輪神影。

  剛一出現,少女朝蘇奕微微頷首見禮,“道友可以喚我阿蒼,正如道友之前所說,之前時候,我的確故意受傷,留下了那一縷鮮血,目的很簡單,自是想和道友見一面。”

  見此,灰雀語塞,瞪大眼睛,這才意識到,原來阿蒼之所以負傷,竟然真的是故意為之!

  一時間,灰雀不由將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這聚星境的小輩……難道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

  蘇奕點了點頭,饒有興趣道:“你是如何看出,我能夠抵達這里的?”

  少女阿蒼眸光幽邃若星空般,遙遙看著蘇奕,輕聲道:“我能感受到,在道友身上,有著一股極為神秘恐怖的力量,只是卻無法斷定,那是何等層次的力量,正因如此,才忍不住好奇,以一縷鮮血為引,試一試道友能否抵達。”

  蘇奕眉頭微挑,這少女竟能感知到九獄劍的氣息?

  不簡單啊!

  這時候,少女阿蒼唇泛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道:“現在看來,我當初并未看錯,道友如今雖只是聚星境修為,可身上的力量,卻遠非當世其他修士可比。”

  最后一句話,被她加重的語氣。

  修士是一個統稱,既可以指代元道修士,也可以指代當世任何境界的修士!

  灰雀自然聽出了阿蒼話中的意味,不由叫道:“阿蒼,這螻蟻身上的力量真有那般厲害?”

  它顯然很難相信。

  蘇奕沒有搭理這只賤鳥,目光一直看著阿蒼,道:“現在你已經見到我了,有什么想說的?”

  阿蒼沉默片刻,道:“若是可以,我希望,能夠和道友結一樁善緣。”

  “善緣?”

  蘇奕眉毛微微一挑,“若你是想讓我修復蒼青之源的話,還是不要開口了,若我沒看錯,它早已瀕臨崩潰,撐不了太久,用不了數年,就會徹底四分五裂。”

  “一派胡言!”

  灰雀很生氣,大聲喝斥。

  阿蒼則嘆了口氣,道:“果然瞞不過道友,正如道友所言,當初蒼青之源雖最終擋住了星辰風暴的沖擊,可在這三萬年里,一直遭受著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

  “到如今,蒼青之源已再沒有恢復的可能。”

  說到這,阿蒼頓了頓,道,“不過,蒼青之源不會就這般徹底毀掉,而是會化作最本源的大道氣息,反哺于蒼青大陸。”

  “當這一天來臨時,蒼青大陸也將迎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劇變。”

  聽到這,蘇奕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道:“這也就是外界無數修士所期待的那一場璀璨大世。”

  阿蒼點了點頭,道:“這的確可以稱得上是璀璨大世,那時候的蒼青大陸,天地間的靈氣會瘋狂滋生,大道規則重現世間,無數曾埋藏在歷史長河中的造化和機緣,皆將隨之顯現世間。不過……”

  少女那絕美朦朧的容顏,浮現一絲黯然,“到那時,也終究只是回光返照罷了。”

  蘇奕深以為然道:“的確如此,沒有了蒼青之源,這天下雖會迎來一場璀璨大世,可終有盛極而衰的那一天來臨,除此,蒼青大陸的世界壁障,將失去鎮守和防御的力量,會被異界入侵,更嚴重的是……”

  蘇奕目光挪移,望向那一株古樹上掛著的無數星骸,“若一旦再有一場來自域外星空中的星辰風暴來襲,這蒼青大陸將再無抵御的能力,徹底被毀掉。”

  一番話,讓阿蒼細長的睫毛微微一顫,點了點頭。

  這才是最嚴重可怕的事情!

  灰雀大叫道:“不可能,那星辰風暴已經三萬年沒有來了,以后哪可能還會再發生?”

  這嘴巴陰損刻薄的灰雀,此刻顯得很暴躁。

  “現在不會發生,以后……誰敢肯定不會發生?”

  蘇奕隨口道,“世事更迭,向來如此殘酷,充滿變數,在以往時候,這世上覆滅的世界位面,可不在少數。”

  灰雀震怒,道:“你小子就不能說點吉利話?”

  阿蒼輕聲道:“小雀,蘇道友所言可沒有錯,我們要做的,就是去接受這一切,早做應對。”

  灰雀沉默了。

  蘇奕則露出欣賞之色,道:“你說的不錯,窮則變,變則通,大道之下,向來不缺可以扭轉乾坤的一線生機。”

  阿蒼深呼吸一口氣,目光望著蘇奕,輕聲道:“在我眼中,道友便是這一線生機。”

  蘇奕:“……”

  卻見灰雀第一個跳腳,尖聲道:“他?一個聚星境螻蟻?連皇極境都不知道的白癡?阿蒼,你是不是瘋了?”

  蘇奕唇角不禁扯動了一下,再好的脾氣,也有了把這只賤鳥一劍活剮的念頭。

  “我沒瘋。”

  阿蒼絕美的容顏上盡是平靜認真之色,“蘇道友身上的力量,足可以輕易化解暗古之禁,他現在或許境界低,但以后,必然會成為舉世矚目的通天巨擘!”

  蘇奕哂笑道:“你不必這般贊譽,想和我蘇某人結善緣,直接說出你的目的便可。”

  阿蒼深呼吸一口氣,道:“我不敢奢求道友去當救世主,只希望為蒼青之源留一線希望。”

  說著,她指尖輕輕一挑。

  掛滿星骸的古樹猛地搖晃起來,肉眼可見,從古樹的根部,有一縷極耀眼璀璨的道光徐徐浮現。

  這一瞬,直似一輪大日橫空,光焰煌煌,照徹十方周虛!

  但僅僅幾個呼吸間,這一切光焰消失不見,掛滿星骸的古樹也隨之恢復以往的寂靜。

  再看阿蒼,白發飄揚,絕美朦朧的俏臉泛著一抹吃力的蒼白之色。

  而在她身前,懸浮著一個灰撲撲的石盒。

  石盒才巴掌大小,質樸無光,毫不起眼。

  可此時的阿蒼卻露出鄭重、虔誠般的神色,道:“道友,這盒子內便是蒼青之源的一股生機,可稱作是‘蒼青之種’。”

  這時候,灰雀尖叫道:“阿蒼,你該不會是打算把這等神物,交給一個才剛認識的小螻蟻吧?”

  阿蒼眉頭微皺,似也受不了灰雀那刻薄的嘴巴,道:“小雀,若惹惱了蘇道友,我可護不住你。”

  灰雀:“……”

  阿蒼目光重新看向蘇奕,歉然道:“小雀口無遮攔,還望道友見諒。”

  蘇奕不以為然地搖頭道:“我還不至于和一只扁毛畜生計較。”

  灰雀勃然大怒,“你……”

  蘇奕淡淡道:“要不,我幫你改一改身上的臭毛病,教教你這小東西如何做人?”

  阿蒼神色揶揄道:“道友若能改掉小雀的毛病,那自然極好。”

  灰雀語塞,半響才悻悻道:“我就知道女人最不靠譜,才和那小子見面不到一天,就開始狼狽為奸,沆瀣一氣了。”

  一縷霞光抽在灰雀身上,打得這賤鳥一個趔趄,差點栽倒,連忙撲棱著翅膀重新站穩,惱火道:“阿蒼,你打我作甚?”

  阿蒼不悅道:“小雀,從現在開始,你不得再說一句話。”

  聲音幽冷,平平淡淡,可灰雀卻變得老實起來。

  “果然是欠收拾。”

  蘇奕不由笑了。

  灰雀惡狠狠瞪了蘇奕一眼,它明顯擔心阿蒼生氣,沒有再說話。

  否則,早一通亂罵給懟回去了。

  “道友,若是可以,我希望由你帶走這一顆蒼青之種。”

  這時候,阿蒼深呼吸一口氣,認真開口,眉梢間帶著一絲希冀和期盼,“并且有了此物,對道友以后的修行,也有著不可估量的補益,相信以道友的智慧,自然明白,此物的價值。”

  灰雀眼神變幻不定,明顯極不樂意。

  蘇奕卻輕嘆了一聲。

  這蒼青之種,可稱作是一方世界的本源種子,稱得上是一樁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

  擱在大荒九州,足以讓那些皇境老家伙們不顧顏面去爭搶!

  可對蘇奕而言,這樣的造化,卻是一個燙手芋頭。

  因為若接下,就要承受其帶來的因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