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不免一死 何須廢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荊靈真的死,算得上是大意。

  猝不及防之下被鎮壓,便再無力回天。

  后悔都來不及。

  眼見他頭顱滾落在地,燕驚云情不自禁想起,荊靈真曾威脅蘇奕的那句話。

  “敢逾越此線,必斬你首級!”

  這句話在此時,就像一個莫大的諷刺,在荊靈真自己身上實現了……

  “混賬!!”

  荊靈真的死,讓血衣男子暴怒,袖袍鼓蕩,隔空一掌朝蘇奕狠狠拍來。

  掌印如鮮血凝聚,猩紅滲人,透發出莫大的兇威。

  蘇奕不閃不避,揮劍與之對戰。

  青都道劍清吟如潮,銹跡斑駁的劍身帶起冰雪般的清輝,凌厲耀眼,寒光照山河。

  大戰爆發。

  蘇奕整個人氣勢隨之變了,疏狂恣肆,風采曠世,直似劍中謫仙,一舉一動,劍氣縱橫,貫沖乾坤。

  轟隆!

  那片天地動蕩,劍氣席卷,血光奔涌。

  讓燕驚云和白袍老者吃驚的是,蘇奕和血衣男子激戰時,竟渾不落下風!

  “這小子戰力竟如此逆天?”

  白袍老者驚疑,無法淡定。

  血衣男子道號冥真,焚陽教一位靈相境老怪物,便是沒有軀殼,僅憑他那靈相境大圓滿層次的元神法相,也足以輕松碾壓當世任何化靈境修士!

  可現在,一個元道層次的聚星境少年,卻能和冥真殺一個旗鼓相當,這讓白袍老者焉能不驚?

  “怎么會……”

  燕驚云神色明滅不定。

  原本,荊靈真的死,就給他心神造成極大的沖擊。

  而現在,當目睹蘇奕竟能夠和冥真的元神法相對抗,這讓燕驚云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一抹寒意。

  原因很簡單,哪怕是他全力出手,都無法和冥真叫板。

  如此對比,讓燕驚云焉能不清楚,他若和蘇奕對上,極可能也會和荊靈真一樣,輸多贏少?

  “一起上,絕不能讓他逃回那一座道場內!”

  忽地,燕驚云耳畔響起白袍老者的傳音。

  燕驚云點了點頭,腦海中雜念頓消。

  他背后劍匣驟然開啟,掠出一柄松紋古劍,造型古拙,劍柄處鐫刻兩個蠅頭小字:幽虛。

  一劍在手,燕驚云氣勢驟變,劍意沖霄,腳掌一踏地面,橫空掠起,殺想蘇奕。

  一片重重疊疊的劍影,宛如化作幽暗大虛,帶著冷冽肅殺的滔天氣息,籠罩而去。

  不得不說,燕驚云無愧是古代妖孽中的頂級人物,那等劍道造詣,已臻至出神入化之境。

  幾乎同時——

  白袍老者也出手了。

  “咄!”

  他舌綻春雷,袖袍鼓蕩,催動一柄夭矯雪亮的靈劍,朝蘇奕斬去。

  相比燕驚云,白袍老者的劍道之力更驚人,寥寥一劍,便呈現出翻山倒海般的威能。

  而此時,血衣男子冥真也已祭出寶物,雙手各握一柄黑色短戟,氣息可怖,全力出手。

  轟隆!

  這片天地動蕩,光霞洶涌。

  蘇奕頓時陷入兇險處境中。

  雖然,此次的對手只有三人,但卻遠比和桓少游等九個化靈境古代妖孽那一戰更可怕。

原因就是,白袍老者和冥真皆是靈相境大圓滿層次的元神,威勢超乎想象的強大,遠不是  燕驚云這等剛踏入化靈境的角色可比。

  在之前和冥真硬撼的那一擊中,蘇奕就已清楚,憑自己眼下的道行,要收拾冥真這種角色,已有些吃力。

  而現在,再加上一個勢力完全不弱于冥真的白袍老者和燕驚云,讓他的處境也是變得岌岌可危。

  “可惜了,時機不對,否則,倒是可以借此戰,好好磨煉一下修為……”

  蘇奕暗嘆。

  這次他前來這地下世界另有打算,自然不愿把一身道行消耗在這樣的廝殺戰斗中。

  畢竟,力量若消耗嚴重,勢必會影響接下來的行動。

  “快,他堅持不了太久了!”

  冥真大喝,殺機沸騰。

  “殺!”

  白袍老者神色森然,氣勢恐怖。

  燕驚云雖沒能起到多大作用,卻一直橫擋在蘇奕和遠處那一座巨大道場之間,明顯是要防止蘇奕退回道場內。

  見此,蘇奕唇角微翹,“別慌,現在便送你們上路。”

  聲音還在飄蕩,他手中青都道劍上,悄然浮現一絲晦澀神秘的氣息,讓得此劍隨之嗡嗡顫抖起來。

  似激動的歡呼。

  白袍老者的靈劍斬來,夭矯雪亮,陣勢森嚴,所蘊積的威能則像排山倒海,浩浩蕩蕩,極為霸道。

  “死!”

  蘇奕眸子中冷芒一閃,早已顫抖不休的青都道劍倏爾揚起,橫空斬出一道劍氣。

  劍氣三尺,簡簡單單。

  可當斬出時,直似無堅不摧般,輕而易舉破開白袍老者那迎面斬來的一劍。

  咔嚓!

  緊跟著,白袍老者的靈劍在爆鳴中四分五裂。

  這突如其來的一變故,驚得白袍老者臉色大變,第一時間朝后閃避,唇中失聲大叫道:“該死,怎會……”

  話都沒說完,三尺劍氣已當頭斬下。

  白袍老者亡魂大冒,嘶聲大叫:“臨!”

  其元神直似燃燒,涌現一重重金色符文光雨,在虛空中凝結成足足十八重防御氣息驚人的光罩。

  金波御神術!

  一門傳承自天璣道門的至高秘法,防御之力驚人,甚至被許多靈道大修士用來抵擋天劫。

  然而,蘇奕這一劍已動用九獄劍的一縷氣息,那等威能,豈可能是一門防御秘法能抵擋?

  就見——

  三尺劍氣斬下時,那十八重金色光罩幾乎如紙糊似的,齊齊爆碎破裂,光雨轟然擴散。

  再看白袍老者,從其眉心之地出現一條裂痕,沿著鼻梁、嘴唇、下頜、咽喉、胸膛……筆直往下。

  “沒曾想,我松池竟死在一個聚星境角色的手中了……”

  白袍老者輕聲一嘆。

  輕嘆聲還在飄蕩,白袍老者的元神倏爾分成兩半,而后化作漫天光雨飄灑。

  一劍,誅一位靈相境大圓滿存在的元神法相!

  那摧枯拉朽的霸道一幕,驚得冥真和燕驚云徹底色變,倒吸涼氣。

  這個變故發生太快!

  誰也沒想到,原本處境岌岌可危的蘇奕,會忽然在一劍之下,便以碾壓般的姿態,鎮殺白袍老者!

  這讓兩人都差點懵掉,這……這該是何等恐怖的劍道力量,才能辦到這一步?

  一個聚星境少年,又怎可能擁有如此威勢?

  而殺死白袍老者,對蘇奕而言,就和撣去衣衫上的塵埃似的輕松。

  他沒有停留,目光看向冥真。

  “死!”

  輕飄飄一個字還在回蕩,蘇奕再次出劍。

  依舊是簡簡單單的一劍。

  可冥真卻似察覺到不妙,根本就不去硬撼,轉身就逃。

  若說荊靈真的死,是因為麻痹大意,不至于讓冥真為此去忌憚蘇奕。

  那么白袍老者的死,則讓冥真徹底意識到不妙,哪還敢逗留?

  “逃得了嗎?”

  蘇奕眸泛不屑。

  他那眉心之地,青色小劍掠出,憑空消失。

  戮神小劍!

  正自逃遁的冥真忽地心生驚懼,暗叫一聲不好,猛地揮動手中短戟,橫空怒掃。

  距離冥真頭頂一尺之地,戮神小劍被掃中,四分五裂,潰散消弭。

  可還不等冥真松口氣,一道劍鋒倏爾刺來!

  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刺激得冥真近乎瘋狂般,將全部力量全部運轉在一對短戟中,交錯橫擋身前。

  喀嚓!喀嚓!

  這一對堪稱神兵利器的短戟,此刻卻像紙板似的不堪,被一劍輕易刺透。

  而后劍鋒一閃,便插入冥真的咽喉之地。

  狠狠一絞。

  冥真的元神法相,被硬生生絞碎成一片碎屑光雨,四下飛濺。

  至此,第二位化靈境大圓滿存在的元神滅亡!

  那等一幕,讓遠處沖來的燕驚云戛然止步,身影僵硬在半空,再不敢往前。

  而他臉色已變得煞白透明,毫無血色,一對眼瞳睜大,寫滿了震駭和難以置信,如墜冰窟!

  “著實可惜了。”

  目睹冥真的元神消散,蘇奕有些遺憾。

  無論是冥真,還是那白袍老者,都可以稱得上是絕佳的磨劍石,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足以進行一場暢快淋漓而又不失兇險的一戰。

  可沒辦法,現在他要節省體力,另有圖謀,只能痛下殺手,速戰速決。

  而后,蘇奕轉身,看向遠處的燕驚云。

  當被蘇奕的目光盯上那一瞬,燕驚云軀體一僵,而后唇角扯動了一下,喟嘆道:“我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嗎?”

  語氣透著濃濃的苦澀和頹然。

  之前,這位有著劍狂之稱的古代妖孽,姿態高高在上,一副視蘇奕如無物的架勢,交談時或調侃、或不屑、或揶揄,盡顯自信和睥睨。

  可此時,他卻一副受驚過度,心如死灰的慘淡模樣,可想而知,之前那一幕幕,給他造成了何等沉重的打擊。

  蘇奕想了想,認真說道:“這可不是只分輸贏的論道對決,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自我了斷吧。”

  燕驚云一呆,原本頹然的神色逐漸變得陰沉下來。

  半響,他深呼吸一口氣,似豁出去般,眉梢間陰沉一掃而空,神色堅定道:“身為劍修,我寧可……”

  話還沒說完,蘇奕已揮劍斬來。

  燕驚云人頭落地,血灑青冥。

  臨死,他滿臉愕然和不甘,似不敢相信,蘇奕竟都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直接就動手了……

  “終究不免一死,廢話再多又有何用?”

  蘇奕一陣搖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