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七十二章 無人響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曾濮高興不起來,當看到極遠處的尺簡素還在高興時,總覺得心中有些發堵。

  他忍不住道:“尺簡素,你爽什么,妙什么呢。”

  尺簡素嬌軀一抖,霍然轉身。

  當看到曾濮時,少女臉上那喜悅的笑容頓時凝固,如刀鋒般犀利的眸瞪大,“你這家伙何時來的?!”

  看著她如呆頭鵝似的模樣,曾濮心中暗爽,心情莫名地高興起來,嘴上則嘆息道:“抱歉,驚醒了你成為第一的美夢。”

  尺簡素:“……”

  少女揉了揉自己那齊耳短發,眼眸一點點變得凌厲,被曾濮這般調侃,她明顯有些惱火和生氣了。

  曾濮連忙道:“別沖動,咱倆都一樣,不是第一。”

  尺簡素不禁意外,道:“那第一是誰?”

  曾濮露出一抹苦笑,道:“除了蘇奕這家伙,還能是誰?”

  蘇奕!

  尺簡素明眸微凝,旋即卻笑起來,愉快道:“原來你才是老二啊,那就好。”

  曾濮看瞪眼道:“什么老二,你怎么能罵人呢!”

  尺簡素雙臂環抱胸前,如刀鋒似的眸掃了一下曾濮的褲襠,冷笑道:“我可不止敢罵人,信不信我找個機會,把你的真老二剁了喂狗?”

  曾濮擋下冷颼颼的,下意識加緊雙腿,額頭直冒冷汗,道:“小姑奶奶,你不改改這種剽悍的作風,你就是長得再漂亮,身材再撩人,男人見到你也會直接萎了。”

  眼見尺簡素神色不對勁,曾濮見好就收,連忙道:“行了,我有正經的事情要說!”

  尺簡素鄙夷道:“不正經的說完了?”

  曾濮苦笑一聲,道:“這次真的是正事。”

  尺簡素道:“你說。”

  深呼吸一口氣,曾濮神色嚴肅,認真道:“剛才,蘇奕跟我救助了。”

  說到最后,他眉梢不由浮現一抹得意。

  尺簡素呆了片刻,呵地笑起來,道:“這種往自己臉上貼金的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蘇奕那種角色,一個人便能滅殺桓少游等九位化靈境人物,豈可能需要向曾濮求助?

  曾濮頓時氣急敗壞,“這是真的!就在剛才,蘇奕忽然主動找到我,說要我幫忙照顧聞心照……”

  他把剛才的事情和盤托出。

  尺簡素聽罷,兀自將信將疑:“真的?”

  曾濮內心一陣悲涼,難道蘇奕跟自己求助,就那般讓人無法接受?

  深呼吸一口氣,他咬牙說道:“我可以用我那祖父的聲譽發誓!”

  尺簡素這才相信是真,笑道:“早這樣,我哪能不相信?”

  曾濮:“……”

  無疑,在尺簡素眼里,他祖父玄骨魔皇的聲譽,要遠比他自己的話好使……

  “所以,你是否打算去那地下洞窟走一遭?”

  曾濮問。

  尺簡素斷然搖頭:“不去,我相信蘇奕的話。”

  曾濮唇角一陣抽搐,道:“我記得你好像根本沒有和蘇奕說過一句話吧?可你卻那般相信他……”

  尺簡素道:“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這時候,佛子塵律也闖過一百零八層石階。

  曾濮和尺簡素頓時停下交談,目光一起看了過去。

  “兩位原來早來了……”

  塵律眼神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黯然。

  尺簡素言辭利索道:“和尚,你無須沮喪,他是老二,我是第三,你是第四。”

  塵律愕然,苦笑道:“我還當自己是第三,沒曾想……原來僅僅只是第四……”

  曾濮差點忍不住笑起來,這摩訶禪寺的佛子,看來也很計較高低強弱嘛。

  “那……誰是第一?”

  塵律目光掃視四周,有些疑惑。

  “蘇奕。”

  尺簡素道。

  “原來如此……”

  塵律露出恍然之色,這就不奇怪了,以蘇奕的能耐,要第一個闖過那一百零八層試煉石階,的確并非難事。

  曾濮斟酌了一下,道:“塵律,蘇兄在剛才的時候,曾請我一件事……”

  剛說到這,塵律就訝然道:“等等,你說蘇道友向你求助?”

  曾濮:“……”

  尺簡素卻禁不住笑起來,顯然,在塵律心中,根本不認為蘇奕那等角色會向蘇奕求助。

  “媽的,這也太打擊人了……”

  曾濮摸了摸鼻子,喟嘆道,“之前小爺還為此沾沾自喜,自忖這是一件很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不曾想,你們……還真是敗興!”

  尺簡素沒有再看曾濮的笑話,直接把蘇奕的話,告訴了塵律。

  而后,她說道:“你可以選擇不信,繼續前往那洞窟深處,也可以選擇相信,就此止步。”

  塵律沉默片刻,道:“蘇道友的為人,我還是相信的,既然在他看來,那洞窟深處藏有不可預測的大兇險,必然不是信口開河。”

  曾濮心中愈發不是滋味,簡直奇怪了,蘇奕明明和你們沒有任何交情,你們怎么就能這般容易相信他的話?

  憑什么我說的話,就會被你們將信將疑,視作玩笑?

  人和人的區別就這么大嗎!?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李寒燈、宇文述、姜璃等人,以及聞心照、月詩蟬等人,皆陸續抵達山巔。

  從尺簡素口中,他們都得知了蘇奕的去向,以及來自蘇奕的警告。

  “蘇大人怎能一個人去闖那大兇之地,這也太冒險了。”

  葛謙很擔憂。

  “慌什么,蘇兄不會有事的。”

  聞心照輕聲道。

  說話時,她瞥了一眼月詩蟬,后者佇足在那,神色清冷恬靜,并未流露出什么情緒。

  可憑著身為女人的直覺,聞心照卻能感受到,月詩蟬內心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靜。

  她……應該也和自己一樣,在擔憂蘇兄的安危……

  想到這,聞心照心中幽幽一嘆,嘴上則輕聲道:“詩蟬姐姐,那我們就一直留在此地,等蘇兄回來可好?”

  月詩蟬點了點頭。

  “若按照蘇奕所言,那洞窟深處或許存在極可怕的危險,可同樣的,也極可能藏有了不得的機緣。”

  忽地,不遠處的李寒燈開口,道,“若我們聽信了蘇奕的話,一直留在此地,或許不會遭遇什么危險,可同樣的,也注定不可能得到任何好處了。”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神色各異。

  聞心照皺眉不悅道:“李道友,你這是懷疑,蘇道友在用這種方式阻止我們前往和他搶奪機緣?”

  李寒燈笑了笑,道:“聞姑娘別多想,我只是就事論事,畢竟,我們這些人前來須彌山,本就是為探尋機緣。”

  頓了頓,他繼續道,“現在誰都清楚,真正藏有機緣的地方,必在那地下洞窟內,這等情況下,若就此止步豈不是太可惜了?”

  說到這,他目光一掃在場眾人,神色鄭重道:“諸位,依我看,只要我們一起聯手,不見得無法從那地下洞窟內找到一些機緣!”

  說罷,他本以為會得到一些響應。

  誰曾想,眾人神色皆很冷淡,無一應答!

  氣氛頓時有些尷尬了。

  曾濮笑嘻嘻一指遠處的洞窟入口,“你可以自己去,沒人阻止你。蘇道友之前也說了,信與不信,全憑大家各自決斷。”

  李寒燈神色一滯。

  尺簡素雙手環抱胸前,冷笑道:“哪怕退一萬步說,真到了那地下洞窟中,在搶奪機緣時,你……拿什么和蘇奕斗?”

  話語透著諷刺。

  李寒燈萬沒想到,這兩個逆天般的古代妖孽,會這般駁斥自己,這讓他神色都有些難看起來。

  穩了穩心神,李寒燈道:“兩位誤會了,我李寒燈可沒想過和你們聯手行動,畢竟,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時候,姜璃忽地開口:“李道友,我們雖是聯盟關系,但我相信蘇奕的話,不打算前往。”

  宇文述點頭道:“我也一樣。”

  他們兩人的表態,讓李寒燈心中一震發堵,最終將目光看向佛子塵律和塵行等人。

  不等他開口,塵律雙手合十,寶相莊嚴道:“慈悲不度自絕人,李道友,回頭是岸。”

  此話一出,李寒燈徹底愣在那。

  他神色一陣青一陣白,內心羞憤,只覺之前的自己,就像一只嘩眾取寵的猴子,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他無法想象,為何強大如曾濮、尺簡素這等逆天妖孽,也會選擇相信蘇奕。

  更無法想象,佛子塵律這等最頂尖的當世奇才,怎會甘心就此止步,放棄去探尋機緣的行動。

  而曾濮、尺簡素露出的不屑和諷刺,姜璃、宇文述、塵律等人毫不猶豫的拒絕,簡直就如一次次暴擊,讓李寒燈的自尊心都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整個人傻眼了。

  怎么會這樣?

  這些家伙都中了蘇奕的邪不成?

  李寒燈惱羞成怒,目光一掃聞心照等人,忽地心中一動。

  他傳音給佛子塵律,道:“道友,你們的顧慮,我也清楚,眼下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只要用這個法子,當蘇奕從那地下洞窟活著回來時,足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鉗制!”

  塵律眼眸悄然一凝,旋即他眼神憐憫地看向李寒燈,傳音道:“李道友,你若說的是以聞心照等人為要挾,這等手段可就太下作了。我勸你最好就此打消這個念頭,否則,曾濮會第一個饒不了你。”

  “曾濮?!”

  李寒燈臉色驟變,下意識看向不遠處的曾濮。

  就見曾濮正吊兒郎當立在那,笑嘻嘻看著他,眼神玩味。

  這一瞬,李寒燈不寒而栗,手腳冰涼。

  ps:不出意外,明天會努力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