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七十章 扶搖而來 一騎絕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劍斬殺對手,蘇奕就像拂去一只蒼蠅似的,根本不在意。

  試煉石階的第一層守關者,往往也是最弱的。

  自然不值得稱道。

  一陣奇異的大道波動涌現。

  蘇奕的身影出現在第二層石階的大道戰境內。

  這里的天地依舊蒼茫昏沉,孤零零的道臺屹立當中。

  守關者依舊是那身著道袍,背負古劍,腰纏金絲帶的男子。

  只不過男子身上的氣息明顯更強了一些。

  蘇奕沒有廢話,登臨道臺,探手一抓,一柄劍凝聚成形,隨著手腕橫空一削。

  對面的守關者剛拔出古劍,身影便轟然炸開。

  “太弱了……”

  蘇奕搖了搖頭。

  以他的底蘊和劍道造詣,在聚星境初期這個境界,尋常的對手,完全和螻蟻也沒什么區別。

  接下來的時間,蘇奕完全以一種百無聊賴的心態,展開了一次次勢如破竹的闖關之路。

  每闖一關,必在一劍之間抹殺守關者。

  輕松的如喝茶飲酒。

  從試煉石階下方望去——

  月詩蟬、聞心照的闖關速度也極快。

  無疑,對她們兩個而言,修為境界相當的情況下,剛開始遇到的那些守關者,同樣是不堪一擊。

  月詩蟬戰斗時,清冷而恬靜,不動則已,一動必是勢如雷霆,迅疾凌厲之極的一劍,簡簡單單,干脆利落。

  聞心照則相反,這個靚麗絕美的少女一旦戰斗,渾身就爆綻出一股驚艷無比的戰意,劍意如妖,極盡絢爛,美麗中帶著致命的殺機。

  兩種戰斗風格,展現出兩種不同的心境和性情。

  肉眼可見,兩者闖關的速度,近乎驚人的一致,明顯在開始闖關后,彼此都在暗中較勁……

  反倒是葛謙,充分展現出什么叫穩打穩扎,步步為營。

  每進入一個大道戰境,必先小心翼翼地和對手迂回片刻,直至摸透對方實力,便動用全力,一拳把守關者轟碎。

  這是葛謙的大道,契合其心境和性情,穩打穩扎,相比而言,不至于遇到太多的意外和風險。

  正如當初蘇奕所言,這談不上壞。

  而在聞心照等人闖關時,就見蘇奕身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扶搖而上。

  第十層。

  第二十層。

  第三十層。

  ……短短片刻,便將葛謙遠遠甩在后邊。

  直至抵達第三十五層試煉石階時,蘇奕已超越聞心照、月詩蟬兩人,繼續朝更高處行去。

  這試煉石階筆直通往須彌山之巔,足有一百零八道。

  從第四十九到試煉石階開始,是一個分水嶺。

  在很久以前的須彌圣閣,往往,唯有最自身境界淬煉到同境一流地步的內門弟子,才有繼續闖關的資本。

  須知,須彌圣閣當初乃天下三大妖宗之一,名副其實的皇級道統,其門下的內門弟子,一個個皆是千里挑一的天才人物。

  相比現在蒼青大陸上那些修士,無疑要強大太多。

  此時,在那第七十四層石階上。

  塵行正在歇息。

  這位摩訶禪寺年輕一代的頂尖人物,之前一口氣殺到第四十九層,展露出極強大的道行。

  但也是從這一層開始,他遇到的守關者驟然變得強大起來,闖關的速度也隨之變得緩慢起來。

  直至抵達第七十四層石階上時,已消耗極大,身心疲乏。

  還好,只要闖過四十九層之后,每闖過一關,就有一刻鐘的休息恢復時間。

  此時的塵行,便正在抓緊時間恢復體力。

  “沒想到,我竟落后了……”

  塵行目光望向更高處,心中有些沉悶。

  在他前方第七十九層石階上,是天樞劍宗的姜璃。

  姜璃前方的第八十二層石階上,是宇文述。

  再往上,李寒燈位于第八十九層。

  最強大的,當屬曾濮、尺簡素和佛子塵律三人。

  曾濮位于第九十五層。

  尺簡素和佛子塵律皆位于第九十四層。

  他們三個,遠遠把其他人甩在了后邊,展露出的底蘊和道行,無疑堪稱是化靈境中最頂尖、最卓絕的層次!

  這讓位于這些人最后方的塵行,內心又如何不沉悶?

  同為化靈境初期,尋常看不出什么,可在這試煉石階上,卻能夠一目了然地判斷出孰強孰弱!

  當塵行目光不經意往下方望去時,不由一怔。

  看到了正自扶搖而上的蘇奕、聞心照、月詩蟬等人。

  而后,塵行頓時露出感興趣之色。

  以蘇奕的道行和實力,又能一口氣沖到試煉石階第幾層?

  他想起兩天前,蘇奕一人連誅桓少游等九位化靈境初期修士的一幕幕,心中不由愈發期待。

  這試煉石階就如一個衡量同一境界修者強弱的標尺!

  而借此機會,或許就能知道,蘇奕在聚星境初期,強橫到了何等地步!

  至于聞心照、月詩蟬兩位絕代仙子般的美人,完全被塵行無視了。

  身為潛心修佛堂堂正正的大好男兒,在塵行眼中,美人也不過是紅粉骷髏,完全不屑一顧。

  遙想當年,塵行在拜入摩訶禪寺修行時,曾受到過關于異常關于“美色”的考驗,看他是否會墜入色欲業障中無法自拔。

  結果……

  塵行面對美色考驗,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那等出色的表現,讓摩訶禪寺那些弟子傳人皆肅然起敬,連那些老家伙們都為之驚嘆,稱塵行是千百年難得一見的好苗子。

  這等情況下,塵行哪會在意聞心照、月詩蟬有多美麗?

  相比起來,他對蘇奕更感興趣!

  “好猛!”

  驀地,塵行瞳孔微凝,神色動容。

  在他視野中,就見蘇奕青袍獵獵,身影近乎沒有停留般,闖過一層層大道戰境,扶搖而上。

  很快就來到第四十九層!

  “他……還能保持這等破竹之勢么?”

  塵行眸光灼灼。

  不等他回神,便見蘇奕的身影輕而易舉已踏上第五十層石階,并保持著之前的速度,繼續朝上掠去。

  看著越來越近的蘇奕,塵行不由倒吸涼氣。

  他清楚記得,之前強大如曾濮、尺簡素和他那塵律師兄,在闖過第四十九層試煉石階時,闖關的速度也變得緩慢了一些。

  可蘇奕,速度自始至終不曾變化,保持著勢如破竹之勢,一路扶搖而上!

  就在塵行恍惚時,蘇奕的身影已來到他所在的第七十四層試煉石階,并一躍繼續往上。

  “這……”

  塵行之前在觀望時,位置居高臨下,如若俯瞰。

  而現在,隨著蘇奕將他甩在后邊,他只能抬頭仰望寵,看著蘇奕那一道頎長的背影,一騎絕塵般,漸行漸遠……

  接下來——

  第八十層的姜璃,被蘇奕超越。

  第八十二層的宇文述,被蘇奕超越。

  第九十層。

  剛殺到此地的李寒燈決定歇息一番,他已精疲力盡,再無法堅持下去。

  旋即,他眼前一花。

  就見一道身影掠過,掠向第九十一層。

  “蘇奕?!”

  李寒燈驚詫,“這家伙是什么時候來的?”

  剛想到這,他猛地倒吸涼氣,發現才剛抵達第九十一層的蘇奕,已出現在第九十二層中。

  而后,他和塵行一眼,眼睜睜看著蘇奕身影不斷前沖,神色也是從驚詫變得愕然、震驚、恍惚……

  直至看著蘇奕陸續將佛子塵律、尺簡素、曾濮一一超越,塵行徹底愣在那,一顆堅如磐石的修禪之心,都微微顫栗起來。

  這家伙……是不是太猛了……

  李寒燈神色發僵,呆若泥塑。

  他自然清楚,這試煉石階越往上守關者的力量就越強大。

  尤其是從第九十層之后,所遇的闖關者簡直和同境中的頂尖妖孽也沒什么區別!

  可現在,蘇奕這一路上竟似渾沒有感受到任何壓力!

  直至蘇奕的身影以不變的速度,闖過那第一百零八層石階之后。

  塵行和李寒燈徹底沉默,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息。

  “對我等而言,這試煉石階步步艱險,越往上所面臨的挑戰越強大,可對他而言,和閑庭信步也沒區別了……”

  塵行雙目失神。

  “三萬年前,須彌圣閣那位煉制試煉石階的皇者,怕都無法想象,這世上還會有蘇奕這種逆天的聚星境角色吧……”

  李寒燈內心涌起濃濃的失落。

  修行問道,有差距不怕,還可以去彌補。

  怕的是,差距不知道有多大!

  這又該如何彌補?

  望塵莫及,概莫如此!

  第一百零八層試煉石階之上,已是須彌山之巔的位置。

  蘇奕佇足在那,氣息勻稱悠長,渾不見一絲疲乏困頓。

  一百零八層石階,他以一百零八劍,斬一百零八個守關者!

  哪怕最強大的最后一關的守關者,也終究擋不住他的一劍。

  這樣的戰績,擱在三萬年前的須彌圣閣,足以震撼上下所有人,不亞于締造一個注定將無人打破的闖關記錄!

  可蘇奕眉梢間,卻泛起一絲寂寥。

  在聚星境初期層次,這試煉石階上的守關者,終究還是太弱了。

  哪怕最強大者,也僅僅只相當于大荒九州那些頂級道統中的核心傳人,可稱作是絕代天才,千百年難得一見。

  可惜,對在踏入聚星境初期時,就凝聚出九萬顆元力星辰的蘇奕而言,這樣的對手,也終究不是他的一劍之敵!

  就在蘇奕回味之前闖關的經歷時,忽地心生一絲感應,掌心一翻。

  那一縷被禁錮的金色鮮血悄然浮現而出。

ps:繼續求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