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九章 試煉石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鮮血呈仙金般的顏色,剔透晶瑩。

  仔細感應,還能察覺到那一縷鮮血中蘊含的一絲絲神秘道韻,顯得極不可思議。

  嗤嗤!

  更驚人的是,這一縷鮮血在蘇奕掌指間不斷掙扎,似是擁有生命般,所釋放出的力量,更是強橫之極。

  以蘇奕的道行,都需要運轉一門名喚“掌中山河”的拘禁之術,才將這一縷鮮血牢牢壓制住。

  “這似乎是……先天神物的血液,蘊含著一絲神性氣息……”

  蘇奕內心也吃了一驚。

  旋即,他就想到了更多,“若這須彌山中存在著一種先天神物,倒的確能夠抵擋住暗古之禁的侵蝕。”

  “不過,先天神物乃是誕生于世界本源中的至寶,可遇不可求,似這等寶物,若當初被須彌圣閣掌握,根本就不必擔心暗古之禁的影響。”

  “可偏偏地,須彌圣閣卻覆滅在了歲月長河中,這就有些反常了。”

  “難道說,這須彌山內的先天神物,原本并不屬于須彌圣閣?”

  “有點意思,此地定然藏有大玄機!”

  雖然沒有參透其中奧秘,可眼前的發現,卻讓蘇奕的好奇心勾起來。

  他翻手將那一縷金色鮮血徹底鎮壓,收了起來。

  “蘇兄,剛才那是何物?”

  聞心照問道。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向蘇奕。

  尤其是梅言白等人,猶如找到主心骨似的。

  “現在還不確定,不過待會或許就能見到了。”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梅言白等人,道:“以你們的實力,還是從此地撤離為好。”

  梅言白苦澀道:“我等受困于此,便是想要離開都不行。”

  蘇奕拿出一個空白玉簡,以神念在其中鐫刻一副路線圖,道:“按照上邊的路線行走,便可離開。”

  梅言白連忙雙手接過來,如獲至寶,感激道:“多謝蘇道友相助!”

  風子都、乾云和聶離也一起行禮:“多謝蘇道友!”

  一個個皆激動喜悅不已。

  見此,蘇奕不禁調侃道:“我搶了你們的寶物,幫你們也是應該的。”

  梅言白等人皆尷尬,訕訕不已。

  “蘇兄,一碼歸一碼,當初正如你所言,本就是機緣之爭,不分對錯,我等敗了,交出身上寶物也是應該的。”

  深呼吸一口氣,梅言白說道,“而這次蘇兄不計前嫌,為我等指點一條活路,此等大恩大德,我等感激還來不及,哪還會在意以前那點不愉快的事情。”

  風子都等人皆點頭不已。

  目睹梅言白等人主動化干戈為玉帛的一幕,聞心照他們內心也高興不已。

  能夠少一些敵人和對手,總歸不是壞事。

  “走吧。”

  蘇奕沒有再耽擱,帶著聞心照等人正欲繼續前行。

  乾云忽地開口,他神色猶豫道:“蘇道友,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接下來的路途上,若道友遇到竇蔻,能否……也幫她一把?”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嫵媚嬌艷的少女形象,也想起對方那天生的一種極為罕見的天賦。

  他當即說道:“若遇到,我自不會袖手旁觀。”

  乾云暗松口氣,躬身見禮道:“多謝道友!”

  很快,蘇奕一行人消失在茫茫霧靄深處。

梅言白等人則拿著蘇奕所贈  的玉簡朝須彌山外行去。

  一個時辰后。

  須彌山,半山腰處。

  蘇奕一行人順利抵達此地。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鱗次櫛比的建筑群,可都早已傾塌,化為廢墟。

  放眼所見,寸草不生,盡是凋零荒涼的景象。

  “此地當初難道發生過慘烈的大戰不成?”

  聞心照吃驚道。

  葛謙失望道:“不管是否發生過大戰,就這種破敗的鬼地方,哪可能藏有機緣?”

  “機緣這等東西,豈是尋常可見的?”

  蘇奕抬頭望了望高處,道,“不過,我倒是敢肯定,此山中有著一樁不出世的大機緣。”

  說著,他朝廢墟遠處行去。

  穿過這片廢墟,有著一條筆直通往山巔的路徑,足有十丈寬,覆蓋著一層層黑色石階。

  當蘇奕他們抵達,頓時就看到,極高處的石階上,正有一場場大戰在上演。

  佛子塵律、李寒燈、姜璃、宇文述等當代奇才,分散在不同高度的石階上。

  他們每個人,皆在全力出手,祭出寶物,奮力廝殺。

  可詭異的是,卻看不到他們的對手!

  就好像,他們在和空氣廝殺般……

  “這……”

  聞心照等人皆一呆。

  “這是試煉石階,每一層皆覆蓋大道戰境,踏上其中,就如進入一片戰場,會遇到由大道戰境所化的對手。”

  蘇奕一眼就看出這條石階的底細,“石階越往上,分布的大道戰境就越強大,這也就意味著,越往高處,遇到的對手就會越強。”

  “一般而言,只有皇級道統才能開辟出這樣的‘試煉場’,專門為宗門傳人準備,以此淬煉他們的道行和戰力。”

  “當然,這樣的試煉場,也極考驗一個修士的毅力、心魄和智慧,很多時候,針對宗門弟子的考核,也會在這等地方進行。”

  “比如,闖過不同層數的試煉石階,就能得到相應的身份和地位,以及豐厚的獎勵等等。”

  “考核和篩選內門、真傳、核心、關門弟子時,同樣也可以在這試煉石階上進行。”

  聽罷,聞心照他們都徹底明白過來,不禁躍躍欲試。

  這樣的地方,在外界幾乎早已見不到!

  對他們而言,這和尋覓一處磨煉實力的機緣之地也沒區別。

  畢竟,按照蘇奕的說法,只有皇級道統才有能耐開辟出這樣的試煉場出來。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在三萬年前的蒼青大陸上,也只有那些頂尖的皇境勢力中,有類似的地方。

  這自然稱得上是一樁機緣!

  也是此時,聞心照他們才明白,佛子塵律等人在進行的戰斗,是何等與眾不同。

  “此地對你們而言,的確是淬煉實力,提升道行的好地方。”

  蘇奕道,“并且,也談不上兇險,你們大可以去試一試。”

  聞心照等人早已躍躍欲試,聞言皆痛快答應。

  “蘇兄你呢?”

  月詩蟬問。

  這位清冷如冰的白衣少女,一向惜字如金,極少閑聊。

  可在牽扯到蘇奕的事情上,卻顯得極關心。

  蘇奕微微一笑,道:“我和你們一樣,也要登上這試煉臺階,不過目的是前往山巔。你們快去吧,我先看看你們各自的戰力如何。”

  話而已,卻讓聞心照、月詩蟬內心悄然生出一種競爭般的念頭。

  “詩蟬姐姐,那咱們倆要不要比試一下?”

  聞心照笑吟吟道。

  少女身影綽約,衣飾簡雅,麗質天生,靈氣逼人。

  “好。”

  月詩蟬只點了點頭,清冷的神色恬靜空靈,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般。

  至于葛謙,直接被兩人給無視了……

  葛謙很自覺地沒有吭聲,他這種謹慎小心的性情,自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較量。

  當即,他們三人皆展開行動。

  蘇奕負手于背,靜靜觀望了一陣。

  而后他掌心一翻,取出那一縷被禁錮的金色鮮血,目光一掃四周,自言自語似的說道:

  “你若敢在試煉石階上搗亂,可別怪我蘇某人對你不客氣。”

  說罷,他收起這一縷鮮血,邁步登上那第一層石階。

  隨著一陣奇異的力量波動,眼前景象頓時一變。

  蘇奕出現在一片昏暗蒼茫的天地中。

  這里只孤零零立著一個巨大的道臺,四野茫茫,再無其他東西。

  蘇奕信步走上那座道臺。

  道臺上涌現出一縷奇異的大道波動,驀地出現一道身影出來。

  這身影身著道袍,腰纏一根金絲帶,背負一口古劍,模樣模糊不清,一身氣息卻彌漫著聚星境初期的修為。

  這是一個由大道力量所化的“守關者”。

  對此,蘇奕并不意外。

  試煉石階上分布的大道戰境內的守關者,皆會和闖關者的修為境界相當。

  石階越高,守關者的修為不會變,但實力卻會隨之不斷變強。

  像月詩蟬他們,也都會遇到類似情況。

  如此一來,守關者和闖關者修為相當,才能在正面爭鋒較量中,起到淬煉道行、磨礪實力的作用。

  若守關者實力太強大,試煉臺階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這樣的形象和模樣,莫非是須彌圣閣某位皇境人物所留?”

  蘇奕看著對面的守關者,若有所思。

  試煉臺階的煉制,必須得有皇境層次的力量。

  如此,才能布置下針對不同境界修士的大道戰境。

  眼前這身著道袍,背負古劍,腰纏金絲帶的家伙,雖然模樣模糊無比。

  可蘇奕很清楚,這種形象,必是煉制試煉臺階的那位皇境人物所留。

  “我倒要看看,當年在你這等皇者眼中,聚星境初期的至強力量達到了何等地步,希望……不要讓我太失望……”

  蘇奕搖了搖頭,沒有再耽擱。

  他探手一抓,虛空中悄然凝聚出一把劍。

  幾乎同時,對面的守關者抬手拔出背后古劍,一身氣息驟然變得強大起來。

  蘇奕縱身上前,隨手一劍斬出。

  對面的守關者都來不及出招,身影就如紙糊般,被斬成兩半,轟然消散。

ps:月初第一天,跟諸君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