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五章 都得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須彌山前。

  以登天道臺為中心的千丈之地,滿目瘡痍,虛空中兀自殘留著毀滅氣息,凜冽肅殺。

  遠處觀戰者神色恍惚,望向蘇奕的目光,皆帶著震駭。

  如視神人!

  幾個眨眼間,蘇奕仗劍破一眾殺手锏,連誅三位化靈境古代妖孽,那般神威,通天徹地。

  桓少游、墨星哲等四位僅剩下的的古代妖孽,心中涌起說不出的滋味。

  遙想之前時候,他們躊躇滿志,自以為締結聯盟,足可在這須彌仙島橫著走。

  便是在對待滅殺蘇奕這件事上,也都當做尋常小事,盡顯睥睨。

  哪曾想,須彌山上覆蓋的暗古之禁力量還未真正消散,他們便在這登天道臺上,被蘇奕殺了個落花流水,傷亡慘重!

  那種驚懼、不解、挫敗、憤怒的滋味交織在心頭,讓得他們再面對蘇奕時,斗志都在動搖。

  “姓蘇的,你真以為自己贏定了?”

  桓少游眼眸充血,氣息暴戾懾人,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一樣,透著刻骨的恨和怒。

  “當然。”

  蘇奕道,“并且我不妨直言,你們四個,也難逃一死。”

  說話時,他凌空踏步,抬手輕飄飄一劍朝距離最近的齊霄斬去。

  齊霄臉色驟變。

  之前,他的殺手锏也被蘇奕一劍摧垮,這時候,哪還敢去和蘇奕硬撼?

  他第一時間抽身而退。

  “遁!”

  就見齊霄咬破舌尖,早已攥在掌心的一枚秘符砰地炸開,暴涌出一片璀璨耀眼的金光,將他整個身影淹沒。

  眾人眼前一花,齊霄的身影憑空不見。

  “又是金蟬脫殼符,真以為這樣的底牌,可以無往不利?”

  蘇奕哂笑。

  他的神念早第一時間鎖定對方,豈可能讓對方逃了?

  聲音響起時,就見他手中玄吾劍驀地倒轉,劍鋒朝遠處虛空一刺。

  一千八百丈外,虛空中驀地有鮮血迸濺而出,緊跟著兩截血淋淋的軀體顯現出來,從空中墜落。

  赫然是齊霄!

  只不過,他已被一劍攔腰斬殺,死狀凄慘。

  一眾觀戰者再次被驚到,頭皮發麻。

  又一位化靈境古代妖孽隕落!

  當古蒼寧看到這一幕時,感觸最深。

  最初他抵達須彌山前,齊霄曾邀請他加入桓少游的陣營中,被桓少游拒絕后,齊霄還曾諷刺,稱他桓少游不識好歹。

  可現在……

  齊霄死了,而他古蒼寧還活著!

  一次抉擇,便是生與死的差別,這讓古蒼寧焉能不感觸?

  虛空中,看到選擇逃遁的齊霄被劍斬當場,桓少游、墨星哲和另一個名叫孔渝的古代妖孽,心都沉入谷底。

  無疑,蘇奕根本不可能給他們逃遁的機會!

  “蘇奕,能否就此罷手?你該清楚,若趕盡殺絕,當你離開須彌仙島之后,必會遭受到無法想象的報復。”

  深呼吸一口氣,孔渝開口,色厲內荏。

  “我不殺你們,你們以后就不會與我為敵了?”

  蘇奕淡然開口。

  “和他拼了!”

桓少游驀地發出大喝,袖袍一抖,十道秘符  排成一條神虹橫空而起。

  每一道秘符,皆爆綻千丈光明,形成一個巨大的神環,朝蘇奕籠罩而去。

  那一瞬,恰似十日當空,鎮壓而下。

  煌煌無量的毀滅氣息,驚天動地,威能極恐怖。

  無疑,這是桓少游的底牌。

  幾乎同時——

  孔渝眸子發狠,猛地一聲大吼,祭出一柄燃燒著黑色火焰的玉如意,如意兩端分別呈龍形和虎形,當橫空而出,頓時有龍吟虎嘯響徹天地。

  便見那玉如意鎮壓而下時,直似龍虎交匯,風雷共生,威勢之盛,超乎想象的強大。

  而墨星哲身影砰的一聲,化作無數血線,朝四面八方逃逸而去。

  無疑,這位陰煞冥殿的古代妖孽,打算趁著桓少游、孔渝牽制蘇奕的時候,趁機逃走。

  “我說了,你們誰也逃不掉。”

  蘇奕唇泛譏誚,手中玄吾劍剎那間連斬三次。

  第一劍,勢若射日神虹,斬十輪秘符所化的大日神環,勢如破竹,一路碾壓而過,掀起漫天破碎的光雨,轟鳴震乾坤。

  第二劍,沉凝如神岳,鎮壓之下,龍吟虎嘯之音,化作凄厲哀鳴,那彌散著恐怖氣息的玉如意,寸寸崩斷。

  第三劍,以大快哉劍游十方之奧秘施展,衍化無數劍雨,激射十方。

  噗噗噗!

  由墨星哲所化的那無數逃逸的血色絲線破碎,天上地下,劍氣茫茫,將四面八方皆封鎖籠罩。

  在眾人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不遠處虛空中產生爆鳴,墨星哲身影踉蹌顯現出來。

  他臉色慘白透明,滿臉驚懼,失聲道:“你怎可能破了我的血禁遁術!?”

  這是他壓箱底的逃命手段,是陰煞冥殿的禁術之一,一經施展,同境之中,無可阻擋。

  便是遭到靈輪境大修士追殺,也足可脫身而去。

  可現在,他所施展的禁術,卻被蘇奕一劍破掉!

  “逃命的手段,我見得多了,似你所施展的那點禁術,以焚化自身精血為代價,看似厲害,實則破綻百出,不堪入眼。”

  蘇奕開口,輕描淡寫的點評中,盡顯輕蔑。

  說話時,蘇奕動作可沒停下,玄吾劍伴隨著微微的顫抖清吟聲,隔空朝墨星哲斬去。

  墨星哲發出一聲怪叫,折身朝須彌山沖去。

  這位古代妖孽中的逆天人物,明顯已被嚇破膽,斗志崩潰,只一心想著逃命。

  而在蘇奕眼中,斗志瓦解的墨星哲,簡直和任憑宰割的蒼蠅沒什么區別。

  就見一道百丈青色劍氣掠空而去。

  墨星哲的身影還未抵達須彌山,便被劍氣掃中,軀殼在剎那間裂開,血雨飛灑。

  可出人意料的是,墨星哲的元神搶先一步從軀殼逃出,一躍就沖進了那須彌山上。

  就在眾人皆驚詫于墨星哲反應速度之快時,異變陡升——

  須彌山上,如若霧靄般的晦澀暗古之禁力量,在瞬息籠罩在墨星哲的元神上,肉眼可見,其元神就如黏在蛛網中的蟲子,任憑掙扎,都無法掙脫。

  反倒是在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下,其元神似遭受到可怖的侵蝕,變得千瘡百孔。

  “不!不——!”

  墨星哲嘶聲大叫,凄厲驚恐。

  可僅僅眨眼間而已,他的元神就無聲無息被侵蝕一空,消失在那晦澀如霧靄般的暗古之禁力量下。

  這詭異恐怖的一幕,讓眾人皆不寒而栗。

  好可怕的力量!

  人們這才意識到,哪怕須彌山上的暗古之禁力量衰弱到即將潰散的地步,可也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硬闖過去的。

  墨星哲元神的覆滅,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自作孽,怨得了誰。”

  蘇奕一陣搖頭。

  他目光看向桓少游和孔渝,“該你們兩個了。”

  噗通!

  孔渝跪倒在虛空中,大叫道:“蘇奕,我認栽,只要能放我一條生路,我愿立誓再不與你為敵,更愿意拿出足夠的誠意彌補之前的過錯!”

  全場死寂。

  眾人皆默然,心緒翻騰。

  一位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何等耀眼,何等強大?

  可現在,卻跪倒在蘇奕面前,乞求饒恕!

  這樣一幕,遠比剛才那些被殺的古代妖孽,帶給人們的沖擊更大。

  似佛子塵律、李寒燈那些當代奇才,都不禁暗嘆。

  殺人很簡單。

  可能把一個強橫無匹的古代妖孽嚇到下跪求饒,無疑很不容易。

  而孔渝這一跪,無疑愈發襯托出蘇奕的可怕!

  當這件事宣揚出去,整個天下,勢必為之震撼。

  “你必須死。”

  蘇奕淡淡出聲。

  孔渝軀體發僵,整個人似崩潰般,猛地縱身而起,大叫著朝蘇奕沖去。

  “我就是死,也要和你拼了!”

  他渾身氣血如若燃燒,爆綻出恐怖暴虐的力量波動。

  無疑,孔渝徹底瘋狂了,催動自毀道行的秘法,欲和蘇奕同歸于盡。

  然而,他的身影尚在半途,就驀地栽倒,朝地面墜落,而他的頭顱則拋空而起,帶起一抹鮮紅的血水。

  原來,蘇奕隨手一劍,隔空斬落其首級,讓他那自毀道行的秘術都沒能徹底釋放,便飲恨當場!

  又一位古代妖孽隕落。

  遠處觀戰者,皆都已被震撼得麻木,眼神呆滯地看著這一幕幕,心神翻騰,久久說不出話來。

  而此時,場中只剩下桓少游一人!

  這位魔族桓氏的嫡系后裔,披頭散發,神色鐵青陰沉,猩紅的眸充血,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一些目光看向桓少游時,都不禁帶上憐憫之色。

  拼實力,不如蘇奕。

  拼底牌,不如蘇奕。

  其處境,更是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誰能想到,這位堂堂魔族桓氏的逆天妖孽,會陷入這樣的絕境中?

  形單影只,何其落魄!

  “就剩你了。”

  蘇奕輕語,目光遙遙看向桓少游。

  早在營救玄凝的那天晚上,在踏破魔族桓氏在九鼎城內的駐點之后,蘇奕就曾答應玄凝,必殺桓少游。

  而現在,也是時候兌現給小烏龜的承諾了。

  感受到蘇奕的目光,桓少游似回過神似的,唇角扯動。

  而后,他忽地笑起來,紫色長發飄揚,猩紅充血的眸子隱隱涌動著瘋狂之色,聲音沙啞而低沉:

  “蘇奕,這是你自己找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