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四章 無可阻擋的屠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火袍男子隕落!

  這個結果,無論是桓少游等人,還是遠處觀戰者,皆沒想到。

  這可是一位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天賦異稟,底蘊恐怖,尤其還掌握有保命底牌。

  可偏偏地,他第一個被蘇奕斬殺!

  那血腥的死亡一幕,讓遠處觀戰者無不色變,頭皮發麻。

  一劍在手,蘇奕簡直像變了一個人,呈現出無敵般的威勢!

  誰能想象,這樣一個恐怖的角色,修為卻僅僅在聚星境層次?

  戰斗還在持續。

  滅殺火袍男子后,蘇奕身影一閃,朝距離最近的一名黑色戰袍男子殺去。

  “咄!”

  戰袍男子猛地大喝,祭出十二顆靈珠,在身前構建成大陣,大放光明。

  每一顆靈珠,皆釋放出一重光幕。

  十二顆靈珠匯聚一起,便有十二重光幕疊加匯聚。

  直似一重重天塹橫擋在前!

  靈霄珠!

  這是戰袍男子的保命底牌,有這一組寶物構建出的十二重靈霄神陣,防御力無比驚人。

  卻見蘇奕眉心之地悄然掠出一口青色小劍,憑空斬去。

  戮神小劍!

  以蘇奕如今那聚星境層次的神魂力量,都足以讓靈相境大修士自慚形穢,其所施展出的戮神小劍威能,自然也遠不是以往可比。

  戰袍男子軀體一僵,發出痛苦的慘叫。

  他神魂劇痛,被戮神小劍那可怖的氣息撕裂!

  受此影響,懸浮在戰袍男子身前的十二顆靈霄珠猛地劇烈搖晃起來,隱隱有潰散的跡象。

  趁此機會,蘇奕袖袍中倏爾掠出縛靈索,在虛空滴溜溜一轉,便將那十二顆靈霄珠收走。

  “不——!”

  戰袍男子大叫,目眥欲裂。

  劍光一閃,戰袍男子雙手猛地捂住自己咽喉,瞳孔睜得滾圓,滿臉寫滿不甘和惘然。

  在他的視野中——

  桓少游等人沖來援助,卻終究晚了一步。

  更遠處,那些觀戰者皆滿臉震駭,目光齊齊看過來。

  旋即,這些畫面驟然消散。

  戰袍男子隨之徹底失去意識,身隕道消。

  至此,第二位化靈境古代妖孽隕落!

  “該死!”

  “怎么會……”

  “混賬,那是我桓氏的縛靈索!!”

  桓少游等人皆驚怒,臉頰變幻。

  更遠處,觀戰者也都倒吸涼氣,被蘇奕那干脆利落的殺伐手段驚到。

  誰能看不出,戰袍男子已動用保命底牌?

  可在蘇奕面前,卻形同虛設!

  甚至,戰袍男子的保命底牌,還被蘇奕以桓氏的縛靈索奪走……

  “快,動用殺手锏,殺了此獠!”

  桓少游厲聲長嘯。

  兩位同伴的隕落,早已刺激得其他古代妖孽肝膽欲裂。

  這一刻,他們哪還敢再保留?

  毫不猶豫,他們皆開始動用底牌!

  那片天地混亂。

  “請老祖助我殺敵!”

  一個黑裙女子抬手一拋,一尊毀滅氣息驚天的火紅爐鼎,沖霄而起,被一道靈相境元神執掌在手,爆綻萬丈神虹。

  “去!”

一個身影枯瘦的白袍青年張口一吐,一道黑色神虹掠出,化作一道黑色符詔,纏繞  著晦澀神秘的雷紋,激射出炫亮的電弧。

  “起!”

  有魁梧男子宛如神魔,肌膚上浮現出一層繁密的血色妖文,在身前凝結出一只白骨大手,根根指節如利劍般,繚繞恐怖的妖異氣息。

  同一時間,有人甩手砸出氣息詭異的秘符,在虛空中化作一尊百丈高的金甲神人,手持大戟,威震乾坤。

  有人摘下玉佩,一把捏碎,光霞流轉中,沖出一頭沐浴在血色雷霆中的黑色鸞鳥,振翅長空,帶起漫天血色電光。

  一瞬間而已,那些古代妖孽皆發狠般,把身上的殺手锏祭出,有神秘莫測的寶物,有靈相境元神、有詭異恐怖的兇禽魂魄……

  當那各種力量交織,匯聚在一起,讓得那片天地都猛地劇烈震顫起來,風云色變。

  “快退!”

  幾乎第一時間,附近區域的觀戰者皆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的威脅,毫不猶豫朝遠處退避。

  這一幕太恐怖,僅僅那等力量波動,便讓人亡魂大冒。

  聞心照、月詩蟬和葛謙他們的心都懸起來,空前緊張。

  他們哪看不出,那些古代妖孽都已經開始拼命?

  只是,連他們都沒想到,那些古代妖孽身上的殺手锏和底牌會如此可怕,讓人遠遠望著,都有窒息絕望般的感覺。

  而這等情況下,蘇奕該如何抵擋?

  這一刻,佛子塵律、李寒燈、姜璃等當代奇才,曾濮、尺簡素、古蒼寧等古代妖孽,皆下意識將目光看向蘇奕。

  無疑,這一戰已經到了該分勝負的時候!

  戰場中。

  蘇奕眼眸瞇起來。

  當一場生死對決,到了對手開始動用底牌的時候,自然意味著,對手已經黔驢技窮,不得不仰仗外力來定勝負。

  蘇奕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家伙手中的底牌,一個比一個強橫。

  若換做他是化靈境修為,自然可以無視這一切。

  可憑他現在的修為,卻很難去抗衡。

  不過,他蘇玄鈞何嘗沒有底牌?

  玄吾劍清吟,微微顫抖。

  識海中,一縷屬于九獄劍的氣息,悄然涌入玄吾劍內,讓得此劍隨之帶上一抹令人心悸的晦澀光澤。

  而被封印在劍身內的冥焰魔雀神魂,禁不住瑟瑟發抖,蜷縮起來。

  它感受到了一種至高無上的恐怖氣息,比它此生所遇到的任何力量都要強大不知多少倍,直似面對真正的神祇,一個念頭都能將它徹底抹殺!

  說時遲,那時快。

  當那些古代妖孽催動的殺手锏,如鋪天蓋地般殺來,蘇奕也動了。

  他青袍染血,身上負傷雖眾,可此刻卻反倒變得從容悠閑,步伐似緩實快。

  “死!”

  一道靈相境元神操縱火紅爐鼎殺來,帶起漫天火焰,直似要把那片天地連同蘇奕在內徹底焚化掉。

  那恐怖的威勢,足以讓世間任何化靈境絕望崩潰!

  可蘇奕看也不看,抬劍揚起。

  一道劍氣掠空。

  漫天火焰如布帛般,倏爾被劈出一道筆直的裂縫。

  裂縫盡頭,火紅爐鼎在鐺的一聲爆鳴中,四分五裂。

  劍氣余勢不減,斬在那一道靈相境元神身上。

  如刀切牛油,這一道靈相境元神砰的一聲,化作漫天光雨消弭不見。

一劍,破火海、碎爐鼎、斬元  輕松如殺雞宰狗!

  “老祖——!”

  黑裙女子尖叫,如遭雷擊。

  全場皆驚,無不駭然。

  一位靈相境存在的元神,持絕品靈寶出擊,卻被一個聚星境少年彈指間滅殺,這誰能想到?

  不等眾人反應——

  就見蘇奕不閃不避,揮劍上前。

  一幅黑色符詔、一只白骨大手、一只沐浴在血色雷光中的黑色鸞鳥,一起朝蘇奕殺來。

  黑色符詔爆綻恐怖的妖異電弧,乃是一位靈輪境大修士親手所煉的秘寶,充斥莫大毀滅威能。

  可在蘇奕劍鋒之下,卻和紙糊似的,砰的一聲炸開,那爆綻出的妖異電弧,都被摧垮一空。

  緊跟著——

  咔嚓!

  那透著詭異氣息的白骨大手,被劍芒齏粉。

  沐浴在血色雷光中的黑色鸞鳥見勢不妙,發出驚恐的啼鳴,正欲轉身逃走。

  一抹劍氣襲來,將其軀體貫穿,砰的一聲化作碎裂的血雨飄灑。

  眨眼間,三位古代妖孽所祭出的殺手锏,破滅一空!

  這刺激得那三位古代妖孽亡魂大冒,差點崩潰。

  這……這怎可能?!

  不等他們回神,三道劍氣突兀降臨,分別斬在黑裙女子、白袍青年和魁梧男子身上。

  噗!噗!噗!

  和宰殺羔羊也沒區別,這三位有著化靈境道行的古代妖孽,皆軀殼碎裂,神魂崩滅,喪命于劍氣之下。

  無一生還!

  他們倒并非不想躲,而是在那劍氣威勢籠罩下,他們一身的氣機、力量皆被徹底壓制,連神魂都遭受到可怕的鎮壓。

  以至于,只能在絕望無助中,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斬殺!

  遠處觀戰者,皆毛骨悚然,徹底呆滯在那。

  原本,他們都以為在桓少游等人祭出殺手锏的情況下,蘇奕極可能將在劫難逃。

  誰曾想,蘇奕輕而易舉,就將那一種種殺手锏擊潰,抬手間便滅殺數位古代妖孽!

  那等血淋淋的景象,簡直和屠殺都沒有區別!

  “這……”

  便是聞心照、月詩蟬、葛謙他們,都完全懵了。

  他們雖然是蘇奕身邊人,可也是第一次見到蘇奕動用這等禁忌般的劍道力量,那所向披靡,殺敵如收割草芥的一幕幕,也是令他們心神都在顫栗。

  戰場中。

  戰斗還在持續。

  隨著蘇奕揮劍,連那百丈高的金甲神人,當即四分五裂,轟然崩滅。

  在九獄劍一縷氣息加持下,玄吾劍的威能之強大,又豈是這世間修行之輩能夠想象?

  至此,那鋪天蓋地般殺向蘇奕的各種殺手锏,盡數被擊潰,消散虛空之中。

  而在場中,卻已經僅剩下桓少游、墨星哲等四位古代妖孽。

  其他五人,皆已陸續伏誅!!

  再看桓少游等人的神色,皆鐵青難看,眉梢間盡是驚怒之色,望向蘇奕的目光都充斥著深深的忌憚和駭然。

  顯然,他們都被剛才那一幕幕嚇到了,一個個再不像之前那般從容和淡定。

  “論實力,你們不行,比底牌,你們……好像也不行啊。”

  不遠處,蘇奕一手負背,一手拎劍,憑虛而立,那淡然的聲音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不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