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須彌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為所欲為?”

    深呼吸一口氣,李寒燈按捺下內心蠢蠢欲動的殺機,道:“那我可很期待,當桓少游、墨星哲這些古代妖孽找到你時,你真的能為所欲為!”

    蘇奕輕嘆道:“我還當你這等人物,踏足化靈境后,必有殺伐果斷之氣魄,不曾想,終究還是想借他人之手來對付我,著實令人失望。”

    “你……”

    李寒燈臉色猛地一沉。

    蘇奕直視他的眼睛,道:“敢不敢動手?”

    氣氛一下子緊繃壓抑起來。

    李寒燈神色明滅不定。

    許久,他卻冷笑起來:“我雖不清楚,你為何要這般挑釁,可在這須彌仙島,既然有桓少游、墨星哲等人對付你,我為何還要多此一舉?”

    “我們走!”

    說罷,李寒燈拂袖而去。

    伍遜和谷寒秋明顯不甘心,可見此也只能忍著,轉身跟著離開。

    “這李寒燈到最后也不敢動手,明顯是對蘇兄還心存極大的忌憚。”

    目送李寒燈等人的身影消失,聞心照若有所思。

    “這很正常,以前在元府境的時候,蘇兄就能滅殺霍天都這等化靈境中期的老輩人物,如今的蘇兄已是聚星境存在,李寒燈有所顧慮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月詩蟬輕聲道,“不過,我也沒想到,似他這等當世最頂尖的奇才,在踏足化靈境后,還這般謹慎。”

    “謹慎才能保命。”

    葛謙一副過來人的姿態,道,“他剛才若不謹慎,選擇動手,那后果怕是連命都保不住了。”

    眾人都不禁莞爾。

    蘇奕道:“謹慎不是壞事,更何況擁有借刀殺人的機會,李寒燈自然不愿以身試險。”

    “蘇兄,之前你為何不動手收拾他?”

    聞心照好奇道。

    “我又不是殺人狂,犯不著太在意他這等角色。”

    蘇奕隨口道,“更何況,你們覺得若我殺了桓少游、墨星哲,似李寒燈這種人,是否還敢和我為敵?”

    眾人皆搖頭。

    若踏足化靈境的桓少游、墨星哲都不是蘇奕的對手,李寒燈又怎還敢和蘇奕為敵?

    “走吧。”

    蘇奕沒有耽擱時間,轉身而去。

    深夜。

    “李師兄,之前您為何不動手,殺了蘇奕?”

    伍遜忍不住道。

    谷寒秋的目光也看向李寒燈。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以前蘇奕在元府境時,就能輕松滅殺老一輩的化靈境人物。”

    李寒燈眸光冷靜,道,“而今夜的他,已踏入聚星境,且在破境時,引來一場曠世罕見的大道異象,他的實力注定已經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這等情況下,再去以身試險,殊為不智。”

    伍遜明顯不服氣,道:“可我們手中有師門所贈的大殺器,再配合您如今的修為,殺他蘇奕應當還是有把握的。”

    李寒燈反問道:“你們覺得,如蘇奕這等逆天人物身上,難道沒有攜帶殺手锏?”

    伍遜和谷寒秋登時都沉默了。

    “等著吧,桓少游和墨星哲,注定是不會放過蘇奕的!”

    李寒燈眸光閃動。

    他倒無懼放手一搏,去和蘇奕一戰。

    可現在的局勢,完全沒必要這么做。

  “李師兄,那接下來我們去哪里    谷寒秋問道。

    “去須彌山,那里是須彌圣閣的山門所在,必藏有屬于須彌圣閣所留的機緣和造化。”

    李寒燈道,“若我所料不錯,如今已經有不少踏足靈道的家伙已經前往。”

    十月初十。

    清晨。

    “這就是須彌山?”

    古蒼寧望著遠處,眉梢浮現一抹驚疑之色。

    遠處是一片廣袤的平原,一座巍峨大山拔地而起,山勢陡峻,呈金色的山體覆蓋在一層詭異的黑色光影中。

    而山巔上空,籠罩著一層血色霧靄,遮天蔽日,有無數破碎的星骸靜靜懸浮在血霧中,若隱若現。

    讓人遠遠望去,就一陣心驚肉跳。

    這一幅畫面太詭異了。

    一座金燦燦的神山,卻籠罩在詭異的黑色光影中,且天穹之下血霧彌漫,星骸遍布,呈現出一種令人心悸的陰森氛圍。

    “傳聞中,這須彌仙島藏著和暗古之禁有關的秘辛,莫非這所謂的秘辛,就在這須彌山上?”

    古蒼寧沉吟片刻,朝遠處掠去。

    距離越近,就越能感受到須彌山的巍峨和高大,直似擎天之柱,在其面前,讓人憑生渺小如螻蟻般的感覺。

    三萬年前,須彌圣閣是天下三大妖宗之一,和群仙劍樓、焚陽教并列。

    若論底蘊和實力,須彌圣閣足可穩居第一妖宗的位置。

    其開派祖師“須彌妖皇”,很久以前便躋身“蒼青九皇”之列。

    作為須彌圣閣的山門,須彌山自然是天下一等一的名山福地,是天下修士心中的世外凈土。

    可現在,這座神山卻變得無比詭異和陰森。

    “嗯?”

    很快,古蒼寧頓足。

    須彌山腳處,有著一座占地極廣的道場,道場盡頭則是山門所在。

    只是那山門早已破敗坍圮,有諸多破碎石像和巨石橫陳附近。山門內則是一條籠罩在黑色光影中的山路。

    山路上原本覆蓋著蜿蜒而上的石階,可如今同樣破損嚴重,且染著血漬,觸目驚心。

    “這地方在很早之前,肯定發生了一場詭異可怕的驚變!”

    古蒼寧心中凜然。

    “又有人來了。”

    “唔,原來是古蒼寧。”

    遠處道場上,傳來一陣聲音。

    古蒼寧神色不動,抬眼望去。

    就見那巨大的道場附近區域,早立著十多道身影。

    桓少游、墨星哲、佛子塵律等人,赫然都在其中。

    不過,古蒼寧卻察覺到有些蹊蹺。

    這十余道身影,儼然分成了兩個陣營。

    一方是以桓少游、墨星哲為首的古代妖孽,共有七人。

    他們佇足在那一方道場內。

    一方是以佛子塵律為首的當代奇才,共有五人,像宇文述、姜璃等人,皆在其中。

    他們則站在那一座道場外。

    涇渭分明。

    相同的是,無論是那些古代妖孽,還是當世奇才,皆已踏入化靈境!

    換而言之,如今佇足在那一片區域的,乃是十二位天賦異稟、底蘊強橫的化靈境大修士!

    不過,任誰都能看出,古代妖孽陣營,無疑占據著絕對優勢。

    “古兄,你剛抵達,還不清楚這須彌山前的情況,來,我為你介紹!”

    道場上,一個華袍白發青年郎笑開口。

    “哦,那我可要先謝過齊兄了。”

    古蒼寧認出對方,名叫齊霄,古代妖孽中的一流人物,雖不如桓少游、墨星哲等人那般逆天,但其實力也極驚人。

    “哈哈,謝什么。”

    齊霄笑容爽朗,他侃侃而談,介紹情況。

    古蒼寧很快就明白過來。

    那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之所以匯聚于此,皆是在等待一個進入須彌山內的契機!

    按照齊霄的說法,覆蓋在須彌山上的黑色光影,便是“暗古之禁”所殘留的力量,如今已經變得衰弱之極。

    依照他們這些人的推斷,不出三天,暗古之禁的力量就會徹底消失。

    到那時,便是進入須彌山的最佳時機。

    而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座道場,名喚“登天道臺”,是進入須彌山山門距離最近的地方。

    “古兄,你也看到了,眼下這登天道臺,已經被我們這些古代妖孽占據。”

    齊霄說道,“凡是選擇加入我們這個陣營的強者,皆有機會在第一時間進入須彌山探尋機緣。”

    “并且,在探尋機緣時,若有人敢競奪,便是我們一致的仇敵和對手!”

    說著,他目光掃了一下到場外的佛子塵律等人,明顯意有所指。

    “原來如此。”

    古蒼寧已經明白過來。

    桓少游、墨星哲、齊霄等古代妖孽,明顯締結成聯盟,第一時間搶占登天道臺。

    如此一來,在進入須彌山探尋機緣時,便可占據絕對優勢。

    看一看佛子塵律等人就知道了,他們雖然也已結成同盟,可論整體實力,明顯差了一籌。

    “古兄,快過來吧。”

    齊霄笑著邀請,“不管怎么說,我們皆是從古代延存下來的角色,屬于同一類人,自當同進同出。”

    說到這,他一拍額頭,似想起什么,道:“對了,若選擇和我們結盟,古兄必須答應兩個條件。”

    “第一,結盟之后,一致對外,同進同退,在須彌山中的一切行動,聽從桓道友和墨道友的安排。”

    古蒼寧眉頭微皺,“第二條件呢?”

    齊霄笑了笑,道:“很簡單,結盟之后,蘇奕便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若此獠出現,我們當配合桓道友和墨道友一起,滅殺此獠。”

    滅殺蘇奕?

    古蒼寧瞳孔一縮。

    他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桓少游他們的聯手,竟還有這樣一個目的。

    “古兄,你意下如何?”

    齊霄問道。

    古蒼寧沉默了。

    這讓齊霄眉頭微皺,不解道:“怎么,這樣的條件難道還有讓你為難的地方?”

    這時候,附近的墨星哲忽地開口,調侃道:“古道友該不會認為,我們這些人聯手,也不是蘇奕對手吧?”

    此話一出,那些古代妖孽都不禁笑了,空氣中充滿歡快的氣息。

    現如今,他們一個個皆踏足化靈境,聯手去對付蘇奕一個元道層次的角色,甚至都有些小題大做。

    這等情況下,誰若認為他們不是蘇奕的對手,那完全就是有眼無珠,愚蠢到家了。

    ps:今天肯定會努力補個5更的,爭取晚上7點左右再來個2連更!

  月底了,大家手中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