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八章 為所欲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踏足聚星境,孕養在丹田元府內的元力種子,便會凝結出元力星辰。

  在大荒九州,評判聚星境高低的標準有兩個。

  一看凝聚出的元力星辰有多少。

  二看所凝聚的元力星辰,品相有多高。

  而元力星辰的數量多少和品相高低,則和丹田元府的大小、元力種子的強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這就像種田。

  辟谷境是凝結元力種子,元府境是開墾良田,聚星境便是種子生根發芽,收獲莊稼的時候。

  一般的修士,在踏足聚星境時,大概能夠凝練出一千顆左右的元力星辰。

  這種角色,在大荒九州一抓一大把,只能歸于尋常之流。

  能夠凝結出三千顆元力星辰者,可稱作一方俊杰。

  比如那些修行勢力門下的弟子和傳人,大都都能辦到這一步。

  凝結出六千到九千顆元力星辰者,可稱得上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千中無一。

  似這等角色,已足夠資格成為那些一流古老道統中的傳人。

  凝結出一萬顆元力星辰者,則是世人眼中的修道種子,往往會被冠上天驕、奇才、天才等美譽。

  事實上,在大荒九州,在踏足聚星境時,能否凝聚出一萬顆元力星辰,已經成為一個評判強者是否是修道天才的標桿。

  只要凝聚出一萬顆元力星辰,便可稱得上修道天才,萬中無一!會被那些頂尖的修行勢力爭搶著收為傳人。

  一般而言,能夠辦到這一步的修道天才,所凝結出的元力星辰品相,也絕對不可能差勁了。

  似這次進入須彌仙島的那些當世奇才和古代妖孽,在踏足聚星境時,大多都能夠辦到這一步。

  而在蘇奕眼中,在一萬顆元力星辰之上,同樣有高低之分!

  簡單而言,若凝聚一萬顆元力星辰,可稱作修道奇才,那么凝聚三萬顆元力星辰者,可稱得上曠世天才。

  似這等角色,往往是頂級道統中的核心傳人,天生大氣運,有著超乎想象的非凡天賦。

  若能凝練出六萬顆元力星辰,則可以稱得上是當世絕才!

  這種角色更稀少,千百年難得一見,擱在大荒九州,似這等角色一旦被發現,甚至會引發那些古老道統之間的征戰。

  前世的時候,蘇奕的九個傳人中,有兩個當世絕才。

  分別是五徒弟“王雀”,小徒弟“青棠”。

  王雀當初曾凝聚六萬三千顆元力星辰。

  而青棠更驚艷,足足凝結出七萬兩千顆元力星辰,冠蓋天下,當初被譽為大荒九州聚星境第一人!

  前世蘇奕在聚星境時,也僅僅只凝聚出六萬九千顆元力星辰而已,在此境中比青棠差了一籌。

  不過……

  如今的蘇奕,早已和前世不同。

  遙想踏入辟谷境時,他引來花開三千的曠世異象,筑就亙古未有的至強道種。

  踏入元府境時,引來仙宮映空的異象,開辟恢弘煌煌之元府。

  而今,當他踏入聚星境,更于夜空之上,映現星河如輪,衍化太極這等不可思議異象,一舉凝聚出九萬顆元力星辰!

  九為數之極。

  這等大道底蘊,在蘇奕前世十萬八千年閱歷中,都不曾聽聞誰曾辦到過,哪怕是翻遍諸多古老典籍,也找不出類似的例子。

  自然足可稱得上是萬古未有!

  “能夠辦到這一步,既和我每一個境界所筑的大道底蘊有關,也和九獄劍有著分不開的關系……”

  蘇奕暗道。

  九獄劍極神秘,每當在實現大境界的突破時,就會產生奇異晦澀的力量,讓蘇奕所筑的大道底蘊實現進一步的蛻變和升華。

  辟谷境如此。

  元府境如此。

  現在踏入聚星境時也如此。

  在其凝聚出九萬顆元力星辰后,有了九獄劍力量的加持,那每一顆元力星辰的品相皆產生奇妙的蛻變,變得如劍芒般鋒利和璀璨,忽明忽滅,盡顯神秘。

  浩浩蕩蕩的元力星辰匯聚在丹田元府內,如星河般席卷,時而又化作渾圓太極圖案,演繹陰陽、清濁等諸般不可思議的變化。

  蘇奕靜心感應過后,最終確定,相較于元府境大圓滿時,踏入聚星境的自己,實力已實現突飛猛進的蛻變,不可同日而語!

  “恭喜蘇兄破境成功!”

  聞心照上前恭賀,美眸盈盈,絕美嬌俏。

  月詩蟬也露出欽佩喜悅之色。

  蘇奕破境時,自然而然,一氣呵成,而引發的那一場異象更是堪稱曠世,震撼人心,令她都不由嘆為觀止。

  “恭喜蘇大人邁入聚星境!”

  葛謙恭恭敬敬見禮。

  蘇奕笑了笑,不以為然道:“破境而已,本就在我預料之中,沒什么值得恭賀的。”

  相比破境,更讓蘇奕欣慰的是,就在今夜,他已將雷霆道韻掌控在手,他在元道層次掌控的九種道韻,就此融合為五行、陰陽、風雷這三種絕品道韻!

  只要將新掌握的陽之道韻和雷霆道韻淬煉到圓滿地步,等邁入靈道之路時,自可以輕而易舉融煉出靈道奧義“元始”!

  這才是蘇奕最期待的。

  遠處夜色中,響起一陣破空聲。

  就見三道身影朝這邊掠來,為首的是一個銀袍青年,劍眉星目,龍章鳳姿,長發披散。

  李寒燈!

  青乙道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曾在蘭臺法會上躋身第五名,實力之強橫,不弱于那些頂尖的古代妖孽。

  在李寒燈身邊,分別是一個黃袍高大男子,和一個氣質冷厲,身著黑裙的少女。

  黃袍男子名叫伍遜,黑裙少女名叫谷寒秋。

  皆是青乙道宗年輕一代的頂尖人物。

  而看到李寒燈,聞心照等人心中皆是一凜。

  這位青乙道宗年輕一代最強者,已然是一位化靈境大修士。

  他明顯是剛破境不久,可那渾身彌散出的氣息,比之當世那些老輩化靈境修士都強橫!

  “蘇奕?原來是你們。”

  李寒燈看到蘇奕等人時,神色間不由露出一抹異色,道,“之前那夜空中所產生的異象,莫不是由蘇道友引起?”

  顯然,李寒燈等人是被剛才的異象驚動,找了過來。

眼見蘇奕一副懶得理會的樣子,聞心照  當即說道:“這是自然,蘇道友如今已經是聚星境修為。”

  “聚星境?”

  黃袍男子伍遜驚詫道,“之前鬧出那么大動靜,我還以為是有人踏足化靈境了呢。”

  聲音帶著一絲調侃。

  聞心照黛眉微皺,道:“你在踏入聚星境時,可曾引起這等曠世異象?”

  伍遜頓時語塞,被刺得臉皮有些發僵。

  “伍師弟,莫要失禮。”

  李寒燈輕聲呵斥了一句。

  他看出蘇奕不想理會他們這些人,當即把目光看向聞心照,道,“心照姑娘,李某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聞心照道:“哦?李兄有何賜教?”

  李寒燈是青乙道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而她則是云天神宮年輕一代最負盛名的小劍妖,以前時候,也有過數面之緣。

  李寒燈道:“桓少游已在數天前踏足化靈境,如今正在這須彌仙島內到處尋找你們的下落。”

  輕飄飄一句話,讓聞心照等人臉色微微一變。

  李寒燈目光看向蘇奕,卻見后者似渾然不覺般,負手于背,眺望遠處夜空,一副神游物外的樣子。

  李寒燈終究還是沒忍住,道:“蘇兄就一點也不擔心?”

  蘇奕眺望遠處的目光一點點挪移,看向李寒燈,道:“你這是想看我蘇某人的熱鬧?”

  一句話,就戳穿了李寒燈的心思。

  他踏足化靈境后,此時再面對蘇奕,心態已悄然發現變化,再不像以前那般忌憚。

  反而有一種在境界上俯視蘇奕的心理!

  他本以為,自己這種心思掩飾的極好,卻不曾想,蘇奕似一眼就看穿了。

  “看熱鬧談不上,我只是感覺,若蘇道友不早做準備,一旦碰到桓少游,很可能會發生一些意外。”

  李寒燈穩了穩心神,道,“當然,我只是好意提醒,蘇道友可莫要想太多了。”

  蘇奕不由哂笑起來,道:“我曾殺了你們青乙道宗的厲妙鴻,也曾滅了勒峰、汀鶴兩個化靈境修士。你身為青乙道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如今又已經踏入化靈境層次,這等情況下,不知道為你的師門長輩報仇,卻好意提醒我去提防桓少游……”

  說到這,蘇奕感慨道:“不得不說,你這份不計前嫌,以德報怨的善心,可著實讓我動容。”

  這番話,諷刺味道十足。

  聞心照和月詩蟬的神色變得古怪起來。

  葛謙也不由咂舌。

  李寒燈眉宇間浮現一抹陰霾,俊朗的面容都微微有些難看。

  伍遜和谷寒秋更是大為惱火。

  “蘇奕,你不要太過分了!”

  伍遜厲聲道,“今日早不是往昔,你真以為,就憑借你那元道層次的修為,還能像以前那般為所欲為?”

  蘇奕淡然道:“在這須彌仙島,我蘇某人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伍遜:“……”

  谷寒秋:“……”

  李寒燈唇角也不由扯動了一下。

  他實在無法理解,到了這等地步,蘇奕為何還敢這般囂張!

  ps:第二更中午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