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七章 垂拱星斗九萬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終于來了……”

  冰雪覆蓋的山巔,墨星哲長發飛揚,衣袍獵獵作響。

  他抬起頭,泛著銀色光澤的眼瞳望向天穹,那里有如墨汁般的黑色劫云正在瘋狂蓄積。

  壓抑人心的毀滅氣息在天地間蔓延。

  墨星哲并無畏懼,神色間反倒浮現出一抹掩飾不住的激動和期待。

  沉寂蟄伏三萬年,當于今朝入靈道!

  沒多久,這一場化靈大劫降臨。

  墨星哲身影橫空而起,迎沖而上。

  當天,陰煞冥殿古代妖孽墨星哲,于雪山之巔渡劫成功,一躍邁入靈道之路,成為一名實至名歸的靈道大修士。

  其渡劫成功時,身上映照出一輪恢弘詭異的黑色大日,有森羅冥獄的景象在黑色大日內浮沉。

  那等異象,可稱作冥獄黑日!

  “開!”

  深夜,一片曠野上。

  桓少游驀地踏空而起,仰天長嘯。

  其紫色長發狂舞,衣袍鼓蕩,體內封印壓制的力量在這一剎徹底釋放,肉眼可見,一股血色魔焰,從其頭頂直沖云霄深處。

  夜空震顫,十方云崩。

  妖異恐怖的劫難雷霆,如瀑般從天而降,照亮乾坤,也讓這片天地籠罩在一股令人心悸的劫難氣息中。

  這是屬于桓少游的化靈大劫。

  這位魔族桓氏的嫡系后裔,本身便具備“天魔真血”天賦,前不久剛在“化魔池”內令自身道行和底蘊實現質的蛻變。

  而現在,他那一身的潛能和道行,皆在這一場曠世大劫之下徹底釋放!

  半刻鐘后。

  劫云潰散消弭。

  虛空中,桓少游憑虛而立,周身縈繞一縷縷血色魔焰,渾身彌散著屬于化靈境大修士的強橫氣息。

  “這就是靈道層次的力量么?比之以前的我,強大了不知多少,果然,這須彌仙島內那一股古老的天地原始氣息,能夠讓修士在渡劫破境時,實現真正圓滿的突破……”

  桓少游自語,眸子中泛著暴戾嗜血般的光澤,“蘇奕,你還拿什么和我斗?”

  墨星哲、桓少游的破境之舉,就如一個訊號。

  在接下來的數天內,陸續有修為早已臻至聚星境大圓滿地步的強者,引來化靈之劫,破境而入靈道。

  像焚陽教古代妖孽荊靈真、疑似“玄骨魔皇”傳人的古代妖孽曾濮、來歷神秘的古代妖孽尺簡素、摩訶禪寺佛子塵律、青乙道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李寒燈……

  這些當世最頂尖的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早已在聚星境中浸淫多年。

  而他們此次前來須彌仙島的目的之一,本就是為了破境,在前來須彌仙島時,就已做足準備。

  這等情況下,他們能夠踏入化靈境,本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并且,和在外界破境不同。

  有須彌仙島那一股彌漫天地間的古老原始氣息加持,讓得每個修士在渡劫破境時,所引來的化靈大劫雖然超乎想象的可怕。

  但只要渡劫成功,就能在道途上實現圓滿突破。

如此,所筑的化靈境根基和底蘊,也遠不是世俗中那  些老輩化靈境人物可比!

  十月初七。

  一片傾塌如廢墟的古老碑林內。

  “又打雷了。”

  葛謙抬頭看了看遠處天穹,不禁嘀咕出聲。

  他眉梢間隱隱有憂色。

  那是劫雷的聲音,轟震天地之間。

  從離開谷地中那座蓮池之后,他們跟隨蘇奕一起,一路在這秘境世界中探尋。

  短短五天時間而已,僅僅是他們在路途上感應到的雷劫力量,就有十多次。

  而這也就意味著,有著十多位強者迎來了化靈大劫!

  “再這樣下去,似我們這些元道層次的角色,絕對是寸步難行,別說探尋造化了,一旦遇到敵人,必然會被對方視作可以任憑宰割的獵物。”

  葛謙輕嘆。

  “你就少說兩句吧。”

  聞心照瞪了葛謙一眼,“上次在觀道蓮池附近,你就這般嘀咕,結果就遭受到了風子都的偷襲。”

  葛謙頓時尷尬,訕訕不已,道:“我也是擔憂咱們的處境而已,畢竟在咱們之中,心照姑娘你的修為最高,昨天時候便已突破至聚星境后期。”

  “詩蟬姑娘次之,如今是聚星境中期。”

  “而我和蘇大人一樣,皆只差一步踏入聚星境。”

  “但不管如何,我們的修為終究在元道層次,僅僅以修為而論,比之化靈境存在可差了整整一條道途。”

  “這等情況下,我有所擔憂也是正常的。”

  說罷,他又嘆了口氣。

  元道之路有三大境界,分別是辟谷、元府、聚星。

  而化靈境,則是靈道之路的第一個大境界,完全凌駕于元道之路之上!那等境界所擁有的力量,豈是尋常?

  葛謙這番話,讓聞心照和月詩蟬心中也沉重不少。

  元道之路和靈道之路,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道途。

  當須彌仙島內那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皆陸續踏入靈道層次之后,其實力注定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可稱作是真正的“大修士”!

  這讓修為尚處于元道之路的她們,焉能不擔憂?

  “實力的強弱,可不是修為境界的高低可以衡量。”

  遠處響起蘇奕淡然的聲音,他正在端詳一座石碑,“修行問道,切記一定要穩打穩扎,不可操之過急。否則,每一個境界所筑的根基若不踏實,注定是步步皆錯,以后在大道上的成就注定有限。”

  前世的他,早已稱尊大荒九州,修為更是臻至皇極境圓滿地步,可他為何轉世重修?

  原因就是,在以前求索道途時,曾留下遺憾!

  而以他前世最鼎盛時的道行,要彌補這以前的遺憾,也只能進行轉世重修,可想而知,所付出的代價何等之大。

  這可以說是血淚般的教訓。

  正因如此,在今世修行時,蘇奕最忌諱的就是一味貪求修為境界的突破,而忽略了大道根基和底蘊的磨煉。

  “至于你所擔憂的,完全是杞人憂天。”

  蘇奕道,“若像桓少游那些角色,也都像你認為那般,自以為踏足化靈境之后,便可無法無天,那他們只會死得更慘。”

  說罷,他繼續端詳眼前的石碑。

  在抵達這一片坍圮的碑林后,蘇奕就已推斷出,這是須彌圣閣專門為門中弟子準備的“悟道碑林”。

  每一塊石碑,皆烙印著一種大道痕跡。

  修士在石碑前參悟打坐,有很大希望參悟到其中的大道神韻,從而掌控一種道韻。

  這一片碑林足有五十多塊石碑,可其中大半都已傾塌坍圮。

  而僅剩下那些完整的石碑,歷經無數歲月的侵蝕,其上附著的大道痕跡也早已變得模糊不清。

  對任何修士而言,這些石碑已沒多少價值。

  不過,在蘇奕眼中,這里卻藏著他所需要的一種道韻——

  雷霆!

  現在所他端詳的是石碑,原本就烙印著雷霆大道的痕跡,雖然早已模糊不堪,可其中尚殘留一絲絲痕跡。

  這對蘇奕而言,已足夠讓他從中參悟到雷霆奧義!

  時間點滴流逝。

  直至夜幕降臨,一直枯坐在石碑前的蘇奕忽地收起目光,長身而起。

  一直在附近區域等待的聞心照、月詩蟬、葛謙三人,皆有所感應般,齊齊將目光看向蘇奕。

  就見伴隨蘇奕起身的動作,在他身上,就如打破了一層桎梏,一身的力量如雨后春筍般節節攀升!

  直至他身影站的筆直如劍時,其周身都隨之產生隆隆作響的氣機轟鳴聲,如風雷激蕩。

  而后——

  夜空之上,忽地產生劇烈的漣漪,似有無形的大道力量垂臨,一陣陣若天籟般的道音,從天穹深處傳出,縹緲神妙。

  在聞心照等人震驚目光注視下,那夜空深處,忽地映現出一片浩瀚星河,無數璀璨星辰流淌循環其中,大放光明。

  緊跟著,隨著漫天星斗旋轉,悄然勾勒出一幅神妙而浩瀚的圖案——

  那圖案以星河為底,渾圓如太極,無數星辰被分作兩半,一半為陰,一半為陽,彼此循環往復,演繹出無窮變化。

  隱隱約約之間,那由星河所化的太極中,將無數星辰分作陰陽兩半的一道軌跡,似化作一柄劍。

  一柄牽引星河,衍化太極,劃分陰陽,洞穿清濁,變化如恒河沙數般的劍!

  “這……”

  聞心照等人目瞪口呆,身心震撼,如視神跡。

  不過,這樣的曠世異象,僅僅幾個眨眼間便悄然消失。

  一切恢復如初。

  不遠處的蘇奕,負手于背,眼眸微抬,望向天穹,那一襲青袍在夜風中飄曳,直似謫仙般出塵絕俗。

  而他身上的氣息,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元府道種化形時,垂拱星斗九萬顆!”

  蘇奕心中輕語,“這可要比前世同一境界時的我,要強大許多……”

  他神色間浮現一抹感慨。

  這一次破境,恰如杯滿自溢,水到渠成。

  根本沒有強求,便自然而然破境而上。

  可依照蘇奕前世的閱歷,以及對聚星境的了解,自然很清楚,這次自己在聚星境所筑的大道底蘊和根基之強,便是擱在大荒九州古今歲月中,也足以堪稱萬古未有!

  ps:今晚會梳理一下細綱,若思路不卡頓,明天金魚會努力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