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三章 班門弄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三天,我們就在此潛修。”

  一座剛開辟出的洞府內,蘇奕吩咐了一句,便盤膝而坐,開始打坐。

  這座洞府位于一座山峰底下深處,距離那一座蓮池三千丈距離。

  洞府四周,被蘇奕布設兩重禁陣。

  一重是遮蔽氣息的“洞虛蔽日陣”。

  一重是聚攏靈氣的“小聚元陣”。

  皆是極精巧玄妙的禁制力量,前者足以避開靈道修士的神念查探。

  而后者則可汲取十方地脈中蘊積的靈力,不至于因為在修煉時所引起的天地靈氣的變化,讓敵人察覺到。

  而早在之前,蘇奕早已在那一座蓮池附近區域埋設陷阱。

  還好他現在不缺各種靈材,讓得他在煉制陣器,布設陣法時,不至于捉襟見肘。

  聞心照、月詩蟬、葛謙見此,也各自靜修起來。

  時間流逝。

  隨著運轉太虛鎮元經的吐納之法,濃郁如實質的靈氣如澎湃的潮水般,朝蘇奕體內涌去。

  他軀體如若無垠太虛,源源不斷的純厚靈氣涌入其中,經由氣機牽引,通達經絡穴竅、四肢百骸之間,歷經三十六重周天循環錘煉,最終化作精純的靈元涌入丹田元府之內。

  其元府若仙宮秘境,形如九獄劍的至強道種孕育其中,云蒸霞蔚,靈霞縹緲,一派神秘浩瀚,煌煌無量的氣象。

  陣陣道音在元府內響徹,那是一種奇妙的力量律動,時而如鏘鏘劍吟,激昂清越,時而似清風斜雨,如若天籟,時而則如激雷轟震,洪鐘大呂……

  到最后,蘇奕盤膝而坐的軀體都沐浴在一層道光中。

  燦若朝霞,空靈而神圣。

  不得不說,須彌仙島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修道福地,靈氣濃郁無比。

  在修煉時能夠讓心神輕而易舉與天地萬化冥合,從而實現天人交感,與道共鳴的奇妙體悟。

  這可不是吞服多少靈藥靈丹就能辦到的。

  修行問道,“修行”是手段,“問道”才是最終目的。

  天地靈氣匱乏貧瘠時,修士或許能利用靈藥來修煉,可要想“問道”,卻難之又難。

  這也是為何當今蒼青大陸上,絕大多數修士的底蘊和修為都不高的緣故。

  反之,天地靈氣濃郁,修士借天地靈氣修煉,身心與天地契合,足以感受到那充盈于天地間的一絲絲大道神韻,從而能更容易實現“問道”的目的,讓自身大道境界實現更快的突破。

  當然,一些罕見的大道寶藥,本身便烙印著屬于大道的氣息,同樣可以讓修士實現“問道”目的。

  遺憾的是,在蒼青大陸上,大道寶藥近乎于可遇不可求。

  由此,也就可以知道,須彌仙島這樣的秘境世界,對修道者的吸引力是何等之大。

  且不提其他機緣,僅僅在此修行悟道,都足以讓人受用無窮。

  對蘇奕而言,這同樣是一個難得的修煉機會。

  以前在蒼青大陸上,縱使他有千般秘術,萬般妙法,也苦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身手段無法施展。

  可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他倒并非貪圖破境速度有多快。

而是在此修煉,能夠更容易實現“問道”的目的,由  此讓自身道行得到更深層次的錘煉和升華!

  諸如參悟大道奧義,磨礪身心與神魂,皆能起到事半功倍的妙用。

  修行中,聞心照、月詩蟬和葛謙也察覺到了在此修行的好處,身心皆沉浸在悟道當中。

  匆匆一天時間過去。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

  元府境大圓滿!

  對此,蘇奕談不上有多少成就感,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以我現在的道行,要邁進聚星境的門檻并不難,不過,在此之前必須將陽之道韻掌控,如此,便可凝練出陰陽道韻,而在突破聚星境時,足可凝聚出太陰、太陽兩種至陰至陽的元力星辰。”

  “到那時,元力星辰以五行道韻為圓,一半為陰,一半為陽,可演繹太極兩儀輪轉之秘,筑就最圓滿的聚星境根基!”

  蘇奕暗道,“至于雷霆道韻,等踏足聚星境后再參悟也不遲。”

  很早之前,在元道層次的大道修煉上,蘇奕就已做足籌謀。

  簡單而言,便是修五行、煉陰陽、化風雷!

  九種大道,分開來看,談不上絕品道韻,可彼此相生相伴時,卻能融為三種絕品道韻。

  五行為根基,陰陽開天地,風雷動而萬物生。

  如此一來,當他踏足靈道之路時,三種絕品道韻經由錘煉,可融合為一種名喚“元始”的靈道奧義!

  元者,最初之意。

  一元始,而萬象生。

  對現在的蘇奕而言,他如今已掌控五行道韻、陰之道韻、風之道韻,皆已臻至圓滿地步。

  而只要等兩儀神火蓮成熟,他就能再參悟到陽之道韻!

  至于雷霆道韻,要想參悟也并非難事,無非需要等待時機罷了。

  與此同時——

  距離觀道蓮池所在之地數十里之外,一群身影憑空出現。

  “諸位,我已提醒過你們,那處機緣之地已被蘇奕霸占,你們若是遇到危險,可別怪我風子都事先沒有提醒。”

  一身獸袍,背負巨大獸骨弓的風子都沉聲開口。

  在他身邊,是三男一女。

  “風兄未免太謹慎了,以我等聯手的力量,何愁拿不下他蘇奕?”

  為首一個金袍青年淡淡開口。

  梅言白。

  古代妖孽中的一流人物,蘭臺法會上躋身第九。

  “這可不是只分勝負的蘭臺法會,在生死搏殺時,憑我們手中掌握的底牌和力量,根本無須忌憚蘇奕。”

  乾云眸光冷厲。

  他身影健碩昂藏,身著紫色戰袍,威勢極猛,蘭臺法會上排名第十二。

  “待會見到他時,一起動用殺手锏,將其除掉便是。”

  聶離言簡意賅,殺機四溢。

  他面頰狹長,黑袍白發,背負一口血色戰刀,渾身肅殺氣息驚人。

  在蘭臺法會上排名第十四。

  “風兄,以你的手段,當不會畏懼這蘇奕才對,可為何現在卻這般謹慎小心?”

  竇蔻有些不解。

  這是一個極嫵媚嬌艷的少女,青絲如瀑,肌膚勝雪,身著緊身束腰的火紅石榴裙。

  在蘭臺法會上,名列第十六。

無論是  梅言白、乾云、聶離,還是竇蔻,皆是古代妖孽中的佼佼者,各自背后的勢力之間有所淵源,故而在進入須彌仙島之后,便選擇聯手一起行動。

  這種狀況很常見。

  像風子都之前,就曾和東郭云和冉崇一起行動。

  “我自然不畏懼蘇奕。”

  風子都神色不動,道,“不過,我同樣不會小覷他,一個能輕松鎮壓桓少游的角色,誰敢不重視?”

  他話語平靜。

  可一想到昨天和蘇奕的那一場廝殺時,內心卻止不住地隱隱作痛,悲憤交加。

  “風兄說的不錯,蘇奕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大敵,這次去搶奪機緣,大家都要當心一些。”

  為首的梅言白叮囑道。

  交談時,他們一行人已飛掠群山之巔,遠遠地看到了那一片谷地,以及位于谷地中央的蓮池。

  “諸位,那便是兩儀神火蓮,按照我們的約定,滅殺蘇奕之后,這一樁機緣同樣有我的一份。”

  風子都遙遙一指遠處的蓮池,輕聲開口。

  梅言白等人早已第一時間看到了那一株兩儀神火蓮,精神皆是一振,眸子發亮。

  這可是難得的造化!

  “風兄放心,你也清楚我梅言白的為人,既然答應合作,自然不會食言。”

  梅言白悠然開口。

  “風兄,那蘇奕似乎并不在附近。”

  乾云皺眉道。

  “不,他或許不在蓮池附近,但絕對就在這片群山之間藏著。”

  不等風子都開口,梅言白已自信滿滿開口。

  他眸光一掃蓮池四周,不禁呵地一聲笑起來,道:“這蘇奕倒也狡詐,竟提前在蓮池附近埋設禁陣,分明是打算守株待兔,以逸待勞。若冒然沖過去搶奪造化,定會遭受到他的埋伏。”

  乾云、聶離和竇蔻皆不由一驚,他們可沒有察覺到一絲和禁陣有關的氣息。

  “這家伙原來也如此陰險!”

  乾云皺眉。

  “可惜,他碰到了梅兄,這樣的埋伏簡直就是班門弄斧,自取其辱。”

  聶離冷笑起來。

  梅言白所在的梅氏一族,早在三萬年前的時候,就是名震天下的符道世家,其宗族走出過諸多名揚天下的符陣大宗師!

  作為梅氏嫡系后裔,梅言白在符陣一道上的造詣,早已達到另辟蹊徑,獨樹一幟的地步。

  由他所布設的禁陣,足以輕松困殺化靈境修士!

  而身為符陣師,梅言白身上最不缺的,便是各式各樣的符陣流寶物。

  “自取其辱嗎……”

  風子都心中喃喃。

  他想起和東郭云、冉崇三人之前所進行的埋伏,當時本以為蘇奕他們是自投羅網的獵物,任憑宰割。

  可現在再想起此事,風子都卻心痛到無法呼吸。

  無疑,在當時的蘇奕眼中,他們的埋伏恐怕也和班門弄斧,自取其辱沒區別……

  “走,我們去見識見識這蘇奕在符陣一道上的造詣。”

  梅言白面露微笑,自信滿滿,當先行動起來。

  在自己面前賣弄符陣之道?

  唔……

  那就讓他蘇奕見識見識,什么叫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