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二章 將計就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風子都臉色陰沉難看。

  兩位同伴被殺,連那一場機緣也將被蘇奕霸占,這樣的打擊,讓他心頭都在滴血。

  半響,他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蘇奕,咱們走著瞧!”

  說罷,他轉身而去。

  身影一閃,便消失不見。

  蘇奕沒有追。

  風子都掌握巽影道韻,且修煉有神妙的身法,要想將其滅殺,短時間內很難辦到。

  蘇奕可不想把力氣浪費在一個無關輕重的人物身上。

  更重要的是,對蘇奕而言,風子都離開,也并非是壞事,說不準還能引來一些魚兒自投羅網……

  “蘇兄,這兩人分別是東郭云和冉崇,皆是古代妖孽,在蘭臺法會上,東郭云名列第十三,冉崇名列第十九。”

  聞心照飛快說道,“尤其是這東郭云,雖然實力談不上頂尖,可據說來頭極大,其先祖乃是古代宗族東郭氏的一位皇境人物。”

  蘇奕這才知道,那黑衣男子名叫東郭云。

  而那死在冰層之下的家伙則叫冉崇。

  “我也聽說過這東郭云的一些事情,據說他還有一個堪稱變態的兄長,名叫東郭風,早在三萬年前時,就躋身靈道層次,底蘊恐怖無比。”

  葛謙神色凝重道,“雖說東郭風還不曾從沉寂中覺醒,可毋庸置疑,這樣的角色一旦出世,注定非同凡響。”

  說著,他眉頭都皺起來,道:“更麻煩的是,風子都已經逃走,這也就意味著,東郭云和冉崇的死,注定無法隱瞞,等離開須彌仙島后,只要東郭氏知道這個消息,定不會善罷甘休……”

  葛謙說到這,忽地閉嘴。

  因為他發現,蘇奕早就離開,正佇足在那一方蓮池前端詳。

  顯然,他那番話完全被無視了……

  這讓葛謙不由一陣苦笑。

  “葛道友,大道爭鋒,哪能瞻前顧后,患得患失,你該清楚,在這須彌仙島中探尋機緣時,勢必會爆發廝殺和沖突。”

  聞心照禁不住說道,“更何況,那桓少游和墨星哲可都恨蘇兄入骨,若是碰到他們,注定會上演不死不休的戰斗。這等情況下,你再考慮那后患,反倒顯得……”

  月詩蟬道:“氣魄不足。”

  聞心照點了點頭。

  葛謙一呆,怔在那。

  “你們這么說,倒是有些錯怪他了。”

  便在此時,遠處蓮池邊的蘇奕開口,“葛謙性情謹慎,求的大道之路也和其他人截然不同,他有如此考慮,才是最穩妥的做法,也最契合他的心性。”

  “對他而言,自當未雨綢繆,做足準備,如此才能在禍患發生時,以萬全之準備將其化解。”

  “這樣的心性和道途,談不上壞。”

  一番話,落入葛謙耳中,讓他心神一顫,憑生一種說不出的觸動感,神色也變得恍惚起來。

  他從沒想過,這世上最了解和理解他的,竟會是蘇奕!

  他的師尊葛長齡經常恨鐵不成鋼,認為他太過謹慎和膽小。

  連那寄宿在他體內的老家伙,也常常說他是活脫脫的小王八,寧可茍活一世,也不愿去做一些大膽冒險的事情。

  唯獨蘇奕,似并不認為謹小慎微是不好的!

  “奇怪,這家伙明明極為強勢和膽大,一副不把世間事放在眼中的樣子,和我完全九種截然不同的性情,可偏偏地,他卻似很懂我……”

  葛謙心緒翻騰,感慨萬千。

  那種被理解和認可的感覺,讓他都忍不住想把蘇奕視作知己。

  可蘇奕接下來一句話,卻讓葛謙內心的感動一掃而空。

  “當然,這樣的心性和道途,也談不上好,你們兩個可莫要效仿,否則,必會讓劍心蒙塵。”

  聞心照不禁莞爾。

  月詩蟬認真點了點頭。

  葛謙唇角抽搐,哭笑不得。

  “別愣著了,快去收拾戰利品。”

  蘇奕扭頭瞥了葛謙一眼。

  “呃……好的!”

  葛謙連忙答應。

  直至忙活起來,他才驀地發現,合著蘇奕是把自己當打雜的角色使喚了……

  “枉我還把他視作知己,他卻把我視作打工人!”

  葛謙黯然神傷。

  直至葛謙收拾完戰利品時,心情卻變得愉悅起來。

  他萬沒想到,東郭云和冉崇這兩個古代妖孽身上,竟攜帶了不少稀罕寶貝!

  其中最珍貴的,當屬三件靈寶。

  第一件是混元鎮魔鏡。

  防御靈寶,由靈輪境大修士煉制,品相頂尖,足可擋住靈輪境強者的全力一擊。

  此寶之前被東郭云藏在身上,還未動用,就被蘇奕一把捏住脖子降服了……

  若當時他及時催動,斷不可能會敗得那般快。

  第二件是一枚梭形秘符,名喚“混斗破虛符”。

  此符烙印著一股極恐怖的空間之力,只要催動此符,即便身陷禁陣圍困中,也能破空而逃,實現絕境逢生!

  此寶同樣來自東郭云。

  遺憾的是,在蘇奕擒下他之前,他依舊沒來得及動用……

  第三件是一副軟甲,名喚“云魄靈霄甲”。

  由極罕見的云魄蠶絲鞣制而成,被靈道大修士以秘術布置了六十四重防御秘陣,水火不侵,刀劍難傷,且具有避塵、祛毒、化厄等妙用,價值之大,遠不是多少靈石可以衡量。

  此寶原本穿在冉崇身上,是他的保命底牌。

  可不幸的是,之前蘇奕以矛鋒洞穿了他的咽喉,而不是刺在他穿在身上的軟甲上……

  除了這三件珍貴的寶物,尚有其他一些療傷所需的靈丹、修煉所需的靈石之物,品相皆堪稱頂尖,在世俗中根本見不到。

  當清點完這些戰利品,葛謙都不由一陣眼紅,這些古代妖孽簡直富得流油啊!讓人都恨不得再多打劫幾個……

  而當葛謙將戰利品交給蘇奕,蘇奕也不由露出一絲訝然,擱在當今蒼青大陸上,這種肥羊的確稱得上是少見的極品。

  最終,蘇奕把混元鎮魔鏡贈給了聞心照,云魄靈霄甲贈給了月詩蟬,混斗破虛符贈給了葛謙。

  至于其他和修煉有關的寶物,皆被他收下。

  初開始,聞心照他們還有些不好意思,認為無功不受祿,沒資格瓜分戰利品。

  可蘇奕哪會在意這些寶物?

  他做事一向如此,只要是結伴行動,所得戰利品必進行平分,前世如此,今世也如此。

  “蘇兄,多謝啦。”

  聞心照美眸明潤,笑語嫣然,毫不掩飾內心的歡喜。

  月詩蟬沒有多說什么,只不過那清冷如冰的眸,唯獨在看向蘇奕時,帶上一抹柔和之色。

  葛謙則感動得幾欲熱淚盈眶,他可沒想到,這次行動不止能得到蘇奕的庇護,還能獲得戰利品。

  這樣的待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怪不得老家伙非要我跟著蘇大人一起行動,他恐怕早料到,跟著蘇大人不止能喝湯,還有肉吃吧……”

  葛謙心中喃喃。

  他可不知道,在蘇奕眼中,他就是個“徒孫”般的角色,差了兩輩,身為長輩,哪能虧待了小輩?

  劃分完戰利品,蘇奕沒有耽擱,開始忙活起來。

  他隨手取出一批空白玉符,開始祭煉陣器。

  “蘇大人,您這是要做什么?”

  葛謙恭恭敬敬問道。

  財帛動人心,財帛也能撫慰和收買人心。

  葛謙雖不至于被收買,可獲得了來自蘇奕的饋贈后,這謹小慎微的少年,態度明顯發生了許多變化。

  “閑著也是閑著,就效仿風子都的做法,在此布設陷阱,守株待兔,看看在這三天中,能逮住多少獵物。”

  蘇奕一邊煉制陣器,一邊隨口說道。

  葛謙一呆,倒吸涼氣,他可沒想到,如蘇奕這般傲氣沖霄、睥睨自負的家伙,竟還會干出如此陰險的事情。

  “妙啊!”

  聞心照美眸發亮,“之前風子都就曾在此布設埋伏,一來可以坑殺那些試圖搶奪機緣的對手,二來也可以借機收割戰利品。若不是他這次碰到了蘇兄,換做是其他人,怕是早已遭難而亡。”

  “而現在,風子都雖逃走,可他定然心存不甘,極可能會把此地的機緣宣揚出去,以此引來更多強者對付蘇兄,他則可以坐山觀虎斗,坐收漁利。”

  “蘇兄現在這么做,反倒稱得上是將計就計!”

  少女聲音清脆叮咚,透著一絲絲期待和興奮。

  月詩蟬點頭道:“兩儀神火蓮還有三天時間才能徹底成熟,在這三天內,若我們一直守在此地,一旦有外敵來犯,要想護住這樁機緣不被奪走,必會很被動,蘇兄現在所用的法子,的確極好。”

  葛謙看了看清新脫俗,麗質天生的聞心照,又看了看清冷如雪,眉目如畫的月詩蟬,心中一陣錯愕。

  這兩位在世人眼中如若絕代仙子般的人物,怎么談起這種陰險坑人的事情時,好像顯得很興奮啊……

  這好像和她們的性格和形象很不符啊!

  “葛道友,你覺得呢?”

  聞心照聲音清脆道。

  葛謙頓時露出一個憧憬期待的笑容,由衷贊嘆道:“蘇大人此舉,實在是妙,妙不可言吶!”

  聽到他們的對話,蘇奕唇角不由掀起一抹弧度。

  他沒有告訴聞心照他們,之前他之所以放任風子都離開,目的本就是想借此機會,看看在這三天中,能引誘多少韭菜撲向自己的鐮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