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一章 翻手定風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極遠處山腳,驀地掠出一道身影,輕輕一閃。

  那一團血霧炸開,將那山腳附近十丈之地覆蓋,巖石草木皆遭受到可怕的腐蝕,千瘡百孔。

  而蘇奕等人的目光,皆第一時間鎖定那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青年,身著黑色獸袍,膚色白皙如玉,面龐冷峻如巖石。

  他身影極矯健,氣息兇悍冷厲,手中拎著一柄半人高的獸骨大弓,腰畔懸掛著一個獸皮鞣制的箭壺。

  他的眸泛著淡淡的灰褐色,顧盼時妖異懾人。

  “風子都!”

  聞心照他們皆第一時間認出獸袍青年的身份。

  風子都,古代妖孽中的一流頂尖人物,在蘭臺法會上躋身第六名。

  據傳他乃是三萬年前妖修世家風氏后裔,身上流淌著屬于絕世妖禽“掠天雀”的血脈。

  而他的祖先,便是在三萬年前名震天下的“掠天血皇”,以速度之道和刺殺之道著稱。

  此時,風子都眸光閃動,遙遙盯著蘇奕,道:“我倒沒想到,蘇奕的神念力量竟強橫到能夠捕捉到‘無痕血箭’的地步,莫非是一個魂修?”

  聲音中,帶著一絲訝異。

  無痕血箭是他的底牌之一,由上古異獸‘虛寂蠻蛇’的毒牙煉制而成,射出去時,無聲無息,無色無質,最是防不勝防。

  在突然襲擊的情況下,甚至能輕易射殺化靈境修士!

  風子都本以為,蘇奕便是能擋住這次突襲,也必會遭受傷勢,可他卻沒想到,蘇奕竟似能捕捉到無痕血箭的氣息!

  蘇奕都懶得廢話,抬手一道劍氣斬過去。

  一道清色劍氣憑空一閃,便消失不見。

  遠處山腳,風子都眼皮一跳,身影直似一道黑色閃電般,朝一側避開。

  在他原先佇足之地,出現一道筆直的溝壑,觸目驚心。

  而還不等風子都站穩,又是一道劍氣迎面斬來,快得不可思議,那無匹的鋒芒,讓他肌膚刺痛,瞳孔也隨之猛地一縮。

  風子都再次閃避。

  那一抹劍氣從他耳畔掃過,截斷一縷發絲,當斬在后方山峰上,一塊巨大的峭壁巖石如豆腐似的被削了下來。

  風子都內心悚然一驚,背脊生寒,這家伙的劍道造詣未免也太可怕!

  “原來是和巽影之道有關的傳承……”

  眼見風子都避開自己的隔空斬殺,蘇奕也有些意外。

  旋即他就看到,那風子都所掌握的,乃是由風之道韻和暗影道韻融合而成的“巽影之道”。

  這是和速度流有關的一種絕品道韻!

  這等道韻配合一些秘傳身法,能夠讓修士自身的速度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蘇奕,我不欲和為敵,之前出手,無非是給們一個提醒,讓們清楚,是我風子都第一個發現此地的機緣。”

  風子都手握獸骨大弓,立在一處巖石上沉聲開口,“若們現在就離開,我可以當剛才什么也沒發生,否則……”

  還不等說完,蘇奕淡然道:“爭搶機緣而已,何須廢話?”

  “呵!”

  風子都冷笑起來,灰褐色的眸殺機一閃。

  他從箭壺拈出一支七寸黑色小箭,挽起獸骨大弓,猛地射出。

  色小箭無聲無息地憑空消失。

  蘇奕看也不看,探手一抓。

  距離聞心照身前三尺之地,虛空猛地劇烈翻騰,一只七寸黑色小箭被牢牢攥住,落入蘇奕掌間。

  這一幕,令得聞心照背脊直冒寒氣。

  她之前已做足準備,可還是沒想到,這一道箭矢竟會是朝她射來!

  直至蘇奕出手那一瞬,她才產生感應,本能地感應到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而當她要進行抵擋時,那無痕血箭早被蘇奕一擊降服!

  前后不過一剎那,那其中所藏的兇險,卻堪稱驚心動魄。

  當月詩蟬和葛謙看到這一幕時,都不由心驚肉跳,這無痕血箭無疑太過詭異和危險了!

  這次若不是有蘇奕在,憑他們的手段,怕是也只能避其鋒芒,無法和風子都這等角色正面硬撼。

  對方就像一個強大無比的刺客,根本不和正面交鋒,僅僅以其箭道和速度,就能帶給人致命的威脅。

  “哼!”

  遠處,風子都冷哼,眸子中神芒涌動,抬手拈出九支無痕血箭,一口氣射了出去。

  嗤嗤嗤!

  九支無痕血箭,皆憑空消失不見。

  換做其他修士,怕是早倉惶閃避,因為根本就無法捕捉到那九支箭矢的任何氣息和軌跡。

  可在蘇奕神念中,這九支箭矢的痕跡卻清晰看見。

  有八只箭矢分成四對,朝聞心照、月詩蟬、葛謙射去。

  換而言之,他們每個人都將承受兩支無痕血箭的打擊!

最可怕的是,每一支箭矢的軌跡皆不同,有的筆直,有的迂回,有的掠向高空而后垂落,有的似燕子抄水  般,貼著大地前沖。

  而最后一支,則朝那一方蓮池中央的兩儀神火蓮射去。

  九支箭矢速度皆奇快無比,軌跡各不相同,根本不給人思考的機會。

  這一擊,無疑極狠辣!

  卻見蘇奕袖袍鼓蕩,驀地橫空連斬。

  一道天塹般的劍幕橫空而出。

  砰砰砰!

  當即便有三道無痕血箭被劍幕擋住,發出沉悶的爆鳴,光雨迸濺。

  再看蘇奕,早已騰空而起,掌指或點、或劃、或刺、或削,每一擊之下,便有一道無痕血箭炸開。

  剎那間,蘇奕出手如電,一氣呵成,九支無痕血箭皆被擊潰!

  而后,他袖袍猛地一揮。

  一股恐怖的力量風暴席卷而出。

  九支無痕血箭炸開后所化的漫天血霧,皆被掃蕩一空。

  恰似風卷殘云!

  那一幕幕,看得聞心照等人驚心動魄,震撼連連。

  可在此時,遠處的風子都卻猛地發出一聲大喝:“動手!”

  聲音還在回蕩。

  那一方蓮池附近,距離蘇奕身影最近的一塊厚厚的冰層猛地炸開,冰屑飛灑中,一道鋒利無匹的長矛,猛地刺出。

  這突如其來的刺殺,深諳快、準、狠三字!

  當聞心照他們察覺時,那一道長矛已刺入半空中蘇奕的身體內。

  那一瞬,三人心都攥起來,臉色徹底變了,失聲叫出:

  “蘇兄!”

  “蘇兄!”

  “蘇大人!”

這一幕發生實在太快,誰能想到,這蓮池冰層  之下,竟還藏有一個更陰險可怕的對手?

  “叫那么大聲做什么,我還沒死。”

  而還不等聞心照等人反應,一道熟悉的淡然聲音響起。

  而后他們視野中就見到,被長矛刺中的蘇奕身影,卻是一道虛幻的殘影,并非其真正的軀體。

  而蘇奕此時,已立足在那冰層破碎之地,一只手攥住那刺出的長矛,狠狠一拽。

  一道身影連同其長矛,被狠狠拽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影瘦削矮小的黑衣男子,當被拽出來時,第一時間就舍棄手中的長矛,折身就要逃走。

  可其脖頸猛地一痛,就被一只大手牢牢鉗住,那大手上釋放出的恐怖力量,在一瞬便將他整個人禁錮。

  黑衣男子渾身無力,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來,這讓他臉色徹底變了,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救我!”黑衣男子失聲大叫。

  卻見蘇奕將奪在右手的長矛倒轉,矛鋒狠狠朝另一側的冰層內刺入。

  冰層炸開,碎屑迸濺如箭雨。

  而在那冰層之下,則傳出一道凄厲的慘叫。

  旋即慘叫聲便戛然而止。

  仔細看,那冰層下方赫然還躲藏著一道人,貓腰弓背,手握一柄黑色短刀,之前明顯是打算沖出偷襲。

  可此時,卻被蘇奕刺出的長矛洞穿咽喉,死死釘在地上,眼瞳睜得滾圓,臉上寫滿了惘然。

  似根本沒料到,在這等情況下,蘇奕是如何發現他的……

  血腥彌漫,場中一片死寂。

  被蘇奕鉗住脖頸的黑衣男子受到驚嚇,呆滯在那。

  不遠處,聞心照、月詩蟬和葛謙皆驚出一身冷汗,神色變幻不定。

  之前那一幕幕,發生太快,也太過兇險!

  先是風子都連環九箭,隔空射殺而來,這一場殺劫才剛化解,黑衣男子便突兀地從冰層之下殺出,矛鋒直指蘇奕而去。

  這本就出人意料,讓人猝不及防,但蘇奕卻似未卜先知,提前一步閃避,讓那矛鋒只刺中一道殘影。

  黑衣男子則被蘇奕一舉擒下。

  可誰能想到,那冰層之下,竟還藏著一道身影!

  這等殺劫簡直一環扣一環,每一次都有致命般的威脅,聞心照等人捫心自問,若換做他們,怕是早已遭難了。

  可這一切對蘇奕而言,卻似毫無威脅,眨眼間而已,就將重重殺劫化解于股掌之間!

  那輕松自若的姿態,在此刻也是深深震撼了在場每個人的心神!

  “這怎可能……”

  遠處山腳下,佇足巖石上的風子都瞪大眼睛,失聲喃喃,滿臉寫著難以置信。

  之前時候,他自信憑借在此地所布置的陷阱,便是強大如蘇奕、桓少游、燕驚云、荊靈真、墨星哲這等最頂尖的角色,不死也得遭到重創。

  可誰曾想,蘇奕卻在輕描淡寫之間,就將這重重陷阱和埋伏化解!

  “還有其他手段嗎?”

  蘇奕目光看向遠處的和風子都,饒有興趣道。

  說話時,掌指一捏。

  喀嚓!

  黑衣男子脖頸斷裂,腦袋軟綿綿歪下。

  那可怖的力量,將其神魂和軀殼生機徹底碾碎。

最后,其尸體被蘇奕甩手丟了出去,都懶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