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八章 隕星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今夏皇一襲簡單的布袍,負手于背,神色平和。

  但隨著他駕臨,場中氣氛悄然變得莊肅寂靜。

  諸如桓少游、燕驚云、墨星哲這些古代妖孽中的頂尖人物,皆收斂了不少。

  在這一座古老道場中央,有著一座占地十丈范圍的圓形黑色祭壇。

  祭壇四周,有九座石柱呈九宮之勢矗立。

  每一座石柱,皆九丈高,其上覆蓋著繁密的圖騰云紋,花鳥蟲魚、日月星辰、天經地緯,皆呈現出原始莽荒般的粗獷氣息。

  這便是傳送祭壇。

  當今夏皇抵達場中后,便下達命令,開啟傳送祭壇。

  翁九當即上前,手托一個陣盤,掐動法訣。

  隨著一陣晦澀波動,九座石柱如從沉寂中蘇醒過來,表面覆蓋的圖騰云紋皆沖出一道禁制波動,涌向中央的傳送祭壇。

  而后,整座祭壇大放光明。

  祭壇上空,光雨飄灑,構建出一扇虛幻似的門戶,流光溢彩。

  場中一些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等傳送古陣,不由發出一陣驚嘆聲。

  那些古代妖孽則相對淡定許多。

  擱在三萬年前的蒼青大陸上,各大頂級道統內,皆開辟有傳送古陣,通往不同的疆域,他們早已見怪不怪。

  “諸位,請!”

  翁九沉聲開口。

  當即,在場眾人陸續走上那傳送祭壇。

  “主上,我等先行一步。”

  翁九走上傳送祭壇,朝不遠處的大夏皇帝躬身見禮。

  “去吧。”

  大夏皇帝點了點頭。

  傳送祭壇發光,剎那間而已,祭壇上所有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漸漸地,傳送祭壇也隨之沉寂下來。

  “也不知道,這次有多少人能活著從須彌仙島上活著回來……”

  大夏皇帝輕聲喃喃。

  “機緣和危險相伴相隨,越是逆天的機緣,必伴隨無法想象的恐怖殺劫。”

  一側,水老眼神異樣,“更何況,這次前往須彌仙島的這些年輕人,哪個身上沒有攜帶保命底牌?想來足夠他們化險為夷了。”

  大夏皇帝道:“不管如何,可以預見的是,當他們從須彌仙島返回時,注定有不少人已踏足靈道之路……到那時,這世上老一輩的靈道大修士,怕是再無法和他們比擬了……”

  聲音中,帶著些許感慨。

  時代變了!

  眼下所發生的,僅僅只是一些細小的變化。

  當那一場璀璨大世真正降臨后,這天下,注定將徹底大變!

  “主上,這可不見得。”

  水老低聲道,“據我們分布在天下的力量所搜集到的情報,最近一段時間,陸續有一些極強大的古代強者橫空出世。”

  “這些古代強者同樣很年輕,可稱得上妖孽。”

  “和桓少游這些第一批出世的古代妖孽不一樣的是,這第二批古代妖孽,每個修為都已佇足在靈道層次中。”

  “他們每個人的實力,皆足以輕松鎮壓當世同境之輩,且掌握古老秘術和寶物,底蘊一個比一個強橫。”

聽到這,大夏皇  帝眼眸瞇了瞇,道:“這第二批覺醒出世的古代妖孽,如今有多少人了?”

  水老飛快道:“目前已經確定的,已經有七人。不過按照最近傳回的各種消息分析,接下來一段時間,這第二批覺醒出世的古代妖孽,只會越來越多。”

  大夏皇帝沉默片刻,不由輕嘆:“還真是……多事之秋。”

  在蒼青大陸上最近十年覺醒的第一批古代妖孽,修為皆在元道層次,還談不上有多讓人忌憚。

  可這第二批覺醒出世的古代妖孽,個個都在靈道層次,底蘊和實力皆強橫無比,這已經足以威脅到天下各大修行勢力,由不得人不忌憚!

  “歸根到底,還是那一場璀璨大世即將來臨的緣故。”

  水老眼神微妙,“就像前些年流傳天下的那一篇道偈所言,封印之下的力量,必將破土而出,曾被禁錮的一切,都將被打破,昔日大世的盛況與血腥,也將隨之卷土重來……”

  頓了頓,他輕聲道:“如今所上演的一切,皆為預兆。”

  大夏皇帝沉默片刻,道:“九鼎鎮界陣修復得如何了?”

  水老回稟道:“目前只修復不足一成。”

  大夏皇帝眉頭皺起,道:“太慢了,必須抓緊時間。”

  水老無奈道:“主上,以我們的力量,再結合蘇道友所給的修復之法,最少也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將九鼎鎮界陣修復到往昔一半的威能。”

  “而若要恢復此陣最鼎盛時期的威能……根本不是我們所能辦到。”

  “您也清楚,此陣乃皇級殺陣,哪怕蘇道友給出了修復之法,除非有皇境人物幫忙,或者擁有通天徹地手段的符陣宗師出手,否則,此陣怕是不可能再恢復如初。”

  大夏皇帝神色明滅不定。

  他很早就預料到,當那些古老道統陸續從沉寂中走出,這天下,怕是再不可能以大夏皇族為尊。

  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事情。

  天地劇變,蒼青大陸上的修行勢力注定會進行徹底的洗牌,以往天下的固有格局,也將隨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能做到多少是多少吧。”

  大夏皇帝輕聲道。

  當下他們大夏皇族唯一能做的,便是在這一場天地劇變來臨前,積蓄到足夠多的力量,保證自身不至于淪為其他勢力的盤中餐!

  水老猶豫了一下,還是禁不住說道:“主上,依老奴所見,等蘇道友從須彌仙島返回后,或許可以向他請教一下,是否有辦法縮短修復九鼎鎮界陣的時間,若他能親自幫忙,那自然更好。”

  大夏皇帝心中一動,點了點頭。

  天地昏沉。

  一片滿是焦土的荒蕪大地上,煞風呼嘯,卷起漫天沙塵。

  這里就如同一片被遺棄之地,草木不生,生機枯竭。

  陰沉壓抑的氣息,籠罩在每一寸地方。

  而在這片荒蕪大地的中央地帶,有著一個巨大的深淵,仿似在大地上裂開的一張血盆大口,深不可見。

  隕星淵!

  傳聞中,在三萬年暗古之禁力量爆發時,天穹上有一顆顆星辰墜落,砸在這片大地,硬生生砸出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深淵。

自古以來  ,這里便是大夏三大禁地之一,埋藏無盡殺機,別說一般人,就是靈道大修士,輕易也不敢涉足此地。

  而在隕星淵之上,那灰濛濛的昏沉天穹高處,依稀可以看到,那里懸浮著一個灰暗模糊的空間門戶,如若虛幻般不真實。

  這便是進入須彌仙島的入口!

  在灰暗門戶附近,恐怖的天罡煞風肆虐咆哮,產生沉悶如雷的隆隆轟鳴之音,在這陰暗壓抑的天地,讓人心驚肉跳。

  驀地一陣禁制力量波動在隕星淵不遠處沖出。

  能夠看到,那是一座被厚厚的沙塵覆蓋的傳送祭壇,此刻如同從沉寂中醒來般,大放光明。

  覆蓋其上的沙塵都被吹散開。

  很快,在禁制力量波動中,一道虛幻的門戶構建而成,一群身影從中陸續走出。

  赫然是蘇奕等一行人。

  “這就是隕星淵?”

  “快看那天穹上,那灰暗的門戶應該就是進入須彌仙島的入口。”

  “此地生機枯竭,萬物晦暗,傳聞中是遭受了暗古之禁的可怕侵蝕,讓得這里成了一片被遺棄的死地。”

  ……議論聲響起,無論是那些古代妖孽,還是當世奇才,皆露出警惕之色,打量四周。

  “劫難的氣息……”

  蘇奕若有所思。

  從抵達這片天地的第一時間,他目光就望向不遠處那巨大的隕星淵。

  根本無需打量和感應,就能感受到,那大淵深處涌動著一股極詭異恐怖的劫難力量。

  翁九忽地出聲:“莫要靠近隕星淵邊緣地帶,否則,必會被大淵深處的禁忌力量吞噬!”

  說著,他抬手抓住一塊巨石,拋向遠處隕星淵。

  巨石甫一靠近隕星淵邊緣處,就突兀地炸開,爆碎的石屑飛揚飄灑。

  這一幕,看得眾人不由倒吸涼氣。

  巨石爆碎那一瞬,他們皆敏銳察覺到,一股詭異的無形力量如閃電般出現,一舉吞噬巨石!

  “看到了嗎,這就是隕星淵的可怕之處,以往時候,曾有靈道大修士試圖靠近過去,結果軀殼和神魂皆在瞬息被吞噬,自始至終,都來不及掙扎和反應。”

  翁九聲音低沉。

  眾人心緒一陣起伏。

  “這大淵深處,劫難氣息洶涌,怕是藏著不同尋常的事物了。”

  蘇奕暗道。

  “各位,那便是須彌仙島的入口,爾等只需憑借手中的須彌符,便可進入其中。”

  翁九開口。

  他目光看向天穹下那一扇模糊的灰暗門戶,“老朽會在這傳送祭壇附近等候三個月時間,還請諸位能及早返回。否則,諸位怕是只能自己離開這片禁區了。”

  話音剛落,便有人第一時間掠空而起,朝天穹下的灰暗門戶掠去。

  隨著一片如夢似幻的光霞一閃,那人在灰暗門戶內消失不見。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展開行動。

  “姓蘇的,你可千萬別臨陣脫逃,我在須彌仙島等你!”

  墨星哲眸子如銀色冷電般,瞥了蘇奕一眼,而后身影一閃,也展開了行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