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七章 尋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桓少游敏銳注意到了眾人那異樣的目光。

  不過,他反倒徹底冷靜下來,內心那暴涌的殺機和恨意皆被他牢牢壓制住。

  他直起身軀,抬眼看向蘇奕,微笑道:“蘇奕,你現在可滿意了?”

  看到他俊美臉龐上的笑容,眾人心中卻有些發寒。

  蘇奕走上前,伸手幫桓少游撣了撣肩膀衣衫上的一些塵埃,說道:“我本以為你今天不敢前來,不曾想你卻來了。這讓我很高興。”

  說著,他也笑了,“等到了須彌仙島,我再好好招待你。”

  桓少游瞳孔一縮,道:“那我可期待的很。”

  蘇奕認真說道:“放心,我從不會讓人失望。”

  看著兩人交談,在場其他人都不由暗自心驚。

  誰能聽不出,那平淡尋常的字里行間,實則藏著無盡殺機?

  “桓少游,仇人在前,為何不見你暴起殺人?”

  忽地,一陣鏘鏘如劍鳴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聲音還在回蕩,一個身著墨袍,背負劍匣,長發披散的青年,如鬼魅般出現在場中。

  他膚如古銅,眉宇疏闊,一對眸明亮如星辰,身影修長勻稱,舉手投足,透著一股凌厲張揚的氣息。

  “燕驚云!你怎地來了?”

  不遠處,有人失聲叫出。

  燕驚云!

  聽到這個名字,場中那些古代妖孽臉色也都微微一變。

  在他們的圈子中,燕驚云有“劍狂”之稱,天賦冠蓋群倫,底蘊恐怖無邊。

  論出身和來歷,更不遜色于桓少游!

  蘇奕眉頭微挑,當初翁九曾告訴他,此次前往須彌仙島的,除了他和蘭臺法會排名前三十的強者之外,尚有三人。

  分別是墨星哲,來自蒼青大陸第一鬼修勢力陰煞冥殿的古代妖孽。

  荊靈真,來自三大妖宗之一焚陽教的古代妖孽。

  燕驚云,天下道門執牛耳者天璣道門的古代妖孽。

  這三人,皆大有來歷。

  按照翁九的說法,他們的底蘊、天賦,也都不見得比桓少游、曾濮、尺簡素這些人弱了,甚至猶有過之。

  之所以沒有參與蘭臺法會,原因就在他們三人的修為,皆臨近突破的邊緣,為了進入須彌仙島,不得不將自身修為進行壓制和封印。

  否則,一旦踏入化靈境,就再無緣進入須彌仙島。

  “這一口劍匣倒是不錯。”

  當注意到燕驚云背后的劍匣時,蘇奕眸子中泛起一絲感興趣之色。

  他能感受到,此劍匣來歷不簡單。

  “我為何不能來?”

  燕驚云灑然一笑,此刻的他,儼然成為了場中焦點人物。

  說著,他目光看向桓少游,笑問道:“你怎么不回答我?難道真被那蘇奕收拾得毫無骨氣,只能低頭認栽?”

  這番話,說的毫不客氣。

  桓少游眉梢浮現一抹陰霾,冷冷道:“燕驚云,你此次就是為了挖苦我來的?”

  “當然不是。”

  燕驚云搖了搖頭,笑道,“我還沒那么無聊。”

  “燕驚云,不是說你早已踏入化靈境了嗎?”

  不遠處,尺簡素忽地開口,少女身著戎裝,眉眼如刀鋒般犀利,左耳懸掛蛇形白骨耳墜,渾身透著張揚的野性。

  “傳言而已,當不得真。”

  燕驚云說到這,有些無奈似的聳肩道,“當然,若不是早已得知,這須彌仙島內,藏著足以讓我在修為上實現極盡突破的契機,我也不會在這些年里一直苦苦壓制修為。”

  眾人都隱約明白過來,心中皆翻騰不已。

  為了一次極盡突破的契機,燕驚云這等頂尖層次的古代妖孽,竟將一身修為苦苦壓制了多年!

  這無疑很讓人心驚。

  不過,在場不乏一些頂尖人物的目的和燕驚云一樣,對此倒也并不意外。

  須彌仙島是大夏三大禁地之一,自三萬年暗古之禁的侵蝕之下延存至今。

  傳聞中,此地不止藏著和暗古之禁有關的線索,以及和須彌圣閣有關的機緣,還保留著一股極為古老的世界本源氣息!

  只要捕捉到這一股古老的世界本源氣息,足以讓元道層次的修道者在破境時,實現最為圓滿的蛻變,踏上一條完整的靈道之路。

  “閣下便是蘇奕吧?”

  這時候,燕驚云目光忽地看向蘇奕,笑著稽首見禮,道,“我名燕驚云,一名劍修。”

  頓了頓,他說道:“聽說在蘭臺法會上,道友就是憑借劍道之力,壓迫得桓少游無力招架,我對此極感興趣,若有機會,倒要在劍道之上,跟道友請教一二。”

  這番話,無異于當面揭短,讓桓少游臉色都陰沉不少。

  可最終,桓少游沒有說什么。

  卻見蘇奕心不在焉道:“我可沒興趣指點一個不認識的人。”

  眾人:“……”

  燕驚云也怔了一下,旋即笑起來,沒有再說什么。

  沒多久,荊靈真和墨星哲也來了。

  荊靈真身影瘦高,身著蟒袍,濃密的長發蓬亂如草,面龐仿似沒有血色,呈現一種病懨懨的氣息。

  他性情也極冷漠孤僻,抵達之后,便自顧自閉目養神起來。

  可沒有人敢忽略他的存在。

  這位焚陽教的古代妖孽,在當今大夏近乎默默無聞,可在古代妖孽當中,卻是一個十足十的狠人!

  墨星哲一身綠袍,器宇軒昂,手握一柄雪白羽扇,模樣極出眾,仿似一位翩翩公子般。

  他氣息陰柔,一對眸泛著淡淡的銀光,當出現在場中的時候,甚至引起不小的騷動。

  一些古代妖孽紛紛主動上前見禮,眉梢間帶著若有若無的忌憚之色。

  三萬年前,陰煞冥殿是天下第一鬼修勢力。

  墨星哲,便是陰煞冥殿走出的一位古代妖孽。

  據傳他繼承著屬于陰煞冥殿第一任殿主“冥羅靈皇”的衣缽!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墨星哲抵達不久,便徑直找到蘇奕,開口道:“我陰煞冥殿的涅風圣子是被你所殺?”

  一句話,就讓眾人嗅到了尋仇的味道!

  “不錯。”

  蘇奕點頭。

  墨星哲眸子泛著淡淡的銀色,想了想,說道:“把我陰煞冥殿的魔胎的交還回來,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魔胎!

  在場眾人眸子皆不由動容。

  誰能不清楚,魔胎的價值何等之大?絕對堪稱是稀世至寶!

  可除了聞心照、月詩蟬等寥寥數人,場中極少有人知道,原來蘇奕還曾奪走一枚屬于陰煞冥殿的魔胎!

  蘇奕不由笑了,道:“那魔胎是我的戰利品,憑什么要交還?”

  眾人:“……”

  這回答理直氣壯,理所當然,讓人都無法反駁。

  墨星哲眉頭皺起,道:“你已經和桓少游結仇,徹底得罪了魔族桓氏,莫非還要因為一個魔胎,而徹底和我陰煞冥殿為敵?”

  這番話,已毫不掩飾威脅之意。

  桓少游不禁揉了揉臉頰,心中慍怒不已。

  他早清楚,當慘敗蘇奕手底下那一刻,他桓少游就會淪為一個陪襯一樣的角色。

  但凡被人當著蘇奕的面提起,注定沒什么好事,對他而言,更是和被人當面抽巴掌沒什么區別。

  若不將蘇奕除掉,以后這樣的事情,注定會不斷發生。

  只要提起蘇奕,他桓少游就會成為陪襯,被人談論和比較……

  這無疑太恥辱,就如同背負在身的罵名,只有蘇奕死了,再能徹底洗刷掉。

  卻見蘇奕搖頭輕嘆了一聲,道:“威脅若有用,桓少游何至于淪落到這般地步?”

  眾人神色異樣。

  桓少游臉色則愈發陰沉了,內心殺機洶涌,氣得幾欲殺人。

  燕驚云剛抵達時,就拿他開涮。

  現在倒好,墨星哲和蘇奕之間的對峙,更拿他的慘痛經歷來舉例,這簡直像一次次在他心頭傷口上撒鹽,也太欺負人了!

  桓少游眼瞳深處有暴戾的氣息涌動,冰冷出聲,“墨星哲,你若再敢拿我來說事,別怪我不客氣!”

  墨星哲笑了笑,道:“桓兄莫生氣,說起來,你我之間有著共同的對手,理應一致對外才對。”

  頓了頓,他盯著蘇奕,道:“識時務者為俊杰,可很顯然,你蘇奕不是,既然如此,等抵達須彌仙島,咱們……走著瞧!”

  說罷,他轉身走向另一側區域,再不理會蘇奕。

  眾人見此,都暗暗心驚不已。

  前有桓少游視蘇奕為仇敵,后有墨星哲和蘇奕撕破臉,當抵達須彌仙島,注定將上演不死不休的廝殺!

  甚至,若認真算起來,就連燕驚云這等人物都曾表示,想在劍道上跟蘇奕請教一二!

  當然,這種請教實則和戰斗沒區別。

  對此,蘇奕渾不在意。

  這次前往須彌仙島,桓少游是必須殺的。

  至于墨星哲,既然主動找上門送死,到時候也順手送他上路便可。

  當然,到時候若有其他不開眼的角色也送上門來,那就一并解決就是了。

  一直佇足在蘇奕身后的葛謙,唇角不易察覺地狠狠抽搐了一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葛謙都不敢想象,當抵達須彌仙島之后,若自己和蘇奕一起同行,該會遭遇多少腥風血雨。

  這對向來做事謹小慎微的他而言,也是從未經歷過的事情。

  反觀月詩蟬,則恬淡清冷,淡定從容。

  沒多久。

  在翁九和一眾大人物的陪同下,當今夏皇駕臨場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