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五章 它山之石 可以攻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過。”

  玄凝抬起眸,臉上的苦澀和無奈被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沖散,“如今能和師尊再度相見,弟子感覺都值得!”

  他無法不高興。

  五百年前,大荒九州皆認為,劍壓諸天,稱尊大荒的玄鈞劍主,因求索道途而遭遇不測,就此隕落。

  天下隨之大亂。

  各大頂級道統紛紛摻合一腳,對天下格局進行重新洗牌。

  連玄鈞劍主門下也出現內亂,弟子傳人之間反目成仇。

  那是一段極血腥動蕩的歲月。

  對玄凝而言,那也是最彷徨和壓抑的一段時光。

  而現在,當見到他的師尊還活著,簡直就如在黑暗中重獲光明,心中之激動和喜悅,也就可想而知。

  “也就你這一根筋的小烏龜,才會不怕死活的來找我了。”

  蘇奕感嘆。

  在他門下九大真傳弟子中。

  身為玄武后裔的玄凝,無疑是性情最執拗的一個。

  或許可也只有這樣的性情,才讓玄凝不惜為了探尋自己的下落,而在幽冥界闖蕩數百年之久。

  也才會讓他明知希望渺茫,依舊義無反顧。

  穩了穩心神,蘇奕沉吟道:“崔龍象當初幫你的時候,可曾說過什么?”

  他感覺有些反常。

  崔龍象這位“裁決冥尊”的性情耿介孤傲,自己和他的交情也談不上多深厚,當年在多次論道中,這老家伙因為屢次輸給自己,心頭還憋著一股火氣。

  可在幫助玄凝這件事上,崔龍象卻近乎是不遺余力,甚至還動用了崔氏祖地的萬界樹,這不免讓蘇奕也感到有些意外。

  玄凝眸泛一絲疑惑,道:“當初崔龍象前輩只說,若弟子真有見到師尊的時候,就幫他問一問,師尊的良心……疼不疼。”

  蘇奕:“……”

  他思忖許久,皺眉道:“我好像并沒有做過得罪他崔氏一族的事情,當年在幽冥界,也從未曾和崔氏一族的任何人有交集,他此話……是什么意思?”

  玄凝搖頭道:“弟子也不清楚。”

  難道……

  和小葉子有關?

  蘇奕沉默了,在幽冥界,只有一個人讓他心存一抹愧意。

  那就是葉妤。

  幽冥九大王族之一“鬼蛇一族”的第一任女皇。

  腦海中,仿似又浮現出那一抹倩影,眉眼彎彎,頭戴冠冕,披著鶴氅,手握一盞清輝流轉的蓮燈。

  “蘇玄鈞,我偏要等你回來,等一輩子也無所謂。”

  那柔弱而堅定的聲音,仿似一個無法抹去的烙印,讓蘇奕此刻想起時,心中那一抹愧意也悄然洇開。

  暗嘆一聲,蘇奕拿出酒葫蘆喝了一口,道:“小烏龜,以前的事情,以后就不必再提了,等以后重返大荒九州時,我自會去做個了斷。”

  玄凝點了點頭。

  他看得出,師尊的心緒有些低沉。

  “你現在的傷勢雖嚴重,可并非無法修復,哪怕道軀被毀掉,我也會幫你重塑回來。”

  蘇奕目光看向玄凝。

  當初他轉世之前,玄凝就已經是玄照境修為,也就是皇境第一重境界。

  可現在,玄凝道軀徹底毀掉,元神都僅僅只剩下一縷,且負傷嚴重。

  這近乎等于徹底毀掉了玄凝的道行!

  這樣的傷勢,要想修復倒也容易,可玄凝的道行要想恢復到往昔水準,卻比登天都難!

  換做是蘇奕前世巔峰時,都需要花費極大的力氣和心血,才能幫玄凝去恢復境界。

  至于現在……

  蘇奕縱使有修復之法,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沒辦法,他如今修為終究只是元府境層次。

  而在這蒼青大陸上,要想找到一些能幫一位皇境人物修復道行的神料,無疑太難了。

  不過,蘇奕倒是另有打算。

  玄凝咧嘴笑道:“師尊,弟子已不奢求能恢復如初,只要能活著侍奉在師尊身邊,就已心滿意足。”

  他哪會不清楚,要修復自身傷勢,恢復往昔道行是何等艱難的事情?

  蘇奕一陣哂笑,道:“你就這般模樣侍奉在我身邊,若讓人看到,未免也顯得我太無能。”

  頓了頓,他眼神深邃,說道:“現在的我,的確無法幫你恢復往昔境界,但卻可以為你選擇另一條路,你要不要試試?”

  玄凝精神一振,道:“還請師尊指點。”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蘇奕道,“舍棄以往道業,重修一條大道。”

  玄凝眸子發亮,旋即暗淡下去,道:“師尊,我道軀已毀,元神殘損嚴重,哪可能有重修的機會。”

  蘇奕意味深長道:“可還記得你三師兄火堯的來歷?”

  玄凝道:“弟子自然記得,三師兄自誕生時,就被封印在一枚魔胎中,孕養在一處先天火源中,當初還是師尊將三師兄從那一處先天火源內帶回宗門。”

  說到這,玄凝一呆,似明白過來,道:“師尊的意思是,要弟子進入魔胎中進行重修?”

  蘇奕點頭:“不錯。”

  玄凝深呼吸一口氣,道:“這倒的確是一個辦法,只是……據弟子所知,要想煉制魔胎,同樣苛刻無比……”

  魔胎,只有魔道的大能者才能煉制,且無比繁雜艱難。

  需要搜集到一種名為“天魔源髓”的神料為胎心。再經由諸般秘法進行封印,蘊養在一方天地的本源中。

  如此,才能讓魔胎內的靈性和生機得到滋養、蛻變和進化。

  而魔胎這等寶物,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稱得上是稀罕!

  蘇奕袖袍一揮,一口青銅箱憑空浮現。

  “這青銅箱內,便封印著一枚魔胎。”

  蘇奕輕聲道。

  當初在靈曲城的靈曲大會上,蘇奕一舉破掉陰煞門的陰謀,將這一枚來自陰煞門的魔胎降服。

  只不過,對當時的蘇奕而言,這枚魔胎沒什么用處,于是便被他以禁靈敕令封印,隨手丟進了雪蚨玉佩內。

  說話時,蘇奕打開青銅箱,就見其內那由“天魔源髓”所煉制的魔胎,覆蓋在重重封印之下,寂靜不動。

  玄凝頓感震驚,目光下意識看向那魔胎。

  依稀能看到,魔胎內有著一道虛幻般的模糊靈體,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模樣。

  似乎察覺到了玄凝的目光,魔胎猛地劇烈震動起來,表面覆蓋的封印力量發光,閃爍詭異神秘的力量波動。

  蘇奕隨口道:“這魔胎內的活物,雖不知什么來歷,但其氣息卻無比驚人,若不是被封印力量壓制著,怕是早已脫殼而出,若我估計不錯,這活物極可能已擁有靈道層次的修為。”

  玄凝難掩激動道:“師尊這是要讓弟子行‘鴆占鵲巢’之舉么?”

  蘇奕沒好氣道:“什么鴆占鵲巢,那是邪魔外道的做法,我們叫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玄凝頓時露出慚愧之色,道:“師尊所言極是。”

  蘇奕想了想,道:“有了這枚魔胎,雖然能夠幫你重塑軀體,不過,這也就意味著,你從今以后需要重修道途,你可愿意?”

  在魔胎中進行重修,和轉世重修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大的不同則是,魔胎內的活物,并未轉世。

  玄凝神色堅定道:“師尊當初都已稱尊大荒天下,為求索更高道途,不惜進行轉世重修,弟子氣魄雖拍馬都比不上師尊,但也愿意效仿師尊之舉,與師尊一起重走道途!”

  他自然清楚,重修道途意味著什么。

  那是舍棄往昔榮光和道行,重返大道最初的起點,所付出的代價之大,并不是每個皇境人物都能承受。

  “好,等從須彌仙島返回,我來幫你踏出這一步!”

  蘇奕點頭。

  數百年來,玄凝為尋覓自己,一身道行近乎毀掉,蘇奕心中焉能不感慨?

  他自會用盡手段,幫玄凝踏上一條遠超以前的大道!

  收起封印著魔胎的青銅箱,蘇奕一指兀自沒有從昏迷中醒來的葛謙,道:“關于我的事情,莫要和他說。”

  玄凝遲疑道:“師尊,之前時候,弟子已決定,讓葛謙來見您,并且他心中也懷疑,玄武真炁經和您之間的事情,這等情況下,您覺得弟子當如何與他解釋?”

  蘇奕好笑道:“小烏龜,你也是皇境人物,這點小事也需要來問我?”

  玄凝訕訕道:“也不知為何,弟子只要在師尊身邊,就完全沒了主見,只想著奉師尊之命行事。”

  聽完,蘇奕臉上笑容收斂,甚至變得比之前嚴肅起來,道,“你到現在還沒有明白,當初我為何安排你前往小西天硯心佛主身邊修行?”

  玄凝沉默片刻,道:“弟子隱約推測出了一些,師尊是想讓弟子學習硯心佛主,在求索大道時,逢佛殺佛,逢祖殺祖,打破身心枷鎖,斬掉心中對師尊的敬畏。”

  蘇奕神色緩和不少,道:“不錯,我門下九個真傳弟子中,只有你在我身邊時,拘謹敬畏,視我如神,這就如一重心境上的枷鎖,若不打破,以后的道途,也必將籠罩于我的陰影之下,寸步難行。”

  頓了頓,他說道:“眼下,你既然已決定重修道途,這個枷鎖,自當打破!否則,何異于重走過往舊路?”

  玄凝心中震動,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ps:當初寫魔胎這個伏筆,就是為玄凝準備的,總算寫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