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二章 我數三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洪真人心中一震。

  他臉泛慍怒,猛地一拍案牘,“是何人如此大膽,敢在我們的地盤上直呼少主之名?”

  鳳袍女子玉容則變了,驚疑道:“似……似是蘇奕的聲音!”

  蘇奕!?

  洪真人瞳孔一縮。

  另一側的紫袍中年臉色也微微一變。

  今晚,賀長纓等三人一起前往擒拿葛謙,不曾想賀長纓他們還沒回來,蘇奕卻似找上門來了!

  “走,出去看看。”

  鳳袍女子當先起身,朝大殿外掠去。

  洪真人和紫袍中年緊隨其后。

  夜色如墨,四野俱寂。

  這座府邸的大門爆碎,木屑橫飛。

  一襲青袍的蘇奕,邁步走了進來。

  玄凝跟隨在后。

  “大膽!”

  “你們是何人,竟敢硬闖我桓氏的地盤?”

  一群護衛一類的角色沖出,皆怒形于色,氣勢洶洶。

  蘇奕看也不看,袖袍一揮。

  漫天清色神虹如利劍般激射而出,燦然奪目,輕而易舉便將那一眾護衛斬殺,橫尸當場。

  鮮血潑灑一地。

  “不好,敵襲——!”

  凄厲的尖叫,在府邸深處響起,頓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在府邸每個角落響起。

  無疑,分布在府邸內的強者皆被驚動了。

  蘇奕卻似視若無睹,神念擴散而開,瞬息覆蓋整個宅邸內。

  而后,他邁步朝前行去。

  “站住!”

  遠處,一個身負玄甲的男子大喝,挽起一張大弓,一箭射出。

  箭矢如白虹貫日,迅疾凌厲。

  蘇奕屈指一彈。

  一縷劍氣橫空,砰的一聲,那一道箭矢如紙糊般炸開。

  劍氣余勢不減,貫穿玄甲男子的咽喉,那可怖的穿透力,將玄甲男子整個人都震飛出去,橫尸十多丈外。

  “一起上!”

  怒吼聲響起,一群身影從四面八方而來。

  可幾乎都是化靈境之下的角色,哪可能是蘇奕的對手?

  就見蘇奕大步上前,袖袍鼓蕩,每一次出手,便有璀璨耀眼的劍氣橫空而起,斬殺一片又一片敵人。

  那等情景,直似收割草芥般隨意輕松,如入無人之境!

  跟在蘇奕后方的玄凝,神色平靜,毫無情緒波動。

  若換做是當年,以師尊那獨尊大荒九州的劍道力量,殺皇者都如同殺雞宰猴般輕松。

  相比起來,眼前這等場面,完全不值一哂。

  不過,玄凝心中也極疑惑,師尊他……怎會變成這樣子了?

  難道真如大荒中的傳聞,師尊曾入輪回,走上了一條無人可知的轉世之路?

  想到這,玄凝心中一顫。

  輪回轉世!

  這等秘辛如同禁忌,擱在大荒九州,也是一個縹緲的傳說。

  若師尊真的做到這一步,那無疑和打破禁忌,走向了傳說之路也沒有區別!

  “蘇奕,竟真的是你!”

  一道吃驚的聲音響起。

  不遠處,鳳袍女子、洪真人和紫袍中年聯袂而來。

  當看到場中那血腥的一幕幕,臉色皆陰沉下來。

  而當注意到玄凝手中拎著的葛謙時,鳳袍女子又吃了一驚,“葛長齡?這……”

  洪真人和紫袍中年臉色也微微一變,頓時意識到,賀長纓三人極可能已經出事了!

  “我數三聲,誰能告訴我桓少游在哪里,可免一死。”

  蘇奕淡然開口。

  他自進入這處府邸,神念就覆蓋在每一寸地方,可卻并未感應到屬于桓少游的氣息。

  “狂妄!”

  聽到這般威脅,洪真人不由冷笑,“蘇奕,這里可是桓氏的地盤,鬧大了,大夏皇室也救不了你!”

  蘇奕沒有理會,唇中輕吐一個字:“一。”

  “你……”

  洪真人眸光森然,明顯震怒。

  紫袍中年也皺了皺眉。

  蘇奕的強勢,完全超出他們預料。

  而此時,就見鳳袍女子深呼吸一口氣,道:“蘇奕,實話告訴你,我家少主如今并不在九鼎城。”

  “二。”

  蘇奕神色淡然,無動于衷。

  顯然,他對鳳袍女子的答案并不滿意。

  “楉玟夫人,此子何其猖狂,何須再對他客氣,我們一起出手,將其鎮殺便是!”

  洪真人殺機騰騰,“這可是為少主報仇的最佳時機!”

  紫袍中年唇角微抽搐,若這蘇奕真有那般好殺,現在何須廢話?

  鳳袍女子則長聲一嘆,道:“你應該最清楚,昨天在蘭臺法會上,我家少主受到的傷勢何等嚴重,早在昨天傍晚,就被送出城,由桓氏的老人接走,前往一處只有桓氏嫡系族人才知道的‘祖地’中進行療傷。”

  洪真人不滿道:“楉玟夫人,你告訴他這些做什么?”

  紫袍中年似意識到什么,臉色一沉,驚怒道:“楉玟夫人,沒想到你竟如此膽小怕事,若讓少主知道,怕是非饒不了你!”

  此話一出,連洪真人也反應過來,臉色大變,罵道:“好你個蕩婦,為求自保,竟敢背叛少主!”

  鳳袍女子置若罔聞,目光只是看向蘇奕,道:“我知道的,都已告訴道友,也請道友遵守之前約定。”

  蘇奕眉頭微皺,道:“你也不知道那所謂的‘桓氏祖地’在何處?”

  鳳袍女子搖頭道:“我們只是效命于桓氏麾下的強者,還不夠資格知道這樣的秘密。”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先一邊待著。”

  說話時,他目光看向洪真人和紫袍中年,沒有再廢話,鏘的一聲,祭出玄吾劍,揮劍斬出。

  一掛若星河般浩蕩的劍氣從天垂落,光照夜空,聲勢磅礴。

  “找死!”

  洪真人催動一桿青銅戰矛,橫空狠狠一刺。

  可就在同一時間,紫袍中年身影一閃,折身朝遠處逃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任誰也沒想到。

  尤其是洪真人,臉色都變了。

  先有楉玟夫人主動退讓,向蘇奕示弱。

  而現在,紫袍中年更是未戰先逃!

  這一切,讓洪真人預感到不妙。

  可他已出手,再難收手,想改變主意都已經晚了。

  砰!!

  撕咬耳膜的爆鳴聲響起。

  緊跟著咔嚓一聲,洪真人刺出的青銅戰矛斷成兩截,他整個人都被震得身影一個踉蹌,差點蹲坐在地。

  “著!”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轉身,玄吾劍揮動,朝逃往遠處的紫袍中年隔空斬去。

  這一劍,只有一個字:快!

  直似瞬息般,憑空一閃,就來到數百丈外的虛空之上,朝那紫袍中年當頭斬下。

  紫袍中年大驚,猛地深呼吸一口氣,渾身筋骨噼里啪啦一陣爆鳴,整個軀體猛地暴漲一大截,一塊塊肌肉賁張凸顯,衣裳都被撐破開,那肌膚上竟生出一層細密的黑色毛發。

  而在其頭頂,則生出一支獨角,一對眸子變得猩紅懾人。

  恐怖的血氣,在他周身如火山般爆發。

  遠遠一望,他竟化作一頭丈許高的巨猿,兇焰滔天!

  “開!”

  他一聲大吼,手中出現一面黑色巨盾,橫擋身前。

  砰!!!

  黑色巨盾爆鳴,劇烈顫抖。

  那可怖的劍道力量爆發怒斬之下,紫袍中年那丈許高的身影都猛地一沉,如隕石般從虛空中砸落地面,濺起漫天煙塵。

  緊跟著,他手中的黑色巨盾表面出現一道道裂痕,而后砰的一聲四分五裂。

  紫袍中年不由倒吸涼氣。

  這黑色巨盾名喚“御山”,乃是一件極強大的靈道防御寶物,曾多次幫他抵擋殺劫。

  可現在,卻被一個元府境少年一劍斬碎!

  “若剛才我若沒有及時以此寶抵擋,那還了得?”

  紫袍中年驚出一身冷汗。

  他拔腿就要再逃,可就在一剎,一片如潮般的劍吟響徹,似風雷轟鳴,鋪滿這片虛空。

  紫袍中年霍然抬頭。

  就見一片如滂沱暴雨般的劍氣,以鋪天蓋地之勢籠罩而下,密密麻麻,遮蔽四面八方。

  那耀眼的清色劍氣,在這夜色中顯得那般絢爛和奪目。

  可在紫袍中年眼中,這就如一片死亡陰影,透著致命的威脅,讓得他肝膽欲裂。

  “救我——!”

  他發出震天嘶吼。

  轟隆!

  眨眼間,他整個人身影被茫茫劍雨淹沒,原本透著驚恐的嘶吼,也是變成凄厲而不甘的慘叫。

  旋即,戛然而止。

  當劍雨消弭,那一片地面千瘡百孔,鑿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劍痕。

  劍痕中央,堆積一灘血腥碎肉!

  兩劍之間,斬殺一位欲逃走的化靈境大修士!

  那恐怖的一幕,讓遠處的鳳袍女子和洪真人皆倒吸涼氣,頭皮一陣發麻。

  再看向不遠處的蘇奕時,兩者神色間已盡是驚懼。

  太可怕了!

  蘇奕此刻展露出的實力,要遠比昨天在蘭臺法會上的時候更強!

  也是此時,兩者也終于意識到,為何賀長纓等三人遲遲不歸了,極可能早已喪命于蘇奕手中!

  當察覺到蘇奕的目光看過來,洪真人渾身一哆嗦,雙膝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他叩首大叫:“蘇大人,我愿臣服!我愿臣服!只要您高抬貴手,饒我不死,我愿永生永世為您做牛做馬,萬死不辭!”

  一位化靈境大修士,卻被嚇得跪地求饒,那等一幕,讓楉玟夫人都一陣意外。

  她可沒想到,這老色胚竟然如此沒骨氣!

  “萬死不辭?可以,那你現在就去死吧。”

  輕描淡寫的聲音中,蘇奕再次出手。

  劍光一閃。

  洪真人都沒來得及反應和抵抗,便人頭落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