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九章 玄鈞感應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介紹一下,這位是厲寒暮厲道友,這位是崔橫道友,和我一樣皆來自魔族桓氏。”

  賀長纓手握拂塵,笑道,“小友……還要再試試嗎?”

  枯瘦老者厲寒暮負手立在那,皮笑肉不笑。

  崔橫一手虛托,雪白飛劍滴溜溜旋轉不休,絲絲縷縷的殺氣四溢。

  目睹這一幕,葛謙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平靜道:“那就再試試。”

  他揮動神岳尺,朝距離最近的厲寒暮沖去。

  若一對一的情況下,葛謙自忖拼盡手中底牌,足以弄死在場任何一個化靈境修士。

  可現在的局勢,明顯不可能了。

  他要活命,唯一的機會就是逮住一個人全力轟殺,唯如此或許才能搏出一線生機。

  故而,葛謙甫一出手,就如同拼命!

  他杏黃道袍鼓蕩,瘦削的身影爆綻出如墨般的玄色道光,隱約間,似有玄武咆哮的聲音從其體內傳出。

  那一身屬于聚星境初期的道行,被他毫無保留地極盡釋放。

  當神岳尺砸出,掀起一片磅礴厚重的光。

  厲寒暮眸子泛起一絲不屑,探手橫空一拍。

  砰!!

  爆鳴聲中,神岳尺被震開。

  “米粒之珠,豈能與日月爭輝?”

  厲寒暮譏笑搖頭。

  不遠處,賀長纓和崔橫皆沒動,好整以暇地看著這樣一幕。

  貓戲耗子,本就有絕對碾壓之力。

  更何況現在是三頭貓去戲弄一只小耗子?

  “是嗎?”

  葛謙咧嘴一笑,再度揮動神岳尺,狠狠砸去。

  “不自量力。”

  厲寒暮輕嘆一聲,抬手一抓。

  劈頭砸來的神岳尺,被他牢牢攥住,拉長聲音道,“就……這?”

  下一刻,葛謙身上驀地產生一股恐怖無邊的偉力,神岳尺也隨之發光,產生激昂轟鳴。

  砰!!

  厲寒暮手腕劇痛,手指如觸電般松開,而他整個人則被震得踉蹌都退,差點跌落在地。

  他臉色當即變了。

  就見葛謙頭頂上空,出現一道虛幻模糊的身影,渾身煙霞激蕩,氣息恐怖滔天。

  不遠處,賀長纓和崔橫皆眼眸一凝。

  在前來對付葛謙時,他們就料到,似葛謙這般少年奇才身上,定有不少保命底牌。

  可卻沒想到,在葛謙身上,竟還藏有如此恐怖的一道神魂!

  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葛謙和那一道模糊的身影已悍然出擊,朝厲寒暮殺去。

  厲寒暮發出一聲怪叫,祭出一尊青色道印,橫空鎮壓。

  震耳欲聾的轟鳴響徹。

  厲寒暮被震退,唇角淌血,那一尊青色道印都搖搖欲墜。

  而趁此機會,葛謙和那一道模糊身影已第一時間朝遠處沖去。

  “我來破禁,你小子趁此機會趕快逃!”

  模糊身影一聲大喝,雙手結印。

  虛空中,玄光激蕩,化作一頭龐然大物,龜首、蛇尾、四足如擎天之柱,軀殼似一座山嶺。

  玄武霸世印第一式:翻天印!

  遠遠一望,直似一頭真靈神獸玄武橫空,欲翻天覆地,攪亂乾坤。

  “去!”

  處,賀長纓眸子中狠色一閃,抬出一道青銅寶鑒。

  寶鑒渾圓剔透,當浮現空中,光滑可鑒的寶鑒表面上,驟然睜開一只猩紅的瞳孔,似來自地獄惡魔的凝視,冰冷、淡漠、無情。

  猩紅瞳孔中,射出一道詭異的血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擊中遠處那一道模糊身影。

  模糊身影猛地一顫,唇中發出吃痛的悶哼,讓得他原本施展出的翻天印,都沒來得及發威,便渙散消失。

  “老家伙!”

  葛謙大驚,心都攥起來。

  在他眼中,老家伙那本就模糊不堪的身影,此刻都隱隱有崩潰的跡象,無疑,剛才那一擊太可怖,讓老家伙遭受到重創!

  不遠處,賀長纓收起青銅寶鑒,神色輕松道:“葛小友,你這個靠山似乎不頂用啊。”

  崔橫和厲寒暮都不禁冷笑起來。

  葛謙臉色陰晴不定。

  “一道噬靈血光而已,擱在本座鼎盛時,這樣的力量給本座撓癢都不夠,可如今,本座虎落平陽,卻被一群螻蟻般的東西欺辱……”

  模糊身影長嘆。

  “螻蟻?”

  賀長纓等人都不禁冷笑,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口氣很大嘛!

  “老家伙,都這時候了,咱就別吹牛了,無非就是一死而已,我葛謙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葛謙深呼吸一口氣,咧嘴笑道:“就像你經常嘮叨的,修行之事,當看淡生死,真躲不開的時候,干就完了!”

  模糊身影輕語道:“我倒的確不怕死,只是若不解開內心那個疑惑就死掉,可讓我太不甘心了……”

  模糊身影忽地仰頭,發出一聲蒼茫渾厚的吟嘯,仿似在誦讀某種晦澀的道經,其音隆隆,激蕩天地。

  不遠處,賀長纓等人皆皺眉,有些不解。

  這樣的吟嘯,渾沒有任何危險的氣息,讓他們不免奇怪,這模糊身影究竟要做什么。

  與此同時——

  青云小院。

  正在房間中盤膝打坐的蘇奕,猛地睜開眼睛,神色浮現一抹恍惚。

  “玄鈞感應篇的力量……”

  前世的時候,身為玄鈞劍主的蘇奕,曾親創一門秘術,傳授給門下九位弟子,言稱在外游歷時,若遇到危險,只需以神魂力量運轉此秘術,他便會第一時間得知,前往相助。

  這門秘法便是“玄鈞感應篇”,以蘇奕前世道號為名!

  只是,蘇奕卻沒想到,在這一夜的九鼎城內,會再次感受到這門秘法的力量波動!

  其心境,就如平靜的湖面投下一塊巨石,掀起萬丈波瀾!

  “會是那小烏龜嗎……”

  呢喃聲中,蘇奕已長身而起,離開青云小院。

  “你們去阻止他,我去擒那小子!”

  賀長纓沉聲開口。

  雖不清楚那模糊身影在吟嘯什么,可以免夜長夢多,賀長纓當機立斷,決定出手。

  “好。”

  厲寒暮和崔橫答應,第一時間出手。

  前者催動青色大印,后者祭出那一口雪白飛劍,一起朝模糊身影殺去。

  大戰爆發。

  模糊身影以一敵二,縱使拼死出手,可卻已經不是那兩位化靈境人物的對手。

他負傷很重,本就極虛弱,這等情況下,別說庇護  葛謙,就是他自身隨時都有殞命的可能。

  而同一時間,賀長纓已暴沖而起,朝葛謙殺去。

  葛謙自不會坐以待斃,催動神岳尺,將一身道行運轉到極致。

  “小友,我可不會和你這般當世奇才硬拼。”

  賀長纓輕笑,袖中忽地掠出一條金燦燦的繩索,橫空而起,倏爾間化作一張金色大網,籠罩而下。

  葛謙瞳孔一縮,神岳尺神芒暴漲,狠狠劈過去。

  可不曾想,神岳尺沒能撼動那金色大網,反倒像被黏在蛛網上的蟲子似的,被那金色大網牢牢捆縛。

  不好!

  葛謙臉色大變,當即舍棄神岳尺,身影暴退。

  “小友,在這‘縛靈索’的力量下,化靈境之下的修為,注定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賀長纓眼神玩味。

  在他掌控下,縛靈索所幻化的金色大網倏爾間化作百丈大小,將葛謙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都封鎖,籠罩而下。

  葛謙目眥欲裂,全力硬撼,可卻是徒勞。

  眨眼間而已,他身影就被捆縛,再無法動彈。

  “小友,若一對一憑實力對決,貧道可不見得能拿下你這等當世奇才,不過,有了這魔族桓氏的九大魔寶之一縛靈索,擒下你也是易如反掌。”

  賀長纓微笑上前,屈指一彈。

  葛謙眼前發黑,直接昏死過去。

  “得罪了小友,你對魔族桓氏很重要,我也是擔心你想不開自我了斷,只能先將你打昏。”

  賀長纓說著,已將葛謙拎在了手中。

  而后,他目光看向不遠處。

  在厲寒暮和崔橫的夾擊下,那模糊身影已負傷累累,仿似一團快要崩散的霧靄般,隨時都有覆滅的可能。

  “兩位,遮天蔽日陣的力量快要耗盡,還請速戰速決。”

  賀長纓提醒道。

  他們布置在附近的遮天蔽日陣,只能維系盞茶時間,目的并不是為了困住葛謙和模糊身影,而是避免驚動覆蓋在九鼎城內的九鼎鎮界陣。

  “好,我這就送他上路!”

  厲寒暮露出一抹獰笑,身影猛地一展,一身威勢暴漲,催動青色大印,狠狠朝模糊身影砸去。

  砰!!

  模糊身影倒飛出去。

  他身影都有些虛幻崩碎的跡象。

  此時,模糊身影看著遠處被賀長纓擒下的葛謙,神色間也不由露出一絲悵然和落寞,喃喃道:

  “難道……是我想錯了么,那蘇奕,根本不是……”

  “死!”

  崔橫催動雪白飛劍,凌空斬來。

  劍氣之盛,讓模糊身影不由一聲長嘆,似心灰意冷。

  就在此時——

  這片被大陣覆蓋的天地猛地一震,轟然爆鳴。

  鐺!!!

  緊跟著,一道穿金裂石般的碰撞響徹。

  那一柄斬向模糊身影的雪白飛劍,被一道劍鋒狠狠劈飛出去。

  哀鳴震天。

  死里逃生,讓模糊身影一呆,而在他視野中,就見一道頎長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站在自己身邊。

  青袍如玉,淡然出塵。

  “你……你是……”

  模糊身影猛地睜大眼睛,似難以置信。

  看著他,蘇心中也是波瀾起伏,難以自控,不由輕嘆道:“癡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