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他姓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九月三十。

  青云小院。

  秋天的早晨,帶著一絲清冷凜冽的氣息。

  庭院中數株古樹的葉子都已泛黃,霜殺百草。

  池塘邊。

  蘇奕剛修煉過太虛鎮元經,此時正躺在懶洋洋藤椅中歇息,偶爾會拋出一丟“月螵”,便會引來池塘中那些靈鯉競相爭奪。

  元恒坐在一旁的紅泥小爐前,為蘇奕烹茶。

  目光偶爾看向蘇奕時,腦海中情不自禁又會浮現起昨天在蘭臺法會上發生的一幕幕。

  昨天。

  蘇奕重挫桓少游,劍斬靈相境大修士元神,一舉震撼全場。

  但凡目睹此戰者,無論耀眼如古代妖孽、當世奇才,還是強大如那些個靈道大修士,皆為之失神!

  當時,雖然蘇奕在戰斗落幕后邊飄然而去,離開了蘭臺,可在場眾人卻兀自久久無法從震驚中回神。

  而在接下來的論道爭鋒中,無論那些參戰者表現有何等逆天和驚艷,可場中的氣氛,和蘇奕那一戰相比,卻終究差了一些。

  直至最后,當曾濮以一對雙拳,最終險勝佛子塵律一籌,獲得此次蘭臺法會的第一名時。

  這個疑似玄骨魔皇傳人的灰衣少年,卻苦笑搖頭不已。

  人們問他何故搖頭。

  曾濮長嘆,道:“我這第一名,終究是虛的,蘇奕才是此次蘭臺法會的無冕之王。”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眾皆無法反駁。

  此刻想起這一幕幕,元恒又焉能不激動?

  “主人,昨天蘭臺法會結束后,葛謙忽然找到我,詢問咱們的住處,我便把青云小院的地址告訴了他。”

  元恒想起一件事,連忙開口。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道:“不錯。”

  想了想,蘇奕說道:“你和白姑娘準備一下,等今天翁九前來時,你們就和他一起離開。”

  蘭臺法會已落幕,最終的排名也已出爐。

  這次在蘭臺法會上獲得須彌符的強者,皆將在明天的時候,前往須彌仙島!

  蘇奕自然不會錯過。

  他早有打算前往須彌仙島一探,看一看那其中究竟是否藏有和“暗古之禁”有關的線索和秘辛。

  而在前往須彌仙島之前,他需要先將元恒和白問晴安置妥當。

  眼下的九鼎城,誰都清楚他蘇奕徹底得罪了魔族桓氏。

  蘇奕雖不在意這些,可卻不得不提防對方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去對付自己身邊的人。

  故而,蘇奕已決定,把元恒和白問晴托付給翁九照拂。

  “是!”

  元恒答應下來。

  蘇奕從藤椅上起身,返回房間。

  他的修為已臻至元府境后期,用不了多久,便足可以修煉到圓滿地步。

  眼下要考慮的,便是為聚星境做準備。

  傍晚時。

  翁九匆匆而來。

  “道友,明天清晨時,還請前往天芒山一敘,屆時,大夏皇室會開啟傳送祭壇,送道友和其他獲得須彌符者一起前往隕星淵。”

  當見到蘇奕,翁九直接表明來意。

  蘇奕道饒有興趣道:“這次除了我之外,有多少人前往?”

  翁九不假思索道:“在蘭臺法會上排名前三十者,皆會前往,除此,還有其他三位來歷特殊的人物。”

  “哦?”

  蘇奕道,“何謂特殊?”

  翁九道:“不瞞道友,這三人皆是古代妖孽,每一個的來歷皆非尋常可比,很早之前,陛下就已答應,贈予他們每人一塊須彌符。”

  按照翁九的說法,這三人分別是來自“陰煞冥殿”的墨星哲。

  來自“天璣道山”的燕驚云。

  來自“焚陽教”的荊靈真。

  這三大勢力,擱在三萬年前,皆是首屈一指的頂級道統。

  陰煞冥殿是天下第一鬼修勢力,天璣道山是天下道門執牛耳者,焚陽教是天下三大妖宗之一。

  而作為這三大頂級勢力的傳人,墨星哲、燕驚云、荊靈真的來歷可想而知何等非凡。

  “道友,這三人的底蘊和天賦,可不見得比桓少游、曾濮這些古代妖孽弱了,甚至,要更強大一些。”

  翁九眼神異樣,“這次他們之所以沒有參加蘭臺法會,是因為他們各自的修為,都已臨近突破化靈境的邊緣,為了進入須彌仙島,不得不將自身修為進行壓制和封印。否則,一旦邁入化靈境,可就再不可能進入尋覓仙島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他們此次前往須彌仙島的目的,一是為了謀求其中的造化,二為實現修為上的究極突破。”

  蘇奕道:“原來如此。”

  接下來,翁九又聊起其他事情,道:“道友,我們已打探到,昨天被你所殺的那個靈相境元神,乃是桓少游的叔祖,名叫‘桓天重’,乃是魔族桓氏的老人之一,地位頗高。”

  “經歷昨天的事情,魔族桓氏必然恨道友入骨,不過道友放心,魔族桓氏的力量,還不敢在九鼎城內亂來。”

  “另外,像霍氏一族、云天神宮、青乙道宗那些勢力,在昨天見識到道友的實力后,態度已變得謹慎許多。”

  “按照陛下所言,這些勢力極可能會等著看一看,魔族桓氏會如何對付道友。”

  聽到這,蘇奕不由哂笑,“他們倒是好算計,魔族桓氏若能滅殺了我,自然就等于幫他們報了仇。”

  翁九也笑了,道:“若魔族桓氏奈何不了道友,他們就是再恨道友……怕是也只能捏鼻子忍氣吞聲。”

  蘇奕道:“忍氣吞聲,可不見得會就此罷手,不過也無所謂,以后他們誰敢不老實,我親自去他們老巢走一遭便是。”

  話語隨意,卻讓翁九咂舌不已,哪會聽不出,蘇奕所謂的走一遭,實則就意味著要以一己之力,去打壓那些大勢力?

  當然,這種事情不見得會發生。

  又寒暄了一陣,翁九便匆匆離開。

  夜晚,九鼎城燈火如龍,繁華如織。

  “心照,明天你前往須彌仙島時,務必要小心一些,那地方被視作禁地,自三萬年暗古之禁爆發至今,還從不曾有人進入過,無論能否獲得什么機緣造化,只要活著回來,就足矣。”

  一座樓閣內,寒煙真人柔聲叮囑。

  “師尊放心,這次蘇兄也會前往,我到時候跟著他一起行動就好。”

  聞心照笑說道。

  看著少女明眸中那一絲期待和憧憬,寒煙真人不由苦笑。

  也對,有蘇奕在,足可照顧到心照了……

  自昨天目睹了蘇奕在蘭臺法會上的表現,已讓寒煙真人徹底明白,之前的自己徹底看走了眼。

  “心照,我不會阻止你和蘇奕交往,可你一定要明白,蘇奕此次徹底和魔族桓氏撕破臉,以后必會遭受到報復,這樣的事情只要發生,極可能會牽累到你身上。”

  想了想,寒煙真人叮囑道,“其中利弊,你可一定要想清楚。”

  聞心照想了想,輕聲道:“師尊,徒兒相信,若魔族桓氏和蘇兄為敵,那倒霉的,注定是魔族桓氏!”

  寒煙真人一怔,眼神飄忽:“是么……”

  一座酒館內,熱鬧喧囂。

  “誰能想象,在此次蘭臺法會上,最耀眼的會是蘇奕蘇大人?和蘇大人相比,曾濮這位拿下第一名的古代妖孽,都黯然失色!”

  “據說,蘇大人乃是來自偏遠小國大周的一名劍修,今年才十七歲,可他的實力,可就太逆天了!”

  “現如今,人人皆稱,在當今修行界的元道層次中,當以蘇奕大人為尊!稱得上是年輕一代第一人,冠絕元道三大境,無出其右!”

  “僅僅只是元道層次?錯了!據說以蘇奕大人的實力,滅殺化靈境初期修士都不在話下!”

  “各位可曾聽說,前些天梳云湖一戰,殺死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的青袍客,極可能就是蘇奕大人!”

  ……這樣的議論,在九鼎城到處可見。

  蘭臺法會在昨天已經結束。

  可哪怕到了今天,有關蘭臺法會上的事情,依舊在九鼎城大街小巷內傳揚。

  不夸張的說,九鼎城有修士匯聚之地,必會談起蘇奕之名!

  聽到這些議論,正獨自飲酒的葛謙神色明滅不定。

  “老家伙,你根本不知道,昨天在蘭臺法會上,當看到蘇奕劍斬那一道靈相境元神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若去和他相見,他會否也拿劍把你給活劈了。”

  葛謙嘆了口氣,嘀咕出聲。

  “混賬東西,你就這么想讓我死?”

  老家伙的聲音在葛謙腦海中響起,破口大罵。

  “我只是擔心你而已。”

  葛謙飲了一杯酒,糾結道,“歸根到底,我還是擔心若去和蘇奕見面,會發生不測。”

  昨天在蘭臺法會結束時,他就已經從元恒口中打探到,蘇奕如今居住在青龍坊內的青云小院。

  “別擔心,當我得知元恒那小王八所修煉的玄武真炁經,乃是蘇奕所傳授時,我已經有預感,這次見面,很可能是一樁天大的好事!”

  老家伙沉聲開口。

  “你為何會如此認為?”

  葛謙有些不解。

  前些天時候,這老家伙還為這件事患得患失,如遇到了世上最難的一道坎,為此還一反常態,沉默了很久很久,讓他都擔心不已。

  可現在,老家伙卻似乎……已經開始期待去和蘇奕見面了!

  “為何?”

  老家伙自語,許久給出了一個讓葛謙打破腦袋也沒想到的答案:

  “因為……他姓蘇!”

ps:諸君,金魚明天白天要出門辦事,更新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