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六章 劍氣已橫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蘭臺四周的氣氛壓抑而沉悶。

  但,極少有人對桓少游報以同情。

  相反,當看到桓少游被蘇奕碾壓和蹂躪,許多人內心都一陣暗爽,感到很痛快。

  這位魔族桓氏的后裔,這些天在蘭臺法會上展露出的兇威太殘暴了。

  但凡和他對陣者,皆遭受重創。

  不乏一些修士,更是直接被毀掉了大道根基!

  只要觀看過桓少游之前廝殺戰斗的修士,就很難對桓少游產生同情。

  反倒是,都有一種“你桓少游也有今天”的暢快感覺。

  演武場。

  眼見無法認輸,桓少游似豁出去般,血肉模糊的臉龐露出癲狂般的笑容。

  那一對充血的眼眸,仿似再說,只要我不死,他日我必報復回來!

  在前世,蘇奕見過很多露出類似眼神的仇敵,哪會看不懂其中的意味?

  他探手再次把桓少游從地上拎起來,舉在半空中,語氣淡然道:

  “以前時候,有一個以‘用刑之術’名震天下的魔道老家伙說過一句話,這世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死,最殘忍的事情則是求死不能。”

  說到這,蘇奕微微一笑,“而我恰好掌握了一種能讓人求死不能的秘術,名喚‘萬蟻噬靈’,遭受此術者,神魂如被萬千螞蟻啃噬,足以讓人痛不欲生,但卻不至于致命。”

  “尤為玄妙的是,哪怕想昏厥過去都不行,你要不要試一試?”

  桓少游臉色變幻,急促喘息,目眥欲裂,整個人瘋狂掙扎,卻終究只是徒勞。

  他無法開口。

  可他的神色和舉動,已表露內心是何等驚懼和憤怒。

  “夠了!”

  遠處觀禮席上,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一個美麗動人的鳳袍女子起身,眸子森然懾人,“這是蘭臺法會,不是誰都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年輕人,莫要把事情做的太絕,否則,得罪了我魔族桓氏,天上地下也沒人能救得了你!”

  一番話,激蕩全場。

  不少人心中一震,的確,蘇奕這次看似痛快了,可這也意味著他徹底得罪了魔族桓氏!

  這可是一個早在三萬年前就名列蒼青大陸第一魔道勢力的宗族,底蘊恐怖無比。

  前些天桓少游抵達九鼎城時,甚至敢去強闖九鼎城上空!

  最終,哪怕桓少游被擊退,大夏皇室也沒有繼續深究。

  原因誰都能猜出,便是大夏皇室也對魔族桓氏忌憚三分,不敢徹底撕破臉!

  霍銘遠唇泛笑意,心中暗道,這一次,蘇奕可把魔族桓氏徹底得罪慘了,根本不必他霍氏出手,蘇奕怕也蹦跶不了幾天了。

  演武場上。

  蘇奕似置若罔聞,左手輕輕在桓少游眉心之地一點。

  在眾人吃驚目光注視下,桓少游軀體先是一僵,而后猛地狠狠抽搐起來,如同篩糠似的。

  他面頰因痛苦而扭曲猙獰,偏偏口中發不出一絲聲音。

  可任誰都能看出,桓少游正在遭受無法想象的痛苦。

  那等一幕,讓人心中發毛,不寒而栗。

  “蘇奕!你這是非要找死嗎!!”

  遠處的鳳袍女子震怒,俏臉鐵青。

  蘇奕沒有理會,萬蟻噬靈之術,分作三個步驟,這才剛開始而已。

  他抬起左手,再次朝桓少游眉心按去。

  可就在此時——

  懸掛在桓少游脖頸上的一枚玉墜猛地變得鮮紅如血,劇烈一顫。

  玉墜中釋放出一股屬于靈道人物的恐怖力量波動,凝結為無匹鋒利的血色刀氣,猛地斬下。

  蘇奕本就一手攥著桓少游,兩者距離近在咫尺。

  當這突來的異變爆發,換做其他修士,怕是會被打一個措手不及,甚至是都來不及反應,便會被劈殺當場。

  可蘇奕卻未卜先知般,發出一聲輕笑。

  玄吾劍憑空出現,于虛空一閃。

  驚天動地的爆鳴中,那迎面斬下的血色刀氣一分為二。

  而玄吾劍的劍鋒,則余勢不減,朝桓少游胸前那一個玉墜刺去。

  速度之快,別說是在場其他人,就是桓少游自己都來不及反應,眼睜睜看著這一劍狠狠刺在了那玉墜上。

  砰!!!

  玉墜炸開。

  光雨迸濺中,一道血色虛影掠出。

  場中嘩然,驚呼震天,都被這一場異變驚到。

  而一些大人物更是一眼認出,那血色虛影赫然是曾肩扛千魔寶船,硬闖九鼎城上空的那位靈相境存在的元神!

  無疑,這才是桓少游壓箱底的保命底牌。

  這看得在場眾人都驚出一身冷汗。

  捫心自問,換做他們任何人面對這樣的異變,怕都不可能安然無恙了。

  而在剛才的沖突中,蘇奕卻似早有準備,第一時間祭出佩劍,將這一場殺劫化解!

  “真以為我蘇某人有耐心去折磨一只不堪入眼的螻蟻?等的就是你!”

  蘇奕淡然開口,深邃的眸泛起一抹殺機。

  說話時,他手中玄吾劍已橫空一閃,斬殺出去。

  一掛如夢似幻般的清色劍氣掠空,似挽起的天河之水,浩浩蕩蕩鎮殺而下,聲勢磅礴。

  那恐怖的劍威,遠超蘇奕所施展的三尺劍氣。

  也讓在場所有人這才見識到,當蘇奕動用佩劍,施展真正能耐時,是何等恐怖!

  “找死!”

  血色虛影發出雷霆大喝,一掌朝蘇奕拍去。

  演武場劇烈震顫,血光沖霄。

  那一掌所釋放出的屬于靈相境的威勢,讓眾人皆頭皮發麻,駭然色變。

  可讓人們錯愕的是——

  那恐怖的一掌,卻被蘇奕斬出的一劍勢如破竹般劈開。

  隆隆爆鳴聲中,劍氣斬落,將那一道血色虛影劃傷!

  “這……”

  滿座皆驚,無不目瞪口呆。

  那可是靈相境的元神!!

  前些天曾硬闖九鼎城上空,哪怕最終被擊潰,也硬生生破開了屬于九鼎鎮界陣的一次次攻伐!

  可現在,這樣一位恐怖存在,卻在一劍之間被出劃傷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這老家伙原本就只能在那玉墜中茍延殘喘,直至前些天硬闖九鼎城,已遭受到極嚴重的重創,現在的你……也不過是外強中干罷了。”

  蘇奕笑起來。

  聲音還在飄蕩,他縱身上前,手中玄吾劍再度斬下。

  讓人們驚掉下巴的一幕出現了,那血色虛影明顯氣得暴跳如雷,可面對這一劍時,卻下意識選擇了閃避!

  可惜,蘇奕根本就不打算給他活著的機會。

  在玄吾劍斬出的同時,他那眉心之地,有一道三寸長的青色小劍掠出。戮神小劍!

  由大虛戮神訣所凝結,專門鎮殺神魂!

  青色小劍憑空一閃,便消失不見。

  而在蘭臺四周所有人目光注視下,就見那血色虛影猛地一顫,發出一道吃痛般的嘶吼。

  “混賬!我魔族桓氏必滅你滿門——!!”

  震天動地的凄厲大叫還在響徹,那血色虛影猛地從中間裂開,一分為二。

  而后,這一道屬于魔族桓氏大人物的靈相境元神,轟然潰散,化作虛無。

  蘇奕收起玄吾劍,心中總算舒服了。

  雖然礙于規矩,不能殺了桓少游,但起碼殺了他身上那一個老家伙,總歸是可以的。

  場中一片死寂,為之失聲。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也呆若泥塑。

  這是蘭臺法會進行的最后一天,而蘇奕和桓少游之間的對戰,本就是一個沒有人能預料到的意外。

  更讓人沒想到的是,才元府境修為的蘇奕,卻能以絕對碾壓的姿態,將桓少游徹底鎮壓,玩弄于股掌之間!

  像之前發生那一幕幕,就顛覆了不知多少人的想象,引發了不知多少轟動和嘩然。

  直至看到桓少游這等古代妖孽中最頂尖的妖孽人物,任憑被蘇奕蹂躪而無法掙扎脫身時。

  人們才深刻意識到,蘇奕這個少年的底蘊和道行是何等恐怖!

  可是……

  誰能想象,蘇奕這樣一個元府境少年,竟強大到在此刻劍斬一道靈相境的元神?

  就是中央主座上的大夏皇帝,都晃了一下神,眼眸飄忽,被這一幕驚到心神。

  而距離演道場距離最近的翁九,則眼睛發直。

  他之前見到血色虛影沖出,下意識就做足了前往阻止的準備。

  卻不曾想,僅僅眨眼間,蘇奕就將那血色虛影活劈了!!

  氣氛沉悶死寂。

  古蒼寧、曾濮、尺簡素、李寒燈、佛子塵律等人,皆心緒震蕩,難以平靜。

  他們都意識到一件事——

  哪怕這次蘭臺法會上,在他們這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中選出一個第一名,可若論聲勢和威望,注定將在被蘇奕完全遮蓋住!

  聞心照美眸滿是激動和崇慕之色。

  她愈發感覺,當初答應跟隨在蘇奕身邊修行劍道,是何等慶幸的一件事情。

  月詩蟬徹底放松,長舒了口氣。

  之前那血色虛影沖出時,也讓她替蘇奕捏了一把汗,眼下見到蘇奕沒事,心中也是泛起抑制不住的喜悅。

  中央玉臺上。

  盧道霆、陌煬真人、玉九真、晉元禪師這四位掌教人物,和霍銘遠、雷遠渡、姜瀟生這三位族長,以及在座其他大人物們,皆沉默了。

  每個人皆心潮起伏,神色各異。

  有驚詫、有震驚、有不解、有恍惚……

  這一刻,演武場上。

  桓少游癱瘓在地,如喪考妣,失魂落魄。

  這一刻,蘇奕拿出酒葫蘆,一邊仰頭暢飲,一邊朝演武場外走去。

  全場目光,皆匯聚其在這青袍如玉的少年身上,如視傳奇。

  九月二十九。

  大夏皇都蘭臺之上,蘇奕力壓桓少游,劍斬靈相境元神。

  滿座皆驚。

  當時的蘇奕,

  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