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四章 直似劍仙臨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紛飛的猩紅鋒芒光雨,還在演武場上飄灑。

  那清脆的破碎聲還在回蕩。

  可蘭臺四周的人們,則滿臉震撼。

  一拂袖,碾碎天魔血煞印。

  一彈指,崩斷夜魔血月斬!

  雖然這一場戰斗才剛上演,可蘇奕那在輕描淡寫間展露出的恐怖力量,卻如一道風暴,沖擊著在場每個人的心神。

  之前不看好蘇奕的那些修士,完全呆滯在那,震撼失聲。

  “蘇奕這家伙,可真是越來越強了……”

  古蒼寧眼神恍惚。

  前些天,他曾在浣溪沙目睹蘇奕是如何以摧枯拉朽的方式,鎮殺古代妖孽司徒空的。

  可與之相比,現在的蘇奕,無疑要更強大了!

  須知,桓少游的戰力之逆天,擱在他們這些古代妖孽中,也屬于頂尖層次的存在,足以跨境界滅殺化靈境修士。

  可如今,哪怕桓少游動用夜魔血月斬這等殺招,都被蘇奕彈指破滅!

  “厲害,真是厲害!”

  曾濮眼睛發亮,內心戰意被刺激得都快按捺不住。

  而像尺簡素、李寒燈、佛子塵律這些頂尖人物,眉梢間都已帶上一抹凝重之色。

  之前那些天,蘇奕并未參與到蘭臺法會。

  嚴格來說,這還是他們頭一天見到蘇奕,完全就和陌生人般,沒有任何了解。

  剛才看到蘇奕敢于下場和桓少游對戰,便讓他們皆驚詫不已,不少都懷疑,蘇奕此舉和找虐沒什么區別。

  可現在,沒人敢再這般認為!

  甚至,他們這些頂尖人物的心神,也被蘇奕展現出的實力驚到!

  “這小子……實力竟如此強大!?”

  寒煙真人有點懵。

  之前她還為蘇奕捏一把汗,不理解他為何非要這時候去和桓少游對戰。

  可現在,她恍然之余,心神也不由受到沖擊,這才猛地意識到,自己之前……似乎一直把蘇奕當做小輩看待。

  哪怕聞心照不止一次表露出對蘇奕的崇慕和欽佩,可她卻一直將信將疑。

  無疑,眼前發生的一切,證明她看走眼了!

  “這家伙,明顯比當初在亂靈海是更恐怖了……”

  葛謙艱難地吞了吞口水。

  與此同時。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也無法淡定,一個個風中凌亂般,彼此對視,皆能看到對方神色間的驚疑。

  原本,不少人都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打算看熱鬧。

  不曾想,蘇奕的表現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象,讓得他們一個個也是猛地意識到,之前他們似乎都低估了蘇奕……

  這就像被當面打臉般,讓得這些大人物心中很不是滋味。

  大夏皇帝目睹這一幕幕,心中不禁嗤笑,這些老東西,若是知道前些天時候,桓少游差點被操縱九鼎鎮界陣的蘇奕轟殺,又該作何感想?

  演武場。

  桓少游神色也一陣明滅不定。

  夜魔血月斬是他的殺招之一,談不上最強大,但用來對付當世那些化靈境初期修士,也足以將其重傷,甚至滅殺。

  可蘇奕卻彈指間,就輕易將此招破掉。

  這讓桓少游如何不驚?

  他不敢再多想。

  蘇奕看似閑庭信步靠近過來,可一身氣機早牢牢將他鎖定。

  這也就意味著,他即便進行閃避,也無法擺脫蘇奕接下來的攻伐!

  甚至,桓少游有一種強烈預感,蘇奕從剛才邁步朝自己靠近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在不斷蓄勢。

  當蘇奕出手時,也就意味著,他蓄積的力量必會如山崩海嘯般釋放。

  那等威能,注定無法想象。

  故而,桓少游沒有再耽擱。

  他必須打斷蘇奕那不斷蓄積的威勢,搶在之前一舉將蘇奕重挫!

  桓少游身影猛地一展,身影如離弦之箭,朝蘇奕爆射而去。

  尚未靠近,他掌指如刀,橫空一劃。

  一道七尺血色刀氣凝聚,其上有繁密詭異的魔紋浮現,衍化出絲絲縷縷的血色電弧。

  當這七尺刀氣乍現,一股恐怖壓抑的毀滅氣息也隨之彌漫而開。

  演武場不遠處的翁九心中一震,毛骨悚然。

  蘭臺四周的修士,眼前刺痛,恍惚間仿佛看到,一掛血色電弧所化的刀氣,如瀑般轟然垂落。

  聲勢之盛,驚天動地。

  血河冥雷刀!

  這同樣是桓少游的殺招,威能遠比夜魔血月斬更強大。

  而斬出這一刀后,桓少游一不做二不休,袖袍鼓蕩,驀地祭出一柄血色飛梭,滴溜溜懸空,發出撕咬耳膜般的尖銳嘯音。

  殛魔靈梭!

  一件古老的魔道神魂秘寶,專門殺伐神魂,詭異恐怖,防不勝防。

  “去!”

  桓少游大喝。

  殛魔靈梭憑空一閃,消失不見。

  任誰都能看出,桓少游已開始毫無保留地動用其底牌!

  無論是血河冥雷刀這等毀滅氣息驚世的秘法,還是殛魔靈梭這等詭異狠辣的魔兵,皆足以對化靈境初期修士產生致命威脅!

  當看到這一幕,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都不由倒吸涼氣,肌體微寒。

  “雕蟲小技。”

  蘇奕眸泛不屑。

  他探出右手,于虛空一撈,似探囊取物,自然隨意。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充斥恐怖毀滅氣息的七尺血色刀氣,就如被打中七寸的蛇,被蘇奕右手抓住。

  這七尺刀氣劇烈掙扎,絲絲縷縷的電弧爆綻恐怖威能,可卻無法傷到蘇奕分毫。

  反倒隨著蘇奕掌指發力。

  砰砰砰!

  那足以給化靈境初期修士帶來致命威脅的七尺刀氣,在蘇奕掌指之間寸寸崩碎炸開,光雨如瀑,似從指間傾灑的細沙。

  幾乎同時——

  蘇奕眉心之地悄然掠出一柄青色小劍,于虛空一閃。

  鐺!!!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在一眾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虛空劇顫,殛魔靈梭在蘇奕身前一尺之地顯露出來,被青色小劍狠狠斬中。

  光雨迸濺中,殛魔靈梭發出驚天悲鳴聲,直接被劈飛出去,此寶表面都被斬出一個豁口。

  剎那間,桓少游的兩種殺招,皆被勢如破竹般擊潰!!

  全場轟動,陣陣驚呼聲如炸開鍋般。

  桓少游臉色徹底變了,那眸子中也是泛起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這家伙……怎會如此強!?

  “該我了。”

  輕飄飄的聲音中,蘇奕終于動手了。

  一股凌霄般的縹緲劍意,從他頎長瘦削的身影上沖出,其身影四周似有虛幻的清色劍氣潮汐涌動,產生陣陣劍吟轟震。

  眨眼間而已,蘇奕那原本淡然出塵的氣質,被一股無匹犀利的威勢取代,眸光開闔間,盡顯睥睨張揚。

  其人如天上劍仙,于人間顯露神威!

  “好恐怖的劍意!”

  蘭臺場中,諸如宇文述、李寒燈、聞心照、月詩蟬這等劍修之輩,皆被震撼到。

  而在其他人眼中,此刻的蘇奕像徹底變了一個人,風采之盛,直似劍仙臨凡!

  “這……”

  不知多少人震撼,眼神發直。

  而直面蘇奕的桓少游,更是呼吸一窒,瞳孔收縮如針,這才是那家伙真正的威勢!?

  根本不給他思忖的機會,蘇奕駢指如劍,于虛空一按。

  他那蓄勢已久的力量,化作一道三尺劍氣,其色為清,其質縹緲,有玄妙莫測的道韻匯聚其中。

  極盡質樸,恰似洗盡鉛華。

  這是化繁為簡的一劍。

  簡簡單單,毫無招式可言。

  可其中所充盈的劍意,卻已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桓少游眼皮狂跳,肌膚刺痛,心神顫栗,強烈的危險感覺,刺激得他再不敢有任何保留。

  “開!”

  桓少游眸泛暴戾瘋狂般的光澤,發出大吼。

  一柄赤色短戟出現在他手中,橫空怒斬。

  血魔焚穹戟!

  桓少游最得意的魔兵,由其先祖天欲魔皇親手所煉,專門為宗族身懷天魔真血的嫡系后裔準備。

  此魔兵,足以讓“天魔真血”這等天賦力量發揮出翻倍的威能!

  原本,桓少游打算在爭奪蘭臺法會第一名時,將此魔兵視作一張底牌來動用。

  可現在,他已顧不得這些!

  短戟橫空,漫天血色魔氣席卷,所爆綻出的威能,令那座演武場覆蓋在滾滾魔焰中。

  清晰可見,這一擊之下,竟有諸多天魔虛影橫空,一個個如從亙古魔域中走出,威勢滔天,恐怖無邊。

  別說是那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就是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都被這一幕徹底驚到,軀體緊繃,頭皮發麻。

  誰也沒想到,豁出去拼命般的桓少游,所掌握的力量會是如此恐怖!

  然而——

  僅僅剎那,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在人們視野中上演。

  隨著蘇奕那一抹清色三尺劍氣橫空,那漫天血色魔焰,皆土崩瓦解,潰散崩滅。

  那諸多宛如從亙古魔域走出的天魔虛影,還沒來得及發威,一個個便如若紙糊般,被三尺劍氣橫掃一空!

  原本如血色煉獄般的演武場,頓時被無匹的清色劍氣取代,寒光耀空,貫沖蘭臺天地間。

  鐺!!!

  當三尺劍氣斬落,桓少游最得意的血魔焚穹戟脫手而飛,哀鳴震天。

  桓少游自身則被震得踉蹌倒退。

  足足退出九步。

  每一步退出,演武場地面就猛地一震,桓少游的臉色便蒼白一分。

  當退到第九步,這位魔族桓氏的后裔,以暴戾瘋狂著稱的古代妖孽,臉色已是煞白透明,胸腔如風箱般一陣劇烈起伏。

  到最后,他再忍不住咳出一大口血來。

  血染玉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