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二章 陪你玩一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桓少游的舉動,引起場中許多人注意。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的目光,都不由看向蘇奕,帶著一絲疑惑。

  “蘇兄,這家伙竟敢拿手指你,太囂張了!”

  夏青沅憤憤嘀咕道。

  蘇奕眉頭微皺,沒有做聲。

  演武場上。

  元恒神色莊肅,朝蘇奕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這才語帶敬重道:“蘇奕大人,乃是我元恒之主!”

  全場一寂。

  不知多少人吃驚。

  元恒雖遠不如那些最頂尖的妖孽和奇才,可能夠晉升百強之列,他的實力也堪稱強橫。

  擱在那些頂級道統,也是年輕一代中的核心人物。

  誰能想象,這樣一位強橫的存在,竟是蘇奕的仆人?

  那些大人物看向蘇奕的目光都發生微妙變化,頗有些詫異。

  桓少游也怔了一下,旋即笑呵呵點頭道:“好,很好,非常好!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好好招待一下你了!”

  他眸子深處隱然有暴戾嗜血般的光澤涌動,那笑容也讓人不寒而栗。

  元恒神色平靜道:“來戰便是。”

  他率先出手,施展玄武霸世印。

  虛空中,靈光涌動,凝結出一尊漆黑如墨的掌印,十丈范圍,隱約似有玄武神獸的虛影浮現,呈現出踏碎虛空之勢。

  翻天印!

  桓少游眸子泛起一絲不屑,驀地踏步上前,掌指如刀,橫空一劈。

  砰!!

  一道血色神芒掠空,如破天之刃,輕而易舉將翻天印劈成兩半。

  場中轟動,驚呼聲四起。

  光雨爆綻中,桓少游身影一晃,已來到元恒身前。

  他微微一笑,唇中輕吐兩個字:“跪下。”

  聲音還在飄蕩,他掌指帶起無匹血光,輕飄飄拍下。

  元恒發出大喝,雙手橫架虛空,十指遮空,施展“伏天印”。

  演武場上響起震耳欲聾的轟鳴。

  勁氣席卷中,就見元恒竟是硬生生架住了桓少游這霸道無邊的一擊。

  不過,令人心中發寒的是,元恒唇中淌血,其體內筋骨發出一陣不堪重負的摩擦聲,那高大的身影都在劇烈顫抖。

  顯然,他雖不曾被這一擊鎮壓跪地,可在承受這一擊的威能后,已遭受重創!

  “寧可負傷,也不跪?”

  卻見桓少游笑起來,眼神冰冷戲謔,“那我倒要看看,你的骨頭究竟有多硬!”

  說著,他驀地探手扣住元恒左肩,掌指發力。

  喀嚓!

  元恒肩胛骨頭被捏碎,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爆碎聲,肩膀血肉都被硬生生撕掉一塊,血水迸濺。

  “這肩膀的骨頭,好像并不硬啊。”

  桓少游笑瞇瞇的。

  元恒發出吃痛悶哼,其軀體發光,力量轟鳴,猛地抬起右拳朝桓少游面門砸去。

  桓少游不閃不避,右手如閃電般抓住元恒的手腕,而后猛地一擰。

  在場中眾人吃驚目光注視下,元恒右臂袖袍像崩碎,一條條肌肉扭曲崩裂開,血水迸濺。

  到最后,整條右臂像麻花似的,筋骨被一寸寸擰碎斷裂。

  隨著桓少游一抬手,元恒整個人拋飛出去,跌落在十多丈外。

  全場死寂,都被桓少游那殘暴的手段驚到。

  不少人甚至不忍目睹。

  誰能看不出,桓少游完全就是在施虐?在用這種極盡羞辱的方式,蹂躪元恒?

  “這家伙,明顯是蓄意報復!”

  月詩蟬星眸冰冷,替元恒擔憂起來。

  “這是在向蘇兄耀武揚威啊……”

  古蒼寧喃喃。

  他哪會看不出,桓少游這么做的目的?

  “唉,這就是和桓少游作對的下場,若不是那蘇奕之前在蘭臺外邊挑釁桓少游,他的仆人哪會遭受這般打擊和折辱?”

  許多人暗嘆。

  之前蘇奕在蘭臺外和桓少游對峙的一幕幕,早傳開了。

  當看到這一幕,人們哪會不清楚,這是來自桓少游的報復?

  “以蘇奕的性情,經此一事,注定會和桓少游不死不休!”

  姜璃暗道。

  “可恨!”

  聞心照美眸泛怒。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神色古怪,他們哪會看不出,桓少游此舉是沖著蘇奕去的?

  仆人受辱,他這當主人的,顏面又往哪里擱?

  不少人都將目光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坐在那,神色淡然如舊,似渾不當回事般。

  這讓許多人意外,都到了此時,他竟還能沉得住氣?

  “元恒,別怪我這般待你,誰讓……你有個好主人呢?他沒有參與到蘭臺法會中,那我就只能先找你先出一口氣了。”

  演武場上,桓少游笑容滿面,邁步朝元恒行去,“你剛才不想跪,那我就把你渾身骨頭敲碎,不想跪也只能跪在那。”

  不遠處,元恒臉色慘白,從地上艱難爬起,遭受如此嚴重的傷勢,他兀自緊咬牙關。

  當看到桓少游靠近過來,元恒甚至咧嘴笑起來:“大言不慚,若我家主人真參與進來,你這小魔崽子早跪著求饒了。”

  “哈,還敢嘴硬,跪下!”

  桓少游嗤笑,身影一閃,驀地一拳砸出。

  哪怕元恒全力抵擋,依舊被這一拳砸得渾身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整個人軀體一彎,眼見就要跪在地上。

  可就在這關鍵時刻,元恒目眥欲裂,發出嘶吼,軀體猛地一扭,跌坐在一側,總算沒有跪地。

  可他已負傷嚴重,渾身淌血,凄慘之極。

  任誰都能看出,元恒已沒有任何還手余地。

  這一剎,月詩蟬、聞心照都只覺心里堵得慌,被桓少游那殘暴的手段激怒。

  便是在場那些修士,都有些不忍目睹。

  這哪里是論道爭鋒,分明就是當眾施虐,折辱對手。

  夏青沅忍不住看了看旁邊的蘇奕,卻見后者依舊是一副淡然的神色,似完全不在意元恒的安危般。

  “此戰勝負已分,該結束了。”

  負責裁定勝負的,正是翁九,他都不忍再看下去,當即出聲。

  “沒看元恒還沒認輸嗎?這怎么能結束?”

  桓少游說話時,驀地身影一閃,一腳朝元恒腹部踹去,要趁分出勝負之前,一舉將元恒的大道根基徹底毀掉!

  在這關鍵時刻,翁九的身影憑空橫擋桓少游身前,一掌按出。

  砰!!

  驚天轟鳴響起。

  讓所有人倒吸涼氣的是,桓少游這一腳之力,雖然被翁九擋住,讓元恒避開了被廢掉的危險。

  可翁九這位靈道大修士的身影,竟是被震得一晃,朝后倒退出一步!

  那等一幕,讓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眼皮都狠狠一跳。

  好強!!

  桓少游乃是聚星境道行,可卻能撼動翁九這等皇室中的靈道大修士,這等戰力何其逆天?

  “老東西,你竟敢阻我?”

  桓少游臉色一沉。

  翁九神色淡漠道:“老朽只是依照蘭臺法會的規矩行事,反倒是桓公子你試圖在擂臺上殺人,若非老朽阻攔,規矩可就被你壞了!”

  說話時,翁九已抬手托起元恒,離開演武場。

  “老東西,接下來你若再敢像現在這般阻我,別怪我不客氣!”

  桓少游語氣淡漠。

  翁九沒有理會。

  桓少游轉身,當看向中央玉臺上的蘇奕時,他俊美的臉上又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他遙遙揮手,朗聲道:“蘇奕,你這仆人太差勁,等蘭臺法會結束了,咱倆再好好玩一玩,我不妨直言,哪怕是大夏皇室,也無法庇護你!”

  全場嘩然。

  誰能看不出,桓少游這是在向蘇奕宣戰?

  一時間,所有目光都看向蘇奕。

  “被桓少游這等小魔頭盯上,這蘇奕怕是要完了……”

  “抱上大夏皇室的大腿又如何?得罪桓少游這種瘋子,可從不會在意這些。”

  “唉,何苦來哉?”

  一時間,有人憐憫同情,有人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的神色愈發古怪了。

  霍銘遠毫不掩飾自己的開懷,幸災樂禍。

  陌煬真人輕輕搖頭。

  盧道霆眼神復雜。

  玉九真輕嘆一聲。

  晉元禪師輕輕抿了一口茶。

  相比場中其他人,這些大人物都還保持著一定的風度。

  可坐在中央主座上的大夏皇帝,一眼就看出,那些個對蘇奕充滿敵意的老家伙,怕是都在肚子里偷著樂呢。

  魔族桓氏的底蘊很強,強大到甚至敢和大夏皇室叫板的地步。

  蘇奕被桓少游盯上,在許多人看來,這簡直和被判了死刑沒什么區別。

  也就在此時——

  蘇奕將杯中酒飲盡,長身而起,淡然開口:“不必等了,我現在便陪你玩一玩。”

  聲音不大,卻清清楚楚響徹場中。

  所有人怔住,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聞心照和月詩蟬皆露出振奮之色,明眸發亮,蘇兄他終于要出手了嗎?

  姜璃心中一震,鳳眸異彩漣漣,似乎……有好戲看了!

  這一刻,古蒼寧、曾濮、尺簡素等古代妖孽,也都意外之余,也不由心生一抹期待。

  “這家伙……要和桓少游對戰!?”

  葛謙倒吸涼氣。

  桓少游原本已經打算離開演武場,聞言他先是一怔,旋即唇泛笑意,眸子明亮如炬,一轉身,再次看向蘇奕。

  他挑起大拇指,滿臉贊賞之色,“有骨氣!就憑你現在敢站出來,我桓某人保證,讓你好好體會一下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自取其辱!”

  ps:第五更晚上10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