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一章 桓少游的對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鏘!鏘!

    劍吟直沖云霄,無匹的劍氣從演武場上激射而起,兩種截然不同的劍意,帶起耀眼的光,震爍全場。

    屬于月詩蟬和宇文述的這一場戰斗爆發了!

    全場寂靜,所有人的心神皆被吸引過去。

    宇文述身影昂藏,骨骼粗大,身著簡樸麻衣,氣息沉凝如鐵。

    這位天樞劍宗的當代劍首,劍如其人,沉凝厚重,磅礴雄渾。

    他以聚星境中期修為,施展圓滿無漏的元道劍意,勢如巍峨大山,僅僅遠遠望著,便給人心神帶來極大的壓迫感。

    他手中的靈劍,名喚浮金,經由寶萃樓煉器坊煉器大師俞叔崖重新祭煉,煥發出超乎尋常的威能。

    每一劍斬出,恰似金燦燦的潮涌,有山崩海嘯之勢。

    其風采之盛,也是讓場中響起陣陣驚呼。

    那些古代妖孽、當世奇才,也都露出認真觀望的神色。

    劍修,世間殺伐之力最盛!

    劍道,也是當世大多修士的選擇。

    可真正能夠在劍道上有所建樹的,卻少之又少。

    核心就在于,劍道之路的求索,要遠比其他道途更艱難。

    作為劍修,不止要打磨自身修為和劍道造詣,還要砥礪劍心,磨煉出一顆無畏劍膽!

    所以,世間劍修雖眾,可真正稱得上劍修的,卻終究只是極少數。

    就是在對劍修評判標準極苛刻和挑剔的蘇奕眼中,宇文述的確算得上是一個劍修。

    倒并非宇文述劍道造詣有多高。

    而是他身上已具備劍修應該有的品質,劍心如鐵,殺伐果決!

    相較于宇文述,月詩蟬在戰斗中的表現,無疑更引人矚目。

    少女白衣勝雪,清冷如仙子,姿容本就堪稱絕世,所受到的關注自然要更多一些。

    但很快,月詩蟬就以手中的劍道證明,她不僅僅只是姿容絕世,實力也足以驚艷當世!

    她身影綽約,夭矯如電,修為雖然只有元府境大圓滿層次,可所展露出的劍道造詣,卻足以和宇文述分庭抗禮。

    那等絕代風姿,讓場中不知多少修士露出癡狂之色。

    “蘇兄,你的詩蟬姑娘可真厲害。”

    夏青沅嘖嘖稱奇,她看得都忘記嗑瓜子了。

    “現在還談不上厲害,但以后肯定配得上厲害二字。”

    蘇奕心懷舒暢。

    作為月詩蟬在劍道上的引路人,看到這如仙如幻般的少女,在萬眾矚目之下大放異彩,蘇奕自然也欣慰不已。

    就好像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一朝金榜題名般。

    “蘇兄,你的詩蟬姑娘修煉的是什么劍道傳承,簡直太強大了。”

    很快,夏青沅驚叫道。

    演武場中,月詩蟬每一劍斬出,就像有星河倒卷,星輝如虹,彌散著虛幻神秘的神韻。

    “那是小星墟劍經,劍勢如星穹遮空,最契合‘玄照靈體’這等天賦,不過這部劍經談不上多頂級,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夠幫詩蟬姑娘淬煉劍道造詣,讓她明白,該如何將自己一身的天賦和潛能與自己的劍道進行融合。”

    蘇奕隨口道。

    他早考慮過,當月詩蟬踏足靈道之路時,就傳授她另一種劍道傳承。

    當然,現在說這些還言之過早。

    演武場上,展開愈發激烈。

    隨著時間推移,宇文述和月詩蟬身上皆負傷。

    可兩者卻似渾然不覺,攻勢反倒愈發凌厲。

    那一幕幕,看得不少人心驚肉跳。

    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也動容不已。

    宇文述身上負傷越來越多,劍痕斑駁,鮮血淋漓。

    可同樣的,月詩蟬身上也出現許多劍傷,雪白的衣裳被嫣紅的血水浸染,觸目驚心。

    令人震撼的是,便是到了這等地步,宇文述神色沉凝如舊,渾身劍意愈發雄渾磅礴。

    而月詩蟬除了俏臉微微蒼白一些,神色同樣平靜如初,其施展出的劍道力量也是比之前更凌厲和可怖了。

    兩位堪稱當世頂尖的劍修,廝殺到這等地步,那一幕幕,讓整個蘭臺都彌漫上一股慘烈的氣息。

    “蘇兄,你的詩蟬姑娘受傷成這樣子,你就不擔心么?”

    夏青沅緊張的掌心浸出汗水,可當看到身旁的蘇奕時,不由一怔,因為蘇奕神色閑散如舊,兀自在嗑瓜子……

    “劍修這一生,要不斷變得強大,負傷在所難免,只要不死,那些傷勢,便是磨礪劍鋒的力量源泉。”

    蘇奕隨口道,“這是好事。”

    夏青沅:“……”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沒多久,演武場中——

    宇文述忽地收劍,微微抱拳道:“這一戰,是我輸了。”

    全場錯愕。

    月詩蟬黛眉微皺,道:“還未真正分勝負,你怎知你會輸?”

    宇文述搖頭道:“我是聚星境中期修為,你是元府境大圓滿修為,戰斗到這時候,我哪還能不知進退?這若是生死搏殺,我自當全力以赴,可論道爭鋒,分的是高低,而非生死。”

    說罷,他轉身走下演武場。

    雄峻的身影染血,可依舊筆直如劍。

    “的確,高低早已分出來了……”

    姜璃眼神復雜。

    宇文述是驕傲的,他自有他的堅守和行事準則。

    中央玉臺上,天樞劍宗掌教盧道霆喟嘆一聲,誰都聽出了他心中的那一絲不甘。

    畢竟,宇文述乃天樞劍宗年輕一代最強者,雖然在之后的一場場對陣中,還有彌補的機會。

    可經此一敗,注定已經再沒有機會去爭取第一名!

    “這宇文述倒也算光明磊落。”

    夏青沅感慨道。

    “他就是血戰到底,也注定不是詩蟬姑娘的對手,現在主動認輸,只能說是明智。”

    蘇奕淡淡道。

    以他的眼力,早對這一戰有所評判。

    接下來的時間中,又上演了一場場論道爭鋒,同樣極精彩,甚至有一些廝殺戰斗,比月詩蟬和宇文述之間的戰斗更精彩。

    像曾濮、尺簡素、李寒燈這些頂尖級的人物,皆陸續登場,各展露出震撼全場的光芒。

    當看到尺簡素這個渾身透著凌厲氣息,野性十足的少女時,蘇奕微微一怔,忽然想起了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老瞎子。

    老瞎子曾說,他這些年一直在蒼青大陸上奔波,試圖尋覓一個能夠繼承衣缽的傳人,可卻如大海撈針般,希望渺茫。

  尺簡素無    疑是一個適合的人選。

    因為這少女,擁有極罕見的冥脈陰骨!

    這等天賦,談不上多逆天,但卻極罕見,據蘇奕所知,就是擱在大荒九州,都屬于稀罕。

    而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承,也唯有這等天賦才能承受。

    “也不知老瞎子如今在何地。”

    蘇奕暗道。

    忽地,蘭臺場中轟動,氣氛徹底沸騰。

    桓少游出場了。

    這位魔族桓氏的后裔,紫發金冠,玉袍著身,面容俊美,隨著他登場,也是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前些天的蘭臺法會上,桓少游在每一次論道爭鋒時,皆在一招之間便鎮壓對手。

    哪怕是一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也不是他一招之敵!

    到目前為止,桓少游一直保持著一招敗敵的記錄,強橫無邊。

    當看到他出場,中央玉臺上那些大人物們皆露出認真之色,不少大人物的神色都已變得凝重起來。

    桓少游這等古代妖孽,擁有著橫跨一條道途,鎮壓化靈境修士的底蘊和力量,這讓誰敢忽視?

    “不出意外,此次蘭臺法會的第一名,很可能會被此子所得。”

    盧道霆輕語。

    沒有人反駁,桓少游早已通過一場場戰斗,證明了他的實力是何等恐怖和逆天。

    他也是世人公認的最有希望問鼎第一的人選!

    “蘇兄,我聽父親說過,這家伙曾乘坐千魔寶船硬闖九鼎城上空,極為跋扈囂張,若這次沒有人能打敗他,你去教訓教訓他如何?”

    夏青沅飛快說道,她還不掩飾對桓少游的厭憎。

    “我可沒報名,再說了,這蘭臺法會只分勝負,不分生死,不能把這混賬殺了,動手也了無趣味。”

    蘇奕隨口道。

    “誰說不報名就無法參加了?”

    夏青沅眨巴著眼睛,“你難道不知道,按照規矩,只要我父親點頭,便可破格讓未曾報名者參與到爭鋒中?”

    蘇奕一怔,他完全沒把蘭臺法會當回事,哪可能會知道這樣的規矩?

    便在此時,蘇奕眼眸微凝。

    桓少游的對手,竟是元恒!

    此時的場中,也響起一陣嘩然聲。

    “元恒?他雖然強大,可哪會是桓少游的對手?”

    “唉,我還以為這將會是一場曠世對決,不曾想,桓少游的對手卻是元恒,勝負已經沒有懸念了。”

    ……場中許多人失望,不看好元恒。

    更有甚者,直接大聲嚷嚷道:“元恒道友,干脆直接認輸吧,免得被鎮壓時,顏面掃地。”

    這樣的聲音,引起場中一陣哄笑。

    演武場上。

    元恒神色沉靜,眸子一掃全場,沉聲道:“我元恒再不堪,也是憑自己實力一步步殺到前百之列,爾等只不過一群看熱鬧的,有什么資格詆毀我?”

    聲傳全場,將那些哄笑和嘈雜的聲音壓下去。

    “說的好!”

    一些人撫掌大叫,為元恒助威。

    看到這一幕,同樣站到演武場上的桓少游唇邊泛起一抹玩味弧度。

    他忽地抬手一指中央玉臺上的蘇奕,目光則看向元恒,笑容滿面道:“那蘇奕和你是什么關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