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八章 原來他就是蘇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之前在蘭臺入口外,被蘇奕威脅時,桓少游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一個來歷不明的青袍少年,卻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接二連三的挑釁他,這本身就很反常。

  故而,他才會選擇暫時隱忍。

  直至現在,當看到蘇奕的身影出現在中央玉臺上,桓少游隱約已明白過來。

  這家伙,來歷明顯不簡單!

  “哪怕你就是大夏皇帝的兒子,敢和我作對,我也要把你弄死……”

  桓少游喃喃,他滿臉笑容,只是眼底深處卻盡是暴戾冰冷之色。

  “蘇奕!!”

  一襲杏黃道袍打扮的葛謙,此刻不由瞪大眼睛,“這家伙怎么出現了,并且還登上了中央玉臺?”

  葛謙只覺腦袋有些懵,神色變幻不定。

  他早打探到消息,此次參與蘭臺法會的修士中,只有他和元恒、月詩蟬三人來自大周。

  其中元恒繼承著和他一樣的“玄武真炁經”,掌握著和他一樣的“玄武霸世印”道法。

  這本就讓他和體內的老家伙感到驚愕和疑惑,早打算找個機會好好探一探元恒的底。

  可不曾想,還不等他摸透元恒的底細,蘇奕這樣讓葛謙完全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當年在化靈海上,這家伙就曾以逆天之力,連斬三個藏身在禁忌事物中的恐怖存在,連載星船上的恐怖存在,都只能低頭……”

  “這才時隔多久,他怎地都有資格列席中央玉臺之上了?”

  葛謙心緒翻騰。

  他太吃驚了。

  須知,當年正是在亂靈海上察覺到蘇奕的恐怖,讓得他做出了逃離大周,前往大夏藏身的決斷。

  可誰曾想,在這天下矚目的蘭臺法會上,竟會再遇到蘇奕……

  這一刻,葛謙迫切想把這一切告訴體內的老家伙。

  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這里是蘭臺,高手如云,不知分布多少靈道層次的大人物。

  一旦他和老家伙進行溝通,極可能就會被某些掌握不可思議手段的大人物給察覺到!

  深呼吸一口氣,葛謙一咬牙,悄然轉身,不動聲色地朝不遠處的元恒靠近過去。

  “冒昧打擾,據我所知,道友也是來自大周,可認得那登上中央玉臺上的青袍少年?”

  葛謙朝元恒微微抱拳,露出一個謙和的笑容。

  元恒心中一振,這小子可總算按捺不住了!

  就見他露出莊肅之色,道:“那位正是我家主人,名諱蘇奕。”

  葛謙瞠目結舌。

  哪怕他心性磨礪得再沉穩,這一剎也差點失聲叫出來。

  元恒朝葛謙露出一個淳樸憨厚的笑容,道:“道友還有什么要問的么?”

  葛謙沉默片刻,道:“道友,想來你也早已注意到,你我所繼承的傳承和道法,同出一源,那你能否……”

  元恒神色真誠道:“你是想問我身上的傳承是從哪里得來?”

  葛謙暗松了口氣,點頭道:“不錯。”

  冒然去問一個人的大道傳承是大忌。

  還好,元恒看起來似并不在意。

  元恒面露敬畏崇慕之色,道:“不瞞道友,我身上的傳承和道法,皆是主人所授!”

  葛謙如遭雷擊,整個人呆滯在那。

  蘇奕!!?

  那個讓老家伙方寸大亂的家伙,竟是他?

  這一剎,葛謙只感覺自己也凌亂了……

  中央玉臺。

  一眾跺一跺腳便足以讓大夏修行界震三震的大人物們,皆坐在不同的案牘后。

  只是,當他們目光偶爾掃過坐在不遠處的那個青袍少年時,神色都帶上一抹異樣。

  蘇奕自然注意到了這些大人物的目光。

  但他并未在意。

  在翁九的安排下,他所坐的位置頗為不錯,從這里望去,能夠將蘭臺中央的七十二座演武場一覽無余。

  案牘上還呈著各色珍饈美味、茶酒點心。

  蘇奕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便抓了一把靈瓜子嗑起來,儀態悠閑自若。

  翁九原本還有些擔心蘇奕會有些不適應這樣的場合。

  可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自己多想了。

  蘇奕這等人物,無論在哪里,只要他愿意,都能當做自己后花園般,閑散從容。

  翁九傳音,笑容意味深長:“道友,待會我家主上會親自駕臨,到時候你見到了,可莫要太吃驚。”

  蘇奕心不在焉地哦了一聲。

  翁九:“……”

  他本以為蘇奕會感興趣地問一句,不曾想,蘇奕卻一副懶得在意的姿態。

  暗自苦笑了一聲,翁九轉身而去。

  “老朽雷遠渡,敢問小友如何稱呼?”

  距離蘇奕最近的一張案牘上,一個身著錦袍,身影瘦削,童顏鶴發的老者笑著開口寒暄。

  雷遠渡。

  大夏三大宗族之一雷氏族長,一位成名多年的化靈境大修士。

  眼見他開口,在座不少大人物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蘇奕。”

  蘇奕吐掉嘴里的瓜子皮,漫不經心回了一句。

  在座皆是大夏最頂級的大人物,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濃墨重彩般的傳奇經歷。

  換做任何年輕一輩身處這樣的場合,怕都會誠惶誠恐,拘謹無比。

  可對蘇奕而言,完全沒有心思理會這些。

  若不是這次要看一看月詩蟬、聞心照、元恒他們在論道爭鋒中的表現,他都懶得來。

  雷遠渡笑容微滯,變得冷淡下來。

  他這等老家伙,哪會看不出蘇奕的態度很敷衍,一副不愿理會自己的姿態。

  這讓雷遠渡也失去了繼續攀談的興致,內心甚至有些不爽。

  以自己的身份,主動跟一個年輕人寒暄,已給足了面子,可誰曾想,此刻卻碰了一鼻子灰!

  不過,雷遠渡也清楚,蘇奕這般年輕,就能列席這中央玉臺上,來歷明顯非同尋常。

  他倒也不好去計較對方態度的失禮。

  雷遠渡并不清楚,當聽到“蘇奕”這個名字,讓得在座一些大人物心中皆是一震!

  “原來,此子就是那個蘇奕!”

  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眸光閃動。

  他身著寬袖道袍,面如冠玉,看起來很年輕,可隨意坐著,便有一股莫大的威勢。

  玉九真當然聽說過蘇奕!

  他們云天神宮霍云生等三位真傳弟子,皆喪命于蘇奕手底下。

  外門長老章蘊滔,曾被蘇奕兩劍鎮壓。

  就連內門大長老霍天都這等化靈境中期存在的死,也極可能和蘇奕有著分不開的關系!

  只是,玉九真也沒想到,會在這中央玉臺上見到蘇奕。

  “蘇奕……”

  青乙道宗掌教陌煬真人眉頭皺起。

  前陣子,他曾派遣勒峰、汀鶴兩位長老前來九鼎城,試圖從蘇奕身上挖掘出厲妙鴻隕落的真相。

  可不曾想,勒峰和汀鶴卻無緣無故地隕落了!

  若不是勒峰、汀鶴兩位化靈境修士安放在宗門內的命魂燈忽然熄滅,陌煬真人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無論是厲妙鴻的死,還是勒峰、汀鶴二人的死,注定和這蘇奕有所牽連了!”

  陌煬真人神色明滅不定。

  “蘇奕?”

  這一刻,天樞劍宗掌教盧道霆、霍氏族長霍銘遠、姜氏族長姜瀟生,也都神色各異。

  盧道霆已得知周鳳芝隕落的消息,也從姜瀟生那得知,周鳳芝的死,和一個名叫蘇奕的少年有關。

  只不過,姜瀟生也同樣提醒他,這少年背后站著極恐怖的勢力,并且和周鳳芝之間是私人恩怨,讓盧道霆三思,莫要為了一個周鳳芝,而冒然出手。

  故而,這一刻當得知那青袍少年就是蘇奕時,盧道霆這位天樞劍宗的掌教,也不禁將眉頭皺起,眼神有些冷冽。

  而對霍氏族長霍銘遠而言,蘇奕無疑就是他們霍氏現在最仇視的敵人!

  若不是來自皇宮那位大人物的壓力,讓霍銘遠不得不隱忍,他早動用一切手段去滅殺蘇奕了。

  只是,連霍銘遠都沒想到,蘇奕會就這般出現在自己面前。

  一下子,他差點都沒能按捺住內心的殺機和恨意,臉色變得格外的陰沉。

  至于姜瀟生……

  他倒是和蘇奕無冤無仇,但他卻很清楚,天樞劍宗掌教盧道霆,怕是不可能有什么好臉色了。

  而同一時間,在座的其他大人物們,皆敏銳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

  尤其是盧道霆、玉九真、陌煬真人這三位頂級道統的掌教,和霍氏族長霍銘遠的臉色,在得知蘇奕名字后,皆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這讓在座其他大人物內心皆一陣驚詫和疑惑,難道說,這蘇奕曾和這些頂級勢力之間有過節?

  若如此,可就太匪夷所思了!

  一個元府境年輕人,得罪了這些頂級大勢力,還能活到現在,并且在此時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此,這無疑顯得很反常!

  對于這一切,蘇奕卻似渾然不覺,自顧自嗑瓜子,偶爾會自酌自飲一杯,愜意閑適。

  這樣的姿態,看得在座那些大人物們都一陣怔然,這小子……可真是淡定啊……

  其中一個案牘后邊,晉元禪師寶相莊嚴,古井不波,眼觀鼻鼻觀心。

  這位摩訶禪寺的執牛耳者,有著化靈境中期修為,身著素色僧袍,額頭光潔,雙手交錯于腹部,十指扣著一串青色念珠緩緩撥動。

  忽地,他軀體微僵,轉動念珠的手指停頓,寶相莊嚴的臉龐上浮現一抹驚疑。

  而后,他霍然抬頭。

  視野中就看到,蘇奕不知何時已扭頭朝他看來。

ps:不少童鞋催更,但今天太晚了,明天金魚爭取努力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