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七章 高居玉臺之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如今的九鼎城,誰都清楚桓少游的性情何等瘋狂暴戾。

  他行事無忌,跋扈乖張,在參加蘭臺法會這些天,凡是和他對陣者,皆遭受重創。

  不乏一些強者的大道根基都被毀掉!

  可以說,對那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而言,若無必要,也不愿和這種兇殘瘋狂的角色對陣。

  而此時,在這蘭臺入口前,卻有人直接威脅桓少游這個瘋子,并且還將桓少游觸怒!

  這讓人們都難以置信。

  這大夏天下,誰會在明知道桓少游身份的情況下,還去招惹他?

  “是蘇奕!”

  不遠處人群中,姜璃、宇文述等人皆認出蘇奕來,都不禁露出異色。

  桓少游是那些古代妖孽中極危險可怖的存在。

  可姜璃他們更清楚,看似不顯山不露水的蘇奕,論危險的話,比桓少游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此同時,一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也都在人群中,注意到這一幕,一個個皆露出關注之色。

  壓抑緊繃的氣氛中。

  桓少游忽地又笑起來,道:“我不知道你誰給你的勇氣,敢如此接二連三的挑釁我,但這些都無所謂。”

  他滿臉笑容,眼眸盯著蘇奕,一字一頓道:“等我獲得一枚須彌符之后,定要和朋友你好好玩一玩!”

  說到最后,已帶上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意。

  而后,桓少游轉身而去。

  全場皆錯愕,一頭霧水,性情暴戾瘋狂如桓少游,怎會在此刻忍住了?

  “所謂瘋狂,終究是表象。”

  蘇奕眉頭微皺。

  桓少游的退縮,看似有些丟臉,可蘇奕清楚,這種角色反倒極難纏和危險。

  瘋狂,并不意味著莽撞和愚蠢。

  在前世,蘇奕見多了偏執成狂的老魔頭,一個比一個陰狠和難纏。

  桓少游這個魔族桓氏的后裔,或許兇殘暴戾,乖張跋扈,但絕不會是蠢人。

  “走吧。”

  沒有多想,蘇奕帶著元恒和月詩蟬朝前行去。

  一路上,那些修士皆下意識避讓開,似擔心和蘇奕沾染上關系,就會遭受到來自魔族桓氏的打擊報復般。

  “沒想到,桓少游竟退讓了。”

  姜璃鳳眸微凝,有些驚詫。

  宇文述若有所思道:“桓少游能夠成為魔族桓氏重點栽培的后裔,自然不可能僅僅只是一個瘋狂之輩,或許在剛才和蘇奕的對峙中,讓他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交談時,他們一行人也朝蘭臺行去。

  “諸位可知道那青衣少年是誰?”

  “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沒有參加蘭臺法會,否則,早就被認出身份了。”

  “不管如何,有詩蟬仙子和元恒伴隨左右,還能讓桓少游都選擇暫時退讓,這青衣少年注定不可能是尋常之輩。”

  “呵,再厲害又如何?沒聽到桓少游說么,今日須彌仙會結束后,就會找這青衣少年的麻煩,說不準他今晚就會遭難而亡!”

  ……附近區域中,人們議論紛紛。

  “蘇奕他竟和桓少游撕破臉了……”

  古蒼寧眸泛異色。

  之前時候,他也在人群中,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

  不過,以他對蘇奕的了解,很清楚既然蘇奕敢這么做,必然不可能在意來自魔族桓氏的威脅了。

  “我能感受到,剛才那和桓少游對峙的家伙極其厲害!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連我都想和他打一架!”

  曾濮眸光明亮,帶著一絲戰意。

  這個灰衣少年,曾在金鱗湖上空,以一對拳頭鎮壓化靈境修士湯霄山,轟動九鼎城,被視作古代妖孽中的逆天人物。

  “是嗎,可惜他好像沒有參加蘭臺法會。”

  曾濮旁邊,一個齊耳短發,眉眼犀利如刀鋒般的少女輕輕搖頭。

  少女身著戎裝,修長綽約的身段凹凸有致,極為傲人,白皙的肌膚晶瑩如玉,盈盈一握的腰畔兩側,各懸著一把刀鞘,一白一黑。

  尤為醒目的是,在她左耳垂上,懸掛著一個形似纏繞蛇形的白骨玉環。

  整個人俏麗颯爽,透著一股十足的野性。

  尺簡素。

  和曾濮一樣,尺簡素是古代妖孽中的頂尖存在,在這些天的蘭臺法會上,憑借一對“玄冥雙刀”,輕松獲得連勝,不曾一敗。

  她也被視作最有希望問鼎蘭臺法會第一名的熱門人選之一。

  “唔,還真是奇怪,他這樣的高手,怎么會不參加蘭臺法會呢?”

  曾濮不禁怔怔,很是不解。

  “操心這些做什么,既然桓少游說蘭臺法會結束后,會去找那剎家伙的麻煩,到時候我們跟著一起去看看就行了。”

  尺簡素說著,已邁開一對矯健修長的玉腿朝遠處行去。

  她性情利索,行事也不喜拖泥帶水。

  “呵呵,尺簡素,你就不擔心在今天的蘭臺法會上碰到我?”

  曾濮笑著追上去。

  和尺簡素不一樣,他顯得憊懶和吊兒郎當,臉上經常掛著笑容,可他的性情卻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當初在金鱗湖之上鎮壓化靈境修士湯霄山后,他就曾揚言,哪個化靈境修士看他不順眼,都可以去找他干架。

  便是在這次蘭臺法會上,也經常說出一些讓對手慘敗之后,又極為難堪窘迫的話語。

  簡而言之,這看似人畜無害的少年,實則嘴巴很毒。

  “碰到最好,我一刀先劈了你!”

  尺簡素頭也不回答道。

  曾濮不以為然地笑起來。

  蘭臺入口。

  “蘇道友,快請。”

  翁九早已翹首以待,當看到蘇奕時,主動迎上來。

  “不用請帖?”

  蘇奕問。

  翁九笑道:“其他人用,你不用,否則要我在這里做什么?”

  說著,他已帶著蘇奕朝蘭臺內行去。

  蘭臺占地極大,足可容納上萬人,其內錯落著足足七十二座演武場。

  蘭臺四周區域,則是觀禮臺。

  其中蘭臺東部,乃是中央玉臺。

  今天是蘭臺法會進行的最后一天,一百名晉級的強者,也將在今日角逐出最后的名次。

  而今天出席的大人物也極多。

  諸如天樞劍宗掌教“盧道霆”、

  青乙道宗掌教“陌煬真人”、

  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

  摩訶禪寺方丈“晉元禪師”,皆會出席。

  除此,大夏三大宗族的族長,以及大夏皇室的一些權貴人物,也會列席其中。

  可以說,整個大夏修行界最頂尖最顯赫的一眾大人物,皆將出現在今日的蘭臺盛會上!

  而這些大人物們的坐席,則都位于蘭臺東部的中央行宮玉臺上。

  當蘇奕和翁九一起走進蘭臺場內,就見那四周觀禮席上,早已坐滿了身影,密密麻麻,足有上萬之眾。

  唯獨中央玉臺上,顯得極空曠,但也已坐了不少身影。

  翁九徑直帶著蘇奕,朝中央玉臺行去。

  一路上,翁九所過之處,那些駐守四周,維持秩序的大夏禁衛皆紛紛低頭見禮。

  這也讓場中許多人的目光,注意到了翁九和蘇奕。

  直至抵達那足有九丈高,通體以白玉堆砌而成的中央玉臺上時,場中不少人都已露出錯愕之色。

  “那不是之前和桓少游對峙的少年嗎?他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登上中央玉臺觀禮?”

  場中響起一陣嘩然聲。

  須知,在今天的蘭臺法會上,有資格列席中央玉臺上的,要么是一方頂尖勢力的執牛耳者,要么是一方世家宗族的族長。

  別說一般人了,就是不少來自天南海北的化靈境大修士,都無法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

  而蘇奕這樣一個少年,卻出現在中央玉臺上,這想不引人矚目就難。

  “果然,正如父親所言,蘇奕的身份不簡單!”

  姜璃暗道。

  她不會忘了,當初蘇奕在金鱗湖畔那一晚斬殺周鳳芝之后,是她的父親姜瀟生親自出面,封鎖消息。

  也是在那時,姜璃就清楚,在蘇奕背后,還站著一股極恐怖的勢力。

  而眼下發生的一切,無疑也正在印證這一點。

  “這家伙……了不得啊……”

  古蒼寧眼睛有些發直。

  他能夠想到蘇奕有辦法進入蘭臺觀戰,卻沒想到,蘇奕竟能夠堂而皇之地列席中央玉臺之上!

  “怪不得敢和桓少游對峙,這家伙的根腳明顯不簡單。”

  曾濮嘖嘖開口。

  “根腳再厲害,自身實力若不夠強大,也是枉然。”

  尺簡素語氣干脆利索。

  “不,他很強大,強大到當我注意到他時,體內的力量就如遭受到刺激般,產生強烈的戰意……”

  曾濮喃喃道。

  尺簡素如刀鋒般犀利的眸瞇了瞇,沒有再說什么。

  “師尊快看,是蘇道友。”

  聞心照美眸發亮,絕美的臉龐泛起一抹喜色,“他真的來了,并且還坐在了中央玉臺之上。”

  旁邊,寒煙真人怔住。

  昨晚時候,她才剛見過蘇奕,聽蘇奕說過一些讓她一時半刻無法相信的話。

  而現在,蘇奕就列席在了中央玉臺上,這讓寒煙真人也不由感到驚詫和意外。

  “這蘇奕,莫非有著不為人知的背景和來歷?”

  寒煙真人內心愈發疑惑了。

  “這家伙,果然不是尋常角色。”

  幾乎同一時間,桓少游也注意到了登上中央玉臺的蘇奕,眸子微微一凝,眉宇間浮現一抹陰戾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