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五章 殺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半響,寒煙真人這才回過神似的,道:“原來蘇小友年輕輕輕已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戰力,看來,之前是我小覷了小友。”

  聲音依舊柔婉動聽。

  可蘇奕還是能聽出,那字里行間的言不由衷。

  他笑了笑,沒有再解釋。

  世間之事往往如此,當說出超出一個人認知范疇的事實時,得到的注定是將信將疑,乃至于誤解。

  只有了解的人,才會真正去相信。

  這并非是詆毀。

  歸根到底,便是認知不同罷了。

  像聞心照,則是另一種反應,這位小劍妖美眸發光,恍然說道:“怪不得你不參加蘭臺法會,換做我擁有你這般力量,必然也會感到無趣。”

  悅耳叮咚的聲音中,帶著不掩飾的欽慕。

  寒煙真人眼神愈發微妙了,這丫頭……完全像被灌了迷魂湯似的,這樣下去可如何是好?

  便在此時,青云小院外忽地響起一陣爭執的聲音。

  “你們大夏皇室管的可真寬,我只是來拜訪而已,為何要阻攔我?難道這庭院的主人很厲害?”

  這是一道清朗的聲音,帶著一絲不悅。

  “桓公子最好就此止步,否則,若鬧得不愉快,可就不好了。”

  “是嗎,那我倒真想試一試,能鬧得有多不愉快。”

  聽到這樣的爭執,蘇奕眉頭微皺。

  桓公子?

  難道是魔族桓氏的人?

  就在蘇奕思忖時,那一道清朗的聲音忽地變得響亮,傳入青云小院內,“心照姑娘,詩蟬姑娘,桓某冒昧來訪,還請現身一見!”

  聞心照和月詩蟬皆是一怔,有些疑惑。

  “是桓少游,魔族桓氏的嫡系后裔!”

  寒煙真人瞳孔一凝,“此子在這三天的蘭臺法會上表現極為驚人,但凡與之對陣者,皆被他一招鎮壓擊敗,并且落敗者皆負傷嚴重,不乏一些修士被毀掉道行,手段極霸道殘暴。”

  “原來是他!”

  元恒動容。

  “哈哈哈,謬贊了,桓某可愧不敢當!”

  青云小院外響起桓少游爽朗的笑聲。

  顯然,他已聽到了庭院內的交談。

  這時候,聞心照和月詩蟬也終于明白是誰了,可兩人皆愈發疑惑了。

  因為她們和桓少游根本沒有任何交集,連認識都談不上。

  “不認識?”

  蘇奕問。

  聞心照和月詩蟬皆點頭。

  蘇奕眉頭微挑。

  便在此時,桓少游的聲音再次響起:“心照姑娘、詩蟬姑娘,今晚有大夏皇室的家伙掃興,改天我再親自拜訪兩位,到時候咱們一起把酒言歡,坐而論道,相信兩位姑娘定會極喜歡的。”

  聞心照再忍不住了,道:“非親非故,素不相識,你這人怎么如此無禮?告訴你,這輩子我都不愿和你這等人相識!”

  月詩蟬黛眉微皺,雖沉默不語,但神色愈發清冷了。

  青云小院不遠處。

  紫發金冠,一襲玉袍的桓少游負手于背,悠然郎笑道:“心照姑娘,話可不能說的太絕,你和詩蟬姑娘一樣,皆是我桓少游極欣賞的絕世佳人,以后啊……咱們肯定有大把的時間在一起!”

  說罷,他轉身而去。

  附近區域,那些阻止桓少游前往青云小院的大夏禁衛,皆暗松一口氣。

  面對桓少游這位以瘋狂霸道著稱的桓氏后裔,這些大夏禁衛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還好,桓少游今夜并未鬧事。

  青云小院內。

  聞心照眉梢浮現一抹慍色,道:“這家伙仗著魔族桓氏的威勢,還真是無法無天!”

  月詩蟬清聲道:“一個跋扈卑劣的無恥之徒罷了,妹妹不必放在心上。”

  藤椅中,蘇奕語氣隨意淡然,“說的不錯,不必為這種混賬東西置氣,他若再敢糾纏你們,我保證讓他死的很難看。”

  元恒心中一震,主人這是動了殺心啊!

  也對,那桓少游竟敢打心照姑娘和詩蟬姑娘的主意,完全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寒煙真人忍不住提醒道:“蘇小友,魔族桓氏早在三萬年前時,便被譽為天下第一魔道勢力,其宗族……”

  她先把魔族桓氏的根源介紹了一番,這才說道,“蘇小友可記得,前些天的時候,魔族桓氏的千魔寶船硬闖九鼎城的事情?”

  蘇奕點了點頭。

  寒煙真人道:“想來你也看出,那桓氏的氣焰何等跋扈滔天,便是大夏桓氏在最后,也沒有趕盡殺絕,任由桓氏的強者安然退出九鼎城。”

  頓了頓,她認真說道:“這等情況下,小友可莫要沖動,最好不要去魔族桓氏發生沖突。”

  月詩蟬、元恒、白問晴神色都有些異樣。

  他們當然能看出,寒煙真人是一片好心,是真的在為蘇奕考慮,只是……這明顯是多慮了。

  要知道,當初魔族桓氏的千魔寶船,本身就是被蘇奕操縱九鼎鎮界陣擊退,若不是翁九和他主人阻攔,千魔寶船和那些桓氏強者早被轟殺當場了!

  當然,月詩蟬他們也清楚,這等隱秘的事情哪怕說出,聞心照的師尊一時半刻恐怕也不會相信了。

  寒煙真人何等人物,敏銳察覺到月詩蟬他們的神色有些不對勁,不由疑惑道:“各位莫非覺得我說的不對?”

  “這……”

  元恒他們把目光看向蘇奕。

  蘇奕笑了笑,道:“你的好意,大家都能聽得出,不過這件事,我自有決斷。”

  寒煙真人是一個溫婉美麗的成熟女人,作為聞心照的師尊,她展現出了一位身為長輩應有的風范和氣度。

  正因如此,蘇奕才沒有在意對方口中那“小友”的稱謂,也沒有因為對方一些話而心生不悅。

  若換做其他人,根本不夠資格讓他如此對待。

  “是么,小友心中若有謀斷,那自然是極好的。”

  寒煙真人點了點頭。

  又聊了一陣,她和聞心照便起身告辭。

  夜色已深,明天的蘭臺法會,就將競逐選拔出最后的一百名人選,便是聞心照也需要好好準備一下。

  臨走前,聞心照忍不住問:“蘇兄,后天時候,蘭臺法會就將落下帷幕,屆時也是蘭臺法會爭鋒最激烈的時候,你不打算去看看么?”

  蘇奕笑說道:“若你們能晉級到最后的競逐中,我自然樂意去看看你們最終能走到哪一步。”

  聞心照美眸一亮,道:“到時候,我請師尊去接你,這樣你就能進入蘭臺內的觀禮席上觀戰了。”

  蘇奕搖頭道:“不必麻煩,我有請帖,隨時都可以去。”

  聞心照笑語嫣然道:“我倒是忘了,憑蘇兄的手段,要進入蘭臺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說罷,她和其師尊一起離開。

  離開青云小院不久,寒煙真人再忍不住說道:“心照,蘇奕今晚說的話,你……真的全都相信?”

  聞心照聲音清潤,不假思索道:“以我對蘇兄的了解,他斷不會在這等事情上自吹自擂。”

  寒煙真人不由幽聲一嘆,道:“可我為何感覺那般不真實呢?一個元府境修為的少年,如何能滅殺霍天都、周鳳芝、勒峰、汀鶴這等化靈境存在?若如此,豈不是說,若換做是我,也都不是……蘇奕的對手?”

  聞心照怔了怔,柔聲道:“師尊,且不管這些,等以后有機會見識一下蘇兄的實力,您心中的疑惑肯定會得到一個明確答案。”

  寒煙真人嗯了一聲,道:“可惜,他這次沒有參加蘭臺法會,想要見識他究竟有多大能耐,怕是只能等以后了。”

  青云小院。

  送走寒煙真人和聞心照師徒后,蘇奕把元恒叫到身前,道:“今天可曾見到葛謙?”

  元恒點頭道:“見到了,主人,我發現這家伙在戰斗中,同樣也施展出了玄武霸世印這門絕學。”

  說到這,他遲疑了一下,道:“主人,您說我是否要主動和葛謙接觸一下?”

  “不必。”

  蘇奕眼眸閃動,道:“只要他沒有逃走,就足夠了。”

  正如他所預料,葛謙在察覺到元恒身上的玄武真炁經傳承后,明顯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這等情況下,葛謙沒有逃走,也就意味著,他的好奇心已經被勾起,遲早會忍不住主動來見!

  想了想,蘇奕說道:“他若主動找你攀談,進行試探,你就直接告訴他,你所修煉的傳承,是我所傳授。”

  葛謙自然知道他是誰,當年在亂靈海上,兩人就已經見過面。

  若讓葛謙知道,這件事和他蘇奕有關,心中的警惕必然會消除不少,如此一來,他必然會考慮該如何和自己見面聊一聊。

  “好。”

  元恒點頭應承下來。

  “回去歇息吧。”

  蘇奕擺了擺手。

  原本元恒還想跟蘇奕稟報一下自己在蘭臺法會上的表現,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哪會看不出,自家主人完全就不在意這些?

  “一定要努力殺進前一百名,這樣在蘭臺法會最后一天的爭鋒中,就能讓主人在觀禮席上看到我的表現了。”

  元恒心中暗暗發狠。

  蘇奕的確沒有想這么多。

  不過,當回到自己房間后,想起前些天的時候,每晚還要親手為月詩蟬療傷。

  到如今,隨著月詩蟬體內的巫魔毒蠱被徹底抹除,忽然不再做這樣的事情,反倒讓蘇奕有一絲悵然若失的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