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三章 蛛絲馬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布袍中年哈哈大笑,道:“丫頭,是你先騙人的,我只是順勢為之。”

  綠裙少女氣鼓鼓道:“行了,快跟我說說,您這樣的大人物,為何會忽然提起蘇奕?”

  布袍中年想起第一次在城門外和蘇奕相見,直至這些天所發生的事情,眼神不禁變得微妙起來,道:“這就說來話長了。”

  綠裙少女眨巴著漂亮的眼睛,道:“那就慢慢說。”

  “也好,今晚咱們父女就好好聊一聊。”

  布袍中年隨意坐在一側坐席上,拿出一壺酒。

  綠裙少女乖巧地坐在旁邊。

  夜色漸深,這天芒山巔,云海蒸騰,萬籟俱靜。

  唯有一對父女一問一答的聲音在響起。

  許久,綠裙少女這才了解到蘇奕在九鼎城的種種作為,精致秀氣的小臉上已盡是恍惚之色。

  原來那家伙都已經強大到這等地步了?

  并且,連父親言辭間都對他欽佩之極,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父親,您為何直到現在才跟我說這些?”

  綠裙少女禁不住問。

  布袍中年眼神泛起一抹憐惜,道:“很簡單,我想看看這蘇奕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為何值得你把你娘留給你的龍雀玉佩都交給他。”

  綠裙少女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低聲道:“父親,您是不是想多了,我和蘇兄只是朋友,曾一起出生入死過,也曾一起把酒言歡過,當初我把玉佩給他,只是擔心他以后來大夏后,被人欺負……”

  看著自家女兒那抵著螓首,略帶心虛的樣子,布袍中年神色也變得古怪,眼神有些復雜。

  這怎么看,都感覺有些欲蓋彌彰?

  想了想,布袍中年聲音溫和道:“丫頭,不管你是如何看待蘇奕的,作為父親,我只想告訴你,在某些方面,蘇奕和你娘是同一類人,他們有著不為人知的來歷,也擁有著無法以常理衡量的力量……”

  說到這,他眉梢浮現一抹落寞和悵然,聲音也變得低沉起來,“可你也看到了,我和你娘……并沒有永生永世在一起。”

  綠裙少女怔怔,道:“父親,您不是說,我娘當年之所以離開,是因為身不由己么?”

  布袍中年點頭,道:“不錯,可你想過沒有,以蘇奕如今展現出的實力和天賦,以后為求索大道,豈可能會一輩子留在這蒼青大陸?”

  綠裙少女睫毛微顫,默然不語。

  布袍中年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聲音溫和道:“我可不希望,你在這等事情上,步入我的后塵。”

  “父親,我明白的。”

  綠裙少女點頭。

  “你不明白,不過……以后明白也不晚,不管如何,我作為父親,這輩子定會給你庇護的。”

  布袍中年笑說道。

  綠裙少女甜甜一笑,脆聲道:“就知道父親最疼我!”

  深夜。

  九鼎城內一座小酒館內。

  天色已晚,食客早已陸續離去,只有三三兩兩的酒鬼在拼酒。

  一身店小二打扮的葛謙,坐在那發呆,神色明滅不定。

  “老家伙,我雖喬裝打扮,也用了一個假名字,可一旦參與到蘭臺法會上,必然會被在場那些老家伙們識破真容。”

  葛謙嘴中嘀咕,“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可萬一被人察覺到你的存在,那可就不妙了。”

  片刻后,一道透著怒意的聲音在葛謙腦海中響起,“事到臨頭,你是不是又慫了?”

  葛謙皺眉:“話不要說的這么難聽,我這不是在為你考慮嗎?”

  “少扯淡!”

  老家伙的聲音響起,“這次蘭臺法會上,身上有秘密的家伙絕對不在少數,像那些古代妖孽、當世奇才身上,哪個沒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即便有人察覺到我的存在,也不必擔心什么。”

  頓了頓,老家伙繼續道:“更何況,這次機會難得,若能去那須彌仙島走一遭,說不準,還能尋覓到能夠為我療傷的大造化,無論如何,你小子也必須爭取到一塊須彌符!”

  葛謙一陣頭疼:“我……能不去嗎?”

  “不行!”

  “真不行?”

  “打死都不行!”

  “好吧。”

  最終,葛謙愁眉苦臉地捏鼻子應承下來。

  九月二十五。

  清晨。

  今天是蘭臺法會開始的日子。

  天還未亮,九鼎城內的大街小巷上,便有如流水般的修士身影,朝城東方向匯聚而去。

  蘭臺,九鼎城最大的一座道場,古來至今,一直由大夏皇室掌控,足可容納數萬人。

  傳聞在很久以前,蘭臺是大夏皇室的先祖“九鼎禹皇”所開辟,專門供宗族子弟修煉和戰斗所用。

  而這一場引發全天下矚目的“蘭臺法會”,就將在蘭臺進行。

  “這一場空前的盛事,終于要上演了!”

  有人激動。

  “就是不知道,最終能問鼎第一名的,是古代妖孽,還是當世奇才。”

  有人期待。

  “足足上萬修士參與的競逐和對戰,最終只有一百人能獲得須彌符,這樣的競爭,注定慘烈之極!”

  ……城中很熱鬧,哪怕是清晨,到處都是前往蘭臺的身影,密密麻麻,仿似一條條溪流般,從蛛網似的街巷中涌出,而后朝同一個地方涌去。

  青云小院。

  蘇奕吃飽喝足,懶洋洋躺在藤椅中。

  “蘇兄,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回來給你做。”

  月詩蟬柔聲問道。

  少女白衣勝雪,背負蟬心靈劍,俏生生立在晨光下,綽約的身影直似從畫中走來。

  蘇奕笑道:“惦記這些作甚,專心參戰就好。”

  “每逢大事有靜氣,這可是蘇兄你經常說的。”

  月詩蟬眨了眨星眸。

  蘇奕啞然。

  “主人,那我和詩蟬姑娘就一起出發了。”

  元恒也已準備妥當,躊躇滿志。

  蘇奕擺手道:“去吧。”

  目送兩人的身影離開,蘇奕又歇息了一番,便返回房間,一如從前那般靜心潛修。

  蘭臺法會是整個蒼青大陸的盛事,受盡矚目。

  參與此次盛會的,有名滿天下的當世奇才,有底蘊恐怖來歷非凡的古代妖孽,有叱咤風云,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哪怕不夠資格參與其中的修士,都對此期待不已。

  可對于這些,蘇奕卻抬不起一絲興趣。

  這并非是眾人皆醉我獨醒,自視甚高。

  蘇奕僅僅只是覺得這樣的盛會有些無聊,遠不如安安靜靜清修更有意義。

  臨近晌午時。

  蘇奕從青云小院走出,信步走進斜對面的杏花樓,點了一碗招牌素面,吃的有滋有味。

  樓中生意很冷清。

  掌柜也無精打采的樣子。

  因為今日的城中,大多數人都已經去看熱鬧了。

  吃過素面,蘇奕結賬離開時,掌柜忍不住問:“一看公子便是修行中人,為何不去城東蘭臺瞧一瞧?”

  蘇奕笑說道:“那些熱鬧,抵不過你這店里的一碗素面。”

  說罷,負手而去。

  掌柜怔了怔,不禁一陣鄙夷,一碗素面都滿足了?這年輕人,一點追求都沒有!

  傍晚時,晚霞如火。

  九鼎城變得無比熱鬧,茶肆酒樓,街頭巷尾,乃至于賭坊青樓,無不在議論今日在蘭臺上演的一場場精彩對決。

  整座城池,都比以往喧囂了三分。

  青云小院。

  月詩蟬、元恒獲勝歸來。

  兩人眉梢間也帶著一絲輕松之色。

  他們和蘇奕一起,坐在庭院中,一邊飲酒一邊交談,說著一些今日蘭臺法會上的種種事情。

  蘇奕倒也沒有露出不耐之色,靜靜聆聽。

  “你們好好歇息,之后幾天的戰斗,注定會越來越激烈,而你們所遇到的對手必然會越來越強。”

  深夜的時候,蘇奕叮囑了一番,就返回房間,打算繼續修煉。

  最近這些天,由于沒有其他瑣屑事情干擾,讓得他自己的修為也進步很快,到如今,距離元府境后期已只差一步。

  翌日一早。

  月詩蟬和元恒再度啟程,前往參加蘭臺法會。

  蘇奕的生活一如從前。

  蘭臺法會上發生的那些令天下矚目的戰斗,仿似完全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只不過在今日傍晚,當元恒和月詩蟬一起返回時,神色間卻難掩激動。

  他第一時間告訴蘇奕,今日在蘭臺法會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和玄武真炁經一樣的力量波動!

  “這么說,葛謙也參與到了蘭臺法會中?”

  蘇奕頓時來了興致。

  元恒點頭:“不錯,不過葛謙用了一個假名字,自稱叫葛長齡。”

  蘇奕不禁笑起來,“這小子大逆不道啊,竟敢用他師尊吞海王的名諱招搖過市。”

  說到這,他似意識到什么,身影一閃,便來到青云小院之外。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的神識擴散而開,瞬息覆蓋附近街巷中。

  街巷上川流不息,人來人往。

  在蘇奕神識中,敏銳捕捉到,極遠處的地方,一道身著杏黃道袍的瘦削身影,逃也似的鉆進了茫茫人海中,很快就消失不見。

  “果然,這葛謙也察覺到了元恒身上的氣息波動,一路跟蹤了過來。”

  蘇奕唇邊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好奇心害死貓。

  蘇奕敢肯定,根本不必自己去主動尋找,當察覺到這世上還有其他人也修煉有玄武真炁經之后,葛謙這個過分謹慎膽小的家伙,斷不會就此逃之夭夭。

  相反,這家伙遲早會主動找上門來!

  ps:今天白天要出門辦事,晚上第二更會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