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九章 破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目光環顧四周,道:“你是想說,你們此次行動,另有人指使?”

  勒峰苦澀搖頭道:“指使談不上,我和汀鶴師弟只是被人利用了罷了……”

  蘇奕挑眉道:“說來聽聽。”

  “昨晚時候,一個名叫楚修的人找到我和汀鶴師弟……”

  勒峰深呼吸一口氣,剛要把事情原委一一說出,一道冷笑聲忽地從遠處夜色中響起。

  “你們青乙道宗的化靈境強者,就這般慫包?”

  聲音還在回蕩。

  這片天地間,猛地產生劇烈的轟鳴。

  緊跟著,四面八方的群山之間,涌現出一片血色禁陣力量,化作一朵碩大妖異的血色蓮臺。

  一道修長瘦削的身影,傲立血色蓮臺之上,玉袍博帶,面容英俊,一對眸碧油油如燃燒的鬼火般。

  “楚修!你原來早藏匿于此!”

  勒峰瞪大眼睛。

  “我若不提前在此布局,只憑你和你師弟,又哪可能收拾得了蘇奕?”

  楚修面露譏笑。

  說話時,他碧綠的瞳望向蘇奕,微笑道:“蘇奕,亂靈海一別之后,咱們總算又見面了。”

  “原來是你這個奪舍者。”

  蘇奕微微挑眉。

  當年在大秦亂靈海深處的群仙劍樓遺跡中,楚修率領一眾奪舍者,布置殺局,試圖坑殺蘇奕和其他一些大秦修士。

  結果,卻被蘇奕利用群仙劍樓的“九絕封天陣”一舉將楚修等人鎮殺。

  事后蘇奕才知道,所滅殺的楚修乃是一具魔偶,并非是楚修的本體。

  只是,蘇奕也沒想到,會在此時此地再見到楚修。

  略一打量,蘇奕不禁笑了,“又是一具魔偶,你的本體呢,為何一直躲著不敢出來?”

  楚修眸光閃動,道:“殺你蘇奕而已,何須我的本體出手?”

  旋即,他笑了笑,道:“不過,這次我之所以布局,倒并非是真的想滅殺道友,而是有一件事想和道友相商。”

  蘇奕道:“說。”

  楚修神色嚴肅,道:“道友也清楚,我是個奪舍者,不屬于這蒼青大陸,而我所在的勢力,希望找一批像道友這般的強者進行合作。”

  “合作?”

  蘇奕挑眉。

  楚修點頭道:“不錯,只要道友為我們做事,不止能得到源源不斷的好處,并且在我們的力量跨界而來,入主蒼青大陸時,更可以得到重任,執掌滔天權柄!”

  “以道友的天賦和底蘊,有我們的全力栽培,以后別說踏足靈道層次,便是沖擊皇境也并非不可能!”

  聽罷,蘇奕問道:“你所在的勢力來自哪里,又叫什么?”

  楚修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們的勢力名喚‘天獄魔庭’,來自天都大陸,自古以來,便是天都大陸第一勢力,無可爭論的霸主!”

  說到這,他語氣已帶起一抹傲意。

  蘇奕哦了一聲,再問道:“你們宗門可有皇境人物?”

  楚修:“……”

  蘇奕眉頭微皺,道:“連皇境人物都沒有,都能稱霸一方大陸?”

  楚修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一下,心中頗不舒服,這家伙當皇境是什么?隨便哪個勢力都能擁有的?

  深呼吸一口氣,楚修道:“何謂皇境?叱咤諸天,遨游周虛,如若真正的仙神,擁有通天徹地之威能,那等存在,豈是尋常可見?你且看當今蒼青大陸上,又何曾有皇境人物出沒?”

  蘇奕意興闌珊道:“皇境有多強大,我比你更清楚,我只是沒想到,一個連皇境都沒有的勢力,都敢叫囂著入主蒼青大陸,問鼎天下,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

  楚修差點被氣笑,道,“蘇奕,你才元府境修為而已,又哪里知道皇境人物的強大?更何況,我‘天獄魔庭’即便沒有皇境存在,卻有靈輪境大能坐鎮,擱在當今這蒼青大陸,又有哪個勢力能比?”

  蘇奕道:“是么,那在你看來,和其他異界大陸的勢力相比,你們天獄魔庭的勢力,又算什么水準?”

  很早時候,蘇奕就清楚,蒼青大陸界域壁障所溝通的異界位面,并不止一個。

  像赤鵬神君所在的化星妖宗,便位于一個名叫“天冥大陸”的異界位面。

  楚修眉頭皺起,道:“其他世界的修行勢力,我可了解不多,也僅僅只知道,目前為止,通往這蒼青大陸的界域路徑,共有九處,也就意味著,起碼有九個異界位面的修行勢力,在蒼青大陸的界域壁障消失之后,有機會跨界而來。”

  “九個?”

  蘇奕若有所思。

  可以預見,當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當今世上的修士,不止要和那些古代妖孽競逐,還要抵御來自多個異界位面的修士大軍的入侵!

  那樣的局勢,可想而知會有多動蕩了。

  “蘇奕,該說的話我已經說了,只要你答應和我天獄魔庭合作,我保證以后這蒼青大陸上,必有你叱咤風云的那一天!”

  楚修沉聲道。

  蘇奕道:“若我不答應呢?”

  楚修認真說道:“那今晚此地,就是你埋骨之地。”

  “就憑這座禁陣?”

  蘇奕挑眉。

  楚修呵呵笑起來,道:“蘇奕啊蘇奕,我是該說你狂妄,還是說你無知呢?由我所布置的這座禁陣,名喚‘血龍戮靈陣’,乃是我天獄魔庭三大殺陣之一,或許比不得九鼎城的九鼎鎮界陣,可要殺死化靈境修士,也是易如反掌,你覺得……你還能活著離開么?”

  蘇奕隨口道:“能。”

  楚修:“……”

  一個字而已,卻噎得他差點說不出話來。

  他臉色陰沉下來,袖袍一揮,“敬酒不吃吃罰酒!也罷,就先讓你見識見識,血龍戮靈陣的厲害!”

  妖異猩紅的血光沖霄,群山皆顫。

  清晰可見,密密麻麻的符文力量涌現,將這片天地化作煉獄般的世界,有一條條血色蒼龍沖出,昂首吟嘯,彌散出毀天滅地般的恐怖力量波動。

  而楚修的身影,則早已提前一步消失在禁陣中,只剩下蘇奕和勒峰。

  “完了!”

  勒峰臉色慘淡,眸子中盡是驚懼。

  蘇奕瞥了勒峰一眼,沒有理會,大步朝遠處行去。

  一條禁陣力量所化的血色蒼龍沖來,兇威恐怖,帶起滔天的血煞力量,動輒能鎮殺化靈境存在。

  蘇奕沒有硬撼。

  一座禁陣而已,實在沒必要浪費力氣去硬碰硬。

  就見蘇奕身影一閃,已施展御流遁空術,輕松閃過這一擊,繼續朝前掠去。

  轟隆!

  大陣轟鳴,如若沸騰般,一條條血色蒼龍沖出,不斷朝蘇奕沖去。

  那等一幕幕,足以讓任何化靈境修士膽寒。

  可蘇奕的身法速度何其之快,在前行時,總能在間不容發之際險之又險地避開那一次次轟擊。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直似一縷飄忽不定的閃電流光,時而騰挪,時而迂回,時而閃避,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事實上,對蘇奕而言,這樣的禁陣威能,終究談不上太強大,只要抓住一線間隙,就能游刃有余地避開,形如擺設。

  很快,蘇奕袖袍一揮。

  一片清色霞光化作無匹的劍氣掠出,斬在遠處一片血色禁制力量上。

  光雨爆綻中,那一片血色禁制力量驟然間出現一道裂口。

  蘇奕身影一閃,便從那一道裂口中掠出。

  “不——!”

  也就在蘇奕剛闖出這座“血龍戮靈陣”的同時,大陣內響起一道凄厲絕望的慘叫聲。

  蘇奕扭頭,就見勒峰那矮胖的身影,被一條血龍以龐大的軀體活生生絞碎,滅殺當場。

  一位化靈境初期存在,就此隕落!

  “自作自受,怨得了誰?”

  蘇奕心中輕嘆,搖了搖頭。

  他目光看向不遠處。

  夜空下,楚修佇足在一座山巔處,手握一個黑色陣盤,正在操縱大陣。

  當看到從大陣中闖出的蘇奕時,楚修頓時如遭雷擊般,失聲道:“你……你怎么出來的?”

  蘇奕隨口道:“當然是走出來的。”

  楚修瞪大眼睛,滿臉難以置信,“這不可能!在血龍戮靈陣覆蓋下,便是化靈境人物都逃不掉,你怎可能闖出來?”

  蘇奕笑了笑,道:“可我偏偏就走出來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說話時,他已邁步虛空,朝楚修走去。

  楚修哪還敢遲疑,轉身就逃。

  他最大的依仗就是這座血龍戮靈陣,可偏偏地,卻對蘇奕毫無威脅,這讓他哪還敢再逗留?

  “一具魔偶而已,又不是你的本體,還怕死不成?”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剛響起,一道劍氣已橫空而起,撕裂夜空,朝楚修斬去。

  劍氣森森,光耀群山。

  似霍天都、周鳳芝這等化靈境人物,如今都已不是蘇奕的對手,更何況是楚修的一具魔偶?

  就見劍氣斬下時,他都來不及掙扎,其身影就被茫茫劍氣淹沒,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蘇奕身影飄然而至,抬手撈起一個墜落虛空的陣盤,拿在手中略一打量,便點了點頭。

  還好,這陣盤沒壞。

  今夜的事情,雖然有些糟心,可若能將這“血龍戮靈陣”收了,也勉強能慰藉一下心情。

  思忖時,蘇奕已展開行動。

  ps:今晚碼字時,忽然得知我很敬佩的一位網文作者,在昨夜時候不幸離世了,享年32歲,一時間心緒五味雜陳。

  不管如何,大家無論學習還是工作,一定都要好好注意身體!

  今晚第五更會有的,大概凌晨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