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八章 捏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街巷上華燈初上,熱鬧繁盛。

  一座茶肆中,一個膚色黧黑的灰衣中年正在飲茶。

  忽地,一身青袍的蘇奕來到灰衣中年桌前,聲音隨意道:“告訴翁九,今晚派人幫我看著青云小院。”

  灰衣中年軀體一僵,噌地起身,吃驚道:“蘇大人早已識破我的身份?”

  “從我住進這青云小院的那天,你就在這處茶肆中盯梢,若不是知道你是翁九派來的,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

  蘇奕說著,已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目送蘇奕身影消失,灰衣中年再不敢遲疑,匆匆離開。

  “調虎離山也好,守株待兔也罷,今晚壞了我蘇某人的雅興,就得承受來自我蘇某人的怒火。”

  街巷上,蘇奕邁步,儀態一如從前般閑散從容。

  只是他那深邃的眸中,已帶上一抹冷意。

  今晚送到他手中的信箋上,寫著:

  “九鼎城東八百里之外、萬壑山深處,請蘇道友一人前來赴約。蘇道友若不來,我等自會前往大周走一遭。記住,是蘇道友你一個人。”

  平平淡淡一席話,卻藏盡威脅和殺機!

  對當下的蘇奕而言,世上真正能威脅到他的,只有在大周的那些親友。

  比如文靈雪、茶錦等等。

  這同樣可視作是他的逆鱗和底線。

  而寫這封信的人,無疑很清楚,只有以此為要挾,才能夠迫使不得不赴約!

  不得不說,寫信的人成功了。

  蘇奕其他的事情可以不在乎,卻不得不在乎大周那些親友的安危。

  至于讓翁九照看青云小院,也是擔心敵人用的是調虎離山之計,趁他蘇奕不在,對元恒他們不利。

  “今天的事情,倒是給我提了個醒,隨著我在大夏結下的仇敵越來越多,他們或許奈何不得我,卻很可能會從我身邊的人下手。”

  “等解決了今夜的事情,就想個辦法,將這個隱患徹底抹除。”

  蘇奕思忖時,已走出九鼎城城門。

  他身影一閃,已憑空而起,朝遠處掠去。

  今夜雖不曾下雨,天地間的清冷秋意卻極濃,湛然的明月高懸,灑下的清輝都帶著一抹寒氣。

  蘇奕身影在云層中穿梭。

  “還派這樣一只扁毛畜生來盯著我,這是擔心我找幫手?”

  蘇奕神識中敏銳捕捉到,從自己離開九鼎城開始,便有一只雪電雕遙遙地跟蹤在后。

  無疑,這雪電雕是對手所豢養。

  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飛遁。

  八百里外。

  萬壑山深處。

  一座峽谷旁邊的山巔。

  一個矮胖道袍老者說道:“師弟,你說那蘇奕會來嗎?”

  “他若敢來,我們便摘了他的首級,回宗門向掌教交差,他若不來……我們也不能再在九鼎城耽擱時間了。”

  旁邊,一個瘦高的蟒袍男子輕聲道。

  “的確,如今的九鼎城暗流涌動,局勢撲朔迷離,連霍天都這等強橫人物,都慘死在梳云湖上,更不可思議的是,霍氏一族竟然忍氣吞聲,沒有進行報復,這無疑太反常了。”

矮胖老者道  ,“還好,我們此次要對付的,只是一個元府境少年,只要他是一個人前來,身邊沒有高手跟隨,以我們兩人的力量,隨隨便便都能弄死他。”

  瘦高男子沉吟片刻,傳音道,“師兄,這里雖然不是九鼎城,但我們還是謹慎一些為好,那楚修的話,咱們可不能完全相信了。”

  矮胖老者眸光閃爍,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極遠處夜空中,忽地升起一道金燦燦的神虹,似煙火般爆綻出瑰麗的光雨。

  “那小子竟然真的一個人來了!”

  矮胖老者眸子一亮。

  瘦高男子道:“雖說楚修采取的手段卑劣了一些,可不得不承認,這種辦法的確很有用。”

  “他來了!”

  矮胖老者沉聲開口。

  遠處夜空下,一道頎長的身影破空而來,青袍如玉,衣袂飄曳,正是蘇奕。

  當看到這一胖一瘦兩個完全陌生的家伙時,蘇奕不禁一怔,道:“是你們今晚設局,讓我前來赴約的?”

  矮胖老者微微一笑,道:“小友不必意外,先自我介紹一下,老夫青乙道宗長老勒峰,旁邊是我師弟汀鶴,現在,小友可知道我們為何邀你前來了嗎?”

  蘇奕略一思索,恍然道:“原來是你們。”

  他總算明白了。

  當初布袍中年就曾說,九鼎城中有三股力量要對付他,其中一個便是來自青乙道宗的勒峰真人和汀鶴真人。

  這兩人皆是化靈境初期道行,之所以要對付他,是和厲妙鴻的死有關!

  還記得布袍中年和翁九幫忙封鎖滅殺霍天都的消息時,他還曾期待,這兩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會主動送上門來。

  不曾想,這樣的事情卻發生在了今晚。

  “小友也知道我們在找你?”

  矮胖老者勒峰訝然道。

  “當然。”

  蘇奕點了點頭。

  勒峰眉頭皺起,有些疑惑,道:“既然如此,你……為何還敢在今晚上門送死?”

  蘇奕眼神異樣,道:“看來,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霍天都究竟是怎么死的。也對,若你們知道這些,哪還敢在今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他這種淡定、從容的姿態,反倒讓勒峰有些驚疑。

  卻見身影瘦高的汀鶴嗤地笑出來,道:“你該不會是想說,霍天都這等化靈境中期的老家伙,是死在你一個元府境小東西手中了吧?”

  蘇奕忍不住樂了,道:“不好意思,霍天都還真是被我所殺,至于你們信不信,現在都已不重要。”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只是有一事很費解,以你們的身份,怎會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對我進行威脅,這……就是青乙道宗的行事風格?”

  汀鶴冷冷道:“你今晚死了,威脅自然就不存在了,不是嗎?”

  勒峰則笑呵呵說道:“蘇小友,動手前能否跟我們說說,厲妙鴻是被何人所殺?”

  蘇奕隨口道:“這件事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厲妙鴻當初是死在化靈境妖修應闕手底下。”

  妖修應闕?

  勒峰和汀鶴都不禁有些疑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果然,我就知道,你一個元府境少年,怎可能有能耐殺死厲妙鴻這等化靈境存在……”

  勒峰露出感傷唏噓之色。

  “人雖然不是你所殺,但卻因你而死,蘇奕,以我們的身份,還不屑為難你這樣的小輩,只要你乖乖配合,現在束手就擒,和我們一起回宗門,或許還能撿回一條性命。”

  汀鶴冷冷道,“否則,就別怪我們以大欺小了!”

  蘇奕哦了一聲,神色認真道:“我今晚原本難得清閑,想好好吃一頓火鍋,可不曾想,興致卻全被你們敗壞了,這讓我真的很生氣。”

  勒峰和汀鶴一怔,似無法想象,一個元府境少年竟敢這般和他們說話。

  “生氣又如何?你今夜還能翻天不成?”

  汀鶴禁不住笑起來。

  “翻天不至于,滅了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倒是輕而易舉。”

  蘇奕說著,驀地凌空踏步而來。

  “找死!”

  汀鶴冷哼,袖袍揮動,一片銀白色神輝席卷而出,帶起澎湃如潮的化靈境威能,直似銀河落九天。

  然而,這足以滅殺世間任何元府境修士的恐怖力量,卻在蘇奕身前無聲無息地消散化解,不曾傷到他分毫。

  恰似清風拂面!

  “這……”

  勒峰和汀鶴瞳孔驟然收縮,意識到不對勁。

  “相比霍天都,你這樣一擊的確差遠了,連周鳳芝都不如。”

  蘇奕唇泛譏誚。

  說話時,他驀地隔空一抓。

  一道清色的巨大手掌橫空凝聚,足有十丈方圓,朝汀鶴籠罩而下。

  “開!”

  汀鶴一聲冷哼,掌指握印,于虛空狠狠一砸,漫天銀輝垂落,聲勢恐怖,令虛空紊亂,附近云海潰散。

  可伴隨著一道驚天爆鳴,汀鶴這一道拳印卻如紙糊般,被蘇奕施展的清色大手輕而易舉碾碎。

  轟!!

  清色大手余勢不減,一把將汀鶴抓住。

  這位青乙道宗的化靈境修士,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全力運轉道行,渾身力量奔涌。

  可任憑如何掙扎,都無濟于事,反倒是他自身的護體力量和防御法器,皆被清色大手捏碎,產生噼里啪啦一陣爆鳴。

  血霧爆綻,汀鶴的軀體被硬生生捏爆,血肉飛灑,魂飛魄散。

  一抓之力,輕易滅殺一位化靈境初期修士!

  那血腥恐怖的一幕,讓勒峰眼珠子瞪得滾圓,整個人差點懵掉。

  這……這是一個元府境少年能夠擁有的力量!?

  一股說不出的寒意從脊柱骨直沖天靈蓋,讓勒峰矮胖的軀體都不受控制地哆嗦起來,徹底意識到不妙。

  不遠處,蘇奕彈了彈手指,語氣隨意道:“他之前動手時,麻痹大意,沒能動用全部力量就死了。前車之鑒,后車之師,你可不能學他,待會動手時,一定要記得動用全力,否則,我就是殺了你,也會很無趣。”

  勒峰臉色變幻,忽地說道,“道友,你剛才不是問,為何我們會用這種手段脅迫你前來赴約嗎?只要你現在收手,我現在就告訴你真相!”

  ps:第四更晚上9點半左右。

  總之,大家放心,今天就是熬夜也會把5更搞定的還有,千萬別忘了投!月!票!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