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七章 陌生來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距九鼎城數百里外。

  一條大河之畔。

  紫發金冠少年滿臉陰沉和怒容,咬牙切齒道,“他夏氏一族竟敢這般待我們,今天的事情,斷不能就這么算了!!”

  鳳袍女子俏臉蒼白,眉梢浮現一抹驚悸,道:“這大夏天下皆清楚,夏氏一族最強大的底牌,便是這九鼎鎮界陣,只是誰能想到,這座早已破損嚴重的第三殺陣,到如今竟還能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威能……”

  在紫發金冠少年脖頸掛著的血色玉墜中,傳出血色虛影那森然冰冷的聲音:

  “我可以確定,九鼎鎮界陣的確是破損嚴重,注定用不了幾次,就會徹底土崩瓦解,這次我們可栽了個大跟頭,這個仇,必須十倍百倍報復回來!”

  聲音透著濃濃的恨意和暴戾嗜血的味道。

  就在此時,遠處有一陣破空聲響起。

  翁九的身影憑空而至。

  他目光一掃紫發金冠少年和鳳袍女子,面無表情道:“老朽此來,只為傳達我大夏皇室的態度。”

  說著,他把布袍中年的話重述了一遍。

  語氣毫無情緒波動。

  聽完,鳳袍女子擔憂地看向紫發金冠少年,唯恐他經受不住這等刺激,徹底暴怒發瘋。

  誰曾想,就見紫發金冠少年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臉頰,而后整了整衣冠,恭恭敬敬地彎腰,道:“還請前輩回去稟報,就說桓氏后裔桓少游,銘記教訓!”

  連聲音都透著敬意。

  可看到桓少游這等謙卑姿態,卻讓翁九瞳孔驟然一凝。

  沉默片刻,翁九道:“老朽會將公子的表態原原本本地回稟傳達。”

  桓少游抬起頭,俊美的臉龐浮現一抹感激,道:“有勞前輩多跑一趟,以后有機會,我定會好好款待前輩!”

  話語真摯誠懇。

  可翁九心中卻莫名地微微有些發寒,他深深看了桓少游一眼,道:“公子好自為之。”

  說罷,他轉身而去。

  目送翁九的身影消失,桓少游笑呵呵道:“你瞧,夏氏一族分明也不敢把我們得罪慘啊,否則為何又要派人來說事?”

  “窩囊!”

  玉墜中傳出怒罵聲,“若讓宗族那些老人看到,你小子原來這么沒出息,怕是根本不會花費那么大力氣,將你小子扶持到少主的位置上!”

  桓少游沉默片刻,忽地笑起來:“世人只知道我們桓氏跋扈霸道,行事無忌,一旦發瘋,什么也不顧,可叔祖您難道還不明白,所謂瘋狂,可不是做事沒腦子!”

  玉墜中的聲音罕見的沉默了。

  就見桓少游繼續道:“我們桓氏族人的體內流淌著‘天魔真血’,這讓我們擁有了遠超尋常的天賦,逆天般的殺伐之力,可這不代表,我們這些世人眼中的瘋子,就是愚蠢、莽撞、無知的傻子!”

  “什么是真正的瘋狂之意?是無所不用其極!”

  桓少游俊美的臉頰浮現一抹堅狠之色,“失利的時候,只要不打死我,讓我跪著叫祖宗都行。”

  “可只要我活下來,我保證,以后不止讓他們跪著叫祖宗,還會毫不客氣殺了他們!”

  聽罷,鳳袍女子怔怔,似重新認識了眼前的桓少游般。

  “嘖,你小子還算有點腦子。”

  玉墜中,那淡漠的聲音透著一抹欣慰,“這次強闖九鼎城,雖然失利了,可你小子心中恐怕早清楚,以夏氏一族的底蘊,注定不可能讓我們硬闖到天芒山上。”

  “不錯。”

  桓少游笑嘻嘻道,“我只是想試一試,這九鼎鎮界陣的力量,究竟還能支撐到什么時候,我們桓氏一族是否有機會趁現在就入主九鼎城,將天芒山這個天下一等一的洞天福地給霸占了。”

  說到這,他一聲輕嘆:“可現在看來……恐怕還要再等一段時間了……”

  聲音中盡是遺憾。

  入主九鼎城,霸占天芒山!

  鳳袍女子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今日桓少游闖入九鼎城的行動背后,還藏有這樣的心思!

  玉墜中的聲音響起:“少扯淡,我只問你接下來要做什么?”

  桓少游撫摸著下巴,眼神深沉,道:“要前往須彌仙島,蘭臺法會是必須要參加的,除此,我也需要從那些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中挑選一些得力的屬下……”

  說到這,他露出無奈之色,道:“沒辦法,當今天下,和三萬年前的確完全不一樣了,連叔祖你都差點被暗古之禁殺死,只剩下了一道元神,我們桓氏以后要恢復昔日榮光,在璀璨大世中問鼎天下,沒有足夠的手下怎么行呢?”

  桓少游腦袋挨了一巴掌。

  玉墜中傳出一道笑罵聲:“老子雖然只剩一道元神,可只要奪舍一副靈道修士的軀殼,照樣可以恢復巔峰道行!”

  青云小院。

  蘇奕盤膝打坐。

  昨夜在前往金鱗湖畔滅殺周鳳芝時,他的修為已經臻至元府境中期地步。

  再加上他現在手中不缺修行資源,縱使他自身根基錘煉得雄厚無比,但修煉的進境并不慢。

  按照蘇奕推斷,按照這種進度,不出七天時間,便足可以將自身道行提升到元府境后期!

  歸根到底,元道三大境中,元府境只是一個過渡的境界,開辟元府以容納辟谷境所凝結的至強道種。

  唯有如此,才能在聚星境時,讓“至強道種”凝聚出元力星辰。

  簡而言之,此境承上啟下。

  而對于此境的打磨,核心就在累積大道底蘊上,談不上困難,只需勤修苦練便可。

  傍晚。

  有客來訪。

  俞叔崖、姜璃、秋橫空三人一起前來。

  俞叔崖拎了一壇封藏百年的老酒,見到蘇奕時,恭敬如對待師長。

  他此次前來,自然是為向蘇奕討教煉器之時。

  這是昨天在寶萃樓煉器坊時,蘇奕曾答應過的。

  姜璃此來,則有些出乎蘇奕意料。

這有著一對漂亮鳳眸,氣質清貴  美麗的紫衣少女,在面對蘇奕時,態度明顯也已發生變化。

  不似以前那般矜持和驕傲,多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忌憚和敬重。

  至于秋橫空……

  這位曾經名滿大魏的絕世劍修,雖然努力想要像以前那般,視蘇奕為劍道上的故友。

  可當真正和蘇奕見面,卻不自覺拘謹了許多。

  夜色降臨時,三人告辭離開。

  俞叔崖很高興,在向蘇奕請教煉器一道上,獲益匪淺,若不是蘇奕明確拒絕收徒,他早都恨不得拜蘇奕為師。

  姜璃心中也輕松不少,她此來拜見蘇奕,也是擔心因為周鳳芝和周知乾的緣故,讓蘇奕視他們姜氏為敵。

  但經過攀談,她才知道,蘇奕根本就沒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

  唯獨秋橫空心中有些悵然。

  雖然蘇奕依舊視他為友,并無冷淡之意。

  可秋橫空自己清楚,他和蘇奕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注定不可能再像從前那般平輩論交。

  夜色如墨,朗月當空。

  蘇奕難得清閑,吩咐元恒,決定今晚吃一頓火鍋,好好放松一下。

  想一想,蘇奕自己都感覺最近太忙了。

  從進入九鼎城到現在,不過四天時間而已,就發生了許多事情。

  就說前三個晚上,在浣溪沙救月詩蟬、在梳云湖斬霍天都、在金鱗湖畔殺周鳳芝……

  今晚好不容易清閑下來,蘇奕自然想放松一下。

  庭院中,各色涮菜和片好的肉類都已準備妥當,爐火上的湯鍋也已咕咕冒泡,火辣鮮紅的湯汁散發出濃烈誘人的香氣。

  蘇奕、月詩蟬、元恒、白問晴圍爐而坐。

  頭頂夜空曠遠,月光如水,一幅靜謐美好的畫卷。

  可還不等蘇奕動筷子,一陣叩門聲從遠處響起。

  蘇奕眉頭微皺,吩咐元恒道:“無論誰來了,都拒之門外。”

  元恒點頭匆匆而去。

  蘇奕夾住一筷子晶瑩雪白的魚肉,剛丟進火鍋內,元恒已返回來,將一個密封的信箋呈上。

  “主人,送信的只是個被人雇傭跑腿的小角色,至于這封信來自何人之手,那送信的也不清楚。”

  元恒低聲說道。

  蘇奕哦了一聲,放下筷子,打開信箋。

  當看完信箋上的內容,他眉頭一點點皺起,一對深邃的眸泛起一抹冷意。

  “你們先吃,我出去走一遭。”

  蘇奕從藤椅上起身,朝青云小院外行去。

  元恒、月詩蟬、白問晴三人臉色齊齊一變,意識到有些不妙。

  “主人,可需要幫忙?”

  元恒禁不住問。

  “你們今晚莫要出門,若有什么意外發生……元恒,別忘了我交給你的那些秘符。”

  蘇奕頭也不回,聲音還在響起,他身影已消失不見。

  火紅的爐火,映得元恒、月詩蟬、白問晴他們的神色明滅不定。

  這……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