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六章 深藏功與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城中修士皆震驚,敏銳察覺到,九鼎鎮界陣的威能,仿似一下子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完全和剛才不同了!

  “叔祖!”

  寶船上,紫發金冠少年驚呼,臉色終于變了。

  “怎會這樣……”

  鳳袍女子悚然。

  “有些不妙,應當是有一個極強大的符陣師主持此陣!”

  血色虛影聲音冰冷沉渾。

  他渾身魔焰洶洶,說話時,那足有千丈高的巨鼎已鎮壓而至。

  可哪怕他拼盡全力閃避,依舊被砸得狠狠倒飛出去,再無法像之前那般,與九鼎鎮界陣抗衡。

  “混賬!你夏氏一族真要玩狠的?”

  血色虛影憤怒,渾身魔氣暴沖云霄,氣勢可怖。

  可下一刻,他身影就再次被鎮飛出去,渾身靈光亂顫。

  須知,這血色虛影原本就是一道元神,遭受這等連番打壓,讓他自身的元神力量已遭受到創傷。

  “看到了嗎,此陣若運用得當,收拾一道靈相境的元神,也和貓戲耗子也沒什么區別。”

  蘇奕說話時,掌指不斷掐訣,打出一道道御用禁陣的秘訣。

  旁邊的翁九已看得眼神恍惚,羞愧汗顏。

  這些年來,他自以為已經熟稔掌控九鼎鎮界陣的威能。

  可現在見識了蘇奕的手段,他才意識到,什么叫化腐朽為神奇,什么螢火之光和日月之輝的差別!

  “原來,這才是九鼎鎮界陣的威能?”

  不遠處,布袍中年也愣住,內心如潮起伏。

  想起蘇奕之前那一番話語,連布袍中年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對九鼎鎮界陣真正的威能……完全就是一無所知!

  可這也怪不得他們。

  此陣從上古時延存至今,千百年都不見得動用一次,并且每一次動用,也僅僅只需釋放一部分力量,就能將敵人滅殺。

  再加上三萬年萬古之禁力量的磨蝕,讓得此陣許多地方破損嚴重,當由他們掌控時,哪可能真正施展出此陣的真正威能?

  若他們真的完全了解此陣的奧秘和玄機,又哪可能不知道該如何修繕此陣?

  歸根到底,還是這座大陣太古老了,且破損嚴重,若不是蘇奕,換做當世其他人注定很難將此陣的威能運轉到這等地步。

  九鼎城之上,天穹之下,血色虛影再次被砸中,顯得狼狽不堪,也引起城中不知多少驚呼。

  可即便如此,那血色虛影也沒有逃避和退讓的打算。

  他猛地發出一聲大喝:“楉玟,將烏魔青日傘拿來!”

  寶船上,鳳袍女子素手一抬。

  一柄青色骨傘橫空而起,落入血色虛影手中。

  此寶的傘面像一朵妖異的青色曼陀羅花,傘柄則是一截猩紅如血的骨頭煉制而成,剔透晶瑩。

  隨著此傘被血色虛影打開——

  虛空中,直似有一輪妖異的青紅色大日出現,爆綻出滔天的青色霞光,有澎湃無量的血色魔氣肆虐擴散。

  那片天穹,都染成一層妖異滲人的濃稠血色,魔氣森森。

  那等恐怖的威能,竟是把那從遠處鎮壓而至的千丈巨鼎硬生生更擋住了!

  “魔族桓氏的九大魔寶之一,烏魔青日傘!”

  布袍中年瞳孔微凝。

  這是一件上古魔寶,雖只有靈道層次的范疇,可威能卻奇大無比。

  一經施展,此傘所釋放的“青日魔炎”,動輒便能焚山煮海!

  便是靈道大修士一旦被青日魔炎沾染一點,軀體血肉和生機會瞬息被焚化為灰燼!

  “一件靈道魔寶而已。”

  蘇奕微微搖頭,隨著他掐訣。

  天穹下,千丈高的巨鼎倏爾大放光明,化作一柄千丈長的巨劍,帶起滔天的禁制光霞,怒斬而下。

  轟隆!!

  漫天的青日魔焰被巨劍摧枯拉朽般碾開。

  火雨飛濺中,烏魔青日傘猛地發出劇烈的哀鳴,似快要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威能壓迫了。

  血色虛影終于色變,再不敢逞強,選擇退避。

  最終,雖避開了這致命般的一劍,可血色虛影卻被狠狠掃飛出去,他這由元神所化的軀體,都一陣劇烈翻騰,變得模糊暗淡了不少。

  明顯負傷嚴重!

  “該死!換做老子鼎盛時期,哪可能……”

  血色虛影暴跳如雷,嘶吼震天。

  可他話音剛說到一半,九鼎鎮界陣的力量已經在蘇奕的操縱之下,化作一條千丈長鞭,劈打而至。

  砰!!

  虛空似被劈出一道筆直狹長的裂縫。

  那可怖的禁制力量,帶著無匹凌厲的毀滅威能,狠狠砸下時,讓得血色虛影都不禁駭然失色。

  他第一時間以烏魔青日傘抵擋。

  轟!!

  光雨迸濺,亂流席卷。

  烏魔青日傘發出驚天的哀鳴聲,那宛如青色曼陀羅花般的傘面都差點被劈開。

  血色虛影遭受到這等沖擊,身影一個趔趄,變得愈發模糊了。

  “走!”

  最終,血色虛影發出一聲憋屈憤怒之極的大吼,帶著烏魔青日傘轉身就逃,幾個眨眼,就消失在九鼎城外。

  城中那些修士都已呆滯在那,無不目瞪口呆。

  之前時候,血色虛影桀驁睥睨,氣焰滔天,扛著寶船橫沖而行,一路所向披靡。

  哪曾想不過須臾間而已,血色虛影就萎了,被收拾得狼狽不堪,負傷連連,讓人都不忍目睹。

  “逃了?什么時候,向來以霸道跋扈、橫行無忌著稱的魔族桓氏,竟會被逼得逃命?”

  不知多少大人物震顫,難以相信。

  “魔族桓氏又如何?如今這天下,可再不是三萬年前可比,在大夏皇室還掌控著九鼎城之前,誰與之作對,怕都要碰一鼻子灰!”

  曾濮唏噓。

  經此一戰,讓他意識到,再強大的古代勢力和古代妖孽,也必須接受一個現實——

  今日之天下,早不是以前了!

  “連魔族桓氏都碰壁,遭受到打擊,自此以后,誰若還想去嘗試和大夏桓氏掰手腕,恐怕都得掂量掂量后果了。”

  古蒼寧輕語。

  大夏皇室的根源,可追溯到三萬年前。

  那時候的大夏皇室,本身就是蒼青大陸三大宗族之一,其先祖“九鼎禹皇”乃是“蒼青九皇”之一!

  擱在三萬年前,夏氏一族的底蘊和威勢,或許稍遜魔族桓氏一些,可在當今的蒼青大陸上,夏氏乃是當之無愧的霸主。

  這就叫時過境遷!

  三萬年的黑暗動蕩歲月,世事更迭,天下格局也早不是從前。

  “當今夏皇無愧是天下最有氣魄的強者之一!這一戰,打得好!”

  老嫗感慨,“隨著蘭臺法會召開的日子臨近,如今這九鼎城,暗流涌動,強者云集,匯聚不知多少古代妖孽和當世奇才。”

  “若這次壓不住魔族桓氏的氣焰,怕是會讓不少勢力和老家伙怠慢和輕視大夏皇室的威嚴,如此一來,注定會生出不知多少禍端。”

  “可現在則不同,連魔族桓氏都吃了這么大的虧,接下來一段時間里,誰還敢在九鼎城內亂來?”

  聞言,古蒼寧也不由點了點頭。

  敲山震虎,不外如是!

  “魔族桓氏……原來也會逃啊……”

  翁九眼神古怪。

  這一切,看得他嘆為觀止。

  那血色虛影兇威何等強盛,可在蘇奕操縱的九鼎鎮界陣面前,簡直就和打別人家的熊孩子似的輕松。

  “自今日以后,我倒要看看,誰還敢在九鼎城撒野!”

  布袍中年心懷舒暢,連他都沒想到,九鼎鎮界陣落入蘇奕手中,竟能煥發出如此不可思議的神威。

  說話時,他目光看向蘇奕,肅然見禮道,“道友那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段,著實令我大開眼界,他日道友若有所求,我斷不會有任何推辭!”

  蘇奕一陣搖頭,道:“我只是沒想到,你們會那般糟蹋這樣一座殺陣,實在看不下去了……才會站出來。”

  事實上,之前時候,他本有機會滅殺對方,可卻被布袍中年出聲阻止。

  對此,蘇奕也談不上遺憾和不甘。

  反正他只是幫忙而已,殺不殺對方,都無所謂。

  “就這樣吧,我要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改天再來。”

  說話時,蘇奕轉身飄然而去。

  御用這等一座巨型禁陣,讓他自身的力量也消耗極大,哪里還有心思再指點布袍中年該如何去修繕九鼎鎮界陣。

  布袍中年目送蘇奕身影消失,這才看向翁九。

  這一瞬,這位看似溫潤如玉的中年男人,渾身彌散出一股莫大的威嚴,直似口含天憲的君王般,道:

  “老九,你去告訴魔族桓氏,若他們遵從九鼎城規矩,我可以既往不咎,若他們執意要和大夏皇室為敵,那從今天開始,他們便是整個大夏的敵人!”

  翁九肅然領命:“是!”

  當天,九鼎城徹底轟動,被這一戰引爆。

  大街小巷,到處都是討論今日一戰的事情。

  沸反盈天!

  只是,卻極少有人知道,真正動用九鼎鎮界陣擊潰魔族桓氏強者的,并非是大夏皇室。

  對蘇奕而言,這就叫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ps:先送上第一更,晚上6點會有個2連更,今天肯定會努力補個5更,

  另外,縱橫12周年抽獎活動開始了,金魚自己研究了一下,以小伙伴們的機靈勁,足以每天不花錢白嫖到縱橫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