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五章 讓你們開開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九鼎城上,禁陣轟鳴,掀起滔天的符文光霞。

  剎那間,所有分散在城中的修士,皆感覺眼前一暗。

  原本清朗的天穹,似一下子墜入黑暗永夜中。

  遮天蔽日!

  恐怖的禁制符文衍化作洶涌的黑色雷海,匯聚九鼎城上空,翻滾時,產生震天動地的轟鳴之音。

  “這……九鼎鎮界大陣!!”

  驚呼響起,全城震撼。

  多少年了,這座從上古延存下來的曠世殺陣便不曾再運轉,而現在,此陣神威再度映現九鼎城上空。

  “當今夏皇好大的氣魄!”

  曾濮動容,倒吸涼氣。

  “我還當大夏皇室會對魔族桓氏忌憚三分,不曾想,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直接動手了……夠狠!”

  古蒼寧睜大眼睛,被這一幕驚到。

  沒有交涉,沒有斥責,甚至連一個招呼都沒有,便直接動用九鼎鎮界陣,這無疑是對魔族桓氏最強硬的表態!

  這一刻,分布在城中不同區域的大人物們和那些個古代妖孽,也都意識到這一點,為之震顫不已。

  魔族桓氏,何等恐怖的一個上古勢力?

  可就在今日,在他們的千魔寶船僭越九鼎城的規矩時,第一時間遭受到了來自大夏皇室最強硬的打擊!

  這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想到的。

  轟隆!

  禁陣翻滾,黑色雷霆如怒海狂涌。

  那毀滅般的氣息,刺激得那一襲鳳袍,姿容美麗的女子也不由色變,失聲道:“少主,快退!”

  紫發金冠的俊美少年臉色變幻,眸子中卻泛起狠戾瘋狂般的光澤,道:“退?不可能!我倒要看看,他九鼎鎮界陣能否把我們滅了!”

  這樣的決斷,簡直如瘋子般,完全一副不怕死的姿態。

  可這就是魔族桓氏族人的風格,體內流淌天魔真血,一旦瘋起來,完全就不怕死。

  驀地,一道黑色雷霆所化的浪潮掀起,以鋪天蓋地之勢,狠狠朝千魔寶船拍打而來。

  恰似一道天神手中舞起的雷霆長鞭,鞭撻天下!

  那毀滅般的恐怖威能,讓城中不知多少修士膽寒,駭然色變。

  就見千魔寶船四周浮現耀眼的光霞,那是來自寶船自身的防御法陣,重重疊疊,足有十八重之多。

  砰!!!

  可這些防御力量,在那九鼎鎮界陣的力量轟殺之下,卻如若一層層紙糊的殼子似的,猛地炸開,潰散的光雨如潮般肆虐擴散。

  足有百丈長的船體,就像被鞭子抽中的陀螺,在高空中劇烈搖晃,堅固足以抵擋靈道大修士全力一擊的船體上,都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立在船頭的紫發金冠少年和鳳袍女子身影都猛地一晃,差點被震得跌落出去。

  船艙內也傳出一陣驚呼聲:

  “少主,再這樣下去,千魔寶船必會被毀掉!”

  紫發金冠少年臉色難看,眼睛發紅,大聲道:“玟姨,把‘烏魔青日傘’拿出來,我就不信擋不住這九鼎鎮界陣的力量!”

  旁邊的鳳袍女子深呼吸一口氣,正欲有所行動。

  就在此時,在紫發金冠少年脖頸上懸掛的一枚血色玉墜中,傳出一道冰冷淡漠的聲音:

  “混賬小子,

  才剛抵達九鼎城,就被人逼得要動用烏魔青日傘,你這是要把祖輩的老臉都丟光嗎!?”

  紫發金冠少年軀體一僵。

  鳳袍女子俏臉大變。

  便在此時,九鼎鎮界陣的力量再度殺來,化作一片狂暴黑色雷海,比之前更恐怖了。

  “沒出息的東西,看好了!”

  那冰冷淡漠的聲音剛響起,一只血色大手驀地橫空而起,帶起滔天的血色魔焰,橫空拍去。

  轟!!!

  在無數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那化作狂暴黑色雷海的九鼎鎮界陣力量,竟被這一只血色大手狠狠拍碎,潰散如潮。

  “這……”

  “好可怕的力量!”

  “千魔寶船上,定然有恐怖存在坐鎮!”

  城中響起一陣陣驚呼。

  一掌之間,便能把九鼎鎮界陣的一次攻擊瓦解,這讓那些化靈境修士都一陣膽顫心驚。

  “妙啊!我還以為叔祖你只剩下一道殘破的元神,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死翹翹,誰曾想……還是這么猛!”

  寶船上,紫發金冠少年嘖嘖驚嘆。

  鳳袍女子美眸中則露出一絲深深的忌憚。

  她很清楚,紫發金冠少年口中的“叔祖”,是一個更瘋狂、更變態的老瘋子!

  “他媽的,你這混賬小子不會拍馬屁就別拍!”

  血色玉墜中,響起那淡漠聲音的喝罵聲。

  轟隆!

  交談時,九鼎城上空禁制力量直似沸騰般,掀起一道又一道黑色雷霆巨浪,從四面八方朝千魔寶船沖來。

  那等聲勢,簡直恐怖無邊!

  “走,先沖到天芒山,去問問夏氏一族的老東西們,誰給他們的狗膽敢阻止我們!”

  血色玉墜發光,那淡漠的聲音響起,氣焰跋扈滔天。

  就見千魔寶船倏爾縮小,化作僅僅九丈長,而后一道虛幻般的血色身影橫空而出,以肩膀扛著千魔寶船,大步朝前沖去。

  從地下仰望,直似看到一尊血影魔神,扛著寶船呼嘯蒼穹,其身上彌散出的恐怖魔焰氣息,讓城中不知多少人瞠目。

  猛地,那血色身影揮拳,將一道迎面沖來的禁制力量轟碎,光雨飛濺中,血色身影邁步前沖。

  任誰都能看出,九鼎鎮界陣的力量,竟然已經無法奈何那血色身影!

  “好恐怖!這是魔族桓氏的哪位老祖?”

  “無愧是早在上古就號稱天下第一魔道勢力的魔族桓氏……”

  九鼎城內轟動,皆被那血色身影所釋放出的滔天魔威深深震撼到。

  青云小院。

  “一道靈相境存在的元神!”

  布袍中年臉色已陰沉下來。

  旁邊藤椅上,蘇奕皺眉道:“雖說九鼎鎮界陣的力量早已破損嚴重,可此陣所蘊含的玄妙可非尋常可比,翁九對此陣的掌控……簡直已經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

  布袍中年一呆,道:“道友覺得,老九運轉此陣的手段有問題?”

  “何止是有問題,完全是糟蹋了此陣的威能。”

  蘇奕禁不住揉了揉眉宇。

  這感覺,就好像看到一個小屁孩拎著一柄曠世神劍亂砍,毫無章法,白瞎了那樣一柄曠世神劍。

布袍中年神色微僵,有些心虛,斟酌道  :“若換做是我來運轉此陣,足以發揮出比老九強大近四成的力量,料來哪怕無法滅殺這魔族桓氏的一道靈相境元神,也定然可以將其困住。”

  “才僅僅四成?”

  蘇奕眼神泛起一抹錯愕,旋即感慨道,“這九鼎鎮界陣被你們掌控……還真是委屈了它。”

  布袍中年摸鼻子苦笑,他也顧不得蘇奕話語中的挖苦,道:“道友,那若換做是你來掌控此陣……”

  “想見識見識?”

  蘇奕問。

  布袍中年不假思索道:“想!”

  蘇奕道:“算你欠我一個人情如何?”

  布袍中年痛快答應。

  他倒并非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而是極好奇,由蘇奕所掌控的九鼎鎮界陣,又能釋放出何等威能。

  蘇奕這才從藤椅上起身,長長伸展了一下懶腰,道:“有時候,看到好東西被糟蹋,著實讓人難受,這次……就讓你們開開眼。”

  聲音還在飄蕩,他人已憑空而去。

  轟隆!轟隆!

  天穹之下,一重又一重由九鼎鎮界陣所化的黑色雷霆浪潮,在那血色虛影前沖的身影下崩碎潰散。

  到如今,血色虛影已扛著那千魔寶船沖到九鼎城中央位置,距離大夏皇室所盤踞的天芒山已經不遠!

  看到這一幕幕,城中修士驚駭之余,都不由浮現出同樣一個念頭——

  今天的大夏皇室,難道要在魔族桓氏面前栽一個大跟頭不成?

  若真任憑魔族桓氏踐踏規矩,抵達天芒山,大夏皇室非顏面掃地不可!

  “哈哈哈,等到了天芒山,我非要當面問一問那大夏的皇帝老兒,這滋味感覺如何。”

  紫發金冠的少年大笑,滿臉倨傲和張揚。

  “窩囊!我們費了這么大力氣,怎能只讓對方不痛快?不拿出一些好東西孝敬我,我非在天芒山大鬧一場不可!”

  血色虛影冷哼開口。

  “還是叔祖霸道!”

  紫發金冠少年笑嘻嘻贊嘆。

  便在此時,一陣奇異的律動之音響起。

  就見遠處虛空,忽地涌出一口足有千丈高的巨鼎,完全由晦澀的禁制力量所凝聚,鼎身流轉滾滾雷霆光雨,符文閃爍。

  當此鼎甫一出現,九鼎城上空,忽地被一股令人窒息的殺伐氣息充斥。

  而城中所有人只覺軀體一寒,毛骨悚然,心生難言的驚悸和恐懼情緒。

  “看好了。”

  城中一座神鼎前,蘇奕隨手在神鼎上一點。

  在翁九滿是震撼的目光注視下,就見天穹下那座千丈高的巨鼎,驀地橫空而起,碾壓虛空,朝那血色虛影鎮壓而下。

  還未靠近,那巨鼎彌散出的禁制力量已如同山崩海嘯般,將血色虛影四面八方之地籠罩,讓其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嗯?”

  血色虛影身影猛地一頓,察覺到了威脅,第一時間揮拳進行硬撼。

  可僅僅剎那,在震耳欲聾的轟鳴碰撞聲中,那一道血色虛影一個踉蹌,像喝醉酒似的,在虛空中倒退十多丈,差點一頭從虛空中栽倒!

  ps:不出意外,明天肯定是會努力補個5更的。

  對了,弱弱問一句,大家還記得金魚目前欠幾個5更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