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三劍之內 賜你一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秋橫空,果然是你提前泄密給蘇奕,叛徒!”

  陶云池破口大罵。

  那些天樞劍宗傳人皆臉色陰沉,也都反應過來。

  只是,他們不明白的是,既然蘇奕明知道周長老要殺他,可他為何還敢在今夜前來?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竟還直接向周長老宣戰了!

  這完全出乎人們意料。

  畢竟周鳳芝乃是化靈境初期存在,是他們天樞劍宗的內門長老,其實力豈可能是一個元府境少年能抗衡?

  姜璃驚疑不定,蘇奕此舉,無疑顯得太膽大了,甚至有些不可理喻。

  便是周鳳芝也怔了怔。

  他眸子森然如電,遙遙看向蘇奕,道:“明知道我要殺你,還敢主動上門挑釁,這么說,你是已經準備了充足的底牌了?”

  “底牌?”

  蘇奕一陣搖頭,“殺你這等角色,何須動用底牌?”

  語氣隨意,透著毫不掩飾的不屑。

  “猖狂!”

  周知乾禁不住冷笑,“蘇奕,在大周或許無人能治得了你,可在這大夏,就憑你這等狂妄自大的性情,遲早也要大禍臨頭!當然,我更擔心你怕是活不過今夜了!”

  那些天樞劍宗傳人也都露出譏笑之色。

  “蘇道友,你的對手是我!”

  遠處金鱗湖上空,傳來宇文述沉凝如鐵的聲音,暴雨傾盆,他身上劍意涌動,聲音帶著一絲罕見的怒意。

  今夜,本是他和蘇奕之間的對決。

  可誰曾想,此刻他這位天樞劍宗年輕一代劍首,卻儼然被無視了……

  眾人皆察覺到了宇文述的怒意。

  周鳳芝直接道:“蘇奕,我曾答應,不摻合到宇文述和你之間的對決中,現在,你可以去赴戰了。”

  “你想借此機會看看,我蘇某人究竟有什么底牌,敢在今夜來殺你?”

  蘇奕眸泛譏誚之色。

  周鳳芝心中一震,眼神閃爍。

  還不等他再開口,蘇奕已撐著油紙傘大步而來,“不必再浪費時間,三劍之內,賜你一死。”

  “宇文師侄,你可看到了,不是我插手你和這蘇奕之間的對決,是他……自己找死!”

  周鳳芝眸子露出凜冽殺機。

  遠處湖面上,宇文述臉色有些難看,他蘇奕這是不想輸在自己手底下,而是明知必死,也要死在一位化靈境修士手中?

  陶云池等人皆露出憐憫之色,三劍之間,賜周長老一死?

  他們都懷疑,這姓蘇的是否有命能出三劍!

  姜璃鳳眸微瞇,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秋橫空的心懸到嗓子眼,空前緊張起來。

  周知乾唇泛一抹亢奮的笑意,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只是,連他都沒想到,蘇奕會狂妄到這般不知死活的地步。

  “第一劍。”

  輕飄飄的聲音還在暴雨夜色中回蕩,蘇奕右手依舊握著油紙傘,唯有負在背后的左手探出,駢指如劍,橫空斬去。

  一道簡簡單單的清色劍氣掠出,在這暴雨夜色中泛起虛幻空靈的光澤。

  沒有驚天動地的威勢,沒有聲威可怖的劍意。

  這一劍,就如成為天地間的一部分,像那滂沱如瀑的暴雨,像那充斥寒意的深沉夜色,像虛空中氤氳的秋意和水霧。

  渾然天成,了無痕跡。

  周鳳芝瞳孔驟然一縮。

  這一劍明明平淡無奇,可當這一劍斬來,卻讓他憑生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就仿佛這片天地傾盆而下的暴雨、深沉的夜色、無盡的秋意,皆融入到了這一劍之中。

  而他自己,就像被這片天地的一切視作異端,欲要摒棄和抹除!

  這是何等劍道?

  周鳳芝并非沒見過世面的小修士,以他化靈境的修為,以及身為天樞劍宗長老的地位,這些年見過不知多少大風大浪,閱歷何等豐富?

  可這一剎,他卻看不出這一劍所蘊藏的玄機!!

  如刀鋒般刺骨的致命危險感覺,讓周鳳芝根本來不及多想,完全就是出于本能般,第一時間出手了。

  “起!”

  大喝聲中,一柄紫色靈劍從周鳳芝身上掠出,帶起滔天的雷霆,夭矯如龍,激蕩暴雨夜空中。

  紫霆靈劍!

  在周鳳芝十年前踏足化靈境時,由天樞劍宗掌教親自賜予的一口上古靈劍,劍體由紫曜雷鐵糅合一百余種靈料煉制,早已磨礪出性靈魂體,威能奇大。

  這十年來,周鳳芝自身修為和心血日夜蘊養此劍,早已磨煉到和他心意相通,如臂使指的地步。

  此劍一出,在場眾人皆露出震撼之色。

  靈劍紫霆,上耀紫都,下引雷霆,乃是天樞劍宗珍寶閣所藏最有名的靈劍之一!

  只是,誰也沒想到,剛一開戰周鳳芝便祭出了此劍。

  更讓眾人沒想到的是,祭出此劍后,周鳳芝雙手捏劍印,施展出了他賴以成名的劍道絕學——

  玄霆劍訣!

  轟!!

  紫霆靈劍發出洪鐘大呂的劍吟,夭矯的劍身掀起一片澎湃如潮的紫色閃電,震碎雨幕,照亮夜空。

  那一剎釋放出的劍道威能,讓在場眾人軀體發僵,皆有窒息之感。

  化靈境,本就凌駕于元道三大境之上。

  而周鳳芝此刻出手,更是動用全力,那等威能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然而——

  就見在蘇奕那平淡無奇的一劍之下,漫天紫色閃電炸開,像萬千煙火在夜色中綻放,火樹銀花,光雨飛濺。

  鐺!!

  緊跟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夭矯如龍的紫霆靈劍猛地劇烈一顫,被狠狠震飛出去。

  而蘇奕的劍氣余勢不減,徑直朝周鳳芝斬去。

  勢如破竹,無可抵擋!

  “這……”

  周鳳芝臉色大變,唇中發出如雷道音,袖袍鼓蕩,于身前結印。

  一道雷霆所化的大山拔地而起,橫亙周鳳芝身前。

  化雷成山!

  可僅僅一剎,轟的一聲爆鳴,這一道足以擋住同境修士全力一擊的雷山,卻如紙糊般,被一劍劈開。

  肆虐的力量席卷,煙塵彌漫中,周鳳芝的身影倒射出去,足足在十多丈外才站穩腳步。

  就見他一閃破損,長發凌亂,臉龐蒼白,唇角有一道血水流淌而下,那一對眸子中已盡是駭然。

  全場死寂,暴雨滂沱中,人們皆瞠目結舌。

  一劍之間,便將一位化靈境人物擊傷!?

  要知道,他蘇奕才僅僅只元府境修為!

  “怎可能……”

  遠處湖面上,宇文述臉色驟變。

  之前,他以為蘇奕寧可死在周鳳芝手底下,

  也不想敗給自己。

  可現在看來,他無疑猜錯了,且大錯特錯!

  姜璃鳳眸瞇起來,玉容盡是驚愕。

  秋橫空呆滯在那,那該是怎樣的一劍,才能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周鳳芝這等化靈境人物擊傷?

  陶云池、谷滕鷹等天樞劍宗傳人神色間的憐憫、冷意和譏嘲全都凝固,一個個如遭雷擊般,徹底傻眼了。

  打破腦袋他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一幕!

  “蘇奕在劍道上的造詣,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月詩蟬相對淡定許多,也只有她清楚在昨夜的梳云湖上,蘇奕曾親手滅殺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

  而在今夜來金鱗湖之前,蘇奕便已經將修為臻至元府境中期!

  這等情況下,月詩蟬自然不擔心蘇奕會敗。

  只是當親眼目睹蘇奕那一劍的風采和威能時,月詩蟬內心也不禁為之震撼,終于清楚,自己和蘇奕在劍道造詣上的差距,完全就是天壤之別!

  “第二劍。”

  淡然的聲音在雨幕中響起。

  蘇奕兀自一手握著雨傘,身影凌空虛渡,一手駢指為劍,輕描淡寫斬出。

  清色的劍氣橫空而起,和第一劍相比,顯得愈發平淡和質樸。

  若把天地視作一幅“秋夜暴雨圖”,那么蘇奕這一劍,就如丹青畫手隨意自然的一次揮毫。

  依舊是暴雨傾盆、夜色深沉,只不過那畫卷中卻平添一抹徹骨的肅殺之意。

  周鳳芝神色空前凝重,他已徹底意識到不對勁,眼見這一劍斬來,毫不猶豫動用底牌。

  “起!”

  他大袖鼓蕩,紫霆靈劍于剎那間斬出千百次,天穹中頓時涌現出滾滾紫色雷霆,傾灑人間。

  劍引玄雷動九霄!

  偌大的金鱗湖上空,盡是璀璨耀眼的紫色雷霆,夭矯絢爛,仿似決堤的天河之水般,轟然垂落。

  那等一幕,讓姜璃、宇文述等人都不禁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無疑,這是周鳳芝的殺招!

  然而——

  當這漫天的紫色雷電劍氣出現在“秋夜暴雨圖”中,便被蘇奕那宛如丹青妙手所揮出的一道劍氣抹除,紛紛如潮般潰散消褪。

  仿似畫紙上飄落的塵埃,被隨手抹去一般。

  而當蘇奕這一劍斬下。

  周鳳芝徹底色變,唇中禁不住發出一道驚恐般的大叫,第一時間閃身躲避,根本就不敢去硬撼。

  這一劍太霸道,有無堅不摧之威!

  劍氣轟鳴,天地亂顫。

  縱使周鳳芝已及時閃避,可依舊被那籠罩四面八方的劍意掃中,半邊軀體都被斬掉,鮮血如瀑飛灑。

  他剩下的半邊軀體,也出現一道道細密龜裂的劍痕,瀕臨支離破碎的邊緣。

  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刻,周鳳芝毫不猶豫舍棄軀殼,神魂掠出,這才避開了那等劍氣的轟殺。

  “才兩劍而已,便承受不住,看來,我之前還高看了你。”

  遠處雨夜中,響起蘇奕透著不屑的淡然聲音。

  再看場中其他人,皆呆滯在那,震撼失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