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章 醉翁之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陶云池只覺臉頰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他感覺自己就像個小丑,蹦跶來蹦跶去,到最后受打擊的還是自己。

  姜璃也沉默了。

  一個在煉器造詣上能夠讓俞叔崖都敬慕推崇的存在,放眼整個大夏,又能找出幾個出來?

  且不提蘇奕修為如何,僅憑他在煉器一道上的造詣,便足以當得起他們姜氏一族的重視!

  似這等人物,就是擱在九鼎城,都足以輕松成為各大勢力的座上賓!

  眼見蘇奕就要離開,宇文述忽地開口:“蘇道友請留步!”

  此話一出,姜璃俏臉微變。

  其他人則精神一振。

  秋橫空則暗叫一聲糟了。

  不等蘇奕開口,俞叔崖皺眉道:“宇文述,能否給老夫一個面子,就此罷手?”

  宇文述道:“俞大師,還請莫要讓晚輩為難。”

  他一襲麻衣,骨骼粗大,神色堅毅冷硬,眸子如利劍般堅定,透著不容違逆的味道。

  “你要和我動手?”

  蘇奕問。

  宇文述目光直視蘇奕,平靜道:“蘇道友可敢和我一較高低?無論誰輸誰贏,我保證,你和我天樞劍宗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

  蘇奕目光一掃陶云池和谷滕鷹,道:“你是為了幫他們出頭?”

  宇文述搖頭道:“我只為捍衛宗門威嚴。”

  蘇奕哦了一聲,道:“勇氣可嘉,可說句不客氣的話,就憑你現在的這點劍道造詣,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趣。”

  說罷,他轉身要走。

  宇文述臉色一沉,道:“蘇道友這是不敢嗎?”

  其他人目光也都看向蘇奕。

  宇文述是天樞劍宗年輕一代劍首,名震大夏的當世奇才!

  可蘇奕那番話,卻一副瞧不起宇文述的樣子,這讓那些天樞劍宗傳人心中皆很不舒服。

  蘇奕眉頭微皺,不過當目光不經意看到身旁的月詩蟬時,心中一動,道:“罷了,今夜子時,你來金鱗湖畔,我讓你輸個心服口服。”

  宇文述道:“好,我今夜會一直在金鱗湖畔等你,我倒是真希望,蘇道友能讓我輸一個心服口服!”

  說到最后,他聲音一字一頓,鏗鏘如劍。

  蘇奕沒有再多說,和月詩蟬一起離開。

  “這家伙可真夠囂張的,還說讓宇文師兄輸得心服口服,他以為他是誰?”

  有人冷笑。

  “宇文師兄,萬一這蘇奕提前逃了怎么辦?”

  有人擔憂道。

  聽到這,俞叔崖不禁怒極而笑,道:“笑話,蘇公子那等人物,豈可能臨陣脫逃?”

  說著,他目光一掃宇文述等人,臉色陰沉道:“老夫發誓,以后再不會為你們天樞劍宗任何人煉器!”

  宇文述等人齊齊錯愕,都沒想到,因為要對付蘇奕的緣故,會讓這位名滿天下的俞大師如此生氣。

  “好走不送!”

  俞叔崖拂袖而去。

  目送他身影消失,姜璃不禁輕聲一嘆,道:“宇文師兄,為了所謂的宗門顏面,真有必要去得罪蘇奕這等人物嗎?別忘了,他的煉器造詣可讓俞大師都推崇不已,似這等人物,任何大勢力搶破頭還來不及,你……”

不等說完,宇文述神色平靜道:“我自有  我的行事準則,若有一天,師妹你在外邊被人欺負了,無論對錯,不管對手是誰,我也會站出來替你出氣。”

  說著,他轉身而去。

  姜璃怔住,心中暗嘆。

  她目光又看向周鳳芝,道:“周長老……”

  似乎知道姜璃要說什么,周鳳芝微笑道:“姜璃,這件事你就別摻合進來了,蘇奕在煉器一道上的造詣再厲害,可……也改變不了他將成為一個死人的事實。”

  聲音平和溫煦,內容卻令人不寒而栗。

  說罷,他和周知乾也一起轉身離開。

  見此,姜璃不禁揉了揉黛眉,心亂如麻。

  宇文述向蘇奕宣戰有錯嗎?

  站在他身為宗門劍首的位置上,這么做的確無可挑剔。

  周鳳芝要對付蘇奕有錯嗎?

  他的宗族和蘇奕之間結下血仇,如今要進行報復,也談不上錯。

  這一切,讓姜璃內心極糾結。

  她找不到理由去阻止這一切。

  “罷了,這件事我再不理會便是!”

  半響,姜璃暗自做出了決斷。

  這時候,她目光忽地看向秋橫空,傳音道:“秋師弟,之前時候,你是否向蘇奕傳音說了些什么?我要聽實話。”

  秋橫空心中一震,低著頭,傳音回答道:“不瞞師姐,我把周長老的意圖,告訴了蘇兄。”

  姜璃一陣沉默,最終沒有說什么。

  “蘇兄,依我看,宇文述若知道梳云湖一戰,霍天都是死在你手中,怕是根本不敢向你宣戰。”

  離開寶萃樓后,月詩蟬星眸含笑。

  在她看來,宇文述此次宣戰,和自取其辱沒什么區別。

  她都能預見,今夜子時之后,這位天樞劍宗年輕一代的劍首,注定將聲名掃地。

  “幸好他們不知道。”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之前秋橫空傳言給他,點破了周鳳芝和周知乾的身份,也讓蘇奕知道這兩人已對自己抱有殺心。

  正因如此,他才會答應宇文述的宣戰,打算趁此機會,一舉將這兩人解決掉。

  “蘇兄這是何意?”

  月詩蟬疑惑。

  “醉翁之意不在酒。”

  蘇奕道,“今晚子時,你與我一起前往金鱗湖畔,一看便知。”

  深夜。

  暴雨如注,寒意徹骨。

  豆大的雨點密集砸在金鱗湖內,砸出無數個蕩開的水波漣漪,嘩嘩轟鳴之音,直似炒豆般,在這寒冷的秋夜不斷回蕩。

  一場秋雨一場寒。

  由于雨勢太大,街巷上早已是燈火闌珊,清冷空曠,只有三三兩兩趕路的行人,狼狽地冒雨而行。

  金鱗湖四周,也已是黑燈瞎火,往日里游人如織,槳聲燈影的繁盛景象,皆被瓢潑般的秋雨沖散消失。

  啪啪啪!

  雨水打在湖畔樹木枝葉上、涼亭頂蓋上,發出強有力的迸濺碰撞聲。

  涼亭內懸掛的一盞盞燈籠在狂風中搖曳,似乎隨時都會熄滅。

  宇文述等人佇足涼亭內,早已等候在那。

  夜色深沉,暴雨傾瀉,寒風徹骨。

  放眼望去,金鱗湖附近,雨霧茫茫,顯得格外清冷。

“這都已經子時了,那  姓蘇的家伙怎么還不來?”

  陶云池皺眉,有些不耐。

  即便有修為在身,在這寒意刺骨的暴雨夜色中,也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你們說,那姓蘇的該不會早已經逃了吧?”

  有人嘀咕。

  眾人皆有些拿捏不準。

  “我倒是希望他不會來……”

  姜璃心中暗道。

  只要蘇奕不來,宇文述也只能就此作罷。

  哪怕是要殺蘇奕的周鳳芝和周知乾,也無可奈何,只能另找機會。

  如此一來,蘇奕自然不虞擔心在今夜發生什么不測。

  “秋師弟,你今天在寶萃樓的時候,該不會暗中傳音給蘇奕,讓他提前一步逃走了吧?”

  驀地,陶云池目光冰冷地看向秋橫空。

  此話一出,周鳳芝、周知乾和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秋橫空,神色間帶著一絲狐疑。

  若真是秋橫空和蘇奕暗通款曲,那蘇奕今晚哪可能會來赴約?

  秋橫空軀體發僵。

  便在此時,遠處暴雨傾瀉的夜色雨幕中出現一輛寶輦,朝這邊靠近過來。

  宇文述等人的目光,皆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就見寶輦上,蘇奕那頎長的身影撐著一柄油紙傘走了下來,在他身后,是同樣撐著一把油紙傘的月詩蟬。

  “那姓蘇的竟然真的敢來?”

  陶云池詫異。

  其他天樞劍宗傳人也都呆了一下。

  之前時候,他們還在懷疑蘇奕怯戰,怕是早已逃走,還為此生氣和惱怒。

  可當蘇奕真的出現時,他們卻又似不敢相信蘇奕真的敢來……

  “蘇奕啊蘇奕,你明知道周鳳芝要殺你,為何還要來呢?”

  姜璃黛眉微皺,心中暗嘆。

  秋橫空臉色大變,連他也沒想到,在自己的提醒之下,蘇奕還會在今夜赴約。

  “呵,此子倒是有骨氣。”

  周鳳芝笑起來。

  “或許,他還以為即便輸給宇文師兄,也還能活著離開吧?”

  周知乾眸子深處有殺機一閃即逝。

  “蘇道友,此戰無論勝負,僅憑你今夜敢來赴約的氣魄,我宇文述以后也不會再為難你。”

  宇文述開口,他一身麻衣,骨骼粗大,氣質沉凝凌厲。

  “請!”

  說著,他轉身走進雨幕中,來到金鱗湖之上。

  他那雄峻的身影四周,有洶涌澎湃的劍意涌現,滂沱雨水還未靠近,就被沖散,憑虛立著,便有氣吞山河之勢。

  那些天樞劍宗傳人眸子一亮,皆露出期待之色。

  不遠處,蘇奕邁步走來,儀態悠閑,仿似閑庭信步。

  他看了一眼遠處湖面上的宇文述,語氣隨意道:“別慌,等我先把以前的一段恩仇了結,到時候,你若還有膽出劍,我不介意讓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絕望。”

  了結一段過往恩怨?

  宇文述眉頭皺起。

  陶云池等人也都一怔,這家伙什么意思?

  就在此時,蘇奕的目光已看向周鳳芝和周知乾二人,神色淡然道:“兩位不是要殺我蘇某人嗎?還等什么,動手便是。”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當時暴雨轟鳴,寒意肅殺。

  天涼好個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