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零七章 宇文述的宣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姜璃的姿色和氣質,同樣極出眾。

  難得的是,她身上自有久居上位般的尊貴氣息,和月詩蟬立在那時,倒也并不遜色多少。

  一時間,她們兩個的存在,吸引了在場絕大多數目光。

  秋橫空也在姜璃身后跟著,當看到蘇奕時,不由露出喜色,抱拳見禮道:“蘇道友。”

  蘇奕對秋橫空點了點頭,這才把目光看向姜璃,若有所思道:“這寶萃樓是你們姜氏一族麾下的生意?”

  姜璃微微一笑,頷首道:“不錯,蘇道友若看中哪樣寶物了,只要報我名字,定會給道友一個滿意的價格。”

  蘇奕道:“這里可有煉器之地?”

  姜璃一怔,道:“自然有,我們寶萃樓的煉器坊,在整個九鼎城也算得上頂尖,道友莫非是想請煉器宗師煉器?”

  說到這,她黛眉微皺,沉吟道:“若如此,恐怕就要讓道友失望了,由于蘭臺法會快要來臨的緣故,現如今寶萃樓煉器坊內的煉器大師,皆有任務在身,這時候要請他們煉器,可幾乎沒多少希望。”

  她鳳眸望向蘇奕,道:“當然,若道友有需要,我倒是愿意出面,去試一試能否幫道友請一位煉器師來煉器。”

  原本,她和蘇奕就沒什么交情。

  甚至真要計較,還曾發生過矛盾,最終還是她主動選擇了退讓和道歉。

  如今見到蘇奕,能大度地開口寒暄,也是一種身為寶萃樓主人,招呼來客的心態。

  這等情況下,自然不會是真心要幫蘇奕。

  蘇奕哪會聽不出姜璃口吻中看似熱情,實則略帶敷衍的態度?

  他倒并不在意這些,直接道:“我不需要煉器師,只缺一個煉器的地方罷了,若寶萃樓能提供這等地方,自然再好不過,若沒有,我再去其他地方就是。”

  姜璃微微有些錯愕,道:“煉器的地方倒是有不少,可蘇道友……莫非還精通煉器之道?”

  蘇奕淡淡道:“略懂一二,放心,我自會付出相應的錢財。”

  姜璃笑道:“些許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我哪會再索要道友的錢財,我正好要前往煉器坊,道友請跟我來吧。”

  說著,已在前邊帶路。

  “蘇兄,你……真要煉器?”

  月詩蟬禁不住問。

  蘇奕隨口道:“我剛才看了,這地方的劍器,皆配不上你,還是由我來親自為你鑄一把劍為好。”

  走在最前邊的姜璃黛眉挑起,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這家伙……竟看不起寶萃樓陳列的劍器?

  便是靈道大修士,可都不敢這般說!

  陶云池禁不住冷笑:“蘇奕,莫非你以為,有你親手煉制的劍器,還能比寶萃樓中的靈劍更好?”

  蘇奕淡淡道:“靈劍有品相高低之分,但不見得品相高的,便適合每個劍修。”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陶云池,道:“如此簡單的道理,天樞劍宗的傳人難道不懂?”

  被蘇奕目光盯著,陶云池心中一陣發憷,他可不會忘了,當初是如何慘敗在蘇奕手底下的。

不過,現在是在寶萃樓,是姜璃的地盤,陶云池倒也不怕  蘇奕敢亂來。

  他硬著頭皮道:“可你也不能去貶低寶萃樓的靈劍!”

  “配不上就是配不上,我實話實說而已。”

  蘇奕道。

  陶云池冷哼道:“是嗎,那我等可真想見識見識,你蘇奕待會能煉制出怎樣一把寶劍出來!”

  蘇奕已經懶得理會這個手下敗將。

  他為月詩蟬煉制靈劍,又不是給別人看的。

  兩者的對話,清楚落入姜璃等人耳中,心中皆有些不爽,感覺蘇奕太囂張了,待會非要看一看,他究竟能煉制出怎樣一把靈劍出來!

  煉器坊位于寶萃樓后方,是一座占地極廣的殿宇,其內分別設立有不一樣的煉器室。

  當姜璃帶著眾人抵達時,早有一群人等候在那。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素色麻衣的青年。

  青年骨骼粗大,肩寬腰窄,身影雄峻,濃密的黑發披散,眉宇疏闊,五官硬朗如刀鑿斧刻般。

  一對眸開闔間,似雪亮懾人的劍鋒般,凌厲懾人。

  一般修士看到這青年,就仿佛看到一柄磨礪得肅殺犀利無比的神劍,心神產生刺痛般的壓抑感覺,不敢與之對視。

  “好鋒利肅殺的劍意!”月詩蟬星眸微凝。

  身為劍修,她能清楚感受到,這麻衣青年身上有著一股極可怕的劍意,那是經血與火的捶打,生與死的磨煉才能擁有的一股威勢,極凝練肅殺。

  蘇奕也多看了那麻衣青年一眼。

  聚星境后期,劍意繞體,氣機通達凌厲,這是將所掌握劍意淬煉到圓滿地步的征兆。

  劍意和自身掌握的道韻有關。

  元道層次的道韻境界分作入門、知微、大成、圓滿四個層次。

  這麻衣青年能夠將劍意淬煉到圓滿地步,的確已堪稱是元道層次中極頂尖的角色。

  擱在大荒九州中,也可躋身古老道統中的真傳弟子行列中。

  “讓宇文師兄久等了。”

  姜璃輕聲開口。

  陶云池、谷滕鷹等天樞劍宗傳人皆齊齊見禮,神色透著敬畏。

  宇文述!

  天樞劍宗年輕一代劍首,大夏年輕一代最耀眼的奇才之一,和云天神宮的聞心照、青乙道宗的李寒燈、摩訶禪寺的佛子塵律齊名!

  “只要俞大師能把我的佩劍‘浮金’的威能再提升一個臺階,便是讓我等到蘭臺法會開始前,我也心甘情愿。”

  看到姜璃,宇文述硬朗如石的臉龐浮現一絲笑意。

  姜璃輕聲道:“俞大師的煉器造詣,足以名列九鼎城前三,而師兄又是俞大師極看重的劍道奇才,相信俞大師定不會讓師兄失望的。”

  “這兩位是?”

  宇文述目光看向蘇奕和月詩蟬。

  尤其是月詩蟬,身上縈繞著一絲絲劍修才有的氣質,再加上姿容如仙,讓他也有驚艷之感。

  “這位是蘇奕蘇公子,這位是……”

  當介紹月詩蟬時,姜璃不免語塞,她也不知道月詩蟬的身份。

  “月詩蟬。”

  月詩蟬聲音清冷如冰。

在外人面前,她氣質空靈、孤峭  、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之感。

  蘇奕可沒心思寒暄,道:“姜姑娘,還請為我安排一個煉器室。”

  “也好。”

  當即,姜璃叫來一個煉器坊的管事,吩咐了一番,那位管事便帶著蘇奕、月詩蟬朝煉器坊深處行去。

  “這姓蘇的,自恃實力強大,眼高于頂,囂張跋扈,姜師姐你就不該幫這種人。”

  陶云池忍不住抱怨起來。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是啊,說起來,這姓蘇的曾和我們發生過沖突,姜師姐不計前嫌,給予他幫助,他不領情不說,還詆毀寶萃樓的劍器皆不如他親手所煉制的劍器,著實氣人之極。”

  宇文述皺眉道:“此人曾和我們天樞劍宗發生過沖突?”

  姜璃目光看向秋橫空,道:“這件事說起來,和秋師弟有些關系。”

  她簡單扼要地把發生在“青槐國”鬼城的沖突說了一遍,態度倒也公正,不偏不倚,沒有添油加醋。

  可陶云池和谷滕鷹已羞愧得低下頭去。

  這對他們而言,便是奇恥大辱,此刻被重新提起,就和遭受“鞭尸”之刑沒什么區別。

  宇文述冷冷掃了陶云池、谷滕鷹一眼,道:“出門在外,卻在外人面前詆毀自己同門師弟,何其愚蠢。技不如人,自當知恥后勇,可看起來,你們似乎并沒有這等覺悟,又何其令人失望!”

  一番話,讓陶云池、谷滕鷹直冒冷汗,噤若寒蟬。

  宇文述目光又看向姜璃,道:“姜師妹,你當時選擇道歉和退讓,莫非是自忖戰勝不了那蘇奕?”

  面對他銳利如劍的目光,姜璃卻面不改色,淡淡道:“勝負之數,只有真正交手之后才知道,但不得不說,蘇奕是一個極厲害的對手,當時我選擇退讓,僅僅只是因為,沒必要為這等小事大動干戈。”

  宇文述想了想,道:“等那蘇奕煉劍出來,我會向他宣戰。”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驚,似難以置信。

  之前被訓斥得羞愧不安的陶云池、谷滕鷹,此刻更是激動得眼睛發亮。

  有宇文師兄出手,何愁殺不了那蘇奕的威風?

  秋橫空則心中一沉,作為天樞劍宗的外門弟子,他哪會不清楚,宇文述這位年輕一代劍首的實力是何等恐怖?

  絕對堪稱是當世奇才中的頂尖存在!

  “宇文師兄,再過些天,蘭臺法會就要開始了,這時候向蘇奕宣戰,似乎……有些不妥吧?”

  姜璃沉吟道。

  宇文述神色沉凝,眸光犀利,語氣平靜道:“姜師妹放心,這不是意氣之爭,也并不是要幫這兩個蠢材出氣,我身為宗門年輕一代劍首,自當捍衛宗門威勢。簡而言之就是一句話,我們的人便是犯錯了,也由不得外人來教訓!”

  語氣如劍,鏗鏘有力。

  姜璃一陣沉默,最終沒有說什么。

  她盡管并不認同宇文述的做法,可她同樣清楚,宇文述的性情就是如此,如他的劍般鋒利而決絕。

  “到時候,我親自來為宇文師侄助陣!”

  就在此時,宇文述身后的一個錦袍中年忽地微微一笑,悠然開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