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零一章 霍天都,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雖然不屑,但蘇奕并未大意。

  畢竟是一條上古邪靈,能夠被封印在劍體內至今不滅,其掌握的力量,注定非同小可。

  蘇奕眸子深邃,心中輕語,的確該結束了……

  當一場戰斗到了比拼底牌的時候,也就沒有了繼續的意義。

  梳云湖上,血色妖異霧靄彌漫。

  就見霍天都的神魂從破碎的軀殼中掠出,而后一躍投入那一柄猩紅妖異的冥霜古劍內。

  “殺!”

  頓時,此劍似一下子活過來般,在霍天都神魂力量催動下,橫空而起,斬向蘇奕。

  仿佛天地都在亂顫,一股無匹邪惡霸道的劍氣沖霄,肆虐如風暴,在這夜色下的梳云湖上,顯得異常刺眼。

  湖畔岸邊,不知多少修士駭然失色,驚恐不安。

  在他們視野中,漫天血色霧靄中,有無匹的邪惡劍氣橫空,隱約間,似還有一尊邪神般的虛影在肆意大笑,兇威震天。

  僅僅只是遠遠觀望,就讓人心生絕望。

  茶棚中,翁九再也按捺不住,身影憑空而起,直欲沖進湖中進行救助。

  就在此時——

  一縷蒼茫縹緲的劍吟響起,似來自亙古以前的天籟,又似混沌初開時的第一縷大道倫音。

  翁九心顫一顫,憑虛而立的身影發僵。

  恍惚間,他仿佛看到,那梳云湖中央,蘇奕那頎長的身影,似一下子變得高大無垠。

  他青袍如玉,黑發飄揚,一縷晦澀神異的劍意繚繞周身,依舊是那淡然出塵的模樣。

  可在他身上,卻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無形威勢涌現。

  就如劍道之上的神祇,口含天憲,執掌日月,威壓諸天!

  便是翁九這等存在,內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一股渺小如螻蟻的驚悚敬畏之感。

  但僅僅剎那間,這一切的的感知和景象皆消失不見,一陣轟鳴之音在梳云湖上響起。

  轟!!

  覆蓋虛空的血色霧靄,仿似被無形的風暴撕碎,潰散無蹤。

  湖泊中央,那妖異沖霄的邪惡劍氣,一節節崩斷,如泡沫般的土崩瓦解,消弭不見。

  就連那之前張狂的邪靈虛影,那肆意兇厲的笑聲,也仿似幻象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夜色深沉。

  沒有了秋風,沒有秋雨。

  可天地間所彌漫的肅殺之氣,卻濃得化不開,充斥在每一寸虛空中。

  晦暗的夜色,再次成為梳云湖的底色。

  暗淡的燈火光影中,依稀讓人們看到,在那湖水中央的地方,只有一道孑然峻拔的身影,憑虛而立。

  夜色下,他就如一塊萬古不移的磐石,任憑大風大浪大兇險,也不曾被撼動過分毫!

  這人自然是蘇奕。

  他低著頭,看向右手中,冥霜古劍哀鳴顫抖,如在臣服。

  劍身內,屬于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的神魂,已虛弱無比,似燃燒之后的火燭,透支了一切生機,快要消散不見。

  “比拼實力,你不如我,比拼底牌,也同樣不如我,還妄想以自己性命來滅殺我蘇奕,你……配嗎?”

  蘇奕輕語,眼神帶著一絲不屑。

  劍身內傳出霍天都透著釋然、苦澀的喃喃聲:“死在這等力量下,老朽可無憾了……”

  蘇奕淡淡道:“這是我的力量。”

  “是嗎,若如此,你為何才僅僅元府境修為?”

  霍天都嘲諷,如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

  蘇奕輕嘆,泛起憐憫之色,“若是以前,如你這等螻蟻,都不夠資格讓我正視一眼。”

  霍天都還想要說什么,卻已來不及。

  他的神魂開始消散,就像光雨般一點點暗淡,而后化作虛無。

  “大人,我愿臣服為奴!”

  冥霜古劍內,傳出一道驚慌忐忑的哀求聲,隱約可見,有一道邪靈的影子匍匐其中,瑟瑟發抖。

  “一條邪靈,還妄想成為我的奴仆?真是……想得美啊。”

  蘇奕哂笑。

  他抬手一抹。

  嗤的一聲,冥霜古劍猛地劇烈震顫,其內的那一道邪靈被徹底封印。

  他對這邪靈的來歷不感興趣。

  沒辦法,前世的時候,他就極看不起這種誕生于污濁罪愆力量中的靈體。

  “這把劍倒是不錯。”

  蘇奕隨手將冥霜古劍收起。

  此劍的材質,乃靈道層次的神料煉制而成,雖非什么稀罕瑰寶,可在以后淬煉玄吾劍時,卻能充當大補的養料。

  至于那頭邪靈,自然不能浪費,賞給冥焰魔雀當食物便可。

  蘇奕轉身邁步,朝湖畔掠去。

  夜空云雨消散,露出一片燦然星辰。

  大戰結束了,梳云湖附近,仿似恢復往昔的寧靜。

  茶棚處,看到凌波而來的那一道頎長身影,翁九這才如夢初醒般,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他下意識迎了上去,道:“道友無恙否?”

  仔細看的話,這位僅僅露一露面便讓浣溪沙柔夫人敬畏低頭的老人,在這一刻面對蘇奕時,神色間已帶上一絲敬重!

  之前時候,他面對蘇奕時,表現得再謙卑、再恭順,也僅僅只是出于禮節,是因為有求于蘇奕罷了。

  內心深處,也只是把蘇奕當做晚輩后生,視蘇奕為年輕一代難得一見的逆天奇才。

  可現在,翁九的態度已截然不同!

  其中緣由,蘇奕自然心知肚明。

  不過,他向來不在意這些,道:“之前的戰斗,你都已經看到了?”

  翁九點頭,他還以為蘇奕希望他來點評此戰,正準備醞釀一下措辭。

  就見蘇奕說道:“那好,麻煩你去收拾一下戰利品,明天你和你家主人前往青云小居時,帶給我便可。”

  翁九神色一滯,一肚子話憋在肚子,完全被噎住了。

  這大夏天下,除了主上之外,誰敢這般使喚自己?

  可這小卻卻一點都不客氣!神態和言辭還那般隨意,莫非在他眼里,自己就是個……打雜的?

  “好。”

  翁九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郁悶。

  “有寶輦嗎?”

  蘇奕再問。

  剛經歷一場大戰,他也消耗極大,能坐車的時候自然不會走路。

  翁九心中一陣苦笑,得,這小子打蛇隨棍上,使喚自己時愈發不客氣了。

  可沒辦法,他還偏偏沒有理由拒絕,說道:“道友只需沿著此街往前行去,不出片刻,自會有寶輦前來接駕。”

  “多謝了。”

  蘇奕轉身朝遠處行去。

  “呵,這傲到骨子里的小子居然還會致謝?不過,這也算是說了一句中聽的話。”

  翁九心中微微舒服不少。

  “對了。”

  蘇奕忽地佇足,似想起什么。

  “道友還有什么要吩咐的?”

  翁九問。

  就見蘇奕一指那桌子上的木琴,道,“我個人給你一個真誠的建議,你不適合音律一道,以后別彈琴了,否則會糟蹋了十面埋伏這等好曲子。”

  說著,他已負手于背,大步而去。

  只留下滿臉黑線的翁九,尷尬羞憤到無地自容。

  這小子,嘴巴何其之毒!!

  這時候,湖畔岸邊上那些觀戰的修士們似終于后知后覺地回過神來,而后這梳云湖四周像炸鍋般,響起一陣嘩然聲。

  “老天!云天神宮大長老竟然歿了!!”

  不知多少人震撼,瞠目結舌。

  “那最后一擊何等恐怖,怎會被擋住了?那青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也有許多人在揣度蘇奕的身份,可無一例外,皆一頭霧水。

  可越是如此,就越讓人感到神秘,不可抑制地產生敬畏的情緒。

  “明日的九鼎城,怕是要因為此事而掀起軒然大波!”

  有老輩人物言之鑿鑿。

  霍天都,一位名震天下的化靈境存在,其身份也極可怕,既是四大頂級道統之一云天神宮的內門大長老,又是大夏三大宗族之一霍氏宗族的太上長老之一。

  這樣的滔天大人物,卻在今夜喪命于梳云湖之上!

  根本就不用想,此事注定將引發天下轟動,令整個修行界為之震顫!

  距離梳云湖不遠的一座樓閣頂層玉臺上。

  “不,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霍氏族長霍銘遠滿臉悲慟和驚怒,額頭青筋爆綻。

  他一襲紫袍,相貌堂堂,威儀極盛,可此時卻顯得極失態。

  在他身邊,一眾霍氏大人物皆臉色陰沉。

  之前的大戰上演時,他們都在遠遠觀望。

  可誰也沒想到,在最后霍天都以付出性命為代價的一劍,竟都輸掉了!

  這讓他們一時半刻根本無法接受。

  “這……這可讓我如何向宗門解釋啊!”

  一個留著八字胡,長發如墨的華袍中年捶胸頓足,神色盡是悲憤。

  余風河。

  云天神宮內門排名第四的長老,一位化靈境初期存在。

  在他旁邊,是一個身影雄峻壯碩的男子,名叫聶鷹山,同樣是來自云天神宮,化靈境初期,內門排名第五的長老。

  這時候,他們兩個云天神宮大人物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關于是否要對付蘇奕,云天神宮高層之間進行過長達數天的爭吵。

  最終,在太上三長老“靖海真君”出面下,同意霍天都帶人前往九鼎城滅殺蘇奕。

  可誰能想到,霍天都這等名震天下的化靈境中期存在,會在今夜喪命在一個元府境少年手中?

  氣氛壓抑。

  這些在世俗修士眼中如若霸主般的大人們,皆如喪考妣!

  驀地,霍氏一位大人物殺氣騰騰道:“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現在一起出手,去滅殺蘇奕這小畜生?”

  ps:只要不出什么狀況,金魚正常的更新還是每天早上10點和晚上6點各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