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九章 劍縛蒼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光雨亂顫,力量轟鳴。

  霍天都瞳孔驟然一凝,好強橫的劍意!

  元道修士和靈道修士之間,存在著天塹般的鴻溝。

  對霍天都這等化靈境大修士而言,元道修士也不過是比世俗武者強大一些的螻蟻罷了。

  縱使是當世奇才和古代妖孽,在靈道大修士面前,也不堪一擊。

  之前那一劍,霍天都本以為,蘇奕會動用某種底牌,活著某種壓箱底的力量,才能化解。

  否則必死無疑。

  哪曾想,蘇奕一個元府境少年,卻僅憑他自身的劍道造詣,一舉將他這一劍破開!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超乎霍天都的想象。

  可他現在已來不及多想。

  蘇奕那一劍余勢不減,朝他斬來!

  “哼!”

  霍天都冷哼一聲,手中冥霜劍爆綻丈許長的灰暗冰光,隨著劍鋒一轉。

  轟隆!

  直似有一掛瀑布從天而降,勢大力沉,聲勢如雷,一舉便將蘇奕那一道斬來的劍氣碾碎。

  “好!”

  蘇奕大笑一聲,持劍上前,于虛空中演繹大快哉劍。

  他儀態疏狂,渾身劍意如山崩海嘯般節節攀升,展開了主動攻擊。

  就仿佛面對的不是一位足以讓任何元道修士都只能仰望的化靈境大修士,而僅僅只是一個足以匹敵的對手。

  這讓霍天都只覺尊嚴都遭受到嚴重挑釁,臉色一沉,眸子中殺機洶涌。

  毫不遲疑,他動用殺招!

  大戰爆發。

  梳云湖上空,劍氣如虹,激射斗牛,覆蓋那片天穹上的雨云都被完全絞碎,潰散消弭。

  陣陣劍吟轟鳴聲,更似九天驚雷在碰撞,在這凌晨的夜色中滾蕩不休。

  那一幕幕,直似天上仙人在征戰,驚動人間。

  湖畔四周,不知多少修士看得瞠目結舌,身心震顫。

  這是九鼎城,是大夏皇都!

  誰敢想象,在這等深夜時刻,卻會有這樣一場曠世對決上演?

  “天河劍典!我知道了,那是云天神宮大長老霍天都大人,名震天下的化靈境大修士!”

  有人驚呼,掀起一陣嘩然。

  對世間修士而言,霍天都簡直就如佇足在世間之巔的巨擘,神威滔天,神龍見首不見尾,往日里想見一面都難。

  可現在,這位巨擘般的大人物,于梳云湖之上出手,這讓誰能不驚?

  “霍前輩的對手又是誰?”

  許多人疑惑。

  由于是深夜,戰斗又發生在梳云湖中央,遠遠觀望時,一些修士的神識根本無法靠近過來,勉強只能看清,那是一個青袍少年。

  至于身份,卻無人得知。

  只有一些老辣之輩,才勉強分辨出,那青袍少年是一個元府境修士,而這樣的發現,讓他們全都震撼失神,都不敢去相信。

  畢竟,誰能想象,什么時候元府境強者,能夠去和化靈境存在抗衡?

  “斬!”

  夜空下,霍天都冷眸如電,須發飛揚,一劍斬出,漫天洪流席卷,浩浩蕩蕩,澎湃厚重。

  那是滄溟劍意的力量。

一種堪稱頂尖一流的道意,讓霍天都這位化靈境修士在出劍時,每一擊都仿似掀起了長江大河,怒海狂濤,聲勢無比驚人  那隨便的一擊,動輒便能輕易殺死元道層次最頂尖的聚星境人物!

  可就是這等恐怖的攻勢,卻沒能奈何蘇奕。

  在和蘇奕的對戰中,反倒被一一化解!

  這讓霍天都都不禁驚詫連連。

  在他決定動手對付蘇奕前,也曾進行過了解,可所得到的消息卻并不多。

  僅僅知道,蘇奕曾滅殺古代妖孽涅風圣子,曾兩劍擊敗章蘊滔,曾滅殺霍云生等人。

  這些皆是元道層次的角色,以至于讓霍天都下意識認為,蘇奕戰力再逆天,也僅僅只是一個在元道層次中極為出眾的一個絕代奇才。

  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的判斷出現了嚴重的錯誤。

  這小子哪里何止是奇才,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用常理衡量的怪物!

  霍天都修行至今,活了數百年歲月,別說見過了,連聽都沒聽說過,這世上會有像蘇奕這般,能夠以元府境修為和化靈境對抗的例子!

  以至于到了此時,他再不敢像最初時那般輕蔑和怠慢,眉梢間已盡是認真莊肅之色。

  “今夜若不殺此獠,不止我霍天都顏面盡失,以后此獠必成心腹大患!”

  霍天都眸子中殺機暴涌。

  如今戰斗已經爆發,也就意味著彼此關系徹底決裂。

  一旦讓蘇奕活著,以他那堪稱逆天的底蘊,以后成長起來時,放眼這世間,誰又能是他的對手?

  到那時,無論是云天神宮、還是霍氏一族,還拿什么來和蘇奕斗法?

  轟!轟!轟!

  霍天都威勢愈發可怖,一身劍意直似汪洋大海,牽引周虛大勢,出劍如怒,每一擊皆有摧山撼城之勢。

  這帶給蘇奕極大的壓力!

  歸根到底,他的修為境界終究差了太多,且處于元道層次,所掌握的力量,所御用的道法威能,和化靈境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

  而他的優勢便在于三點——

  第一,神魂力量上,比霍天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讓他在戰斗時,能夠提前捕捉到對手的動機!

  第二,他掌握的劍道造詣和大道力量,也遠不是霍天都可比。

  畢竟,五行道韻乃絕品道韻,而蘇奕的劍道造詣,有著前世的戰斗經驗為輔助,讓他的戰斗意識,足以讓霍天都望塵莫及!

  舉個簡單例子,以蘇奕前世那獨尊大荒九州的見識,讓他對“化靈境”的了解,足以輕松碾壓霍天都這等角色。

  在戰斗中,這種認知就會化作一種未卜先知,料敵于先的戰斗意識,抓住對方弱點,予以重創。

  同樣,在遇到致命威脅時,也可以提前警覺,進行閃避或化解。

  第三,蘇奕的修為境界雖然不如霍天都,可他的道行和大道底蘊之雄厚,卻極大的彌補了這種差距。

  無論是在辟谷境時所凝結的至強道種,還是在元府境時所引發的“仙宮映空”異象,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堪稱是萬古唯有,獨步古今。

  這讓蘇奕所擁有的戰力,也遠遠超出他自身修為境界,這從他剛才在一擊之間,便滅殺那十余位聚星境人物中,就能一窺端倪。

  正是有著三點優勢,哪怕此刻蘇奕不曾動用底牌,僅憑自身所擁有的實力,也已擁有和化靈境一較高低的資本!

更遑論,他那十萬八千年所累積的戰斗經驗,又哪可能是霍天都一個  化靈境修士可比?

  故而,之前的戰斗中,蘇奕游刃有余便將對方的一切攻勢瓦解擊潰。

  也是到了此時,隨著霍天都殺機暴涌,動用全部能耐,才給蘇奕帶來極大的壓力。

  然而,這卻讓蘇奕不驚反喜!

  他不缺制勝的辦法。

  缺的是一塊能夠試煉劍鋒的磨劍石!

  否則,也不會在今夜不假思索地赴約前來。

  沒辦法,對如今的蘇奕而言,真正可堪對決的對手,真的太少了……

  “殺!”

  霍天都的威勢在攀升,劍意在變強。

  偌大的梳云湖,都被他一身化靈境威勢攪亂,洶涌翻滾,像沸騰似的。

  那一幕幕,看得湖畔上的修士們心驚肉跳,駭然失色。

  就是在茶棚中撫琴的翁九,此刻也心神震蕩。

  對他這等人物而言,倒并非霍天都展現出的道行有多恐怖。

  而是戰斗到此時,霍天都別說滅殺蘇奕了,甚至被逼迫得不得不用全力了!

  這意味著什么,翁九自然清楚。

  他都敢確信,這時候換做一個化靈境初期的角色,恐怕都不是蘇奕的對手!

  “咦,這小子的劍勢也在變強!”

  很快,翁九瞳孔爆綻神芒,察覺到戰斗中的蘇奕,劍勢也如水漲船高般,節節攀升!

  他青袍飄蕩,長發飛揚,揮劍征戰,瀟灑疏狂,愈戰愈強,愈戰愈勇,非但沒有被壓制,反倒是呈現出一種勢不可擋的凌厲姿態。

  “這小子,才是這天下最妖孽的一個怪物……”

  那一幕幕,讓翁九都有些失態。

  他這才終于明白,昨夜在浣溪沙,自己即便不出手,僅憑蘇奕如今所展露出的實力,也足可全身而退。

  也才明白,為何蘇奕敢于說出那番視化靈境人物為磨劍石的話語。

  因為,蘇奕的確能辦到!

  并且,還是憑借他自身的實力,而不曾動用秘寶和底牌!

  “滄溟天河,縛龍一劍!”

  猛地,夜空之下,響起霍天都震天般的暴喝聲。

  就見他一劍刺出,在蘇奕身影四周,猛地覆蓋上一個巨大的水流牢籠,足有百丈范圍,完全由浩蕩澎湃的滄溟劍意所凝聚。

  這赫然是霍天都威震天下的壓箱底劍招——縛龍!

  他曾憑此術,劍斬化靈境惡蛟,一舉轟動大夏。

  無疑,廝殺戰斗到此時,讓霍天都這位化靈境大修士也被逼急了,動用其成名殺招!

  剎那間,蘇奕就如籠中困獸,四面八方,皆是由劍形所化的牢籠柵欄,如若實質。

  “收!”

  霍天都神威浩蕩,舌綻春雷。

  轟!!

  百丈范圍的劍意牢籠,猛地收縮,朝困在其中的蘇奕狠狠鎮壓。

  無匹恐怖的劍意威能,也是從四面八方,天上地下一起壓迫在蘇奕身上。

  目睹這一幕,不遠處的霍天都唇角,泛起一抹冷酷弧度。

  這便是縛龍。

  一劍如樊籠,可縛蒼龍!

  更何況是斬殺一個元府境少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