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五章 求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月詩蟬沉默許久,道:“蘇兄,我能否……成為你的侍者?”

  她思來想去,要報答蘇奕的恩情,除了為蘇奕做事之外,再找不出其他足以表達誠意的方式。

  言辭上的感激,最是蒼白無力。

  至于外物……

  她現在可以說是身無分文,也根本拿不出足以報答救命之恩的財寶。

  世俗中常有女子“無以為報,以身相許”的說法。

  可月詩蟬極排斥和輕蔑這種報恩方式,這既是作踐自己,也是對蘇奕的不尊重。

  故而,月詩蟬最終才想出這樣一個報恩的辦法。

  為蘇奕做事,以報再生大恩!

  蘇奕聞言,輕嘆道:“我說了,我救你不是為了讓你報恩,更何況,你認為我身邊缺你這樣一個侍者嗎?”

  月詩蟬內心頓時失落,星眸微微黯然。

  這已經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能報恩的辦法了。

  可蘇奕……卻似乎并不愿接受。

  便在此時,蘇奕微微一笑,認真看著月詩蟬那清麗白皙的瓜子臉,道:“我當初說的話不變,若你愿意,我可以當你在劍途上的引路者,自今以后,你可以跟在我身邊修行,什么時候你想離開了,隨時都可以離開。”

  月詩蟬心中一顫,剔透美麗的星眸睜大,難以置信地看著蘇奕,那綽約絕俗的身影都微微在顫抖。

  任誰都能看出,這位出塵脫俗,空靈如仙的少女,內心很激動!

  蘇奕笑道:“當然,正如我當初所言,這不是收徒,所以你莫要高興太早,還是認真考慮一下為好。”

  說著,他起身朝遠處池塘行去。

  背后傳來月詩蟬清悅若天籟般的聲音,“蘇兄,我高興還來不及,斷不會再像上次那般拒絕的!”

  蘇奕扭頭,就看到白衣勝雪的少女俏生生立在晨光中,如畫般的絕美玉容上,盡是燦然笑容。

  那一瞬,蘇奕只覺少女之美,令這天地都黯然失色。

  蘇奕欣慰似的笑了笑,道:“我也很期待,你在劍途上的表現,足以讓這蒼青大陸為之震顫。”

  一個劍道好苗子,最讓人期許的,不就是在自己的調教下,于世間大放異彩之時嗎?

  “讓蒼青大陸為之震顫……蘇兄所定的目標好高啊……不過,這也可以看出,他對我是何等看重……”

  月詩蟬默念,心緒翻騰。

  她那一對星眸則一點點變得明亮起來,如劍鋒般剔透和堅定,渾身煥發出別樣的光彩。

  她望著遠處蘇奕那頎長的身影,心中默默說道:“這一天,一定會來臨的,我月詩蟬斷不會辜負蘇兄的期望。”

  池塘之畔。

蘇奕已收斂雜念,開始演練太虛鎮元經  在修行上,他從不會有任何懈怠。

  修行之道,日積月累,久久為功!

  晨光下,少年青袍飄曳,動作舒緩自然,一舉一動,契合萬化,動靜相宜,隱然有攬天抱地,吐納周虛的神韻。

  那等拳勁,非佛非魔、非儒非道,太虛為引,鎮元為根,被蘇奕前世好友絕武皇視作大荒古今元道層次筑基第一功!

  而蘇奕一身的精氣神,也是在這等拳勁中得到不斷磨煉和滋養。

  充足的修行資源、堪稱古來至今最頂級的元道修煉之法,再加上蘇奕這段時間夜以繼日的勤修苦練。

  如今的他,距離元府境中期已經不遠!

  “詩蟬姑娘,請飲茶。”

  白問晴呈上了一杯靈茶。

  月詩蟬謝過后,道:“白姐姐以后喚我詩蟬便可。”

  白問晴笑著答應。

  她見過聞心照,最初時驚為天人,自忖世間怕是再找不出能夠和這位小劍妖相提并論的仙子人物。

  可見了月詩蟬后,白問晴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論姿容、神韻、氣質,月詩蟬皆不遜色于聞心照,且她自有屬于自己的風情,清冷如冰,空靈出塵。

  聞心照呢,可稱得上傾國傾城,清妍獨秀。

  皆是世間一等一的絕代美人。

  尋常人能遇到一個,已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可如今,這樣兩個美麗少女,卻都已和蘇前輩產生妙緣,讓白問晴也不得不感慨,究竟該說這是蘇前輩之福,還是這兩位美人之福?

  “白姐姐,你能否跟我說說蘇兄的事情?”

  月詩蟬輕聲問道。

  白問晴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和蘇前輩也是在前不久的時候相識的,所了解的事情并不多,還是讓元恒來說吧。”

  月詩蟬點了點頭。

  很快,元恒就來了,以一種極崇慕、敬畏的口吻,把他和蘇奕一路從大周前來的事情一一說了。

  當然,不該說的他自不會說。

  即便如此,月詩蟬還是聽得癡了。

  浮仙嶺上,彈指滅殺柴道人等魑魅魍魎。

  天瀾江上,劍斬一眾大楚修士。

  翠寒谷內,殺天南州三大勢力修士如殺雞宰猴。

  靈曲大會上,以一己之力滅涅風圣子,力挽狂瀾。

  那一場場大戰,讓月詩蟬都不禁心潮澎湃,星眸異彩漣漣。

  當得知,強大如云天神宮的傳人,都被蘇奕毫不客氣斬殺,天樞劍宗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姜璃,都對蘇奕退讓致歉,連那斷龍崖下的化靈境黑蛟,都對蘇奕奉若神明,以“先生”尊稱時。

  月詩蟬整個人都怔在那。

  她自然清楚,云天神宮、天樞劍宗這等頂級道統的強大,也知道一位化靈境存在的黑蛟,是何等恐怖。

  可越是如此,就越襯托出蘇奕的強大和超然!

  遙想當初,在大周和蘇奕分別時,蘇奕都還不曾真正踏上元道之路。

  如今才數月時間,那曾名動大周的少年帝師,儼然已開始在大夏境內展露曠世鋒芒!

  “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啊……”

  月詩蟬眼神恍惚,內心涌起說不出的好奇。

  只覺蘇奕身上就如覆蓋著一重重迷霧,越讓人接近,就越感覺深不可測,不可揣度。

  而一想到自己從今以后就能伴隨在蘇奕身邊修行,月詩蟬也不由生出許多期待來。

  臨近晌午時。

  池塘之畔,蘇奕躺在藤椅中,正在拿一種名叫“月螵”的餌料投喂池塘中的魚兒的時候,有客來訪。

  儒雅溫潤的布袍中年,和灰衣打扮的翁九叩門而來。

  “道友,我們又見面了。”

  布袍中年笑著問候。

  蘇奕坐在藤椅中沒動,道:“不必寒暄,談正事吧。”

  翁九即便早知道蘇奕骨子里極傲,可此時也不禁一陣無語。

  主人和自己主動登門拜訪,就不值得你小子起身迎接一下?

  這倒也罷了。

  既然要談事,是不是該安排個坐席,烹茶以待客?

  布袍中年卻不以為然,隨意坐在池塘之畔的一塊巖石上。

  他神色認真道:“道友快人快語,那我也就直言了,此次前來拜訪道友,是希望得到道友的指點,以修繕覆蓋九鼎城四周的‘九鼎鎮界陣’。”

  蘇奕點頭道:“我大概能猜得到,不過,修繕此陣可極困難,你就這般確信我能辦到?”

  布袍中年道:“道友能一眼看出九鼎鎮界陣的狀況,想來也自然有解決之法,哪怕只有一線希望,我也愿意一試。”

  蘇奕若有所思道:“很著急?”

  布袍中年喟嘆:“用不了多少年,這天下就要發生劇變,我必須在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前,就做足完全準備。若等那些古老道統勢力紛紛出世,以及那異界修士大軍入侵而來,再去準備這些,可就晚了……”

  他眉梢浮現一抹憂色。

  蘇奕點了點頭,道:“也對,到那時天下劇變,整個蒼青大陸上,勢必會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動蕩中,原有的天下格局注定將被打破,若不做足準備,由大夏皇族所掌控的這片天下……恐怕也會保不住。”

  翁九眼皮一跳,道:“蘇公子,此話有些不妥吧?”

  蘇奕道:“若是不妥,為何你們要上門求助?”

  翁九語塞,被噎得渾身難受。

  這小子說話,簡直太不招人喜歡了!

  布袍中年輕嘆道:“道友所言,正是我所憂慮,實不相瞞,據我所得到的消息,無論是異界修士,還是古代道統,現如今都還未顯露出真正的實力,他們都在等,等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以大夏修行界如今的力量,到時候要想和這些實力爭霸,注定將付出極慘重的代價。”

  蘇奕搖頭,“錯了,在我看來,這大夏境內的修行勢力,大多數根本不夠資格在這一場大世中爭霸,他們要想活下去,唯一的選擇便是臣服。要么臣服于異界修士,要么臣服于那些古代道統。”

  布袍中年瞳孔微凝。

  半響后,他點了點頭,道:“道友說的不錯,所以,我必須提前做足準備,擁有在大世中爭霸的本錢!”

  說到這,他那眸子深處有神芒一閃。

  “天地劇變,靈氣復蘇,這世上注定將出現數之不盡的機緣和造化,也勢必會造就一批足以問鼎天下的勢力和強者。到那時,僅憑這樣一座大陣,恐怕還不足以讓你傲視天下。”

  蘇奕懶洋洋說道,“不過,你提前為此準備,倒也并非是壞事,畢竟,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布袍中年目光看向蘇奕,認真說道:“那……道友是否愿助我一臂之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