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四章 晨曦融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清晨。

  月詩蟬從渾噩灰暗的意識中醒來。

  睜開眼睛的一瞬,她猛地坐起身來,清麗的小臉露出戒備警惕之色。

  旋即,她唇中發出一聲驚呼。

  就見被子從身上滑落,讓她上半身暴露出來,雖非不著寸縷,可也僅僅只剩下肚兜遮掩著胸前。

  月詩蟬玉容驟變。

  難道……

  “放心,你沒事。”

  一道熟悉的淡然聲音在房間中響起。

  月詩蟬扭過頭,就看到不遠處的軟榻上,一個青袍少年懶洋洋躺在那,清俊的臉龐在晨光下泛起一層柔和的光影。

  “蘇兄,怎么是你!?”

  月詩蟬瞪大美眸,都有做夢般的不真實感覺。

  “若不是我,你在昨夜可就遭了那司空豹的毒手。”

  蘇奕說話時,從軟榻上起身,一指床頭一側木柜上的衣服,道,“這是為你準備的衣服,旁邊有洗漱沐浴之地,收拾妥當后,待會記得下樓用餐。”

  說罷,他負手于背,施施然走出房間。

  月詩蟬眼神恍惚,半響才終于敢確信,自己并沒有做夢。

  自己,是被蘇奕救了!

  輕輕將柔軟的被子擁進懷中,月詩蟬原本緊繃的心弦這才一點點松懈下來,但同時,諸多疑惑涌上心頭。

  “待會去問一問蘇兄就知道了。”

  月詩蟬深呼吸一口氣,從床榻上起身。

  也在這一瞬,她看到在自己腹部,有著一個紅色掌印,這讓她星眸睜大。

  難道昨夜是蘇兄脫了我的衣服,還曾將手按在我……我這里?

  這豈不是說,他……他該看不該看的都……

  月詩蟬輕咬粉潤的唇,白皙如玉的玉容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她搖了搖頭,開始穿衣服。

  樓閣一層。

  白問晴早已準備好各色早餐,熱騰騰的,香氣四溢。

  蘇奕一個人坐在那,愜意地享用著,不得不說,白問晴的手藝竟極為不俗,無論葷素,皆鮮美可口。

  元恒和白問晴陪坐在一側,這是用餐時卻不免有些拘謹。

  正值清晨,樓格外鳥雀嘰喳,晨光熹微,青翠的竹林和花草在風中搖曳,沙沙作響,池塘中,彩色靈鯉成群游弋,搖動蓮花,不時掀起一串浪花,蕩開一圈圈漣漪。

  清寧靜謐。

  當月詩蟬來到樓閣一層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副畫面,原本略帶緊張的心情也變得平靜下來。

  “蘇兄。”

  月詩蟬走上前問候。

  元恒和白問晴皆不禁生出驚艷之感,好美!

  就見少女白衣勝雪,肌膚晶瑩,一張瓜子臉清麗絕美,直似從畫中走來般,空靈出塵。

  只是,她氣質很清冷,并非有意為之,而是骨子里便如此,讓人遠遠看著,憑生自慚形穢之感。

  蘇奕點了點頭,道:“坐。”

  月詩蟬在一側坐下,倒也并不拘謹,從容自然。

  只是她明顯沒心思吃飯,坐在那遲疑片刻,便問道:“蘇兄,能否跟我講一講事情的經過?”

  蘇奕言簡意賅地把昨晚發生在浣溪沙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罷,月詩蟬似松口氣般,起身致謝道:“多謝蘇兄救命之恩!”

  蘇奕擺手道:“小事而已,坐下吧,莫要客氣,反倒是你,怎會被那司空豹擒下?”

  月詩蟬略一思忖,便把事情原委娓娓道來。

  當初她啟程離開大周后,孤身一人負劍而行,橫跨千山萬水,最終在數月前抵達大夏。

  也是從進入大夏開始,她遇到的磨難和坎坷多起來。

  大多數紛爭和坎坷,皆和她那堪稱絕代的姿容有關,畢竟,似她這等美人,無論走到哪里,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但凡遇到這等紛爭,月詩蟬從不肯退讓低頭,一人一劍,殺出了一條血路。

  可她終究來自大周,無門無派無根基,也因此得罪了許多修行勢力。

  就像這次,因為殺了司空豹的兩名屬下,結果在抵達九鼎城后不久,便被司空豹帶人唯獨,一番惡戰之后,不幸被擒。

  她說的簡單隨意,寡淡無味。

  可卻讓元恒和白問晴聽得心驚動魄。

  一個堪稱世間絕色的少女,僅憑一把劍,便一路殺到了九鼎城,這期間她該遭遇多少兇險和坎坷?

  又經歷過多少次生與死的考驗?

  須知,這可是大夏!

  月詩蟬如今只有元府境修為,且孤身一人,能夠辦到這一步,無疑太不容易了。

  蘇奕也有些感慨,也很欣慰,月詩蟬依舊是如若當初,倔強且驕傲,即便是在這大夏境內,也不曾磨滅其一身傲骨。

  像秋橫空,在飽經世事磨難,認清現實的差距后,選擇了加入天樞劍宗修行,隱忍負重。

  這也是大多數修士會選擇的做法。

  可月詩蟬不一樣。

  她哪怕遭遇過諸多磨難,歷經過無數坎坷,其性情一如從前!

  就如其求道之心,勇往無前,從不低頭。

  而這,也正是蘇奕最欣賞月詩蟬的地方。

  身為劍修,自當無懼生死,無慮成敗,便是這險惡世事,也不能打碎一身傲骨!

  “蘇兄,昨晚是你幫我……療傷的?”

  月詩蟬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來,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

  “你們先退下。”

  蘇奕看了元恒和白問晴一眼,兩者很識趣地起身離開。

  而后蘇奕這才把目光看向月詩蟬,說道:“不錯,你體內的巫魔毒蠱,只有我能救治,眼下僅僅只是將其禁錮,想要滅除,還需要數天時間,這段時間,你每天來我房間一趟便可。”

  “啊?”

  月詩蟬怔了一下,絕美如仙的玉容罕見地浮現一抹窘迫之色。

  她可沒想到,蘇奕這番話會說的如此磊落坦蕩,完全就不考慮男女之間避嫌的問題……

  “那……昨晚幫我褪去衣服的……也是蘇兄?”

  說這句話時,月詩蟬已低下螓首,不敢正視蘇奕的眼睛。

  沒辦法,縱使是仙子,面對這種牽扯自己隱私的事情時,也難免尷尬和難為情。

  “不是。”

  蘇奕坦誠道,“不過,當時為了幫你療傷,難免會有肌膚上的接觸,這一點,想來你應該也會理解的,畢竟事急從權。”

  月詩蟬:“……”

  半響,她才穩住心神,道:“那……以后療傷也需要如此?”

  “這是自然。”

  蘇奕回答的不假思索。

  “這……”

  月詩蟬一想到每天晚上都要去蘇奕房間褪去衣衫,進行那種極隱私的療傷,臉皮發燙,耳朵都紅透了。

  “療傷而已,你莫想多了。”

  蘇奕一陣搖頭。

  這丫頭,怕是不知道自己每天晚上為她療傷,要消耗的力量和心神有多大,換做其他人,就是跪著求他,都不會答應了。

  “蘇兄,多謝你了!”

  月詩蟬深呼吸一口氣,再次致謝。

  蘇奕微微一笑,道:“我在大周時說過,愿意當你在劍途上的引路人,雖然你拒絕了,但卻難掩我對你的欣賞,之所以幫你,也是不愿眼睜睜看著你這樣的好苗子被毀了。”

  月詩蟬怔然,下意識問道:“僅僅如此?”

  蘇奕笑起來,道:“當然,你生的美麗也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月詩蟬:“……”

  以她清冷如冰的性情,都有些招架不住蘇奕這種坦然直接的交談方式,

  換做其他人敢這么說,非被她視作耍流氓,拿劍捅幾下不可!

  可偏偏地,月詩蟬卻能看出,蘇奕并不是耍流氓,他的確是有什么說什么,完全不屑掩飾。

  太過直接,反倒讓月詩蟬一時頗有些手足無措。

  蘇奕饒有興趣地欣賞著月詩蟬神色間的忸怩和不自在,當一個清冷如冰的女子露出這等神態時,自然別有一番滋味。

  不過,蘇奕可不是愣頭青,不會就這般讓氣氛尷尬下去,說道:“你應該也察覺到了,體內的巫魔毒蠱雖被禁錮,可只要它還活著,你一身修為也無法施展出來,以后這段時間,就暫且住在這里為好。”

  他沒有問月詩蟬的打算,而是直接替對方做出決斷。

  作為男人,在一些事情上,絕不能把選擇權拋給女人,這樣會陷入被動中,也極容易壞事。

  比如你問一句想吃什么,很可能會得到一個“隨便”的答復。

  可你若再問下去,得到的答案注定是這也不吃,那也不吃。

  這就太被動了,還容易被女人拿捏。

  以蘇奕的驕傲性情,自不會容忍這等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反倒是替對方做決斷,往往更能獲得女人的信任感,甚至是感激。

  就如此刻,月詩蟬明顯被感動到,絕美如仙的神色浮現一抹感激之色,低聲道:“蘇兄不止救我性命,還收留于我,為我療傷,我……”

  “不說這些。”

  蘇奕擺手道,“我這么做,可不是為了讓你感激涕零,總之,你只要記住,只要我在,你便不會有性命之憂,便足夠了。”

  月詩蟬心潮起伏,泛起久違的暖意,看向蘇奕的目光,也帶上一絲柔潤,就如凍結的冰層無聲地消融。

  自從離開大周至今,她一人一劍,習慣了獨自去面對那兇險叵測的磨難和坎坷,也習慣了獨自去承受一切,

  而今,來自蘇奕的關照,就如這清晨灑下的溫煦曦光,浸潤她以冰為殼的心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