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三章 驅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水老見禮道:“主上,永王已將其子夏靖羽打入宗族地牢中,并勒令其三年不得外出。”

  “另外,永王希冀能當面向主上請罪。”

  布袍中年眉頭微皺,冷哼道:“作為皇室子弟,卻勾結天湮魔門那些邪魔之輩,永王就僅僅作出如此懲處?”

  他轉身而去,“老狗,你再去把我的態度告訴永王,他若還不明白該怎么做,你就幫他明白。”

  聲音還在飄蕩,他的身影已消失在夜色中。

  “喏!”

  水老躬身領命。

  當夜。

  永王府,夏靖羽修為被廢,淪為一劫凡俗之輩。

  和夏靖羽有關的黨羽,皆被處死。

  只是消息,卻被封鎖在永王府,外人已無法得知。

  所謂威勢,概莫如此。

  青云小院。

  茂林修竹,亭臺樓榭,綠水環繞流淌。

  錯落有致的玉樓殿宇,彌散著古色古香的氣息,簡雅精巧。

  夜色下,大紅燈籠高高掛,光影明澈,溫煦靜謐。

  除此,青云小院內尚有打坐靜修的雅室,有飲茶賞景的玉臺,有煉丹、煉器所需的密室……

  無論布局,還是裝飾和擺設,皆透著一股清貴非凡的氣息。

  就連池塘中豢養的魚兒,都是極罕見的彩色靈鯉,一條便價值十塊五品靈石。

  而似這樣的彩色靈鯉,池塘中成群成群的出沒……

  總之,這青云小院內大到房屋建筑,小到一花一草,皆匠心獨運,透著一股唯有歲月沉淀中才能感受到的清貴氣息。

  這樣一座宅邸,位于九鼎城寸土寸金的青龍坊內,毗鄰朱雀大街,足足占地百畝!

  青云小院一側,便是九鼎城赫赫有名的“金鱗湖”,此湖是一等一的靈秀寶地,讓青龍坊附近區域的天地元氣,也遠比其他地方厚重濃郁。

  “這地方不錯。”

  蘇奕點頭,抵達青云小院后,他已經將月詩蟬交給白問晴,由白問晴安置在為他準備的房間中。

  打算今晚養精蓄稅之后,便為其解除體內的“巫魔毒蠱”。

  “蘇前輩,今日妾身前往云澤樓后……”

  白問晴把今天在云澤樓的經歷一五一十說出,而后將龍雀玉佩還給了蘇奕。

  “那湯劍森竟敢打你的主意,簡直該死!”

  元恒很生氣。

  白問晴心中一暖,柔聲道:“元恒大哥不用再擔心,那湯劍森已遭到報應了。對了,今晚你和蘇前輩去哪里了?”

  元恒頓時心虛,結結巴巴道:“這個……那個……嗯……這就說來話長了,等有空我好好跟你講。”

  蘇奕鄙夷地瞥了元恒一眼,去一趟青樓而已,至于如此窘迫?

  “你們也早些歇息吧。”

  蘇奕朝自己所居的樓閣走去。

  一路上,他指尖輕輕摩挲著掌心的龍雀玉佩,心中卻微微有些異樣。

  花信風的身份不簡單啊!

  九鼎城物價奇高,一般的修士根本別指望能在城中擁有一方可供遮風擋雨的立錐之地。

而這青云小院所在的青龍坊,若不是九鼎城中頂尖層次的大宗族大勢力,便  是花費再多的財富,也休想在青龍坊內擁有棲居之地!

  如今,僅憑一塊玉佩,就能讓云澤樓安排這樣一座宅邸,花信風的身份豈可能簡單了?

  更別提云澤樓還因為這塊玉佩,直接把湯劍森這個大勢力嫡系子弟狠狠收拾了一頓。

  這一切都足以證明,花信風背后的實力何等強大。

  當然,蘇奕并不在意這些。

  他只是通過此事,做出了一個推斷,而這個推斷既和龍雀玉佩有關,也和那翁九的主人有關系。

  “那翁九的主人定會再找上門的,到時候一問便知。”

  蘇奕暗道。

  他收起玉佩,走進了自己房間。

  床榻上,月詩蟬安靜地躺在那,眼眸閉合,昏迷不醒,清麗如畫的容顏有些蒼白,楚楚可憐。

  蘇奕心中泛起一絲憐惜。

  遙想當初在大周,羽流王月詩蟬堪稱是年輕一代的傳奇,無數武者心中宛如仙子般的存在。

  她白衣負劍,眉目如畫,劍心澄澈堅定,慣常獨來獨往,似天地一驚鴻。

  她也是蘇奕在大周最欣賞的一顆好苗子,擁有玄照靈體,才情驚艷,于劍道之上有遠超其他人的天賦和恒心。

  和小劍妖聞心照不同,月詩蟬性情內斂而清冷,內心極有主見,脾氣很倔強,也很要強。

  而聞心照的性情則要明媚外向許多,落落大方,渾身透著一股靈秀的氣息。

  兩個少女,同樣執著于劍途,皆有絕代風姿,皆讓蘇奕很欣賞,只不過,她們卻是截然不同的性情和風韻。

  恰似梅蘭竹菊,各擅勝場。

  蘇奕沒想到的是,在自己抵達九鼎城的第一天,月詩蟬一個風姿絕世的少女,卻竟差點在今夜慘遭毒手!

  默默凝視月詩蟬片刻,蘇奕抬手,將被子掀起,露出月詩蟬曼妙起伏的修長身影。

  而后,蘇奕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讓傾綰來褪去月詩蟬的衣衫。

  傾綰憑空浮現而出,一襲鮮紅如火的裙裳,肌膚雪白晶瑩,深邃清澈的大眼睛似天上彎月似的。

  少女曾渡了一場詭異曠世的化形之劫,如今已是修行之輩,此時俏生生立在那,生動詮釋了什么叫活色生香,秀色可餐。

  只是,當得知蘇奕要自己動手褪去月詩蟬的衣服時,傾綰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漂亮的小臉霞飛雙頰,羞得低下螓首,怯生生道:“主人,您……您這是要……雙……雙修么?”

  蘇奕:“……”

  半響,他沒好氣道:“你這小腦袋瓜天天想什么呢,更何況,我就是要雙修,何須由你來動手脫衣服?”

  “呃……”

  傾綰頓時尷尬,訕訕不已。

  “快動手吧,我這是要幫她解毒。”

  蘇奕吩咐道,“唔,別脫光了,留下貼身衣物便可。”

  說著,他目光卻看著床榻上的月詩蟬,渾沒有“非禮勿視”的覺悟。

  這是他的房間,自然不會因為避嫌就離開。

  更何況,待會還要親自幫月詩蟬解毒,該看不該看,該摸不該摸的,注定都不可避免。

  傾綰不敢遲疑,上前動起手來。

  月詩蟬身上的衣飾并不多,

  一襲白衣、一條金色腰帶,一個黃皮酒葫蘆,一條系在手腕上的紅繩。

  褪去這些,就只剩下遮掩胸前的藍色肚兜和一條褻褲。

  燈影下,她欺霜賽雪的臂膀和修長如象牙美玉般潔凈的玉腿,泛起一層柔和而誘人的光澤。

  少女的身段極出挑,冰肌玉膚,瘦不露骨,肩若刀削,腰如絹束,一對酥胸雖被遮掩,依舊難掩挺拔之勢。

  她靜靜躺在那,直似安睡的仙子般,美麗不可方物。

  就是傾綰,都忍不住拿手輕輕捏了捏月詩蟬的臉頰,驚嘆道:“這位姐姐不止美得讓人驚艷,連肌膚都這般滑膩柔潤,太好看了吧。”

  蘇奕走上前,吩咐道:“你按著她的雙腿。”

  傾綰連忙照做了,只覺這位姐姐的腿部軟潤富有彈性,手感好極了。

  蘇奕深呼吸有一口氣,眼神澄澈而認真,一掌輕輕按在了月詩蟬雪白的腹部上。

  掌指間,有一絲絲靈力如觸手似的涌入月詩蟬體內。

  巫魔毒蠱是一種活物,極陰損和歹毒,要想將其除掉,只有一種辦法,以元力為絲線,結成類似絞索的“驅蠱敕令”,將此蠱牢牢禁錮,而后一點點勒死。

  如此,才能將此蠱真正從月詩蟬體內抹殺。

  不過,以蘇奕如今的道行,要辦到這一步,每日需要耗費半刻鐘時間,連續七天,才能真正將此蠱殺死。

  這就是巫魔毒蠱的歹毒之處,一般的修士若碰到,根本不可能擺脫此蠱的掌控。

  猛地,月詩蟬嬌軀劇烈顫抖起來,傾綰連忙用力,牢牢按住其雙腿。

  仔細看,就見月詩蟬清麗絕美的瓜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光澤粉潤瀲滟的唇微張,急促喘息,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聲。

  傾綰聽到這呻吟,莫名地俏臉一紅,內心羞澀窘迫,這聲音細若簫咽,急促婉轉……哪個男人能受得了啊。

  傾綰偷瞄了蘇奕一眼,就見蘇奕神色專注,眸光澄凈,似渾然不覺一般。

  “主人的定力果然非尋常可比。”

  傾綰心中暗贊。

  他可不知道,剛聽到月詩蟬呻吟那一剎,蘇奕內心也是一蕩,掌指間控制的元力絲線差點出現差池。

  還好他早身經百戰,見慣床笫之間的旖旎之事,駕輕就熟地斬掉內心那一絲雜念,靈臺一片清明。

  時間點滴推移。

  月詩蟬雪白的嬌軀顫抖得愈發厲害,呼吸急促,香汗淋漓,如羊脂般的晶瑩肌膚都泛起一層粉紅之色,那僅剩的貼身衣物都被汗水浸透,凸顯勾勒出誘人的線條。

  她明顯極痛苦,呻吟聲不斷響起。

  傾綰看得都一陣心疼,時不時幫對方擦拭汗水,動作輕柔。

  足足半刻鐘后。

  蘇奕收起按在月詩蟬腹部的右手,長吐一口濁氣。他那眉梢間也泛起一絲疲憊。

  以元力為絲線,在月詩蟬體內凝結“驅魔敕令”,那等消耗,簡直和大戰一場也沒區別。

  關鍵是極消耗心神。

  不過還好,總算成功以驅魔敕令困住了那巫魔毒蠱,接下來只每日煉化一次,不出七天,就能徹底滅殺掉這只毒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