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二章 人力有窮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浣溪沙外。

  街上燈火如龍,行人熙熙攘攘。

  “這柔夫人倒也有分寸。”

  蘇奕看了一眼元恒,后者毫發無損,安然無恙。

  “又讓主人擔憂了。”

  元恒露出慚愧之色。

  “以你的修為,如今哪可能會是化靈境的對手了。”

  蘇奕擺擺手,道,“不說這些,我們先去找白姑娘。”

  他拿出靈犀符,略一感應,就朝遠處行去,步伐似緩實快,和元恒一起,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咔嚓!

  距離浣溪沙不遠的一處街巷角落陰影中,一道清脆的碎裂聲響起。

  老道士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死死盯著手中那四分五裂的一塊黑色龜甲,心神震蕩。

  “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其命格也太硬了吧?!”

  老道士眼神飄忽,手指都在微顫抖。

  若蘇奕在此,一定會認出,這老道士正是之前那試圖在浣溪沙白嫖的老家伙。

  旋即,老道士捶胸頓足,內心哀嚎,“他媽的,早知道這小子命這么硬,就不動用‘天格卦盤’推演了!這一下,老子的寶貝都被毀了!”

  他狠狠一攥拳頭,咬牙切齒,“這筆賬,遲早要讓那小子還回來!”

  很快,老道士離開那處街巷,當目光看得遠處的浣溪沙,頓時就邁不動腿了。

  要不要……去嫖一宿?

  一邊想著,腿不聽使喚似的就走了過去,老道士氣得直捶自己的腿,哎,你怎么能自己走過去呢……

  他臉上已是眉開眼笑,猥瑣極了。

  沒多久,老道士再次被人扔了出來。

  “兄弟們,打死這又想白嫖的老東西!”

  一群侍從氣勢洶洶沖出。

  夜色如水。

  云澤樓。

  穿著一身布袍,氣質儒雅溫潤的中年,負手立在最頂層的一處玉臺上,憑欄遠眺。

  從這里,能看到萬家燈火璀璨如畫。

  水老立在一側,身軀微躬,道:“主上,那位白姑娘手持龍雀玉佩而來,老朽不敢怠慢,可奇怪的是,她卻僅僅只要求為她的主人安排一個歇腳起居之地……”

  布袍中年嗯了一聲,心不在焉道:“他們主仆第一天抵達九鼎城,自然需要一個居住的地方。你幫他們安排的何處宅邸?”

  水老低聲道:“青龍坊,青云小院。”

  “青云小院……”

  布袍中年眼神微微一動,轉過身,看向水老,冷哼道,“老狗,你這是在試探我的心思?”

  水老連忙低頭,“老奴不敢,老奴只是想起,那塊龍雀玉佩的主人當年就在青云小院中……”

  布袍中年擺手道:“不提這些。”

  水老頓時默然。

  “主上。”

  這時候,翁九的身影悄然出現。

  “那小家伙如何說?”

  布袍中年問。

  翁九當即把之前發生在浣溪沙內的事情一一說出。

  當得知夏靖羽也在場時,布袍中年眉頭微皺,道,“這是永王的子嗣?”

  翁九點頭道:“正是。”

  布袍中年看向水老,語氣隨意道:“你現在去永王府走一遭,告訴永王,似這等宗族敗類,以后就不要再出來丟人現眼了。”

  “喏。”

  水老領命而去。

  而當得知,蘇奕在化屠老魔和柔夫人這兩位化靈境修士威脅下,兀自干脆利索地斬了司空豹這個古代妖孽時,布袍中年眸子一亮。

  “好氣魄!”

  他贊嘆道。

  直至把今夜的事情說完,翁九躬身請罪道:“今夜老奴擅自做主,借九鼎鎮界陣之力滅殺化屠老兒,還請主上責罰!”

  布袍中年不以為然道:“小事而已。”

  他想了想,道:“你覺得,此子今夜表現如何?”

  翁九露出一絲無奈,道:“以我的感受而言,此子恃才傲物,目無余子,都不把老奴放在眼中,說話極不客氣。這讓老奴都懷疑,這次出手幫他,顯得有些多余……”

  布袍中年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想起今日在城門前和蘇奕相見時,蘇奕那毫不客氣的態度,讓得他都不得不做出禮賢下士,虛心請教的模樣。

  連稱呼小友都不行,必須得改口稱道友……

  眼見翁九也在蘇奕面前吃癟,布袍中年內心莫名地舒爽不少。

  半響,布袍中年才收住笑聲,深以為然道:“此子的確很傲,傲到了骨子里,在言行和稱謂上,都要爭個高低。”

  “不過……”

  翁九沉吟道,“此子雖然恃才傲物,可也并非浮夸之輩可比,相反,在老奴見過的年輕一代角色中,此子當可稱作最厲害,也最讓人琢磨不透的一個。”

  布袍中年饒有興趣道:“此話怎講。”

  “司空豹是古代妖孽中的頂尖角色,一身道行在聚星境中,能與之抗衡者,屈指可數,可在元府境的蘇奕手底下,司空豹卻顯得不堪一擊,這無疑襯托出,蘇奕的底蘊和實力何等恐怖。”

  翁九眸子冷靜如雪,道,“而在兩位化靈境的威脅下,他兀自敢毫不客氣的殺死司空豹,這極可能意味著,他手中有著足以對抗兩位剎化靈境人物的底牌。”

  布袍中年點了點頭,道:“你繼續說。”

  翁九眸子泛起追憶之色,“讓老奴琢磨不透的是,此子的眼力太過可怕,當時老奴曾借九鼎鎮界陣的力量滅殺化屠老魔,其他人等,皆為此震撼失態,唯獨此子見怪不怪,似還一眼就看出,老奴所動用的是何等力量。”

  布袍中年眸子瞇了瞇,道:“不奇怪,別忘了,無盡歲月以來,他是唯一一個能夠僅僅從城墻之上,就能窺破‘九鼎鎮界陣’狀況的人,若非如此,我何至于讓你去主動見他?”

  翁九搖頭道:“主上,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他似乎早已看穿老奴的目的,并且直言,想得到他的幫忙,僅僅只滅殺一個化屠老魔,所付出的誠意還遠遠不夠。”

  布袍中年眉頭微挑,非但沒有動怒,反倒露出一絲喜色,禁不住笑道:“老九,這是否意味著,他不止能看出九鼎鎮界陣現如今那極為堪憂的狀況,并且還有修復之法?”

  翁九一怔,旋即恍然道:“主上所言極是!”

  蘇奕當時已看出他“有求而來”,可卻并未拒絕,反而是表示誠意不夠!

  那是否意味著,只要誠意夠了,對方就會出手幫忙?

  既然他敢這般說,是否也意味著,他對于修復九鼎鎮界陣,有著極大的把握?

  “老九,你心中想來也清楚,‘九鼎鎮界陣’作為三萬年前排名第三的曠世神禁,要想將其在破損的部分修復過來,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剎,布袍中年身上彌散出一股無形的大威嚴,直似俯瞰眾生的君王,手可擎天,氣吞山河。

  那一身氣息悄然的轉變,讓翁九這般人物都呼吸一窒,面露深深的敬畏之色。

  “這近千年來,我請了不知多少精通符陣一道的修士,可別說能修復此陣,以他們的手段,甚至都不知道此陣哪里出了問題。”

  說到這,布袍中年唇邊露出一絲嘲弄之色,“無奈之下,只能由我自己來鉆研琢磨,為此,我夙興夜寐,披肝瀝膽,僅僅查閱的和陣圖一道有關的典籍,都已不計其數,為的就是在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前,能夠將此陣修復,擁有去對抗一切不世大敵的依仗。”

  “可直至如今,我才發現,人力有盡時!”

  “以我的道行和造詣,終究還是無法修復此陣……”

  布袍中年說到這,不由一聲喟嘆。

  千年來,他夜以繼日,嘔心瀝血,付出不知多少代價。

  到頭來,卻只能面對“無計可施”的結局,那等失落、挫敗、苦澀的滋味,非親身體會,不足為外人道也。

  “而如今,有人不止一眼窺破了此陣玄機,還極可能擁有修復此陣的能耐,你可知道,我心中……是何等高興?”

  說到這,布袍中年眉梢的陰霾一掃而空,眸光燦然,渾身煥發出驚世的神采。

  翁九心中震蕩,道:“主上,老奴心中也快慰無比,也清楚您不怕對方嫌誠意不夠,就怕無人能修復此陣。”

  “不錯!”

  布袍中年頷首,斬釘截鐵道,“只要能修復此陣,只要我能答應的,統統可以滿足此子!”

  翁九軀體一震,低聲道:“主上,此子的來歷至今還未摸清楚,若就此草率相信他……”

  布袍中年揮手道:“凡曠世奇人,身上定藏有大秘密,只要他蘇奕能幫我,我不會在意這些。”

  頓了頓,他眼神微微有些古怪和異樣,“更何況,那丫頭視龍雀玉佩如自己性命,卻在亂靈海上,將此寶交給了蘇奕此子……”

  說到這,他揉了揉眉尖,神色復雜道:“你不覺得,這冥冥中似早有安排嗎?”

  翁九神色也變得怪異起來,道:“這么說的話,小主她陰差陽錯之下,反倒極可能要立下一樁不世大功了……”

  布袍中年唇邊泛起一絲笑意,又似乎有些頭疼,“罷了,不提這讓我鬧心的丫頭,明天找個時間,我們去青云小院走一遭。”

  “喏!”

  翁九肅然領命。

  便在此時,水老已經返回。

ps:卡文了,更新有點晚,諸君多擔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