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章 九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少主!!”

  當看到司空豹那凄慘無比的模樣,化屠老魔震怒之余,不由生出愧疚之意,渾身殺機暴涌。

  “快,殺了那姓蘇的,快!”

  司空豹激動大叫。

  “少主放心,今日老奴定將此獠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深呼吸一口氣,化屠老魔目光神芒涌動,如電般鎖定蘇奕,他那一身的兇威,直似一重重驚濤駭浪,隨之壓迫了過去。

  蘇奕卻似渾然不覺,神色淡然如舊。

  他轉過身,目光看了看這位須發怒張,滿臉殺機的化靈境老魔頭。而后,看向了大殿外。

  “還有誰要摻合一腳,過來便是,我蘇某人送你們一起上路。”

  蘇奕淡然開口。

  化屠老魔好幾次生出出手的沖動,可最終忍住。

  因為蘇奕就站在司空豹身旁,抬手就能將司空豹滅殺,這讓化屠老魔投鼠忌器。

  “小友硬闖我浣溪沙不說,還動手殺害我浣溪沙的貴客,這讓妾身如何能袖手旁觀?”

  一道幽幽輕嘆聲響起。

  伴隨聲音,大殿中憑空多出一道修長倩影。

  來人是一個溫婉柔媚的美婦,身著樸素簡雅的長裙,烏黑秀發梳成飛天髻,一張玉容明麗端莊,配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渾身散發著成熟、淑靜的韻致,美艷不可方物。

  柔夫人!

  古蒼寧心中一震。

  浣溪沙是九鼎城四大名樓之一,而柔夫人則是浣溪沙的主人,一位手眼通天,地位超然的化靈境存在!

  據傳,她背后還站著一股神秘勢力,底蘊極可怕。

  正因為有柔夫人這位美麗神秘的化靈境大修士坐鎮,這些年來,哪怕是九鼎城中那些煊赫尊貴的大人物們,輕易也不敢在此鬧事!

  她一出現,一股不遜色于化屠老魔的無形威勢隨之彌漫而開。

  夏靖羽如找到了救星,神色憤然道:“柔夫人,您來的正好,這姓蘇的性情猖狂,無法無天,之前差點要害了我的性命!”

  柔夫人美眸流轉,柔聲道:“小侯爺莫慌,今夜之事,總歸是要有一個說法的。”

  說話時,她目光看向蘇奕,道:“小友,你覺得呢?”

  她神色間不見任何殺意,可卻有一股無形的威嚴,換做尋常修士,心神恐怕早被震懾,惶惶不安了。

  但蘇奕不是尋常人。

  他上下打量了柔夫人一眼,淡淡的說道:“巧了,我正好也想一個說法,我朋友在你浣溪沙差點被害,若你不給我一個滿意的說法,我保證,今夜便將此地拆了。”

  將此地踏平?

  夏靖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這家伙,簡直狂到不知死活的地步!

  柔夫人一怔,一對漂亮的美眸微微瞇起來,輕聲道:“小友,這玩笑可一點不好笑,這樣吧,你先放了司空豹,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今夜之事,究竟該如何解決。”

  蘇奕一指司空豹,似笑非笑道:“你是認為,我會用這孽障的性命要挾,所以才有恃無恐?”

  化屠老魔冷然道:“難道不是?”

  柔夫人則輕嘆一聲,道:“小友,眼下的局勢你也看到,再掙扎下去,對你而言,可一點好處都沒有,不如主動退讓,或許……事情還有可以回旋的余地。”

  氣氛沉悶壓抑。

  兩位化靈境存在的氣機,皆鎖定在蘇奕一人身上。

  這等局勢,足以讓世間任何元道修士絕望!

  可蘇奕卻似渾然不覺,那淡然的神色自始至終不曾發生過變化。

  而在聽了化屠老魔和柔夫人的話之后,蘇奕卻笑著搖頭,道:“你們想多了,我還不屑于用這孽畜的性命進行要挾。”

  他也懶得再解釋,正欲就此殺了司空豹,可就在此時——

  柔夫人忽地說道:“小友,你就不替那位一直在水云澗外等你的朋友考慮考慮?”

  蘇奕瞳孔驟然一瞇,元恒!

  柔夫人微微一笑,道:“小友放心,你那位朋友還好好的,妾身向來恩怨分明,自不會為難他。畢竟闖禍的不是他,而是小友你。”

  頓了頓,她慢條斯理道,“可若小友以司空豹的性命威脅的話……妾身就不得不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了。”

  聞言,化屠老魔精神一振。

  司空豹露出喜色。

  夏靖羽內心暗贊無愧是名震九鼎城的柔夫人,這般滴水不漏的手段,硬是了得!

  古蒼寧心中一沉,不禁替蘇奕捏了把汗。

  若挾持司空豹為人質,今夜的局勢倒還有化解的可能。

  可一旦蘇奕顧忌他那位朋友的性命,極可能會選擇用司空豹的性命來進行交換。

  那樣的話,面對柔夫人和化屠老魔這兩位化靈境存在,蘇奕哪還有勝算?

  “小友,你看要不要選擇退讓一步?”

  柔夫人笑容溫婉,那是一種穩操勝券的姿態。

  化屠老魔眸光閃動,唇邊泛起一抹殘忍弧度。

  這時候,蘇奕笑起來。

  只是那笑容卻毫無情緒波動,隨口道,“我這人,向來不會因為威脅而選擇讓步,也從不曾為此讓步過。你盡可以殺了我那仆從,我自會用你們所有人的性命,告慰他在天之靈。信與不信,都無所謂。”

  話音還在回蕩,蘇奕指尖一抹。

  司空豹眼珠猛地瞪大。

  在他脖頸間,出現一道血痕。

  而后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他那光溜溜的腦袋從脖頸上滾落,脖頸斷口處,有凌厲無匹的劍氣肆虐,血水迸濺如泉。

  臨死,司空豹這位古代妖孽中的佼佼者,臉龐上都掛著一抹惘然,似不敢相信,蘇奕會這般干脆利落地斬了他!

  全場死寂。

  “這……”

  夏靖羽和封道姑齊齊傻眼,腦袋發懵。

  古蒼寧心中劇顫,眼睛睜大。

  他這才意識到,蘇奕剛才的話是真的,他根本不屑用司空豹的性命進行要挾,更不會選擇退讓,以人質換人質!

  否則,哪可能會就這般直接殺掉司空豹這個古代妖孽?

  “你……”

  柔夫人柔婉明媚的玉容驟變,根本沒想到,蘇奕會如此果決,如此堅狠,這讓她也措手不及,根本來不及去阻止。

  這少年就真的不擔心他的朋友會因此而殞命?

  不擔心他自己喪命于此?

  柔夫人修行至今,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橫行無忌,無所忌憚的角色。

  “少主!!”

  化屠老魔先是呆了一下,旋即嘶聲叫出來,他震怒交加,眼睛發紅,內心壓抑已久的殺機再也不受控制徹底爆發了。

  “老夫滅了你這孽畜!”

  化屠老魔直似瘋狂般,神色猙獰可怖,直接動手了,一身化靈境修為轟然爆發。

  不好!

  古蒼寧徹底色變。

  發瘋的化屠老魔,豈是蘇奕這等元府境修為能抵擋?

  這一剎,古蒼寧再也不猶豫,猛地一咬牙,正欲將之前就悄然藏在掌心的一枚金色靈珠捏碎。

  這一剎,柔夫人玉容浮現一抹遲疑之色。

  蘇奕那近乎反常的強勢姿態,讓她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以至于有些舉棋不定。

  這一剎,蘇奕神色不悲不喜,波瀾不驚,仔細看的話,他眸子深處還有一絲絲熾熱的戰意洶涌。

  他已很久不曾遇到可堪一戰的對手了!

  可就在此時——

  一道沙啞蒼老的聲音響起:“我家主上所看重的小友,豈是你化屠老兒能殺的?”

  聲音剛響起,一道灰色身影憑空出現大殿內,橫擋蘇奕身前。

  聲音還未落下,灰色身影掌指一拍。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屬于靈道層次的恐怖力量洪流席卷擴散,整座大殿所覆蓋的禁陣力量頓時劇烈翻騰起來。

  柔夫人臉色微變,翻手取出一個陣盤,猛地運轉。

  一股澎湃厚重的禁陣力量從浣溪沙地下涌出,覆蓋在這座大殿四周,這才抵消掉那屬于靈道層次的戰斗余波。

  即便如此,諸如夏靖羽、封道姑等人也遭受到沖擊,被震得軀體倒飛,砰砰兩聲再次砸在墻壁上。

  而古蒼寧也全力運轉修為,才將那等戰斗余波化解,只是明顯也有些吃力。

  唯獨蘇奕神色屹立原地,紋絲不動,唯有一身青袍獵獵作響。

  砰的一聲巨響,化屠老魔身影踉蹌倒退,每一步退出,其臉色就蒼白一分。

  當退到第九步時,化屠老魔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那凹陷的眼眸中已浮現出一抹駭然驚悸之色。

  眾人皆驚,一擊之威,竟恐怖至此!!

  煙塵彌散中,人們才看清楚,老者是一個身著灰袍,相貌普普通通的老者,瘦削的身影立在那,就如蕓蕓眾生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凡夫俗子。

  可當看到來著,柔夫人玉容驟變,吃驚道:“九老!您……您怎么來了?”

  聲音微顫。

  這位浣溪沙的主人,神秘而強大的美夫人,罕見的失態了。

  “九老……”

  被摔得眼前直冒金星,渾身負傷的夏靖羽,此刻也愣在那,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封道姑更是渾身一哆嗦,面露敬畏之色。

  蘇奕眉頭微挑,想起一個人來。

  今日在城門前,曾有一個儒雅溫潤的中年男子主動找他攀談。

  而在當時,蘇奕還察覺到,在那儒雅中年附近,還有一個如若仆從的靈道修士相伴。

  眼前這相貌尋常的灰衣老者,便是那儒雅中年身邊的仆從!

  ps:叮!五連更送上!童鞋們看得爽,別忘了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