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八章 動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踹之下,那用上好靈木煉制而成的殿宇大門,此刻如紙糊般轟然炸開,木屑飛濺。

  在座眾人皆是一驚。

  正欲出手炮制月詩蟬的司空豹霍然抬頭,眸子如一對懾人的利劍,望向大門外。

  拍案而起的古蒼寧,也被這樣一個變故驚到,目光下意識看了過去。

  就見——

  夜色燈影下,一個青袍如玉,孑然出塵的少年,走進了大殿中,步履閑散,神色淡然。

  “你是何人?”

  司空豹眉頭皺起。

  在座其他人皆驚疑不定。

  這里是浣溪沙招待貴賓的“水云澗”,極為隱秘,沒有允許,一般人物可根本不敢硬闖進來。

  尤其是,今夜他們宴飲時,清楚交代過,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決不允許上門打擾。

  可現在,卻有一個來歷不明的少年,堂而皇之地踹門而入!

  這讓司空豹也有些琢磨不透,這究竟是何方神圣,故而內心再憤怒,也暫時隱忍了下來。

  “蘇兄?”

  古蒼寧吃驚,臉上寫滿難以置信。

  他剛才還因為月詩蟬而想到了蘇奕,不曾想,對方此刻便出現在了眼前。

  蘇奕瞥了古蒼寧一眼,便把目光看向地面上陷入昏迷中的月詩蟬身上,其目光一點點變得冰冷起來。

  這一次,若不是自己誤打誤撞,感應到了紫色鈴鐺的異動,若不是直接闖入此地,月詩蟬的下場簡直不堪設想!

  “你認得此人?”

  司空豹目光看向古蒼寧。

  古蒼寧面無表情道:“蘇兄是我的恩人,他和月詩蟬一樣,皆來自大周,我之前要救下月詩蟬,便是要報答蘇兄的恩情,現在,你司空豹可明白了?”

  司空豹哈地笑起來,“我還當是何方神圣,竟敢來破壞我等雅興,原來……也是個來自大周的修士啊……”

  聲音透著嘲弄。

  在座眾人也輕松下來,旋即臉色都變得陰沉下來,皆惱怒起來。

  一個來自大周的少年而已,卻敢跑到此地撒野,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你是古蒼寧的恩人,想來也不是尋常角色,否則,斷不會有膽子闖入此地了。”

  說話時,司空豹轉身返回上首坐席,眼神戲謔而冰冷,肆無忌憚地打量著蘇奕,“而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為救這小賤人來的,對吧?”

  他好整以暇,看似隨意,可一身氣息卻極為可怖懾人。

  就如一頭洪荒猛獸盯上了獵物。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或者說,他從進入大殿后,除了僅僅瞥了古蒼寧一眼之外,直接把在場其他人無視了。

  此時他走上前,來到月詩蟬身邊,打量了一番,心中暗松了口氣,還好,人沒事。

  司空豹眼神玩味,似貓戲耗子般,充滿戲謔,“呵呵,沒用的,你就是把她救走,她也會乖乖地再回到我身邊,聽我之命,任我擺布,只要我愿意,一個念頭便可決定她的生死。”

  在座眾人也不禁笑起來。

  此刻,他們都已恢復鎮定和從容,有恃無恐,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一抹憐憫。

  古蒼寧心中一沉,連忙解釋道:“蘇兄,月姑娘體內被種了巫魔毒蠱,這是天湮魔門……”

  蘇奕擺了擺手:“剛才你們的對話,我都聽到了,一個不入流的毒蠱而已,還難不到我。”

  說話時,他俯身將月詩蟬抱起,把她放到古蒼寧身前,道:“幫我照看一下。”

  古蒼寧連忙點頭答應,他意識到,看似平淡得毫無情緒波動的蘇奕,實則已徹底怒了!

  “不入流的毒蠱?小哥你看起來年少,口氣可比那些老家伙都大。”

  那身著黑衣,妖嬈嫵媚的女子咯咯笑起來,之前正是她親手把月詩蟬帶進了大殿。

  在座眾人也一陣哄笑。

  巫魔毒蠱,早在三萬年前,便號稱是天衍魔門“八大毒蠱”之一!

  便是靈道大修士身中此毒蠱,也必將再無法擺脫“命不由己,身如傀儡”的下場。

  “很好笑?”

  蘇奕目光看向那黑衣妖嬈女子,深邃的眸一片淡然。

  可當被他目光盯上,黑衣女子心中莫名一寒,汗毛倒豎,她俏臉都變了,意識到不妙。

  可已經晚了一步。

  就見蘇奕掌指一拂,如撣去微塵般隨意,卻有一抹劍氣乍現,橫空一閃。

  黑衣女子眉心被鑿開一個血窟窿,神魂爆碎,眼睛猛地瞪大,噗通一聲仰頭栽倒。

  全場一寂,滿座皆驚。

  坐在上首位置的司空豹瞳孔微瞇,眸光閃動。

  在座其他人也被這凌厲霸道的一幕驚到,沒人敢相信,這樣一個來自大周的青袍少年,動起手來,會如此不客氣!

  “這家伙,果然一如從前……”

  古蒼寧暗自感慨。

  他曾和蘇奕對決過一劍,也曾在靈曲大會上見識過蘇奕的手段,自然清楚,對方性情就是如此強勢!

  那黑衣妖嬈女子也算是個極厲害的女魔頭,有著聚氣境初期修為,可碰到蘇奕,也和找死沒什么區別。

  “混賬東西,跪下!”

  猛地,一個身穿玄甲,魁梧高大的男子站起,足有丈許高,氣息霸道懾人,一巴掌隔空朝蘇奕拍去。

  掌力帶起洶涌黑色火焰,霸道如隕石轟下。

  蘇奕掌指一按。

  轟鳴聲中,那撲面而至的黑色火焰掌印炸開,光雨迸濺。

  而那丈許高的魁梧男子,則雙膝砸地,砰的一聲跪倒在那,地面上浮現出一片陣圖云紋,這才將那等沖擊力量瓦解。

  可魁梧男子附近的案牘和座椅,皆轟然爆碎,驚得附近其他人皆狼狽閃避。

  而這還不算完。

  隨著蘇奕掌指發力,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骼爆碎聲從那魁梧大漢身上傳出。

  肉眼可見他整個人肌膚爆碎,鮮血迸射,軀體一寸寸塌陷,眨眼間而已,其軀殼就被壓碎成一灘血肉模糊的爛泥。

  死狀凄慘!

  那觸目心驚的一幕,讓在場眾人皆色變,意識到不妙。

  魁梧大漢乃是一位聚氣境后期存在,戰力極兇橫,可現在卻似一只蒼蠅般,被一巴掌拍死了!

  大殿眾人皆毛骨悚然。

  夏靖羽、封道姑皆早已起身,滿臉驚疑。

  唯有上首位置的司空豹兀自坐在那,只是臉色也變得格外的陰沉和難看。

  他冷冷道:“古蒼寧,你這位恩人不簡單啊,趁我還沒有徹底暴怒,你來告訴他,得罪我的后果有多嚴重!只要他低頭賠罪,投誠于我,我可以網開一面,免其一死!”

  他眸子閃爍著瘋狂和暴戾的氣息,氣息也變得恐怖陰森。

  古蒼寧眉頭皺起,目光看向蘇奕。

  事實上,根本不必司空豹說,他也早有心想要提醒蘇奕,無論是司空豹,還是那夏靖羽,身份皆不尋常。

  可還不等他開口,就被蘇奕抬手制止:“我沒興趣去了解一些將死之人。”

  在場其他人皆怒極而笑。

  “此子可真囂張啊!”

  “一起上,殺了他!”

  一些強者沖出,各祭出寶物,朝蘇奕殺去。

  這些皆是司空豹的屬下,若擱在大夏其他地方,絕對是邪道中的頂尖人物,一個個雙手沾滿血腥,狠辣之極。

  他們的戰斗手段也極豐富老辣,剛一出手,就動用各種陰損致命的秘術和寶物。

  一時間,毒霧翻騰,煞氣肆虐,血光激射,齊齊朝蘇奕籠罩過去。

  那等場景,足以讓世間絕大多數元道修士膽寒。

  可在蘇奕看來,完全就是不堪入目。

  就見他袖袍鼓蕩,右手橫空一掃。

  一道匹練般的清色劍氣橫空而起,倏爾間化作萬千劍雨席卷而開,那密匝匝的劍氣,直似洪流般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撕咬耳膜般的轟鳴聲響徹。

  各種歹毒致命的秘術和寶物,皆轟然爆碎潰散,完全如紙糊似的,承受不住那等劍氣的威能。

  緊跟著,凄厲的慘叫聲隨之響起。

  猩紅的血水飛灑。

  眨眼間而已,那些出手的強者,皆被如若暴雨肆虐傾灑的劍氣轟殺,軀殼被絞碎,血肉橫飛,神魂都被碾碎齏粉。

  形神俱滅。

  劍氣肆虐,殺敵于拂袖之間!

  夏靖羽倒吸涼氣,神色駭然。

  氣質古板的封道姑,已持劍站在夏靖羽身前,眉梢眼角盡是凝重,如臨大敵。

  上首坐席上,司空豹徹底無法淡定,霍然起身,滿臉鐵青,那光潔的腦袋都浮現出一抹妖異的黑色火焰圖騰。

  “當初在靈曲大會上,這家伙還是辟谷境修為,這才多久,他都已踏入元府境了,并且戰力還如此恐怖……”

  古蒼寧內心也震顫不已,被蘇奕那輕描淡寫之間展露出的威勢深深驚到。

  此時的大殿內,滿地狼藉,尸骸橫陳,血水彌漫。

  蘇奕立在大殿中央,青衫如玉,神色淡然如舊。

  司空豹那僅剩下的數個手下,已是臉色大變,神情間盡是驚懼和駭然。

  蘇奕沒有廢話。

  也懶得廢話,邁步朝司空豹行去。

  月詩蟬是蘇奕極欣賞的一個劍道好苗子,可不曾想,今日卻差點被人給糟蹋了。

  這讓蘇奕焉能不生氣?

  他一旦動怒,可從不會管什么后果,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阻止不了!

  “姓蘇的,你可真是……找死啊!!!”

  司空豹徹底怒了,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整個人氣息恐怖如猙獰的遠古兇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