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五章 紫色鈴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廳堂鴉雀無聲。

  白袍老者腦袋也嗡的一聲,直似被人狠狠敲了一悶棍。

  尊貴如水老,怎可能會向一個從外地來的女妖行大禮?

  這同樣是在場其他大人物心中的疑惑。

  他們的目光都下意識看向白問晴,心思各異,紛紛開始揣測起這模樣秀麗婉約的女子的身份。

  白問晴心中也一陣恍惚,下意識問道:“前輩,您是否認錯人了?”

  見此,灰衣黑帽的水老露出一個慈祥笑容,道:“白姑娘,那玉佩可是你帶來?”

  “正是。”

  白問晴點了點頭,道,“可這玉佩乃是我家主人交給我……”

  水老含笑打斷道:“這里人多眼雜,白姑娘若不介意,還請隨老夫一起,前往頂樓‘云澤臺’一敘。”

  白問晴點了點頭。

  這時候,華袍男子終究沒能按捺住內心的驚疑,上前低頭行禮道:

  “水老,據晚輩所知,這女子才剛第一天抵達九鼎城,之前時候,連進出云澤樓的規矩都不懂,更何況,她還是個妖修,您可莫要被她騙了。”

  此話一出,全場錯愕。

  白問晴頓時惱了,道:“我何時騙過人?我與你根本不認識,你之前卻三番兩次糾纏我,非要我認你為主,我不答應,便威脅說要等我離開云澤樓后,定要讓我好看!”

  場中嘩然,產生一陣騷動。

  華袍男子臉色微變,怒道:“賤人!你竟敢詆毀我?”

  水老眉頭微皺,眼神平靜地看著華袍男子,道:“你是……湯氏族長湯上承的兒子?”

  他一開口,場中氣氛頓時一寂,眾人皆噤若寒蟬。

  華袍男子連忙低頭見禮道:“晚輩湯劍森,見過水老。”

  他低著頭,眉梢浮現一抹外人無法看到的得意之色。

  湯家,雖不如九鼎城那最頂級的三大宗族,可也是九鼎城內足以排進前五的門閥世家!

  他自信白問晴就是叫破喉嚨,水老也斷不可能幫忙了。

  畢竟,對重終究只是一個外來的妖女!

  “掌嘴。”

  水老神色平靜開口。

  華袍男子湯劍森大喜,果然,水老對那妖女說的那番話不滿了!

  “喏。”

  水老身后,一個身披獸皮軟甲,神色堅毅精悍的中年男子站出來,一巴掌抽了出去。

  啪!!

  在一眾難以置信目光注視下,華袍男子狠狠挨了一巴掌,牙齒剝落,口鼻噴血,整個人被抽得陀螺似的原地轉了三圈,噗通一聲跌坐在前,眼前直冒金星。

  “少爺!”

  白袍老者大驚,手腳冰涼,也被這一幕驚到,惶恐不安。

  在場其他顯貴人物,也無不心中一顫。

  湯劍森也算是九鼎城中有名的風流兒,仗著其宗族的威勢,這些年來禍害了不知多少女子。

  不過,他人很聰明,只禍害從外地來的散修,無門無派無根底,即便惹出一些事情,也會被其宗族輕松擺平。

  可今日,湯劍森無疑踢到了鐵板!

  同時,在人們眼中,白問晴顯得愈發不簡單了,能讓水老表態收拾湯劍森,這豈是尋常角色能享受到的待遇?

  跌坐在地的湯劍森,內心驚慌不安,滿臉的驚愕和惘然,顫聲道:“水老,您……您是不是搞錯了?”

  看到他這般模樣,水老一陣搖頭,對那精悍獸皮男子說道:“阿丁,打斷他兩條腿,親自送他回家,交給他父親湯上承處置。”

  一句話,輕描淡寫,語氣都不帶波動的。

  “喏!”

  精悍獸皮男子點頭。

  “記住告訴湯上承,他若處置的讓我不滿意,我不介意幫他親自教一教他這不孝子如何做人。”

  水老揮了揮手,“去吧。”

  全場皆驚,頭皮發麻,終于明白,水老這分明是不打算輕饒了湯劍森!!

  便是白問晴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不禁怔住,原來蘇前輩所贈的那塊龍雀玉佩,竟然擁有這么大的威勢啊……

  “水老,我錯了!我錯了,求求您饒我一次,是我有眼無珠,是我不知好歹,求求您……”

  湯劍森哀嚎,徹底慌了,驚恐求饒。

  可他聲音戛然而止,一只大手攥住他的脖頸,拎小雞似的拎起來,視野中,是阿丁那精悍冰冷的臉龐。

  喀嚓!喀嚓!

  阿丁另一只手如重錘般,將湯劍森雙腿筋骨震碎,疼得湯劍森眼前發黑,渾身狠狠抽搐了一下,便昏厥了過去。

  而后,阿丁便拎著他的脖子,大步朝云澤樓外行去。

  這一幕幕,看得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太霸道了!

  “白姑娘,請!”

  水老卻似根本不在意這些,笑容和煦慈祥,朝白問晴作了個請的動作,而后當先在前帶路。

  白問晴腦袋暈乎乎地跟了上去,還不曾從剛才湯劍森被廢掉雙腿的一幕中回過神來。

  直至目送她和水老的身影消失不見,場中那些身份煊赫的大人物們,也都如夢初醒似的,彼此對視,相顧駭然。

  “那女子究竟是何等身份?竟讓水老如此器重?”

  有人震顫。

  誰能看不出,湯劍森的凄慘遭遇,皆是拜白問晴所賜?

  “你們想多了,之前那女子親口說了,她只是個仆從,是奉命前來云澤樓,真正厲害的,是她背后的主人!”

  有大人物眸光閃爍,做出推斷。

  這引來許多認同的聲音。

  “如此說,那妖修背后的主人必然是一位極恐怖的存在,否則,以水老的身份,何須親自來接待?須知,就是靈道大修士,可都很少能被水老如此重視的!”

  有人驚疑不定。

  “湯劍森這次怕是要完了,他父親哪怕是湯家之主,可也斷不可能會因為這樣一個紈绔風流的兒子,而觸怒水老。”

  有人感嘆。

  “呵,僅僅處置湯劍森,恐怕還無法讓水老滿意,依我看,這次湯家非得下血本,才能平息水老的怒火!”

  有人言之鑿鑿。

  “完了,完了……”

  這時候,那之前跟隨在湯劍森身邊的白袍老者,才反應過來似的,發出驚慌的大叫,朝云澤樓外沖去。

  當這樣一場小插曲發生時,蘇奕和元恒已經乘坐寶輦,繞了大半個九鼎城。

  元恒津津有味地欣賞著沿途的街景。

  蘇奕則懶洋洋躺在那,閉目養神。

  他思來想去,也沒想到一個不花費力氣就能輕松賺取財富的辦法,內心不由一陣意興闌珊。

  人生于世,想不勞而獲,怎么就如此難呢?

  “兩位客人,前方便是皇城禁地,看到了嗎,那就是天芒山,號稱大夏第一神山,比九鼎城存在的時間都要長,大夏皇宮便修建其上,任憑世事浮沉,此山不朽而長存!”

  駕馭寶輦的車夫侃侃而談。

  蘇奕起身,掀開窗帷,就見極遠處地方,屹立著一座通天高般的雄渾大山。

  山巔云蒸霞蔚,紫氣翻騰,祥瑞氣息彌漫垂落,讓整座大山沐浴在一層神圣般的氛圍中。

  依稀可見,那雄渾的大山上,修建著諸多古老恢弘的建筑,影影幢幢,鱗次櫛比,在煙霞神輝中若隱若現。

  天芒山!

  高有三千丈,雄渾如龍,昂首沖霄。

  大夏皇宮便位于山腰位置,而在山巔,則是大夏皇帝和一眾皇室人物起居之地。

  山腳下,則是一片占地千畝的禁區,由大夏修士組成的禁衛軍駐守,別說一般人,就是修行之輩,沒有允許也無法靠近。

  傳聞中,當今夏皇雄才偉略,有經天緯地之才,道行更是深不可測。

  在他的坐鎮之下,哪怕是四大頂級道統的掌教親自駕臨,也只能沿著石階一步步登上天芒山拜見。

  不夸張的說,在當今大夏境內,夏皇不止是世俗蕓蕓眾生眼中至高無上的皇帝,更是大夏修行界當之無愧的一代雄主,威懾四海,俯瞰八荒!

  “紫霞氤氳,龍氣蒸騰,山勢與整座九鼎城渾然如一,勾連城下龍脈,隱然有‘囊括十方,吐哺天下’的宏大氣象,此山……的確不俗。”

  凝視片刻,蘇奕緩緩放下了窗帷。

  天芒山,可稱作真正的靈山福地,極適合修行。

  按照大荒九州的標準,天芒山也可以歸入“上三品”靈山寶地的范疇中!

  “怪不得大夏皇室氣運如此昌隆,占據此山,便等于擁有了‘財侶法地’中最頂尖的‘地’力。”

  蘇奕暗道。

  寶輦很快就駛離天芒山所在的禁區,沿著一條名叫‘朱雀大道’寬敞長街行去。

  一路上,到處是熙熙攘攘,繁花似錦的景象。

  忽地,蘇奕察覺到什么,從雪蚨玉佩中拿出一串紫色小鈴鐺。

  子母靈犀鈴!

  由細膩瑩潤的“紫羽靈犀玉”打磨而成,當初在大周時,羽流王月詩蟬啟程前往大夏,臨走前,將這一串貼身佩戴的鈴鐺交給了蘇奕。

  按照她所言,只要蘇奕進入大夏境內,身上只要攜帶著此寶,她便可以第一時間找到蘇奕。

  而此時,這一串紫色鈴鐺卻產生反常波動,微微搖晃顫抖,發出一陣急促細微的聲音,似乎感應到了什么。

  “莫非月詩蟬就在附近?”

  蘇奕訝然。

  他乘坐寶輦繞城而行,數個時辰了,也沒發生葛謙的蹤跡。

  不曾想,卻似乎提前能見到月詩蟬了!

ps:今天的兩章送上,明天補5更,金魚試試爭取來個5連更月底了,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